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獨家】港府圖破解社交媒體 搜抗議者身分

新聞 欣怡 2周前 (11-09) 40次浏览

【獨家】港府圖破解社交媒體 搜抗議者身分

香港民眾的抗議運動主要是依靠網路和社交媒體應用來協調和組織,而香港當局正在努力通過包括黑客等各種手段,查明使用社交媒體傳播、溝通活動信息的抗議者身分。

許多香港人擔心,北京推動的但現已被撤銷的《引渡條例》會成為中共政府放手干涉香港事務的理由,並從今年6月開始發起了大規模抗議活動。很多抗議者一直使用加密即時通訊應用Telegram來策劃和協調抗議活動、發起眾籌,並傳播抗議活動期間警方的行動等信息。

這款社交媒體應用還被當作「人肉搜索」布告欄來使用,用戶可以在這裡發布信息,以便辨認那些對抗議者採取不當行為的警察。

Telegram的頻道「dadfindboy」通過收集和發布警察的照片和個人信息(姓名、警徽編號、家庭住址、學校背景和社交媒體用戶名等等)來打擊那些有過度使用暴力等不良行為的警察。該頻道的用戶超過202,000個。

但Dadfindboy頻道從11月7日開始就無法再顯示了。根據該應用程序顯示的一條消息指,原因是Dadfindboy頻道「違反了Telegram的服務條款」。

另一個Telegram帳戶「Tanakayotsuba」,被稱作是「獨家新聞熱線」的頻道,也被指控洩露了警察及其親屬的個人信息。

香港警方尋求黑客破解社交媒體

有消息證實,香港警務處一直在試圖找出經營這兩個Telegram帳戶的人的身分,並已向香港以外的網絡專家尋求幫助。

一位因害怕遭到報復而不願透露姓名的網絡專家表示,在過去幾個月裡,香港警方高級調查人員曾多次與他接觸,要求他使用「任何必要手段」來查出他們的身分。

消息來源透露,一個高級督察打電話來追問,是否有可能破解Telegram的安全協議,找出「Dadfindboy」和「Tanakayotsuba」頻道背後的管理者是誰,他們住在哪裡。警察的目的就是要逮捕這些頻道的管理者。

他說:「他們(警方)非常絕望。」他還補充說,警方正在尋求「半仙」(demigod)級別的黑客來破解Telegram。

消息人士說,在原則上,他不願意配合警方這樣做,因為他認為警察追蹤和懲罰網民的言論是「奧威爾式」的做法。同時,這項黑客破解任務本身在技術上也幾乎是不可能。他解釋:「這需要國家安全局(NSA)與中央情報局(CIA)的合作才能做到。」

Telegram提供了端對端加密,這意味著只有發送者和接收者可以閱讀電文。該公司在其官方網站上表示,即使被互聯網服務商、連接設備的Wi-Fi路由器所有者或其它第三方截獲數據,Telegram上發送和接收的所有數據都無法被破解。

截至發稿,Telegram公司對其安全措施發表評論的請求沒有作出回應。

在消息人士提供給《大紀元時報》的兩條WhatsApp短信中顯示,另一名高級督察也要求他破解這兩個Telegram頻道管理員的身分,並要求將Telegram使用者與「他們的註冊電話號碼」進行匹配。

這位官員還問他,是否有「能力將香港所有的電話號碼(總共約2000萬個)與他們的Telegram帳戶ID進行匹配。」

根據這些舉動可以推測出,這是香港當局追捕抗議者的一種策略。今年夏天,一群香港工程師在一篇廣為流傳的社交媒體帖子中提出警告說,當局可能會在手機聯繫人中添加大量電話號碼,當這部手機連接到Telegram的頻道並在那裡討論抗議時,Telegram將同步手機內的聯繫人與應用程序。藉此,當局將能夠分辨出哪些電話號碼活躍在抗議聊天群中。

一些工程師還推測,當局可以強迫當地電信公司披露這些電話號碼的主人的身分。

這個漏洞被公開後,Telegram在8月份發布了一個更新,用戶可以隱藏自己的電話號碼。

這位網絡專家還向《大紀元時報》展示了一封在大規模抗議活動開始後發出的電子郵件,其中顯示,當局要求他協助追蹤Telegram的帳戶和信息。

當局尋求的服務包括:「監控和收集Telegram用戶的姓名、團體和頻道等情報」,「收集用戶的相關文字信息、圖像、多媒體文件等信息」。

在之前提到的WhatsApp短信中,當局還要求消息人士「提供一個直接的平台,用於監控那些帶有網頁鏈接(URLs)的Telegram短信列表,並記錄每條消息的狀態」。

香港大學法學院教授、律師西蒙·楊(Simon Young)對此表示,雖然警方在進行調查時監控社交媒體平台是合法的,但由於Telegram的頻道可以公開訪問,所以要求網絡專家對其進行黑客破解將會是一個「問題」,因為「黑客行為……可能構成刑事犯罪。」

香港當局打擊對警察「人肉搜索」?

