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逃了 「世界第五經濟體」如何逼走馬斯克?

10月10日消息,美國電動汽車製造商特斯拉公司正追隨其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腳步,遷往德克薩斯州。在10月7日舉行的特斯拉年度股東大會上,馬斯克宣布特斯拉將把總部從加州帕洛阿爾托市遷往得州奧斯汀市。

作為美國經濟最強州-加州-的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經常炫耀稱,他的加州是尖端製造和綠色技術的領導者。然而,這個領域裡最知名的公司之一卻要把它的總部搬離加州。

 

 

特斯拉的象徵意義

自從特斯拉在18年前創建以來,加州就一直是這家電動汽車製造商的大本營。它的逃離是對加州的最新打擊。過去兩年,甲骨文、慧與科技、嘉信理財等公司都已經把企業總部遷往房價更便宜、稅率更低的「孤星之州」—得州

這些公司都在加州保留了大量業務,凸顯出這個「世界第五大經濟體」的重要性。根據世界銀行和美國經濟分析局的數據,2019年,加州GDP為3.2萬億美元,在世界各國中排名第五,比印度、英國還高。但是,這些在加州創建、成長的公司的逃離顯示出該州有許多棘手的問題,從美國最高的房價、高稅率再到氣候災難。如果企業不斷逃離加州,這將對加州經濟的持續增長構成威脅。

對於加州來說,失去特斯拉是一個特別具有象徵性的打擊。畢竟,特斯拉是一家大膽創新的清潔能源公司,顛覆了汽車行業,是加州經濟的一個有力體現。

「特斯拉這個品牌不僅代表著美國汽車城,它還代表著矽谷和好萊塢,」美國索諾馬州立大學政治學系主席大衛·馬克庫安(David McCuan)表示,「特斯拉確實是一家以加州為中心的公司,但是馬斯克代表著英雄色彩,這很得州化。

馬斯克批加州「自滿」

從某種程度上講,特斯拉搬離加州也在預料之中。從去年開始,馬斯克就在電話會議和公開亮相時批評加州,並發布推文稱他正在剝離加州房產

他起訴了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廠所在地阿拉米達縣的地方政府,並在去年4月份的電話會議上把阿拉米達縣的新冠衛生指令稱之為「法西斯主義」。不久後,馬斯克據稱就搬到了得州,並把他的個人基金會的總部遷至得州。

「如果一支隊伍連勝時間太長,他們就會變得有點自滿,有點自以為是,然後他們就不再贏得冠軍,」他表示,「加州已經贏了很長一段時間了,我們覺得他們有點把勝利視為理所當然了。」

買不起的房子

馬斯克在宣布搬遷總部時曾指出了加州存在的一些問題,其中一個就是高企的房價。「在這裡人們很難買得起房子,必須從很遠的地方來上班……在灣區做大規模存在限制。」他表示。

很長時間以來,舊金山灣區一直被企業視為難以做生意的地方。僱主們不得不開出越來越高的薪酬,這樣才能讓員工承受得起飆升的住房成本。疫情前,許多員工為了降低開支,不得不住到了遠離公司的地方,導致他們每天要經歷漫長的通勤。

加州房地產經紀人協會本周預計,到明年時,加州單戶住宅的房價中位數將飆升至創紀錄的83.4萬美元,是美國全國水平的兩倍還多。今年8月,矽谷的「心臟」、聖克拉拉縣住宅售價的中位數為166萬美元,同比增長近11%。

作為民主黨籍州長,紐森在上月成功擊敗了一次罷免挑戰。加州的這次罷免努力一定程度上源於人們對加州生活成本、犯罪以及無家可歸狀況的憤怒。

紐森在周五強調,加州自1月份以來已經創造了75萬以上的工作崗位。他表示,加州鼓勵電動汽車創新和投資的政策推動了特斯拉和馬斯克的成功。

「我們的監管環境助推了那家公司(特斯拉)的創建和發展,」紐森在一場媒體吹風會上表示,「我尊敬那個人(馬斯克),對他懷有深深的敬意。但是,我也尊敬加州和我們所做的一切,同樣對此懷有深深的敬意。」

特斯拉、馬斯克能少交一大筆稅

不論是對馬斯克和特斯拉來說,遷至得州會對他們繳納的個人和營業稅產生影響。

加州制定了全美最高的個人所得稅和資本利得稅稅率,分別約為13.3%。再加上美國在聯邦層面徵收的類似稅收,這大大增加了個人納稅總額。

彭博社和《福布斯》富豪榜的數據均顯示,馬斯克目前是全球首富,淨資產超過2000億美元。不過,他的大部分財富和股票期權掛鈎,這取決於特斯拉能否完成特定績效目標。因此,每當他行使期權時,他都要繳納資本利得稅和個人所得稅。

