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親曆者述:被困地鐵一夜,我回家了

很多人沒有料想到雨會下得這麽大。

盡管 19 日鄭州市氣象局先後發布暴雨黃色 – 紅色 – 橙色預警,雷電黃色預警,但 20
日一早,很多人一如往常去上班,待到下班坐進地鐵,他們發現,自己被困住了。

▲鄭州發布微博截圖

據 @鄭州發布消息,7 月 20 日,鄭州地鐵 5 號線五龍口停車場及其周邊區域發生嚴重積水現象。當日 18
時許,積水衝垮出入場線擋水牆進入正線區間,造成鄭州地鐵 5 號線列車在海灘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車停運。

網傳視頻顯示,暴雨雨水倒灌入地下軌道和 5 號線列車內,有多名乘客被困於車廂中,水漫至乘客胸部乃至頭部,有乘客稱 ” 無法呼吸
“。

救援人員接警後迅速抵達現場。截至到 7 月 21 日 03 時 10
分,地鐵隧道內被困人員已全部轉移至安全地帶。據官方數據,此次事件共疏散群眾 500 餘人,其中 12 人經搶救無效死亡,5
人受傷送醫。

紅星新聞記者聯係到多位被困人員,他們向記者講述了這難忘一夜。

地鐵 5 號線被困乘客張女士

感覺劫後餘生

7 月 20 日下午 4 時 30 分,我和一名同事走出地鐵 3
號線準備回家。回家的路需要經過一個涵洞,但當時涵洞積水的深度已可以淹沒公交車,於是我們打算乘坐地鐵 5
號線,按照計劃,我隻需乘坐一站,從沙口路下車,就可以從沒有涵洞的路繞行回家。

在接近下午 6 點的時候,我乘坐上 5 號線海灘寺站到沙口路站的地鐵,當時 5 號線的乘客特別多,地鐵一站路的時間是 2
分鍾,但是地鐵行駛在中途時,突然就停了。

起初我並沒有在意,車廂內外也沒有水,但是突然之間,有人發現隧道外在漫水,水漸漸往車廂內滲,此時車廂裏的空調也停止,然後聽到地鐵工作人員說話,他們在想辦法疏散解救大家。

在地鐵停止的那段時間,水越漫越高,隻聽到隧道裏的水聲特別大,漸漸地車廂開始發悶,我覺得有些缺氧頭暈,開始有點慌,後來聽工作人員說有疏散通道可以離開,就一下放心了。

我屬於心理素質比較強的類型,我相信救援的人一定會把我們救出去。後邊就一直跟著人群撤離,但是有點擔心後邊的人,因為水漲得太快也很嚇人。”

▲受訪者供圖

地鐵停止約 20
多分鍾後,就有工作人員帶頭打開車廂門,安排乘客沿著前往沙口路方向的隧道,開始撤離,我屬於最先撤離的一批乘客。

在軌道裏的時候,一側就是滔滔洪水,我們拉著繩子,沿著軌道邊窄窄的道路前行。我後邊有兩個小姑娘可能是因年齡小,一直在哭,快到出口的時候,前方沒有路了,水特別急,水已經漫過大腿,人無法站穩,救援人員就圍在兩邊,把乘客一個一個接出去。

▲救援人員正幫助被困人員撤離 受訪者供圖

離開地鐵站後,我走上了京廣高速路,一路走回了家。回家後,洗淨身上的汙泥,將手機充好電,一直關注著鄭州暴雨汛情和地鐵 5
號線的情況。發現還有很多同事因暴雨被困無法回家。

翻看手機,網上有大量地鐵被困的視頻傳播,5
號線車廂的水越來越深,車廂裏很多人被困沒有離開,到最後已經淹過人的肩膀。我感覺有些後怕,一直睡不著,內心生出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地鐵 1 號線被困乘客戚先生

