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的首富:父親被槍殺 22歲倉促接班 今被2100萬懸賞

  • 新聞

△ 圖源:網絡

曾經的山西首富,如今淪為債主天價懸賞尋找的 ” 老賴 “。

9 月 15 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發布懸賞公告,稱上海海博鑫惠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下稱 ” 海博鑫惠
“)應支付美錦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下稱 ” 美錦集團 “)2.16 億元和利息,李兆會對上述付款義務中未清償部分,承擔 1/4
的連帶清償責任。

公告顯示,舉報人提供李兆會下落並成功找到李兆會,美錦集團承諾獎勵舉報人 10
萬元。同時,舉報人若能提供法院尚未掌握的被執行人名下財產線索,美錦集團承諾按實際執行到位金額的 10%
予以獎賞。這也意味著,舉報人最高可獲 2100 餘萬元獎勵。

山西前首富的浮沉讓人唏噓不已。李兆會,係山西海鑫集團原董事長,出生於 1981 年的他曾在 2008
年登頂成為山西省最年輕的首富。然而在 2017 年,李兆會就因巨額債務糾紛成為 ” 老賴 ”
被限製出境,名下的財產早已被法院拍賣,多地法院均已確認李兆會名下已無可執行財產。而作為申請執行人的美錦集團,其實控人姚俊良是目前的山西首富,旗下擁有上市公司美錦能源(000723.SZ)。

2003 年,海鑫集團創始人李海倉不幸在辦公室遭遇槍殺。李海倉的獨子李兆會在澳洲被急召回國,倉促接班,那一年他才 22 歲。2010
年,李兆會高調迎娶女明星車曉,但僅一年後,兩人便以離婚收場。2013
年,沉迷資本運作忽視主業的李兆會接連遭受挫折,公司資金鏈斷裂,債主堵門追債。

最終,2014 年,曾經的全國第二大民營鋼企海鑫集團宣告破產,成為當時國內最大的民營企業破產案。李兆會也因此被冠上 ” 敗家第一人 ”
的名號。

” 公司是我父親的,不能讓它敗在我手裏。” 接班時,李兆會曾這樣表態。事與願違,他終於還是辜負了期望。

22 歲接手鋼鐵帝國

1987 年,李海倉集資 40
萬元,在家鄉山西省運城市聞喜縣創建聞喜縣聯合焦化廠,即海鑫集團前身。李海倉畢業於武漢鋼鐵學院,當過榨油廠工人、經銷部經理、肥皂廠廠長,履曆豐富。

聯合焦化廠的生意越做越大,李海倉開始涉足鋼鐵、水泥、房地產等生意。1992 年,山西省海鑫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總資產達 30
億元。得益於基建蓬勃發展,鋼鐵景氣度一路走高。海鑫集團也成為當地最大的民營企業,集團產值一度占聞喜縣工業總產值的七成。當地流傳 ”
海鑫打個噴嚏,聞喜都得感冒 “,這一說法毫不誇張。

正當海鑫集團發展如日中天之際,2003 年 1 月,剛剛當選全國工商聯副主席不滿 3
個月的李海倉因私人恩怨在公司慘遭槍殺,凶手隨後當場自殺。當時,李兆會還在墨爾本大學讀書,被家人緊急召喚回國。在祖父李春元的力挺下,這個
20 歲出頭的年輕人倉促繼承了這個龐大的鋼鐵帝國。

當時,海鑫集團內部暗流湧動。李兆會剛剛接手,經驗不足,集團的實權落在了創業元老辛存海和五叔李天虎手中。當時就有人擔心,李兆會被 ”
架空 ” 的風險極大。

出人意料的是,李兆會展現出了極為老練的管理能力,上任後便開始整頓集團內部人事。借助祖父權威,李兆會利用五叔李天虎和辛存海之間的嫌隙,先後將兩人排擠出局,然後在六叔李文傑的幫助下,牢牢掌握了海鑫集團的控製權和決策權。

在接手初期,李兆會帶領下的海鑫集團在鋼鐵主業上成績頗為出色。

2003 年下半年,李兆會投資 1 億元建起了高爐煤氣發電廠,完成了對高爐和轉爐的改造工程。同年,海鑫集團的總產值超過 50
億元,上繳利稅超過 10 億元,為當地財政貢獻了 3 億元。