相比之下,得州不僅沒有個人所得稅,還沒有資本利得稅。馬斯克搬往得州可節省數十億美元的稅收。不過,馬斯克去年在推文中澄清,他會繼續在加州繳納與他在加州所花費時間成比例的稅收。

不只是馬斯克個人,他的公司也同樣會享受稅收優惠。去年,特斯拉得州超級工廠所處的特拉維斯縣已經通票通過了給予特斯拉至少1470萬美元的稅收抵免。根據無黨派智庫稅務基金會(Tax Foundation)發布的研究,得州的聯邦稅和州稅合併稅率只有21%,在美國50個州和華盛頓特區中最低。

特斯拉還能利用得州的總收入稅進一步降低整體稅收。稅務基金會的分析還發現,總收入稅並不透明,能夠讓那些擁有垂直供應鏈的大型企業受益。特斯拉在內華達州擁有一家大型電池製造工廠。電池是電動汽車的重要組成部分。

除了稅收優惠,特斯拉在得州承擔的監管負擔也更少。「得州是一個對企業和僱主更友好的州,」律師多梅尼克·羅馬諾(Domenic Romano)表示,「在報告要求等方面,僱主在得州或佛羅里達州需要克服的障礙要比加州少得多。」

經濟衝擊有限

和經濟上的衝擊相比,特斯拉的搬離對加州來說更多的是一個象徵性打擊。

儘管科技行業是加州經濟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但是加州在其他利潤豐厚的行業也收穫頗豐,例如貿易和娛樂。在始於去年7月的財年裡,加州錄得了757億美元盈餘,收入再次超出預期大約18%。加州的信用評級創下了大約20年來的最高。

加州是「世界第五大經濟體」

而且,矽谷依舊是科技投資的熱土。研究公司CBInsight近期發布的風險投資報告顯示,今年第三季度,矽谷達成了創紀錄的271億美元的風投交易,環比增長17%。

「科技行業足夠大,大到可以同時容下特斯拉和我們一起發展,」加州經濟可持續研究中心主任兼高級經濟師史蒂芬·利維(Stephen Levy)表示,「但是如果企業因為高房價和缺少住房而出逃,那麼這確實值得擔憂。」

加州的難題

目前,加州在如何解決這些最緊迫問題上沒有給出多少解決方案。加州新屋開工量依舊遠低於紐森為解決住房短缺所設定的目標。稅率也不大可能下降。氣候變化不僅引發了創紀錄的山火,也造成了乾旱、斷電以及空氣中煙霧繚繞。

慧與科技從惠普分拆而來,它在矽谷的根源可追溯到80年前惠普在帕洛阿爾托的車庫裡創建時。慧與科技去年表示,降低房地產成本是該公司決定遷往得州休斯敦的一大主要因素。休斯敦已經是慧與科技在美國最大的僱傭中心。慧與科技依舊在灣區保留了大量技術和創新員工,該公司還表示,疫情和工作性質的變化促使公司遷往休斯敦。

從許多方面講,此次疫情已經向企業證明,他們在其他地區一樣可以有效營運,至少在小規模營運上是這樣的。房地產諮詢公司戴德梁行的數據顯示,隨著更多僱主考慮放棄此前租賃的辦公空間,矽谷辦公室的閒置率一直在攀升,在第三季度達到了15%。

戴德梁行高級研究總監羅伯特·薩蒙斯(Robert Sammons)認為,矽谷擁有深厚的人才儲備,毗鄰知名學府,依舊是科技行業的一個重要地區。

「毫無疑問,商業環境有改善的空間,」薩蒙斯表示,他指的是嚴格的監管和高昂的生活成本,「這些都是加州多年來一直無法克服的困難。」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特斯拉逃了 「世界第五經濟體」如何逼走馬斯克?

相关推荐: 岸田文雄將組閣 NHK:岸信夫確定續任日本防衛相

岸田文雄4日將成為新首相,立場親台的現任防衛相岸信夫確定續任。(歐新社)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前日本外務大臣岸田文雄本月1日就任自民黨總裁,明天(4日)將正式成為第100屆首相,目前正積極組織內閣名單。今(3日)有日媒證實,現任防衛大臣岸信夫確定續任,而他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