花 6 小時去上班 結果被困地鐵一夜

雨從 17 號、18 號就開始下,斷斷續續地有暴雨,但從來沒想到會這麽嚴重。

我家住南三環大學路附近,上班在龍子湖附近,平時開車半個多小時就能到。19 號晚上,我看天氣預報說有暴雨,所以 20
日一早特地提前了半個小時出發。平時都是 8 點 10 分從家裏走,昨天我 7 點 40
就開車出去了,父母還叮囑我,下雨天開車注意點。

一路上不時遇到堵車,還有交通管製,也沒太在意,就覺得自己上班八成要遲到了,就趕緊給領導匯報,領導說不急,慢慢來。結果 9
點多,走到離公司較近的一處立交,低窪處有很深的積水,因為不熟悉路況,也不敢貿然淌過去,隻有先把車開回家。

回到家後,我先是用打車軟件打車,等了二十多分鍾,還是沒有人接單,我隻有坐公交車,先到家附近的地鐵站,再坐地鐵一號線去公司,到公司差不多都快下午
1 點了。聽說很多同事都遲到。

▲博學路地鐵站 受訪者供圖

下午 5
點左右下班,又坐地鐵回家,地鐵過博學路站後又往前開了一段,車就往回開,說是地鐵線路裏出現險情,停運了。我們所有人都被疏散到地鐵站台內,出也出不去。

一開始特別著急,很多乘客打了求救電話,但大多都打不通,有人在網上發布了求救信息,有很多電話打進來,但是也沒用。地圖上可以看到,博學路地鐵站周圍全是工地,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

▲博學路地鐵站

博學路地鐵站被困大約有一百多號人,有老人也有小孩。好的是地鐵站內有電,工作人員給我們提供了水和插線板,但是沒有食物。聽地鐵工作人員說,他們其他站點有同事去超市買吃的,也被困住了。

熬到下半夜,很多人支撐不住,就靠著牆根休息。今天一大早,很多人陸陸續續都回家了,我也從地鐵站出來上了三環高架回了家。不說了,我先睡一覺。

地鐵 5 號線被困乘客 ” 九九 “

別的地方災情重 可先救急需救援的人

我叫 ” 九九 “,今年 18 歲,剛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從我出生到現在,還是第一次見鄭州下這麽大雨。

我和同學原本預定了 21 號飛上海的機票,所以 20 號下午決定和同學去萬達廣場去逛一逛。家離著萬達廣場不遠,幾站地鐵就到。下午
3 點半出門的時候雨也下得很大,但是街上積水還沒有那麽深。當時還在想,別明天早上飛機延誤了。

在萬達廣場逛完,大約晚上 7
點半,我倆準備回家,當時通過停車場負一樓的時候,裏麵就有沒腳的積水了,保安把我們帶到了一樓,通過一棟寫字樓進到了地鐵站。

▲圖據網絡

進地鐵站就被告知已停運,其他口也出不去,就隻有我們進來的 B
口地勢稍微高一些。跟家裏人打了電話報了平安,爸媽告訴我他們現在也出不來,我們就在地鐵裏等待。

當時地鐵裏有一百來號人,一直沒有人接我們出去,大家情緒都很急躁,不停地打電話。我們也有些急,還在網上發布了求救信息,很多朋友都來關心我們。

後來在微博上看到有些地方災情更嚴重,心情慢慢地也就平複下來了,我們這沒有生命危險,可以先救那些急需救援的人。地鐵站內工作人員為我們準備了水和插線板,附近還有一家小賣部,很多人去買食物。我們去的時候,貨架基本被掃空了。

21 號淩晨 4 點左右,附近一家樓房開著,工作人員讓我們進去躲避。一樓的老板還把沙發騰出來,讓給需要的人休息。

早上 8 點左右,街上的積水褪去了一些,不少人聯係了家人開車來接。我朋友聯係了她的父母開車來接。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暴雨親曆者述:被困地鐵一夜,我回家了

相关推荐: 指考生確診補救方法? 教育部: 預計7月14日公告措施

教育部宣布,今年指考生若確診將沒有補考可參加,全教總今(10)日表示,這對今年高三學生太不公平,呼籲教育部研議補救措施。(意向圖)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110學年大學指定科目考試碰上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教育部與各單位商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