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組圖)

新聞 静宜 5天前 5次浏览

利維坦按:

一邊是象征全球最大經濟體的美鈔,一邊是由幾世紀前修建大教堂的泥瓦工人所創立、卻在現代以神秘著稱的組織共濟會,“上帝之眼”以符號的形式連結了兩方,成為了陰謀論支持者群體中經久不衰的話題。

支持者之所以認為事事背後總有陰謀,可以有許多種從心理機製出發的解釋。或彰顯自己與他人的不同,或力圖給出一個讓自己滿意的解釋,或借此達成某種更顯陰謀的目的,或隻是自我安慰——即便一個人聲稱對自己支持的陰謀論深信不疑(事實也的確如此),其背後也總能找到明確動因。

 

但更有意思的是,無論是支持陰謀論的人還是反對陰謀論的人,往往都無法提出足夠的證據說服對方。大家都隻是在盲人摸象,通過現有信息來判斷事物,選擇了自己願意相信的一個說法。從這點來說我們都一樣,因此也就沒有了所謂的絕對真相。

長久以來,一美元紙幣上的各種圖案都是美國陰謀論者們爭論不休的話題之一,其中討論最多、最為臭名昭著的圖案就是所謂的“全視之眼”(All-Seeing
Eye),或許稱之為“上帝之眼”(Eye
of Providence)會更加恰當。

更巧合的是,作為陰謀論派經常用來大做文章的共濟會,其標誌恰巧就是上帝之眼。既然如此,為什麽這個神秘社團的標誌會如此明目張膽地被用在一美元紙幣上呢?

盡管許多人認為這個特殊符號起源於共濟會和光明會,但事實證明這個符號背後還站著另外一個組織——一個數世紀以來試圖使所有西方統治者臣服於其意誌之下的組織,此處@基督教。


時至今日,許多陰謀論者聲稱上帝之眼是撒旦的象征。
其實不然,至少在過去約半個世紀中,它都代表上帝正在守護著人類。上帝之眼周圍通常會有一個三角形邊框,象征三位一體(聖父、聖子和聖靈),環繞著眼睛的太陽光線則喻示上帝恩澤。雅各布·蓬托爾莫(Jacopo
Pontormo)創作於1525年的畫作《以馬忤斯的晚餐》(Supper
at
Emmaus
)中的圖案就是一個典型的曆史例子,此外,上帝之眼也曾頻頻出現在許多古老教堂建築的彩色玻璃窗等類似作品中。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雅各布·蓬托爾莫創作於1525年的畫作《以馬忤斯的晚餐》。©
Wikipedia

那麽,這個基督教符號又是怎麽被用在了一美元紙幣上的呢?

在成功推翻了喬治三世的統治之後,美國大陸議會亟需一個國徽來代表這個全新的國家。思來想去,他們把這項任務交給了本·富蘭克林(Ben
Franklin)、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和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美國曆史上的這三大偉人又轉而求助於一位名叫皮埃爾·尤金·杜西米蒂埃(Pierre
Eugene du Simitiere)的藝術家。

先說富蘭克林,對於自己推薦的國徽,他是這麽描述的,“摩西站在岸邊,雙手伸向海麵;頭戴王冠、單手執劍的法老,坐在敞篷戰車上,被海水席卷。層雲籠罩,投出一束火柱,光華四射,摩西沐浴其中,以此證明摩西秉承神意。”


在富蘭克林的設想中,國徽上的格言是“對暴君的反抗就是對上帝的服從”,但是這句話最後被用在了傑斐遜的私人印章上。

再是傑斐遜,他也引用了聖經當中的意象。他設計的國徽上,一群以色列人受雲和火柱的指引正在荒野中遊蕩。有趣的是,傑斐遜在自己翻譯的聖經版本當中,卻將自己不讚同的超自然部分都給刪除了。

然後是亞當斯,他把赫拉克勒斯(Hercules,古希臘神話中最偉大的英雄,是主神宙斯與阿爾克墨涅之子,譯者注)的畫像放在了國徽上。畫像上,赫拉克勒斯兩側各有一個女子,分別是美德和邪惡的化身,喻示著可供他選擇的兩種道路——追求個人福祉及安逸平靜的生活或是艱苦奮鬥、卻無限光榮的人生。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杜西米蒂埃設計的國徽。© Wikipedia

最後是杜西米蒂埃。在國徽中間,他提議放上一個刻著十三個州名首字母的盾牌圖案。盾牌一側是一位手持錨和矛的女性,象征著自由;另一側,站著一個拿著步槍和戰斧的男人。國徽的頂端是一個帶著三角形邊框的上帝之眼,聖光傾瀉下來,意味著上帝與新生的美國同在。


