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高天韻:電影《我和我的祖國》遺漏了什麼

新聞 静宜 3周前 (10-05) 8次浏览

高天韻:電影《我和我的祖國》遺漏了什麼

9月30日,電影《我和我的祖國》在大陸公映。作為向中共建政70周年「獻禮」的作品,該片表現了7組「普通人」在7大事件背景下的經歷:1949年中共建政,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女排三連冠,香港主權移交,北京主辦奧運會,2015年大閱兵,神舟11號返回艙成功著陸。相關人物包括工程院士、運動員、升旗手、汶川災區兒童、北京出租車司機、軍人飛行員、宇航員等。

影片強調中共的「成就」,渲染「光明」。官方宣傳片裡,包括汶川教師和學生在內的眾人,個個笑容滿面,歡欣激動。「以小人物見證大時代」——此片能夠代表多少中國人的心聲?那些故事與現實有著怎樣的落差?

10月2日,一位大陸網友為《我和我的祖國》這首歌剪輯了「低配版」MV,即以「低端人口」為焦點,認為這樣更接地氣,更有親切感。視頻裡,貧窮的中國老人、少年和兒童穿著破舊的衣服,扒著髒飯碗裡的飯粒、牽著牲口、背著廢品,在山路上行走,在垃圾箱裡找食物。他們的眼淚和苦痛,是「新中國」的另類「讚歌」。

在過去70年裡,在今天,多少中國人,被黨的「春風」擠到了「盛世」邊緣,被打入監獄和地獄,他們為何與文藝大製作無緣,為何被故意地遺忘了?

愛國者的悲劇

1949年前後,中共宣揚「人民當家作主」,吸引了眾多社會名流、科技和文化藝術精英,他們決定留守大陸,也有人毅然從海外歸國。然而,事與願違,在暴風驟雨般的政治運動中,這些積極投身國家建設的各界人士,相繼被打成「右派」、「叛徒」、「特務」、「反革命」。許多人被逼自殺或被迫害致死。僥倖活下來的「賤民」,幾乎都經歷了被下放、判刑、被開除公職、關牛棚、挨批鬥等遭遇,被剝奪了自由權利以及寶貴的年華,含悲嘆浮生。

1949年,物理學家、留美博士饒毓泰先生,拒絕了南京政府的邀請,沒有登上前去台灣的專機,而是選擇留在北大執教。1968年10月16日,在 「清理階級隊伍」的運動中,饒毓泰不堪折磨,在校內自殺。

董鐵寶是中國計算機研製的先驅之一。1956年,這位留美博士、力學家、計算數學家攜妻兒繞道歐洲、歷時3個月回到中國,受聘於北京大學。當時北大校刊96期對他的事蹟做了報導。1968年10月18日,被打成「美國特務」的董鐵寶上吊身亡。

容國團、傅其芳、姜永寧是著名的「乒壇三傑」,他們在1950年代從香港回到大陸,為乒乓事業立下汗馬功勞。文革期間,這三人都受到無情的衝擊,先後於1968年4月、5月、6月上吊自殺。

國家功臣受迫害

近幾十年來,中共以經濟成長的數據和城市建設的亮麗表象掩蓋人權侵犯的罪行。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波及上億人群。大批知識分子、傑出的科技專家和學者因為堅持信仰而受到殘酷迫害。

於長新是大陸空軍第一代試飛員、國家二等功臣、空軍指揮學院高級教官、副軍級教授。在法輪功被鎮壓之前,中共空軍的飛行手冊、規則技術手冊都是由他撰寫的。然而,這位空軍元老級人物,卻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重判17年。

高春滿是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資深教授,早年留學蘇聯。回國後,他在200號(當時被編號的祕密單位)從事核燃料萃取技術研究,為中共原子彈和氫彈爆炸提供原料。1994年,高春滿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來因為中共的迫害而到俄羅斯避難,於2003年獲得了聯合國難民身分。2007年,中共江澤民集團以一份40億美元的合同利誘俄羅斯,導致高春滿被遣送到北京。由於長期遭受精神折磨,高春滿於2011年3月14日去世,終年76歲。

奧運背後

中共自取得奧運會主辦權後,即開始了以承辦體育盛事為藉口的強拆等人權迫害,將眾多公民的私有財產(包括土地)據為己有,助權貴集團掌控京城、特別是黃金地帶。

2007年9月10日,維權律師騰彪和人權活動家胡佳發表了《奧運前的中國真相》,文中寫道:「你們將看到摩天大樓、寬敞的街道、現代化的體育場館和熱情的市民。你們看到的是事實,但不是全部的真相;就像你們看到海面上的冰山一樣。你們或許不知道,能夠看到的這些鮮花、微笑、和諧與繁榮,正是建立在冤屈、淚水、囚禁、酷刑和鮮血的基礎之上的。」

作者綜合描述了當時大陸的人權狀況:因言獲罪、宗教迫害、任意羈押、濫用酷刑、祕密警察、城管暴力、強迫拆遷、強制墮胎、司法黑幕、身分歧視、強迫遣返等等。

11年過去了,以上現象不僅沒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更多百姓成為人權侵犯的受害者。

汶川地震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縣發生8.2級地震,僅據官方數字即有68,712人遇難,17,921人失蹤。其中大批學生遇難,乃是死於豆腐渣工程的教學樓倒塌,激起公憤。

地震發生後,中共當局阻礙國際救援,多個國家的救援組織被攔在香港,不能入關。即使是半官方新聞報導,也承認當時錯失了緊急救援的黃金72小時,不過將之歸咎於缺少機動的直昇飛機。

試問,中共對外撒幣動輒幾百億,貪官鯨吞了上萬億的民脂民膏,災情發生時竟然沒有直昇飛機?這樣的政府居然頻頻借災情宣揚黨的功績,還有比這更殘忍無恥的嗎?

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曾撰文批評四川災區學校「豆腐渣工程」,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同樣調查豆腐渣工程的四川作家谭作人也在2010年2月被判刑5年。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在汶川地震後13次組團前往重災區運送救災物資,並且曝光了幾十處豆腐渣工程導致中小學生死亡的情況,結果被當局以泄露國家祕密罪判刑三年。2016年11月28日,黃琦再次被抓捕,2019年7月29日,中共對黃琦判處12年重刑。

我們的祖國
中共的鏡頭,顛覆了普世價值,總是把「讚頌」強加給全體中國人,並以表面的繁華掩蓋大範圍的犯罪。至於香港故事,反送中抗議者已經用鮮血和堅守展示了真實版本。

用歌聲和鮮花遮擋黑暗,是中共的拿手好戲;煽動民族主義,用「愛國」打擊「抗共」,是暴政顛倒黑白、轉移視線的習慣性手段。

談到愛國,我們應當愛的,是擁有五千年文明、承傳天人合一、「仁義禮智信」的古國,而不是被黨文化、無神論和暴力謊言統治著的「中共國」。

一個強大、繁榮、昌盛的中國,是中國人和海外華人的眾望所在。一個值得為之驕傲的國度,應當倡導自由、真誠,維護正義。「全民回憶」,我們需要尋根溯源,必須正視悲劇的肇因,不應忽視苦難中的吶喊和偉大的付出。真正的愛國者,以勇氣和良知撰寫並傳承民族的真相。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高天韻:電影《我和我的祖國》遺漏了什麼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