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美“間諜”在俄羅斯領土被捕 兩國的態度耐人尋味(圖)

新聞 雅雯 1个月前 (11-12) 57次浏览

    “你弟弟不是間諜,對嗎?”

  大衛·厄本看著伊麗莎白的雙眼,希望從她眼神裏找到準確答案。事情發生10個月後,伊麗莎白再次麵對這個問題時,卻沉默了。

  “……”

  時間越久,她的內心就越不確定:是啊,他有四重國籍,軍事記錄上還有汙點,喜歡去俄羅斯,但他就真的是間諜嗎?

  伊麗莎白坐在厄本的辦公室裏,有些不知所措。這裏堆滿了跟總統川普有關的東西,還有印著“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紅白藍三色帽子。厄本曾是川普的競選顧問,亦是川普集團的說客。

  “這是我第一次接手這樣的案子,我覺得一切需要時機。”厄本說道。

  讓伊麗莎白和厄本頭疼的事情,源於2018年12月底保羅·惠蘭在俄羅斯一家豪華酒店以“間諜罪”被捕一事。隨後,保羅成爲了2001年後,第一個被關進萊福爾托夫(Lefortovo)監獄的美國人。

  事實上,幾十年來,美國和俄羅斯一直在互相刺探情報,但卻鮮有美國公民因在俄羅斯領土從事間諜活動被捕。至今,保羅仍在監獄中,而他的家人一直爲他的事情奔波。但美俄兩國的態度卻耐人尋味:俄羅斯選擇了延長拘留期,美國選擇了避而不談。

  外界猜測,保羅被捕或與美國關押俄羅斯槍支權利活動人士瑪麗亞·布京娜一事有關。而回溯過往,保羅的命運同以往被捕的“間諜”或將沒有差別,他們都是大國博弈的棋子。未來何去何從,全取決於兩國關係。

  美國政界的沉默

  伊麗莎白是一位畫家,說話輕聲細語。在弟弟保羅沒有出事前,她從未想過自己會跟政治搭上邊。

  幾個月來,伊麗莎白來回跋涉,不斷地將保羅的案子提交至白宮、國會乃至國務院。隻要有人願意傾聽,她都不會放過機會。上個月,她終於在國會山取得了一些進展。那時,衆議院通過了一項決議,呼籲俄羅斯出示拘捕保羅的證據,要不就將其釋放。

  但這個進展能起到的作用是那麽微乎其微,俄羅斯方麵並沒有任何回應。伊麗莎白覺得,很多官員在她弟弟這個案子上都顯得有點不快,他們中很多人並不想過多表態。時任美國駐俄羅斯大使喬恩·亨茨曼或許是對此案最上心的一位官員。

  2019年初,在保羅被捕不久後,亨茨曼是第一個願意提起此案的人。據《大西洋月刊》報道,亨茨曼爲確保保羅能夠被釋放,花了不少精力。

  他曾三次前往萊福爾托夫監獄探訪,希望能“平靜”地解決此事。消息人士稱,亨茨曼已經成功向俄羅斯政府表達了對保羅一事的高度關注,但沒有引起任何激烈的社會反應。而一些對此事態度遊移的官員,在亨茨曼影響下也有所堅定。密歇根州國會代表團便是衆議院決議的擁護者。

  但10月初亨茨曼的辭職,給該案的解決增加了不確定性。爲填補職位空白,川普提名了副國務卿約翰·沙利文接任美國駐俄羅斯大使,但這讓保羅的案子更加麻煩。

美“間諜”在俄羅斯領土被捕 兩國的態度耐人尋味(圖)

△美國駐俄羅斯大使亨茨曼8月6日致信美國總統川普,正式提出辭職。圖源:視覺中國
 

  目前,沙利文是彈劾總統調查的核心人物,此前曾傳出他與烏克蘭的一些人士關係匪淺,其提名也遲遲未能落實。而由於該職位仍是空缺狀態,這意味著使館內隻有一些低級別的官員,他們不敢有任何動作。

  圍繞著保羅一事,國會山是如此猶豫不決。那些接聽了伊麗莎白電話的官員,無疑都會懷疑保羅的背景問題。十個月過去,“我還在回答這些問題。”伊麗莎白有些無奈。

  厄本同樣不例外,在他與伊麗莎白交談不到五分鍾時,他問道“所以……你的兄弟不是間諜,對嗎?”