2004 年,海鑫集團總產值達到 70 億元,上繳利稅 12 億元。李兆會在 2004 年度《福布斯》” 中國富豪排行榜 ” 中位列第
19,超過了父親在世時的第 27 位。

隻是,年輕的李兆會並不理解父輩對於實業的專注。在他看來,鋼鐵行業重投資、低回報,不值得做一輩子。李兆會不止一次表示對鋼鐵沒有太多的興趣。

喜好投資金融

李兆會對資本運作興趣盎然。初次進入資本市場的李兆會便在民生銀行(600016.SH)的項目上嚐到了甜頭。

從 2004 年開始,李兆會便對海鑫集團的商業模式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將海鑫實業、海鑫鋼鐵兩家公司作為投資主體。

在當時看來,此舉並無不妥,但由於並未區分實業經營和資本運作平台,也並未對家族企業的經營和家族財富的管理進行隔離,導致資本運作的失敗直接拖累了實業經營,並最終導致海鑫集團轟然倒塌。

2004 年,海鑫實業豪擲 6.1 億元,受讓中色股份持有的 1.61 億股民生銀行股權,成為民生銀行的第十大股東。

在 2006 年 10 月,李兆會持有的民生銀行股份全部解禁後,李兆會大舉減持了 8969.7 萬股,入賬 6.8
億元。經過《新財富》的測算,李兆會在民生銀行一役中浮盈約 26 億元。

繼民生銀行之後,李兆會還參與了興業證券(601377.SH)、光大銀行(601818.SH)、民生人壽等金融機構的增資擴股,收獲頗豐。2007
年,海鑫鋼鐵以 1.03 億元入股興業證券,總套現 9.68 億元,淨收益約 8.6 億元。

憑借著民生銀行的收益,李兆會的資產攀升至 125 億元。2008 年胡潤中國富豪排行榜公布,李兆會首次登頂山西首富。

家族以實業起家,但李兆會對金融有著超乎尋常的興趣。據媒體梳理,李兆會投資的 12 家企業中,6
家處於金融領域,涉足銀行、券商、保險和基金。同時,李兆會所投資的單項投資浮盈 1 億元以上的企業,均來自金融領域。

李兆會在實業也有投資布局,如新能泰山(000720.SZ)、中國鋁業(601600.SH)、中化國際(600500.SH)等,但總體投資數額不高,以短線交易為主,收益不佳。總體而言,李兆會偏好在二級市場中快進快出,所投資的企業通常隻在季報或中報中出現後就快速消失。

據《新財富》測算,李兆會以 40.589 億元的投入獲得 42.446 億元的浮盈。不過,大部分的收益是來自獲取法人股或原始股的 ”
圈子交易 “,在公開市場的收益並不算優秀。

2010 年,李兆會迎來了人生的高光時刻,事業、愛情雙豐收。這一年,他再度憑借 100 億元的身家名列當年胡潤百富榜的第 85
位。同年,李兆會高調迎娶了著名女星車曉,備受輿論關注。

△ 圖源:視覺中國

據媒體報道,李兆會和車曉的婚禮斥資 500 萬元,地點為在海鑫集團的廠區。有現場嘉賓稱婚禮 ” 像央視春晚
“。在婚禮現場,海鑫集團總部大樓張貼的對聯頗受矚目。”
海市起蜃樓,看曉日灑金,彩鳳舞霞,濃濃喜氣會心至;鑫潮揚壯勢,矚金鵬舉義,前程兆瑞,滾滾車流載富來 “,將 ” 海鑫 “、” 兆會
“、” 車曉 ” 都嵌入其中。

身陷 10 億債務糾紛,行蹤成謎

過度關注資本市場的代價,是忽略了實業的發展。

據媒體報道,李兆會對鋼鐵主業過問不多,也鮮少在聞喜縣露麵,大半時間住在北京。公司實際經營是由妹妹李兆霞負責,而李兆霞也隻是主管財務,對具體生產管理並無太多經驗。偌大的海鑫集團,基本靠慣性運作。

山西證券的招股書披露,2006 年 9 月,李兆會在 2006 年 9
月辭去了海鑫鋼鐵、海鑫實業這兩家主要公司的總經理職務,僅保留董事長之位。這似乎也成為了李兆會無心主業、專注投資的佐證。

