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索斯高調完成太空旅行,卻被一82歲老太太搶了鏡

北京時間晚上9點12分,在得克薩斯的沙漠深處,全球首富貝索斯飛入太空,成為第二位乘坐自家公司研發的飛行器進入太空的富商。

第二名,這個稱號聽上去有一丟丟尷尬,沒辦法,原本穩當的“第一宇宙富商”稱號,在上周被維珍老板布蘭森截胡了。

但貝索斯對這次宇宙之旅還是很滿意,他認為和布蘭森的維珍銀河飛船比,自己的新謝潑德火箭體驗效果更佳。

新謝潑德號不需要駕駛員,這次和貝索斯一起上天的,有他的弟弟馬克·貝索斯(Mark
Bezos),18歲的物理係學生奧利佛·戴曼(Oliver Daeman),和82歲的飛行員沃利·芬克(Wally
Funk)。

這四個人之前都沒去過太空,除了芬克老太太外,其他人連基本的宇航員知識都缺乏。

但新謝潑德號的全自動設計讓普通人也能上太空。

所有人在發射基地裏進行了兩天簡單的宇航員培訓,了解一下失重是怎麽狀態,就可以了。

貝索斯的整場旅行隻有11分鍾,比布蘭森的50分鍾短得多,這是因為火箭的升空速度更快。

在發射後2分45秒,新謝潑德號以三倍音速升至7萬米高的天空,接著火箭助推器和太空艙分離,太空艙繼續升高,助推器降落到地麵回收。

(這個過程布蘭森的維珍銀河要40分鍾)

在發射後3分鍾,人們能感受到失重,到第4分鍾,太空艙來到飛行旅程的最高點,也就是卡門線,距離地球100公裏的高空。

貝索斯的火箭能達到的地方比布蘭森高14公裏,這是讓他自豪的地方,不過從風景和體驗上講,兩者差別不大。

在蔚藍的地球上方,貝索斯和他弟弟在太空艙裏漂浮,用手拚出“Hi, Mom”。

四個人在空中玩拋接球的遊戲,玩了兩分鍾後,就開啟回去的旅程。

在發射後第9分鍾,太空艙重新落回地球大氣層,同時打開三張降落傘,兩分鍾後,它在得克薩斯的沙漠降落。

貝索斯滿麵笑容地走出太空艙,收獲美國政府頒發的“宇航員之翼”勳章。

其他人有些意猶未盡,尤其是18歲的戴曼。

戴曼是四個人中唯一一個花錢上來的,他的父親參與了新謝潑德號的門票競拍,花費2800萬美元把兒子送上了天

貝索斯在6月份的拍賣會非常成功,吸引了全球143個國家的6000多名競拍者,競拍初始價格隻有20萬美元,然後越走越高,將近3000萬美元。

原本,在戴曼上還有一名匿名競拍者,他成功獲得了門票,但因為行程衝突,無法趕來,所以貝索斯把門票給了競拍第二名。

飛行結束後,貝索斯在采訪中說公司未來的太空旅遊門票已經賣了1億美元,市場前景非常好。

目前,媒體還不清楚新謝潑德號正常的票價是多少,布蘭森的票價是25萬美元,馬斯克的票價是5500萬美元。

馬斯克的龍飛船門票之所以這麽貴,是因為它能把人送上與國際空間站相同的地球軌道,能讓乘客長時間體驗失重,這是貝索斯和布蘭森比不了的。

作為第二名,貝索斯的太空之旅中規中矩,沒太多爆點,

但他的采訪就很有爆點了。

在旅行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貝索斯出人意料地宣布一項新的慈善項目,給CNN的記者凡·瓊斯(Van
Jones)和名廚何塞·安德瑞斯(Jose Andres)每人1億美元。

他說這是“勇氣與文明獎”,表彰那些在混亂的世界中努力統一人心的人。這1億美元,兩人可以想怎麽花就怎麽花,捐給其他慈善機構也行。

這……全球首富就是不一樣,給朋友發個紅包都這麽大,以億計算。

發布會上,貝索斯不知是腦袋抽筋還是怎麽的,還說了一句很招黑的話:

“感謝每一位亞馬遜員工和顧客,(我之所以能上天)是你們為這一切買了單,我打心底感謝你們。”

員工和顧客努力工作賺錢,就是為了你的太空夢?

美國網民們笑了。

貝索斯以壓榨亞馬遜員工聞名,還偷漏稅,明明自己有990億美元的資產,卻隻付了0.98%的稅。

調查機構ProPublica上個月報道,2007年貝索斯已經是億萬富翁的時候,沒交一分錢的聯邦所得稅。

從2014年到2018年,他的財富增長到990億美元,卻隻報告了42.2億美元收入,實際繳稅不足1%。

更狠的是,2011年,貝索斯的財富穩定在180億美元時,他說自己虧錢了,不光不用交稅,還從政府那裏拿了4000美元作為孩子的補助金。

都是億萬富翁了,怎麽連4000美元都要坑呢?