香港當局最近通過一項臨時法庭禁令,加大了禁止對警察「人肉搜索」的力度。

該禁令於10月25日首次獲得香港高等法院的批准,並於10月28日進行修訂,以縮小其範圍。該禁令禁止個人「使用、發布、交流或披露」警察及其家人的個人資料,並「有意或可能威脅、騷擾、威脅、糾纏或干擾」他們。

這裡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住址、出生日期、電話號碼、社交媒體網址、香港身分證號碼及照片等。

違反該臨時禁令的人會被認為是「藐視法庭」,並將被處以罰款或送進監獄。

香港政府在10月25日的一份聲明中宣稱,自去年6月大規模抗議活動開始以來,警察一直被當作「人肉搜索」的目標,並因此受到各種形式的騷擾和恐嚇,比如「打電話、濫用身分申請貸款和網上購物、到警察家人的工作場所騷擾他們」。

聲明還說:「一些警官或他們的家人甚至收到了要殘忍地傷害他們的威脅信件。」

西蒙·楊對此表示,雖然該禁令所涉及的言論自由「不是一項絕對權利」,可以受到法院命令的限制,但「問題是(禁令)是否走得太遠了?或者已經超出了該禁令最初的目的?」

他說,法院應該考慮是否還有其它方面值得關心,例如,哪些警察的利益應該被保護。

一個相關聽證會定於11月8日舉行,屆時香港司法部和警察局長將爭取實施正式的禁令。

當地立法者、記者和人權組織對這個禁令的範圍表示擔憂。10月25日,香港立法會議員楊岳橋(Alvin Yeung)對媒體表示:「這基本上消除了民眾對警察過度使用暴力的制衡。」

西蒙·楊說:「在過去的四個月裡,我們已經看到了無數的(警察暴力執法)事件,如果沒有公眾的監督,如果沒有那些民眾所拍攝的照片和披露有關警察過度使用暴力的事實來證明,我們將沒有任何辦法來制衡和監督警察。」

其他一些親民主派議員也表示,這項禁令不公平地將警察置於因參與抗議活動而被解僱的人士之上。

同時,也有一些Telegram的頻道專門針對香港抗議者。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去年9月進行的一項數字分析發現,包括「yeeseelostandfound」在內的一些頻道,也在努力暴露抗議人士的個人信息,然後將這些信息提交給中共國家安全部的網站以舉報「國家安全犯罪」。

一個倡導互聯網自由的當地團體「鍵盤戰線」(Keyboard Frontline)在10月30日的一份聲明中說,這個禁令相當於「最極端的審查形式」,並稱其為違憲的規定,應該立即予以撤銷。

與此同時,香港記者協會(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也強調,該禁令可能會限制記者報導抗議活動。該協會在11月5日的一份聲明中說,已經對該禁令提出一份修正案,以「保護香港受憲法保護的新聞和言論自由」。

目前,香港警方已經開始逮捕並起訴與抗議活動有關的網絡活動人士和「人肉搜索」警察的人士。

據香港媒體報導,9月,香港電訊工作者陳敬熙(音譯,Chan King-hei)因使用公司電腦獲得並洩露一名警務人員家屬的個人資料而被起訴。他被警方指控與「Tanakayotsuba」頻道合謀在Telegram上洩露個人信息。

據報導,陳敬熙還被指控以不誠實的手段獲得電腦使用限權,以及串謀披露未經同意而取得的個人資料的控罪。他已被保釋出獄,下一次法庭聽證會將在11月20日進行。

今年6月,《紐約時報》報導了Telegram聊天組管理員伊萬·葉(Ivan Ip)在家中被捕的事件。警方說他因涉嫌串謀妨害公眾秩序罪而被逮捕。

今年7月,警方曾宣布,他們已經逮捕了9名被指控「網絡相關」犯罪的嫌犯,其中包括未經許可洩露個人數據。

弗蘭克·方(Frank Fang)對本文亦有貢獻。

讀者可以關注作者Annie Wu的推特帳戶:@annieeenyc #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獨家】港府圖破解社交媒體 搜抗議者身分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