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蘇州富豪夫婦一個月沒了350億!負債暴增!

蘇州富豪夫婦一個月沒了350億!負債暴增!

  • 新聞

短短不到一個月,這對蘇州富豪夫婦就損失了 350 億身家。

截至 10 月 12 日收盤,千億化工巨頭東方盛虹的股價大跌 5.48%,報 23.27 元 / 股,市值日減 65 億元,僅存
1125 億元,依舊位於千億俱樂部行列。不過,若從 9 月 16 日的高點 41.3 元 / 股算起,東方盛虹股價不到一個月驟減
44%,損失 880 億市值。

公司年報顯示,東方盛虹的董事長繆漢根與妻子朱紅梅,通過大股東江蘇盛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二股東盛虹 ( 蘇州 )
集團有限公司等,分別持有東方盛虹 35.84% 與 4.3% 股份,合計持有超 40%
股份。按最新收盤價計算,繆漢根夫婦的持股身家可達 450 億元,且同樣在這不到一個月裏損失 350 億元身家。

東方盛虹成立於 1998 年,注冊資本 48.35 億元,主要從事民用滌綸長絲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以及
PTA、熱電的生產、銷售等業務,2021 年上半年實現營收 156.91 億元,同比增長 65.43%,並實現歸母淨利潤 11.47
億元,同比暴漲 1720.3%。

也正是在今年 6 月,東方盛虹的股價開始飆升,從不足 15 元 / 股漲至最高點的 41.3 元 /
股。不過,與此同時,東方盛虹的負債也增至 744.86 億元,同比暴漲近 200%,比 2019 年末的不到 200 億元增近 550
億元,其中長期借款達 388 億元,是其 2020 年淨利潤的上百倍。

從一位普通工人到身家百億,繆漢根將東方盛虹做到如今這般規模,與他的膽子大,多次上演 ” 蛇吞象 ”
式的擴張,有很大關係。

繆漢根出生於 1965 年,是江蘇吳江人。高考落榜後,繆漢根回到村裏的絲織廠當起了一位工人,拿著每月 30
多塊錢工資。不過,繆漢根不願止步於此,他從一線工人做起,一步步前進,直到成為分管經營的副廠長,也逐漸摸索出紡織業的經營門道。

機會出現在 1991
年,這時絲織廠又辦起了一家印染廠,而具有多年經驗的繆漢根,被任命為廠長。說是新工廠,可初創時的艱苦,想必隻有當事人才能知道。那時的繆漢根,和其他工人一起在簡易的石棉瓦工棚裏幹活,資金也是捉襟見肘。

與此同時,同鎮的鷹翔、東方等大公司,已經在印染界積攢起了不小的知名度。正所謂同樣是冤家,繆漢根還需要麵對 ” 友商 ”
的競爭。接任廠長後,繆漢根開始大刀闊斧的改革,通過創新和引進新設備,短短幾年就完成了資本的積累。

比如在 1994 年,盛虹自行研製一種印染新技術,在麵料上印製 ” 手掌花 “,並在大賺後完成了曆史第一次並購。1996
年,盛虹開發出仿羊絨印花新品,同樣受到市場追捧。” 當時仿羊絨賣得很瘋,都是客戶先把錢打到賬戶上,再等廠家出貨
“,一位高層回憶道。

1997
年,繆漢根再度迎來幸運女神的眷顧,他借助體製改革的東風,和同事一起買下了這家工廠,成為股份製民營企業。在這後,掌握話語權的繆漢根,開始了連續收購和並購,不停地上演
” 蛇吞象 ” 式的擴張,這其中最為津津樂道的當屬 ” 吃掉 ” 東方印染廠。

要知道,東方印染廠可是當時印染界的老大哥,因此有人表示,盛虹這是小魚吞大魚,當心被撐死。然而,繆漢根卻選擇了將資源進行重新調配的做法,將其分化成三個下屬分廠,並從事酒店等業務,因此使企業規模擴大一倍。

“1997 年收購兩家染織廠時,資產不過 1 億多,而那倆企業的資產加起來,也足有 1 億,別人都說我瘋了
“,繆漢根回憶道。可正是這堪稱瘋狂的舉動,讓繆漢根在染織行業的地位得到確立。如今,繆漢根的收購與擴張仍在繼續,而這也是導致東方盛虹負債瘋狂增長的主要原因之一,至於繆漢根何時才能停下他的腳步,我們不得而知。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蘇州富豪夫婦一個月沒了350億!負債暴增!

相关推荐: 快訊》陳時中「訂西裝」比喻BNT有「復必泰」字 柯文哲:死了800多人才發現?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台北市政府 / 提供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今(27日)證實,由台積電、鴻海/永齡、慈濟採購的1500萬劑輝瑞BNT疫苗,首批195萬劑最快8月底抵台。對於BNT疫苗有「復必泰」字樣,陳比喻,就像訂購西裝,可提出要求希望標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