  上週五,伊麗莎白第一次來到厄本的辦公室。當厄本接觸惠蘭家族並且決定無償幫助他們一家時,他就知道這一切並不容易。“這是一個人道主義問題,也無法完全與政治分開。”

  厄本的身份和同意幫忙,讓伊麗莎白很安心。“我可以確定,我終於找對人了。”她充滿信心地說,“以前我隻是儘量找到人來傾聽這件事,但現在,不到幾天的時間裏,厄本就可以跟很多我無法接觸到的官員交談。這些人的訪問權限,我得花上幾個月的時間才能拿到。”

  在過去兩個星期中,厄本已經與國務院、國防部和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一些官員會談。這些官員中就有伊麗莎白曾經苦苦希望能聯絡上的人。

  厄本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讓美國宣佈保羅是被俄羅斯錯誤拘留的。與伊麗莎白會麵三天後,他覺得帶保羅回家這一任務就像指揮一個樂團一樣,需要從兩國關係的宏觀層麵及細微處去把握。“這非常微妙。”

  儘管困難重重,但厄本的幫助,還是讓伊麗莎白焦慮的心情第一次得到緩解。“我就是來自馬薩諸塞州一個小島上的小人物,現在卻捲入兩國關係中,要與兩國政府溝通。”在這麽龐大的命題前,伊麗莎白時常覺得自己的力量很淼小,“這很艱難。”

  但是當她提到保羅,自己的弟弟時,她那失落的眼神裏又立刻有了光彩。她不想放棄。上週五的早晨,那是她和厄本第一次麵對麵坐下,她開始向他講述保羅所經曆的事情。厄本朝她點點頭:“讓我們從頭開始吧。”

  意外被捕

  2018年12月,寒冬時節的莫斯科,北風呼嘯。

  22日,一架飛機在這冰天雪地中緩緩降落。艙門打開,保羅從機上走了下來。他自己也記不清來俄羅斯多少次了。這次,他來參加一個戰友的婚禮,順便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遊玩一番,回程時間定在了明年1月6日。

  保羅對俄羅斯的熱愛是衆所周知的:現在他是博格華納安全部負責人,從2007年開始,他已經數次前往俄羅斯旅遊度假並且廣交朋友。保羅在俄羅斯社交網絡上十分活躍,他在上麵與數十名俄羅斯退休軍官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並毫不掩飾自己對俄羅斯文化的喜愛。

  28日一早,保羅將自己打扮了一番,早早出門。今天,他要帶參加婚禮的客人蔘觀克裏姆林宮博物館,然後晚上去參加婚禮活動。累了一天的保羅回到莫斯科大都會酒店的房間,他的朋友晚上就在這家酒店舉辦婚禮。

  他躺在牀上,一陣敲門聲吵醒了他。

  “是你呀!進來吧”此時的保羅,並未察覺到有任何異常。

  來者是他認識了十年的朋友亞琴科(IlyaYatsenko),在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工作。據保羅日後回憶,是亞琴科當時趁他不注意,將一個U盤放進了他褲子後邊口袋,然後寒暄幾句便若無其事地離開。

  5分鍾後,FSB一羣官員破門而入,將一頭霧水的保羅帶走了。晚上,熱鬧的婚禮即將開始,但戰友卻左等右等不見他出現。“電話一直聯繫不上。”朋友立馬擔心了,他趕緊聯繫保羅的家人,並向美國大使館通報保羅失蹤的情況。

  在接下來三天裏,保羅沒有任何消息。“我們不知道他是否死了,或者是否被黑幫俘虜,或者發生了什麽事。”伊麗莎白焦慮不安,他們開始在網上搜索消息,如在搜索框裏輸入“在俄羅斯死去的美國人”。按下“確定”,沒有保羅的消息。

  31日,新年的前一天。保羅的家人終於在新聞中得知了他的下落。FSB發表聲明稱,當局逮捕了保羅,理由是他涉嫌參加間諜活動。“他沒死。”保羅的家人鬆了一口氣,但隨後他們必須要麵對另一個問題——“該怎麽辦?”