實際上,在李兆會大舉投資的那些年,海鑫集團的實業經營情況並不盡如人意。

山西證券的招股書顯示,與 2003 年相比,海鑫實業的總體產翻番,淨資產增長近兩倍,但淨利潤卻從 2003 年的 4.2 億元下跌至
2009 年的 2.4 億元。

隨著整個鋼鐵行業的周期輪轉,海鑫集團也進入了內外交困的危局之中。據媒體報道,從 2008
年金融危機爆發開始,海鑫集團停產半年,開始走下坡路。

截至 2010 年 11 月底,海鑫集團及其子公司在 11 家金融機構總授信 73.67 億元,用信額度 71.59 億元,用信率
97%,其中民生銀行是海鑫集團融資的主力軍。

同年,海鑫集團已發展為山西省最大的民營企業,擁有年產 560 萬噸鐵、600 萬噸鋼、260 萬噸鋼材的生產能力,從業人員 1
萬餘人,2010 年實現產值 119 億元、利稅 8.7 億元。

加之鋼鐵行業整體下行,海鑫集團的情況也急轉直下。2011 年,海鑫集團開始出現拖延員工薪資的現象,當年年底,海鑫集團拖欠當地稅金達
1.19 億元。

海鑫集團的危局很大程度上來自李兆會不斷從實業抽資用於投資。曾有接近海鑫集團的人士表示,如果李兆會不亂投資的話,海鑫鋼鐵不會像現在這麽慘。

受鋼鐵行業產能過剩、市場不景氣、金融部門抽貸,以及內部管理等多重因素影響,2014 年 3
月,海鑫集團被迫全麵停產。消息傳出後,海鑫集團所在的聞喜縣東鎮的酒店裏住滿了全國各地趕來的債權人。

據媒體報道,在海鑫集團破產前夕,李春元希望李家幾個兄弟能夠各自出錢,把海鑫集團救活,但李天虎和李文傑等均不願意出手。

2014 年 11 月,運城市中院受理海鑫集團公司重整案。

據運城市中院的裁定書,截至 2015 年 5 月 25 日,總計 954 家債權人申報債權總額為 234.09 億元,確認債權 143
億元,不予確認的債權 23.9 億元,待確認債權 66.7
億元,待確認債權包括稅收債權、擔保債權和普通債權。而整個海鑫集團的賬麵資產僅有 100.68 億元左右。

最終,北京建龍集團對海鑫集團實施並購重組,並將其更名為山西建龍。曾有業內人士指出,建龍集團在重整方麵經驗豐富,善於平衡金融債權人、供應商、政府和職工間的利益。重整海鑫集團可以說極為極為成功的。

不過,眾多機構對李兆會的討債之路並未停止。

2013 年 1 月,海博鑫惠與光大銀行簽訂協議,獲得了最高 5.2
億元的授信額度,李兆會和美錦集團提供最高額連帶責任保證擔保。光大銀行於 2014 年 2
月提起訴訟,美錦集團代海博鑫惠向光大銀行償還本金共計 2.16 億元。

2017 年 3 月,上海一中發布民事判決,海博鑫惠應支付代償款本金 2.16
億元及利息,擔保方之一的李兆會承擔四分之一連帶清償責任。2017 年 12 月,李兆會因未清償債款被限製出境,2018 年 11
月,李兆會被太原中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據媒體統計,李兆會本人麵臨的債務糾紛金額近 10 億元。

隻是,李兆會的行蹤至今成謎。海鑫集團破產後,債權人就再也沒見過李兆會。美錦集團副總裁姚四俊曾表示:”
隻知道李兆會在北京,但具體在哪裏並不知道,他欠了那麽多錢,怎麽可能會露麵。”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失蹤的首富:父親被槍殺 22歲倉促接班 今被2100萬懸賞

相关推荐: 【8/10確診地圖】本土個案創新低 陳時中疫情控制的還不錯

國內新增本土個案再創新低,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今天宣布新增三例本土個案及五例境外移入;另確診個案中新增1例死亡。陳時中表示,這三例都在新北市,但這是相關縣市別最少的一次,病例關聯也都能即時掌握,疫情控制的還不錯。 陳時中表示,新增的3例本土病例為1例男性、2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