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一高校大二學生墜亡 校方:刪視頻再談賠償

  • 新聞

9月22日下午4點56分左右,就讀於湖北襄陽一高校的大二學生袁楠琪墜樓去世。

袁楠琪的父親袁先生稱女兒墜樓地點為宿舍樓的8樓天台,警方口頭告知其,袁楠琪非正常死亡,排除他殺、情殺,校方表示袁楠琪因抑鬱症輕生,對此袁先生無法接受。

10月12日上午,袁先生告訴正觀新聞記者,女兒暑假在家的時候一切都好好的,從未看出有抑鬱的跡象。

事發半個小時前老師告訴家長學生狀態不太好

袁先生告訴正觀新聞記者,他們一家生活在廣東揭陽,女兒袁楠琪在湖北襄陽上大學,就讀於口腔醫學專業,在家中排行老大,還有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平時性格偏內向。

袁先生表示,自己和妻子對這個女兒都很滿意,可沒想到如今發生這樣的事情。

事情發生後校方表示,袁楠琪因抑鬱症自殺,對此袁先生無法接受。

袁先生告訴記者,事發當天下午4點33分,女兒的班主任李老師曾給他打電話,稱袁楠琪在學校的時候情緒有些問題,比較低落、焦慮,但袁楠琪曾希望老師不要將此事告訴自己的父母。

在電話中,李老師告訴袁先生,這學期開學後袁楠琪曾告訴她不想上課、吃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在與袁楠琪的聊天中,李老師沒有了解到太多信息,但能感受到袁楠琪想說說不出來的心情。

同時,李老師表示曾有同寢室關係比較好的室友告訴她,袁楠琪情緒不太對,上學期袁楠琪比較喜歡買東西,這學期不買衣服、化妝品等,花錢比較少。這名室友告訴李老師,在聊天中袁楠琪曾告訴她,爸爸賺錢很辛苦。

此外,袁先生告訴記者,在電話中李老師表示袁楠琪覺得雖然和室友關係比較好,但沒有感受到室友的在乎。李老師說,實際上室友可能比較大大咧咧,袁楠琪相對心思比較縝密,想得可能有點多,但這已經影響到正常的學習和生活,“她現在可以在床上躺一整天不吃飯”。

李老師表示,9月22日早上袁楠琪告訴自己頭暈、不想上課,李老師就讓她吃些飯,在宿舍休息一下,也建議她去學校心理谘詢中心看一看,並幫她預約。但下午3點50分的時候,心理谘詢老師告訴李老師,袁楠琪並沒有去。

在通話中,李老師告訴袁先生,自己剛剛聯係袁楠琪詢問她去了嗎,袁楠琪表示自己在宿舍床上,半個小時過去了,袁楠琪依舊沒有去進行心理谘詢,隨後李老師再次撥打袁楠琪電話,無人接聽,李老師便讓袁楠琪室友回宿舍看一下。

20多分鍾後,袁先生再次接到李老師的電話,在電話中李老師告訴了袁先生袁楠琪墜樓的噩耗,並讓他趕快到學校來。

家屬稱校方表示可以賠償,但要刪掉視頻

袁先生表示,袁楠琪在家的時候一切正常,並沒有表現出任何抑鬱跡象,從來沒說過有任何壓力,而在最近一次和女兒的語音聊天中,女兒也沒有任何異常表現。

袁先生告訴記者,自己經營一個小藥房,家中條件談不上富裕但也過得去,每個月自己會給袁楠琪1500元的生活費,考慮到剛開學需要買生活用品,9月份他便多給了300元,自己會教育袁楠琪該省省,該花花,但從來沒有苛刻過。

對於校方給出的抑鬱輕生說法,他不相信,也不接受。

10月12日中午,正觀新聞記者聯係到袁楠琪班主任李老師了解情況,李老師告訴記者,讓袁先生自行與學校聯係,此外不再說些什麽。

袁先生表示,事發後自己曾和校方有多次聯係。從廣東揭陽到湖北襄陽最快的交通方式是飛機,事發當天他們沒有買到當天合適的機票,9月23日才到達學校,那次是第一次和校方正麵接觸,但雙方並未達成一致。

尋找真相不成,隨後他和親友選擇在網上發布相關視頻,校方曾聯係他要求刪除視頻,再談賠償事宜。在刪除視頻後,袁先生稱自己按照廣東當地標準開具了一張賠償清單,一共100餘萬元,但校方稱袁楠琪墜樓一事校方無責任,出於人道主義補償家屬7萬元,其中包括退還的學雜費,對此袁先生無法接受,隨後繼續在網絡發聲。

袁先生表示,女兒墜樓一事校方存在不可推卸的責任,對於女兒的情況老師沒有做到及時、盡早溝通,天台圍欄高度不夠,沒有起到防護作用,關於女兒的死因希望學校能夠給自己一個說法和公道。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湖北一高校大二學生墜亡 校方:刪視頻再談賠償

相关推荐: 昔日風光無限的"浙江一姐"朱丹咋了?

曾經有多風光,現在就有多卑微。 用這句話來形容朱丹此時的情況再合適不過了。 當初的她,可是“浙江一姐”,直到遇到周一圍以後,那個成熟、霸氣的朱丹好像不見了蹤影,現在的她唯唯諾諾,看起來十分卑微。 這讓人不禁感歎,朱丹這些年究竟經曆了什麽? 在去年,朱丹、李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