自媒體時代的鄭州暴雨:能做的隻有自救而已

  • 新聞

2012年首善之區的721特大暴雨猶在目前,9年後的同一時間,更大的災難在鄭州發生。

可是,到現在為止,我沒有看到任何一段由機構媒體拍攝的鄭州暴雨視頻,也沒有看到電視台記者哪怕是作秀的直播。

昨晚到今晨,鄭州暴雨的視頻開始刷屏(我所看到的視頻都是民間、個人拍攝)。有朋友看了一直在哭,因為視頻展現了一些人被衝走,但是旁觀者又完全無能為力的景象。有些視頻中有哭聲,有的則能看出拍攝者的冷靜。

這就是我們接觸這次暴雨的方式。它是不明真相的災難,無頭無尾的災難,我們無法知道被衝走的人是否得救,也不知道具體在什麽位置。一個父親一直努力想在街道的洪流中撈起孩子,結果與孩子一起被洪水卷著,快速消失在遠處。三個人試圖搭救落在下水道的工友,他們所站立的地方忽然坍塌,瞬間被洞口吞噬。

鏡頭戛然而止,很多隻有15秒。你無法獲得一個連貫性的認知,也就無法理解災難,你隻能承受一次又一次心靈的撞擊。

到目前為止,我隻看到一個稱得上是新聞的“事件”,發生在鄭州地鐵。最初的幾段視頻,展現的是地鐵裏被困的人們,水已經到了脖子的位置,有人在拚命打電話報警。這幾段視頻至少刷屏了好幾個小時,在各個群裏都出現過。

後來看到一條通報,說地鐵裏的人已經全部“安全轉移”,有熱心的朋友又在各個群“擴散”,讓大家安心,這多少有點“自願辟謠”的“公民意識”。就在大家開始略感欣慰的時候,又出現一些來自地鐵裏的視頻,有人躺在地上,好幾位都是女性,身上有血;還看到按壓胸部搶救的畫麵,這一切都說明,地鐵裏出現了傷亡。

官方通報在今天早上出現:地鐵方麵及時組織疏散和救援,共疏散500餘人,有12人不幸遇難。這就是我們得到一條完整信息的過程:自主、自助,努力拚湊。

就連地鐵裏12人遇難的新聞,在通報中也變得走樣。“鄭州暴雨造成市區12人死亡”,這是除財新外幾乎所有機構媒體的標題,也是微博熱搜的表達。一個有起碼編輯訓練的人,都應該看得出這種表達的誤導性,它讓人相信,這次暴雨一共隻有12人遇難。

這應該被理解成報道事故,但卻也是大家的工作習慣:在重要時刻,最好使用官方通報,不要在句子中流露一點個人思想。

鄭州機構媒體在這次暴雨中的表現,真的是災難性的。昨晚廣為流傳的一張“鄭州挺住”的圖片,來自“鄭州每日頭條”,上麵還有水印,是英語“Chinese
Festivals”,應該是春節時候做的圖,在PS的時候忘了處理。

有一位鄭州醫生到外地醫院看望嶽父,接到朋友問候打開電視想看家鄉暴雨的消息,發現河南衛視正在播放抗日神劇,他又看了幾個河南的電視台,沒有一個實況報道暴雨的。後來學院派的展江教授在微博就此質問河南衛視,後者才回複說已撤抗日神劇,立刻派員直播。

“鄭州發布”的一條微博,很好地展現了機構媒體在此類悲劇性災難中的表達積習:“@千萬鄭州人:暴雨雖然很大,但堅強樂觀的鄭州人不怨天尤人,萬眾一心積極抗洪,我們堅信,這場曆史罕見的大雨過後,城市會更幹淨,草木會更加翠綠旺盛!千萬鄭州人民有信心有能力戰勝突入其來、超過曆史峰值的暴雨災害!“

“城市會更幹淨,草木會更加翠綠旺盛”,這是一種所謂的“曆史視角”,但在他們提前宣布未來美好生活的時候,卻完全不會考慮,在城市更幹淨之前,可能還漂浮著屍體。二十多年前讀大學的時候,和同樣來自河南的朋友一起了解板橋水庫潰壩事件,他告訴我:“水退去後,有的地方莊稼長得特別旺盛,因為那裏曾經有屍體化為肥料。”

在我看來,這條微博最大的問題,在於開頭“@千萬鄭州人”,根本不存在一個叫“千萬鄭州人”的微博用戶,有的隻是具體的、活生生的下班不能回家、在家裏也停水停電的鄭州市民,而他們是根本收不到這個“@”的。這反映出機構媒體的一種“虛構式感動”的思維,他們看上去淚流滿麵,卻完全和具體的人無關。盧梭說,“自然人具有天然的憐憫心,他們不忍看到其他有感覺的生物、特別是自己的同類遭受痛苦或滅亡的打擊”,在這些機構媒體裏,自然人似乎不太多。

於是,人們隻能在自媒體和短視頻中去觀看鄭州暴雨中的災難,隻能自己想辦法撥打求救電話。今天早上另一條刷屏的信息是來自知乎的“暴雨自救指南”,這是一個隱喻,麵對這樣的災難,你隻能依靠自己。

真正有力的記者在幹嘛?我在鄭州的朋友、調查記者孫旭陽,已經離開這個行業五年了。昨晚,他認識到危險,冒著大雨趟著水去搶購了幾桶礦泉水和一點食物,後來在自家8樓陽台上找到一點信號,給大家報了平安。一個優秀的前媒體人,能做的也隻是自救而已。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自媒體時代的鄭州暴雨:能做的隻有自救而已

相关推荐: 騙子“水平高”,全程用英文騙走揚州女子20餘萬

揚州的曹女士在某 k 歌 APP 裏,認識了一個 ” 英國海關的領導 “,對方全程用英文和曹女士聊天,讓她深信不疑。隨後對方以賬戶被凍結、兒子出車禍、1500 萬元投資款要解凍等老套的理由,先後讓曹女士轉賬 20 餘萬元。 揚州高郵的曹女士平時喜歡在網上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