網民和政客們在社交媒體上大肆嘲諷:

“傑夫·貝索斯忘記感謝每一個辛勤工作的美國人,因為是他們交了稅,維持整個國家運轉。而貝索斯和亞馬遜什麽都沒付。”

“你根本不需要成為一個火箭科學家才知道億萬富翁們必須繳稅。”

“你為什麽不通過提高員工工資來感謝他們呢?”

“我希望你能把我的錢退了。”

“他基本是在說,‘謝謝你們,我會在天上把你們的錢全燒光的’。”

貝索斯在網民口中討不到好處,沒辦法,形象實在太差。不過,這次太空旅行,也讓人們認識了一位寶藏老太太,也就是開頭提到的飛行員沃利·芬克。

為了這次太空之旅,芬克已經等待60年了。

她是美國第一名女性航空安全調查員,也是一名了不起的飛行員和宇航員預備役。

芬克出生於1939年,從小熱愛機械和戶外運動,在14歲時,她就是職業級射手,獲得過“卓越步槍兵獎”,還被艾森豪威爾鼓勵。

高中時,芬克想學習機械製圖和汽車,但因為是女生,她隻被允許學習家政課。

她沮喪地早早離開高中,到哥倫比亞市學飛行,17歲時獲得飛行員執照,20歲時擔任飛行教官。一年後,她把目光投向太空。

那年,威廉·洛夫萊斯(William Lovelace)博士想測試女性在宇航員測試中的表現如何,是否能成為宇航員。

在此之前,宇航員都由男性擔任,但從理論上講,女人更適合,因為她們體重比男性輕,吃的食物比男性少,這意味著太空運輸的效率更高。

洛夫萊斯建立了一個後來被稱為“水星13”計劃,招募25名女性參與宇航員的身體和心理測試,最終隻留下幾個人,芬克就是其中一位。

芬克當時隻有21歲,雖然年齡太小不符合要求,但因為優異的身體素質被破格錄取。

她的表現非常好,某些測試中,她的得分比男宇航員約翰·格倫(John Glenn)都高。

在極端的感官剝奪測試中,芬克在黑暗的坦克中持續待了10小時35分鍾,一直沒有產生幻覺,創下宇航員記錄。

她通過所有測試,有資格進入太空,但“水星13”項目沒有得到美國宇航局的支持,項目被擱淺了。

芬克等人找官員們遊說,結果被一一反對,包括當時的副總統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他在信上潦草地寫道,“讓這一切停止吧!”

洛夫萊斯想再進行一場高級航空醫學檢查測試,要用到軍事設備和噴氣式飛機,也被海軍拒絕了。

“水星13”成員不想放棄,她們去國會開聽證會,講述自己要做這些測試的原因。

但美國宇航局的代表說,女人不具備成為宇航員的資格。

了解此事的約翰·格倫甚至說:“女人不在航天領域才符合社會的穩定秩序。”

項目失敗後,”水星13”解散,芬克在飛行員職業道路上取得很多成就,得到過很多“第一”。

但她沒有忘記自己飛向太空的夢想,在之後幾年,她四次向宇航局申請成為宇航員,每次都被拒絕。

宇航局說她缺少工程學學位,但約翰·格倫沒有學位照樣能當宇航員。

到1995年,終於出現第一名進入太空的女性,但那時芬克年紀已經很大,基本的體能測試都無法通過。

她仍然沒有放棄夢想,在2012年,布蘭森宣布開放維珍銀河的宇宙旅行門票時,她用自己的畢生積蓄買了一張門票。

後來的事我們也知道,維珍銀河的商業宇宙旅行遲遲沒有開放,芬克一等再等,直到今年,82歲的她,等到了貝索斯的邀請。

貝索斯很欣賞芬克,新謝潑德號的旅行對體能也沒什麽要求,老太太成功完成太空之旅,成為飛向太空最年長的人,超過約翰·格倫的77歲記錄。

和她一同去的戴曼,創下最年輕的宇航員記錄。

在82歲高齡完成夢想,芬克奶奶真的是一個傳奇。

曆史的局限性,讓她因為性別歧視被拒絕在宇航員的大門外,但多年的堅持和等待,也迎來好的結果。

看著她從太空艙下來後大大的笑容,是完成多年夙願後的滿足。

果然,完成夢想,什麽時候都不算晚啊……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貝索斯高調完成太空旅行,卻被一82歲老太太搶了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