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網球沒前途,專心讀書吧”,這句話美網亞軍沒有聽

澎湃新聞特約撰稿 卡門

萊拉·費爾南德斯拿下美網亞軍。

2021美網女單決賽之後,兩位出生於2002年的小姑娘引發了全世界的關注。

奪冠的艾瑪·拉杜卡努除了拿走冠軍獎杯和250萬美元的冠軍獎金,她甜美的笑容、成熟的談吐、華裔混血背後的龐大媒體話語權和商業市場,更是讓一大堆品牌和企業準備好了大額支票,排著隊等她點頭簽字。

亞軍萊拉·費爾南德斯也可以獲得125萬美元獎金,並且憑借著一波晉級過程中連贏TOP10選手的影響力,讓職業網壇看到了新一代球員的衝勁。

費爾南德斯參加“Met Gala”。

致敬大小威

14日舉行的“Met
Gala”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之夜上,拉杜卡努和費爾南德斯都受邀參加。加上威廉姆斯姐妹、莎拉波娃、貝雷蒂尼,這是屬於網球的一個值得銘記的夜晚。

新科美網女單冠軍拉杜卡努穿著CHANEL出場,黑白花色的抹胸加同色長裙和披肩,青春靚麗。加拿大少女費爾南德斯則身著Carolina
Herrera,她的黑白兩色條紋禮服顯得簡單極了,卻如“清水出芙蓉”一樣是神來之筆。

這是她和品牌在向1998年的維納斯·威廉姆斯和塞蕾娜·威廉姆斯致敬。1998年的夏末秋初,18歲和17歲的威廉姆斯姐妹在美網表現突出,她們的天賦讓整個網壇都為之驚詫。

世界上最頂級的攝影師之一Annie Leibovitz 掌鏡,為她們拍攝《Vogue》的時尚大片。當時,她們身著的就是Carolina
Herrera的黑白兩色條紋禮服。

23年過去了,威廉姆斯姐妹已經擁有了30座大滿貫女單冠軍獎杯,成為職業網壇當之無愧的傳奇人物。而2021年的同一個時間,19歲的費爾南德斯發現自己和前輩處於同樣的位置——雖然沒能奪冠,可她身上所蘊含的力量也足以打動很多人、震撼很多人。

雖然都是出生於加拿大的混血移民後代,但費爾南德斯和她的家人像是從更加陡峭和淩冽的珠峰北坡向上,而擁有金融投資背景父母的拉杜卡努則是從南坡出發。

2002年9月6日,萊拉·安妮·費爾南德斯出生於蒙特利爾。她的父親豪爾赫·費爾南德斯是來自厄瓜多爾的足球運動員,母親依琳·艾科西維亞是菲律賓和加拿大混血。夫妻倆有3個女兒,喬德西、萊拉、比安卡。

作為初代移民,這一家人的生活過得並不是非常寬裕。但是麵對女兒們的愛好,費爾南德斯和妻子總是全力支持。費爾南德斯小時候喜歡足球、田徑和網球,她從5歲就已經拿起球拍走上球場了。

“最後我選擇了網球,是因為它真的是太美了。每次我在電視上看到網球比賽,都會覺得怎麽會這麽好看這麽優雅。”

費爾南德斯在美網一路淘汰諸多名將。

自學成才的嚴父

不過,當費爾南德斯從“美”的角度來選擇網球作為自己要從事一生的項目之後,這項運動最初帶給她的並不是“美”,而是很多挫折、很多煎熬。

7歲時,她被加拿大的一個國家網球項目選中,成為魁北克省該項目的入圍球員。但是很快她就被勸退了,因為教練們認為她“移動太慢、技術方麵瑕疵太多、發球沒有辦法提高”。

“聽到這些評價之後,她一直哭一直哭。我就這樣看著那個小女孩,‘Honey,對你來說網球重要嗎?’她說‘是’,她想要繼續打球,無論發生什麽。我說,‘如果你真的想好了,那麽我來當你的教練吧。’”

從那以後,豪爾赫·費爾南德斯就成了女兒的網球教練。在此之前,13歲就開始踢足球的他對網球技術、戰術都一無所知,隻是在場邊看過一些執教青少年的教練們訓練。

他開始拚命地了解網球運動,去看世界頂級球員們的視頻,尤其是威廉姆斯姐妹、斯黛菲·格拉芙,她們都是由父親執教並且在職業生涯內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關於自己的訓練方法,如今也算是取得階段性成功的豪爾赫·費爾南德斯舉了個例子。“你知道,在盲人國裏,有一隻眼睛的人會成為國王。在我們家,我的妻子和女兒都不懂網球,所以我就成了那個最有決定權的。”

“我們決定從最基礎的工作開始做起,抓她的體能訓練、心理承受度以及移動速度。網球是一項強調精準的運動,無論是在過去還是現在,你隻有在合適的時候給予對手一記重拳才能獲勝,這是不會變的真理。”

他從來不會隨便對待比賽的勝負,每一場競爭都很重要,對於他和女兒來說。

“你的麵前永遠都要有一條紅線,當你跨過它的時候,就會發現不遠處還有另外一道。慢慢地,你就會把那些紅色區域當成正常的區域,這個時候你就會擁有堅韌不拔的一種精神——沒有什麽是我做不到的,因為我麵對的都是平常一直在麵對的東西。”