杜西米蒂埃引用拉丁短語E Pluribus
Unum,即“合眾為一”作為國徽上的格言。
這句口號摘自《紳士》雜誌(The
Gentleman’s Magazine
),本意是指該雜誌從各個渠道收集文章,再放在同一本雜誌上的行為。


1776年8月20日,四人將自己的設計方案提交給國會,然而
無一入選國會對杜西米蒂埃的版本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見,像是很可能會考慮采納這個版本一樣。然而最後他們也僅僅是提出建議,而非將其返給杜希米蒂埃重做。

大約4年後,即1780年3月,國會再次將國徽設計提上了議程。這一次國會把設計任務交付給了一個名氣略低的三人小組——詹姆斯·洛維爾(James
Lovell)、約翰·莫林·斯科特(John Morin Scott)和威廉·丘吉爾·休斯頓(William Churchill
Houston)。和前一個設計小組一樣,他們找來了外援弗朗西斯·霍普金森(Francis
Hopkinson)。
相比之下,霍普金森的另一個身份——美國第一麵國旗設計者也許更為人所知。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霍普金森設計的國徽。© National Archives

霍普金森借鑒了護盾的概念,但他把13個首字母改成了13條條紋。值得一提的是,他還在國徽中加入了橄欖枝,一個手持弓箭的印第安男人,十三顆星星,以及一句格言“Bello
vel pace
paratus”,意為“沒有戰爭就沒有和平”。
最後,國徽上還有羅馬數字形式的1776。

除了這個版本,霍普金森還給出了第二個版本,但最終都未被采納,於是國徽設計一事再次擱置。

也許你覺得第三次的國徽設計將會大受歡迎,但也不盡然。大約兩年後,也就是1782年5月,國會授權約翰·拉特利奇(John
Rutledge)、伊萊亞斯·布迪諾(Elias Boudinot)【後由亞瑟·李(Arthur
Lee)接替】和亞瑟·米德爾頓(Arthur Middleton)設計國徽。三人再一次邀請了其他人——一位名叫威廉·巴頓(William
Barton)的律師來主刀設計。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 National Park Service


此次設計相當接近最終版本,國徽正麵是一隻鷹,反麵是一座金字塔,塔頂為上帝之眼,此外還有其他一些元素。
盡管在設計委員會提交的第一版國徽中,上帝之眼周圍沒有三角形邊框。

然而有趣的是,巴頓最初想放在金字塔頂端的其實是一棵棕櫚樹。因為他發現,棕櫚樹被砍倒之後通常會從樹根上再長出來,重煥生機。但後來,他明智地選用了更得民心的上帝之眼,國徽上的格言也隨之變成了“上帝保佑”(Deo
Favente)。


國會像以往一樣審閱了委員會的工作成果,然後報以一貫的曖昧態度。

但是很顯然,他們也不想再拖下去了。同年6月13日,他們把確定國徽圖案的任務交給了美國國會秘書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這一次,湯姆森沒有假手於人。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湯姆森設計的國徽。© National Archives

他參考了之前所有的設計方案,最終給出了這樣的一個設計方案:除了裝飾有代表各州的條紋的盾牌之外,他還加上了一隻白頭鷹。白頭鷹一爪持橄欖枝,代表和平;另一爪握著13支箭,象征著最開始的13個州。箭矢意味美國時刻準備著為自己的利益而戰,但鷹頭轉向橄欖枝,象征著這個國家更加崇尚和平。

代表13個原始州的除了條紋,還有鷹頭上的13顆星星,格言最後選定了前麵所述的E Pluribus
Unum(合眾為一),可謂是圖文完美契合。

國徽背麵是巴頓提出的尚未竣工的金字塔圖樣,在湯姆森看來,這座金字塔代表著“強大奮進”,塔身13層象征著組成國家的13個州。就像之前說過的那樣,塔頂的上帝之眼代表上帝一直守護著美國。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 National Archives

國徽上還有一句拉丁文Annuit
cœptis,大意是“他(上帝)支持我們的事業”。
底部是Novus
Ordo Seclorum,意為“時代新秩序”,靈感來自於維吉爾
(古羅馬詩人,譯者注)的《牧歌》其四中的一句詩文。

金字塔底部還標有羅馬數字1776,即美國的建國年份。

1782年6月20日,國會僅根據湯姆森的描述就批準了這個設計方案。因為當時湯姆森還沒有畫出設計圖稿,隻是簡單地闡述了設計理念和每個元素背後的象征意義。自然而然地,也會有人質疑湯姆森。這些人在一篇名為《美元上的撒旦》的文章中列出了關於國徽圖案的含義及其來源的另一種假說。此處援引部分文章:

首先,我要解釋一下國徽上的拉丁文。‘Annuit Coeptis’的意思是‘宣布……誕生’,而‘Novus Ordo
Seclorum’則是“時代新秩序”,連在一起就是‘宣布時代新秩序的誕生’。以羅馬數字形式寫成的1776年既是光明會成立的時間,也是美國獨立的年份。拉丁語‘E
Pluribus Unum’意味著‘合眾為一’(意為脫生於混亂中的秩序),即時代新秩序統一世界各國政府、宗教和貨幣體係,從而控製整個世界的第一步。那麽,為什麽現在反基督者要挺身而出?