  “他不可能參加間諜活動。”保羅的兄弟戴維十分肯定,他不相信熟悉俄羅斯法律的保羅,會以身犯法。
 

美“間諜”在俄羅斯領土被捕 兩國的態度耐人尋味(圖)

△戴維在接受BBC記者採訪。圖源:BBC

  保羅現年49歲,他於1994年加入海軍陸戰隊後備隊,在2004年晉升爲中士。2004年和2006年,他在伊拉克服役。2008年1月的軍事法庭上,他因與盜竊罪有關的指控而被定罪。保羅的“偷盜曆史”和博格華納安全部負責人的身份,讓此次“間諜案”變得撲朔迷離。

  而讓外界更爲生疑的是他四重國籍的身份,這也讓他陷入更複雜的政治旋渦中。他是四個不同國家(美國,英國,愛爾蘭和加拿大)的公民,並持有護照。“四個國籍是他的出生地(加拿大)、父母的出生地(英國)、祖父母的出生地(愛爾蘭)和他自己的選擇(美國)”。戴維說道。

  惠蘭被捕後,美國、英國、加拿大和愛爾蘭相繼向俄羅斯政府發出探視惠蘭的申請,俄羅斯再次麵對小型“西方集團”的集體壓力。1月2日,2019年第一個工作日,正在出訪巴西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親自出馬喊話,要求俄方立刻釋放這名被拘押的美國公民。

  那時,美俄關係並不和睦。敘利亞局勢、烏克蘭危機、美國對俄羅斯實施多輪製裁、威脅退出《中導條約》等,使得美俄關係在過去一年走得跌跌撞撞。新年伊始,俄羅斯便主動出擊,爲美國送上“賀禮”。“保羅間諜案”爲本就複雜的美俄博弈又加了一把火。

  而美國媒體輿論普遍認爲,俄羅斯抓捕保羅,與去年7月15日,30歲的俄羅斯女子布京娜在華盛頓被拘押一事有關。

  此前,布京娜被指控涉嫌合謀滲透包括全國步槍協會(NRA)在內的美國政治機構,但她一直堅稱自己無罪。布京娜去年12月認罪後,於今年10月25日被釋放,次日啓程返回俄羅斯。

  俄羅斯外交部指責美國的行爲是蓄意的,布京娜隻是被捲入了更大的地緣政治博弈中。《大西洋月刊》指出,俄羅斯給保羅的待遇,將是布京娜的翻版。

  “這隻是川普打個電話的事情”

  “他的健康正在惡化,他也沒法與會說英語的法律顧問接觸。”伊麗莎白擔憂地向厄本說道。從去年12月28日被捕後,保羅已經在俄羅斯的萊福爾托夫監獄待了10個月。

美“間諜”在俄羅斯領土被捕 兩國的態度耐人尋味(圖)

△保羅被關押在莫斯科的萊福爾托夫監獄中。圖源:路透社

 

 始建於1881年的萊福爾托夫監獄是著名的克格勃關押政治犯的監獄,也是蘇聯拘留政治犯的地方。在這裏,所有被指控的囚犯都將脫去衣服和上交私人物品,換上相同的藍色長衣。

  頭十天是囚犯們的“隔離時間”,他們被關在沒有任何電視或者廣播的小牢房中。監獄裏沒有熱水。幸運的話,保羅會被關在一個新裝修的牢房裏,有一個馬桶和一堵牆將馬桶和牢房其他地方隔離開。

  保羅的生活待遇,被外界認爲與布京娜的狀況緊密相連。2018年12月布京娜認罪,儘管美方表示,布京娜與外界溝通沒有被阻隔,她甚至在這裏變得更爲虔誠。但俄方還是指控美國對布京娜施加酷刑,屈打成招。

