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經調查 王寶強和吳彥祖是同一個人 DNA檢驗過了…”

江蘇省調查組的通告想必大家都看到了,“維持原判”。在徐州三份通告的基礎上打了幾個補丁,將相互傷害,漏洞百出的結論進行粘合縫補,使其豐滿圓潤。再結合省一級的信用背書,試圖讓公眾接受這個現實。即鐵鏈女她就是小花梅。

最後又一口氣處罰了17個官員,用以平息民憤。你看,都這力度了,大家就別再抓著不放,讓這事過去吧。

這樣的結果其實很多人都已料到,省一級拿著“尚方寶劍”,卻偷偷調查“董楊結婚證”的泄露者,早就傳得人盡皆知了。徐州是發布通告後才信用破產,省調查組還沒發通告呢,就差不多已經破了。

這就像上來一個蹩腳的魔術師,觀眾都不知道該看他演下去,還是直接要求退票。

當然,豐縣鐵鏈女事件已經不是魔術師能夠應付的了。得用催眠師,需要不斷地發送腦電波,告訴網友王寶強就是吳彥祖,吳彥祖就是王寶強。

 上圖小花梅,下圖左李瑩,右鐵鏈女

看了“小花梅”的照片,你就知道調查組為什麽非要把泄露者揪出來,換我也得恨得咬牙。剛要指鹿為馬,你卻把馬給牽了出來,這得再刷幾層臉皮才能說得下去?!

具體刷了幾層我不知道,反正刷了差不多一周的時間,然後,通報終於出爐了。

王寶強就是吳彥祖,已經跟吳彥祖他媽,他大舅,大姨,都DNA檢驗過了,確定無誤。至於容貌相去甚遠,是因為吳彥祖的網傳圖片被修過,加上王寶強隨著年齡增長,皮膚老化,毛發退化,脂肪組織液化,牙齒脫落等等因素所致……

這份通告看似做得密不透風,實際上就像一盞紙糊的燈籠,一戳就破。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那頭不給你戳,捂得嚴嚴實實。

為什麽不讓鐵鏈女自己證明自己是誰?有精神科醫生說從業這麽多年,從沒見過一個不知道自己名字的精神病人。如果擔心她口齒不清,完全可以讓她寫下來。

鐵鏈女的一個小兒子曾接受抖音主播的采訪,他爆料母親曾在屋子內寫滿“我要回家”等字。所以,她的意誌是清晰的,至少有能力證明自己是誰。為什麽不給當事人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而是將她與世隔絕,不讓人接觸呢?

最近,疑似最早拍攝到鐵鏈女的抖音博主,再次拋出了一段當時未曝光的原稿影像。

在這位博主噓寒問暖,端茶遞食,又添衣衫的情況,鐵鏈女似乎品嚐到了一生未曾體會的美妙情感。突然悸動地說出了疑似“大哥!我跟一個妓女一樣!成天像妓女一樣”,這令人又驚又憐的話。

這一聲大哥暴露年齡了吧?她要真有52歲,會叫這個主播大哥?而且相比之前那句“這世界不要我了”,要清晰得多,情境也更真實。

這也越加肯定了我對其神誌清醒的判斷。至少這麽多流傳的視頻中,我們看不到鐵鏈女有任何不尋常的過激舉動。所以,豐縣那邊究竟打算要將她圈禁多久?如果她確實是小花梅,為什麽不讓她與雲南那邊的親友會麵?

說謊容易,維持謊言卻難,如果公眾始終關注,那麽是不是要圈禁鐵鏈女一輩子?這真的很荒謬,其實公眾並不在乎你們的信譽怎麽樣,你們也無需證明這些。大家要的隻是讓鐵鏈女重獲自由,去感受社會的溫暖。

現在是完全本末倒置了,把鐵鏈女藏得嚴嚴實實,然後一再向公眾證明自己的信用。如果真要較真,難道找不出破綻嗎?鐵鏈女跟董誌民(1.57)站一起的時候,低著頭都比他高。那小花梅多高?我看照片上她那肩距和矮短的脖子,估計比董誌民還要矮。隻要亞古村那邊爆出小花梅的身高,你們就又有的忙了!

這種貓和老鼠的遊戲真的很令人厭倦,我隻希望公共事件以人為本,踏踏實實得到解決,而不是玩猜謎遊戲。鐵鏈女的小兒子說過,她的母親早前很漂亮,比現在要好看得多。你們捫心自問,即便是20年前的小花梅,有現在的鐵鏈女好看嗎?

一個女人最好的年華,在鐵鏈,暴力和性侵中度過,將是何等的悲劇。這不是問責幾個官員就能解決的,鐵鏈女需要補償,公眾需要良心上的安寧,和切實的人身安全感。

根據頭條尋人的數據,中國每年走失人口逾百萬。而失蹤人口找回率多少?隻有0.1%。那麽多失孤家庭的孩子都消失在哪裏?卻為何憑空出現那麽多神誌失常的鐵鏈女?這太荒唐了!如果不能鏟除這條產業鏈,那麽上百億的網絡點擊和發聲就毫無意義。

上圖曾是某地真實的人口交易場景,買個女人,看起來就跟買肉下菜沒什麽差別。唐基明導演就曾根據買賣婦女為題材,拍攝了電影《販母案考》。

還有一個網友主動爆料,他說他的父親曾告訴他,但凡某州的中年女性中,隻要不是當地口音的,就沒幾個不是拐來的。

 

早前有一讀者,發給我一些某地人討論鐵鏈女事件的對話。從那些輕描淡寫的話語中就能看出,他們壓根就沒有意識到這是犯罪行為。並且以一種“地域優越感”的口吻,試圖讓人接受他們的拐妻文化。我呸!按照他們的邏輯,那北上廣就可以向全國拐賣人口了。

所以,我還是建議設立“鐵鏈女”銅像,民智終究需要人文主義去開化。當然,法律也得保持它的威嚴。這些天法學圈都快魔怔了,強奸,綁架,非法拘禁,猥褻虐待……等等罪行打包一起,就變成了不痛不癢的拐賣人口罪?這難道不是天大的笑話?

就算是拐賣罪吧,那這些年正義都幹嘛去了呢?

一個民族的尊嚴,首先體現在法律上。因為法律是精神文明的結晶,它是一個民族對正義的擔當,對道德的憑證,對邪惡的勇氣,對良知的思索,等等精神品質的綜合體現。如果我們不能捍衛法律的尊嚴,就等於我們無法捍衛這個民族的尊嚴。

其次,一個民族的尊嚴,也體現在弱勢群體的待遇上。如果婦女兒童依然沒有免於被拐的恐懼,那麽我們永遠不可能成為一個體麵的人。更何況,那是一根烏黑的鐵鏈!這可是奴隸的象征。如果今天我們可以對這根鐵鏈視而不見,那麽就等於告訴所有的犯罪份子,去綁架女人孩子吧,你們可以更加猖狂地去使用鐵鏈!

這是所有正常人的恥辱,所以我們無法平息憤怒,直到所有的鐵鏈女獲得自由,所有的人販子伏法,所有的保護傘都倒下為止。我們的目標質樸正義,且明確合理,那就是鏟絕人口拐賣的產業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