因為金字塔尚未完工,也就代表著計劃尚未完成。隻有當新的世界秩序徹底建立,在各個國家中執行,世界領袖得登王座,這個計劃才算成功……


對於上述觀點以及那些堅信這些圖案最終指向光明會和共濟會的人,有一點要說的是,
盡管光明會的確是在1776年5月創建的,但該組織的成立地點不在美國,而是在巴伐利亞。


另外,很有意思的一點是,光明會非但不是神秘的邪惡組織;
相反地,他們經常以恪守原則的形象出現在當時的電影和小說中。光明會堅決反對迷信、蒙昧主義(通常指有意對公眾封閉或模糊知識的行徑)和濫用國家權力,尤其是政府利用影響力深遠的宗教團體來達成目的的行為。由此看來,最初的光明會其實和今天小說中普遍描述的模樣大相徑庭。

然而,光明會也隻是曇花一現,並沒有吸引到大批信眾。因為巴伐利亞公爵查爾斯·西阿多(Charles
Theadore)在天主教會的支持下,對該教區中類似於光明會和共濟會的那些組織采取了壓迫和取締措施。


因此,考慮到發源地和光明會不成氣候的規模及影響,
那些認為光明會蓄意在美國國徽中加入上帝之眼和金字塔的說法顯然是無稽之談。

如前文所述,國徽上“新秩序”和1776的含義一目了然,遠非人們臆想中的那般複雜。格言僅僅代表著美國新政府的成立,放置在由13個州構築而成的金字塔底部,也隻是昭示上帝對美國的庇佑及支持。


至於共濟會,該組織中唯一一個與國徽設計有關的成員是本·富蘭克林。但他給出的圖案是前麵提過的摩西意象,並非金字塔和上帝之眼,他的格言也和最終選定的“新秩序”完全不同。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共濟會早期,“上帝之眼”的周圍是雲和光線。© Today in Masonic History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國徽被設計出來的時候,共濟會和上帝之眼還沒有任何聯係。直到1797年,共濟會才把它當作標誌。
除此之外,圍繞在共濟會標誌中的上帝之眼周圍的是雲而不是三角形邊框。這是基督教中另一個相對常見的版本,出現時間最早可追溯到17世紀。共濟會最終為何采用帶有雲圖案的上帝之眼作為標誌,沒人清楚具體原因。

最重要的是,美國國徽的最終設計脫胎於不止一版或兩版,而是三版被否決了的設計,時間跨度長達數年。前後由三個完全不同的委員會負責構想,並且國會無人讚賞任何一版設計。所以,要是真的存在一個暗中操縱各國政府的組織,然後試圖通過國徽圖案來宣告自身的存在,那這一切隻能證明他們的手段太過拙劣。至於為什麽要暴露自己,就請各位自行想象原因。

綜上所述,這才是國徽的來曆和背後的真正含義。那麽,國徽圖案又是怎麽跑到美元上的呢?這就是發生在一個半世紀後的另一個故事了。讓人啼笑皆非的是,這個故事確實和共濟會成員有些關係。

一開始,美國政府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太把紙幣相關事宜放在心上,隻有大陸議會在1775年拚命通過發行大陸鈔來籌集資金。

然而,在本·富蘭克林看來,這種紙幣製度的執行方式存在著一定缺陷。富蘭克林曾經建議大陸議會以土地作為紙幣發行支撐。可是大陸議會選擇用下屬各州政府的稅收來作為發行支撐,這也是因為大陸議會本身無權征稅(當時隻有英國殖民政府有權向民眾征稅,這多少也是反對派心中的一個痛處)。再加上大陸鈔極易偽造,發展到後來幾乎是一文不值,年輕的美國政府於是就此放棄發行官方紙幣。但是,為了搶占僅有硬幣流通的貨幣市場空白,許多美國銀行並未停止發行私人紙幣。


直到1861年,美國政府才將官方紙幣以“即期票據”
(綽號“綠鈔”)的形式投入貨幣市場進行流通。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 Old Currency Value