這種強大的推動力有的時候會讓萊拉難以承受,她也會在訓練場上落淚。這個時候,費爾南德斯就會放下“嚴父”的身份去擁抱女兒。

身為足球選手的他知道自己當年可以從隊友那裏得到安慰,而小小的萊拉走的是一條孤獨而艱難的路,在這一點上他是心疼和理解她的。

費爾南德斯擁抱拉杜卡努。

刺耳的話,我一直記得

2021賽季,當萊拉·費爾南德斯奪得WTA蒙特雷公開賽女單冠軍之後,她說自己明白父親的苦心。

“他隻是希望我能夠提高,不斷修正自己,保持競爭力。他說這樣的情況(流淚)的場麵以後可能會時常出現,他會不斷把我推向那些不舒服的位置,我必須自己去奮鬥、去戰鬥,尋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以我為主,這是費爾南德斯在2021美網通向決賽之路上留給人們最深的印象。

無論網帶對麵站著的是2號種子阿麗娜·薩巴倫卡、4屆大滿貫冠軍大阪直美、前世界第一暨3屆大滿貫冠軍安傑利科·科貝爾,還是2019深圳WTA年終總決賽冠軍伊莉娜·斯維托麗娜,她都打得虎虎生威,無論領先還是落後都毫不在意。

她在意的隻有接下來的那一分,隻有自己在這一刻有沒有發揮出最好的水平——如果有,即使打丟了,她也會輕輕地笑一下,然後再站回去。

這種不在乎對手的態度也來自於她多年來的訓練。因為從小身高就不高——現在也隻有1米68,所以她的父親總是一遍又一遍地告訴她:“對手的身高不重要,能決定勝負的隻有你。”

為了讓女兒得到更多的鍛煉,豪爾赫·費爾南德斯還邀請很多身高超過1米9的朋友們來跟女兒對練。

“我是一個非常刻苦的人,我知道網球沒有秘密,你必須每一天都努力訓練。我很高興我的父母讓我認識到努力的價值,在我還處於非常小的年紀。今天又是新的一天,又有新的對手、新的挑戰在等著我。除了努力,我想不出有別的事情可以做。”

故事聽上去真是相當令人振奮和勵誌是不是?從現在她身為大滿貫女單亞軍的時間軸上回看,當然如此。

可是10年前,沒有人會認為她能夠做到這一點——網球教練們認為豪爾赫·費爾南德斯在“胡鬧”,萊拉的老師直接告訴她:“你不要打網球了,你永遠不會成功,你應該把精力都放在學習上。”

“很多人懷疑我,懷疑我的家人和我的夢想。”在直落兩盤擊敗薩巴倫卡之後,費爾南德說:“這位老師說的話我一直都記得,現在想想會覺得很好笑,但當時對我來說可一點也不。”

費爾南德斯爆冷在半決賽擊敗薩巴倫卡。

打工的母親

為了實現女兒的網球夢,豪爾赫·費爾南德斯做了很多,他的妻子艾琳也做了很多。

畢竟自己不是專業的教練,所以豪爾赫·費爾南德斯會時不時地聘請專業教練以及體能師來執教女兒。在她的成長進入快車道之後,他請了羅曼·德裏德爾作為萊拉的教練,自己更多地退回到父親和導師的位置上。

然而不管是訓練還是比賽——尤其是在青少年時期,這對父女都需要足夠的錢來支撐他們的開銷,包括路費、食宿、教練費、場地費、衣服和球鞋的消耗等,大部分費用都要靠母親來承擔。

雖然他們一家住在蒙特利爾,但是有3年的時間艾琳不得不離開丈夫和女兒們,前往美國加利福尼亞工作,以支撐女兒們尤其是二女兒的夢想。從2013年到2015年,她每年隻能回家兩次,3年裏加起來隻見了女兒6次。

“她是‘超人媽媽’,她的貢獻比我們所有人都多。”在一次采訪裏,豪爾赫·費爾南德斯這樣形容妻子。“她比誰都堅信萊拉可以,她每天都在工作,各種加班,為女兒的訓練節省每一分錢。”

回想起這段時光,萊拉·費爾南德斯說:“最開始當她回到我身邊的時候,我和她還是有點陌生,因為我們有那麽多年沒有在一起生活。”

但很快她就了解到母親的付出,她愛她,感激她,也熱愛費爾南德斯家族的所有人。

如今,費爾南德斯一家已經不用再為財政問題而身處不同的城市了。萊拉·費爾南德斯雖然錯失一個美網女單冠軍,但無數名宿包括7屆大滿貫冠軍馬茨·維蘭德都在說她的未來可不止一座兩座大滿貫,還會獲得更多。

“我覺得她很像納達爾,在某種程度上。你知道,不隻是左右持拍,而是那種堅如磐石的心理,讓你總是能夠從她的比賽中看到和感受到源源不斷的能量。”

1998年,當威廉姆斯姐妹穿著Carolina
Herrera的黑白條紋禮服拍攝完照片之後,轉過年來她們就開始在大滿貫賽場上有所斬獲。

2021年,美網上的精彩表現和同樣的禮服可能預示著萊拉·費爾南德斯也會走上同樣的道路。

責任編輯:騰飛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你打網球沒前途,專心讀書吧”,這句話美網亞軍沒有聽

相关推荐: 塔利班穿搭迅速走紅社交網絡 “時尚宣言”引發爭議

近期,一張阿富汗塔利班士兵的照片在社交網絡上走紅,多名博主轉載了該名士兵“嬉皮士”風的穿搭,他們“娛樂溫和化”塔利班的態度引起爭議。​​​​​​​ Steal Taliban ‘s look. pic.twitter.com/x5Wo8f9UHq — As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