  布京娜在牢獄裏的日子不好過,保羅則更是如此,他甚至無法與外界聯繫。FSB調查人員在監獄附近設有辦公室。他們決定誰可以拜訪保羅,哪個律師爲他辯護,以及可以向他發送哪些書籍或其他東西。

  被捕以後,保羅的家人就再也沒有與他交談過,“我們大部分溝通都是與領事館和律師。”伊麗莎白說道,“但時間很漫長,週轉時間大約需要兩三個月。”保羅的狀況,直到他出庭,才爲人所知。
 

美“間諜”在俄羅斯領土被捕 兩國的態度耐人尋味(圖)

△1月21日,保羅在法庭上。圖源:法新社
 

  1月21日,保羅身著天藍色襯衫和深色褲子,被鎖在玻璃窗內。他表示自己並不知道U盤裏有機密信息,還以爲是教堂的照片。他說:“我從沒看過它。直到被捕之前,我才知道有這東西。”

  但法院裁定,涉嫌間諜活動的保羅接受法庭審理前須再拘押3個月,以便調查人員繼續調查。如果被判犯有間諜罪,他將麵臨最高20年的監禁。

  6月份,保羅再次出庭。他在金屬籠子裏向川普求救,不想再掩飾自己的悲憤:“想要‘保持美國偉大’,就必須保護它的公民,無論他們身處何處!”他自稱在監獄裏受到威脅和羞辱。7月1日,美國駐俄羅斯大使館指控俄方虐待保羅,稱此前曾要求對他所處狀況做評估的請求遭到了拒絕。

  上個月,布京娜被釋放了,但保羅的拘留期卻被再次延長兩個月。

  這場揭開美俄2019年鬥爭的“間諜案”還在發酵。與上一位被關押在該監獄的美國人波普不同的是,前者在美俄關係領域掀起軒然大波,但保羅一事,美國似乎選擇了“沉默。”
 

美“間諜”在俄羅斯領土被捕 兩國的態度耐人尋味(圖)

△8月23日,俄羅斯莫斯科,保羅出席法庭聽證會。

  

直至今日,美國尚未正式宣佈保羅是被錯誤拘留。伊麗莎白對此感到困惑,“我的國家,你的憤怒在哪裏?”因爲一旦發佈這項聲明,政府便可以將案件交至FBI的人質救援小組,由他們在各個機構之間調配資源進行援救。

  著名評論家比爾·布勞德指出,“國務院的目標永遠是不要激化矛盾,不要發生對抗或使事情陷入困境。但實際上,應對這個情況的最佳方法就是要出聲,要對抗。”在布勞德看來,保羅的釋放取決於一個人——川普。“這隻是川普打一個電話的事情。”

  厄本或許是能讓川普做這件事的最佳人選。與伊麗莎白見麵後,次日,厄本陪同川普前往匹茲堡,但他告訴伊麗莎白:“我認爲一切都與時機有關,我不願向總統談起,我希望一切能夠證實之後再說。”

  無疑,保羅是否是間諜,至今沒有人能準確回答。一名國務院高級官員曾告訴伊麗莎白:“現在我們對俄羅斯,乃至烏克蘭的很多應對思路都有問題,導致我們很難去做出正確的政策,並收穫好的結果。所以在麵對美俄之間這麽多難題時,很多人選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事實上,自冷戰以來,美俄之間的間諜案便層出不窮。無論是否爲真“間諜”,這些人的命運都掌握在兩國關係的手裏,身不由己。

  當前,“通俄門”持續發酵,軍備問題以及敘利亞問題等都導致了美俄關係不斷惡化,儘管5月份時,兩國都曾釋放善意想要改善兩國關係,但短時間難以轉圜,這段關係依舊是“燙手山芋”。

  如今,保羅被捕已經將近1年,但川普從未提起保羅一事。保羅的家人仍在爲他奔走求助。最近,在國務院參加完會議的厄本,給伊麗莎白帶去了好消息:“官員們正在幫助你們製定路線。”伊麗莎白又有了信心。

中華文化新聞網:美“間諜”在俄羅斯領土被捕 兩國的態度耐人尋味(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美“間諜”在俄羅斯領土被捕 兩國的態度耐人尋味(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