至此,一美元紙幣終於麵世。1862年第一次發行的紙幣異於現在的版本,上麵既沒有上帝之眼,甚至也沒有喬治·華盛頓的頭像,反倒是印著薩爾蒙·P·蔡斯(Salmon
P.Chase)的頭像。
此君是當時的財政部長,顯然他抓住了機會讓自己留名青史。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 Antique Banknotes

接下來發行的幾版美元紙幣大同小異。到了1869年,紙幣圖案有了顯著變化,印在上麵的頭像變成了喬治·華盛頓,有一部分原因是國會決定通過一項法案——在世之人的頭像不允許印在物品上,包括流通貨幣。到了1886年,一美元紙幣上還出現過瑪莎·華盛頓(Martha
Washington,喬治·華盛頓的夫人,譯者注)的頭像。

進度條拉到半個世紀之後,紙幣在10年間發生了一係列變化。最後在1935年,上帝之眼終於被加進了紙幣圖案中。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 Antique Banknotes

紙幣上這項壓軸登場的改動之一,源於當時的農業部長(也是之後的副總統)亨利·華萊士(Henry Wallace)。

華萊士是在讀一部書的複印本時才有了這靈光一閃。此書是蓋拉德·亨特(Gaillard
Hunt)著於1909年的作品,其中詳細描述了美國國徽的前世今生。這本書和紙幣圖案最相關的部分在於,書中不僅展示了許多人熟悉的國徽正麵圖像副本,還包含了反麵金字塔部分的圖像副本。

當時,國徽反麵的圖案鮮為人知,也少有人用。實際上,華萊士自己就是共濟會成員,非常清楚上帝之眼及其在基督教中的地位,但就連他也從未見過國徽的反麵。

華萊士不單單表現出了他對這個圖像的喜愛,同時還指出,美國政府的“Novus
Ordo Seclorum”(“時代新秩序”)可以和羅斯福提出的“新政”連在一起,由此造就了“時代的新政”一詞。


因此,華萊士建議羅斯福將美國國徽的反麵圖案印在硬幣上。盡管羅斯福非常讚同這一提議,但最終還是把圖案印在了一美元紙幣上。

但是在正式執行之前,羅斯福首先在內閣中提出了這個議案。內閣成員隱隱有些擔憂其他宗教團體是否會因為美元上出現基督教符號而感受到冒犯之意,或者相反地,會不會有基督教團體認為羅斯福是把共濟會標誌加在了美元上。

最後,在內閣會議上征詢了不同宗教成員的意見後——包括虔誠的愛爾蘭天主教徒、郵政大臣詹姆斯·法利(James
Farley),內閣最終一致同意,那些擔憂——包括不同的基督教團體對於該標誌的使用能否正麵回應、上帝之眼和共濟會之間的聯係都不成問題。


究其原因這隻是美國國徽的反麵圖案,而非羅斯福的設計構想。
於是,一美元紙幣上的圖案正式確定。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1957年增加的標語:“我們信仰上帝。”© The Society Pages


自1935年增加美國國徽圖像後,一美元紙幣設計偶有更新,但都是些微小變動,如為了深化宗教色彩於1957年增加的標語——我們信仰上帝(In
God We
Trust)。
鑒於造假者很少對一美元紙幣下手,數十年來它也就不像其他麵額的鈔票經常會出於安全考慮而更新設計。因此,和1935年版相比,一美元紙幣基本上沒有太大變化,照此發展似乎將來也不會有太大的改動。當然,要是新的世界秩序最終確立,金字塔需要修改塔頂樣式那就另當別論了。


小科普——

“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

© PBA Galleries

說到大陸鈔,1776年的三分之一美元幣絕對是另一個不可不講的故事。這張紙幣上印著一個陽光下的日晷,以及英文單詞“管好你自己的事”(Mind
Your Business)和拉丁語
“fugio”(意為“我匆忙而行”)
。紙幣圖案由本·富蘭克林一手設計,這種若有若無的諷刺譏誚是他一貫的行事風格。正因如此,他僅被任命為起草《獨立宣言》的顧問而非主要作者;相反才學和名氣都不如他的傑斐遜卻成了起草人。於是,富蘭克林就在三分之一美元幣上添加了這樣的圖案和字謎,總結一下意思就是“我(時間和金錢)倏然而逝,所以做好自己的事”【I
(time and money) flies, so mind your
business】。
之後,這個設計也被用在同樣是由富蘭克林創造的福吉歐(fugio
cent)上。福吉歐鑄造發行於1787年,所印圖案與三分之一美元幣上的相差無幾。

中華文化新聞網:“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組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上帝之眼”為何出現在一美元上?(組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