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繼續搖滾:崔健線上演唱會爆棚 他還是從前的他?

崔健周五晚間在微信視頻號舉行了長達三個小時的線上演唱會。開場前十幾分鍾,直播間就已經有上千萬人守候。到了演出結束時,觀看人數已接近四千萬。

這場名為“繼續撒點野”的演唱會海報上印著崔健作的那首《紅旗下的蛋》的幾句歌詞,透著一股濃濃的滄桑感:“現實像個石頭,精神像個蛋,石頭雖然堅硬,可蛋才是生命。”

當晚,年過六十的崔健留著小胡子,依然戴著那頂嵌著一顆紅色五角星的帽子。他以一曲《留守者》開場,一口氣唱了好幾首歌。除了些近幾年創作的新歌外,崔健的《假行僧》、《花房姑娘》等老歌也讓人仿佛回到了幾十年前。

崔健的音樂會海報(微博截圖)

比崔健小四歲的深圳自由職業者任銘晚上八點過後就開始看這場演唱會。他對本台記者說,雖然自己並不算崔健的歌迷,但他不願錯過一個“符號人物”的演出。

“對於身處這個時代的絕大多數人的苦悶情緒來講,崔健的這種搖滾樂非常符合廣大民眾的那種樸素的情感。”

曾在八九民運期間獻唱

現年六十歲的崔健生在北京的一個朝鮮族家庭,父母都是文藝工作者。在1986年為世界和平年舉行的《讓世界充滿愛》演唱會上,崔健首唱《一無所有》,讓很多人第一次見識到中國人的搖滾音樂,因而他也被譽為“中國搖滾之父”。

中國搖滾歌手崔健(美聯社圖片)

任銘說,他在崔健出道之初就聽過那些膾炙人口的歌,它們唱出了一個時代的印記。

“我們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聽到他的歌時,能夠意識到他的這些歌詞是在試圖幫我們把內心的苦悶、迷茫、不滿和對自由的渴望表達出來。”

八九學運期間,崔健在學生絕食第七天來到天安門廣場,當場即興演唱了《從頭再來》、《一塊紅布》等歌曲,受到熱烈歡迎。

六四事件後,崔健在1991年發行專輯《解決》,其中的《最後一槍》被視為大陸禁歌。這首歌有這麽幾句歌詞:“一顆流彈打中我的胸膛,刹那間往事湧在我的心上。沒有淚水隻有悲傷,如果這是最後一槍,我願接受這莫大的榮光。”

《最後一槍》的靈感源自1979年的中越戰爭,最早收錄在1987年的一張合輯中,但在1990年亞運會成都站義演時,崔健在唱完這首歌後說:“我們希望去年聽到的槍聲,是最後一槍。”從此,這首歌被賦予了新的意義。

崔健線上演唱會片段。(視頻截圖)

崔健向時代妥協了嗎?

現居河北的高中曆史老師謝明華說,崔健象征著上世紀八十年代在中國掀起的那股自由化浪潮,但時過境遷,這位音樂人不得不作出一些妥協。

“八九民運已經過去了幾十年,他對自己當年的做法肯定也有反思。我覺得他到了這個年齡段,應該會更現實一些了,不會再像上世紀八十年代那樣無拘無束、無所畏懼了。”

六四事件25周年之際,崔健在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直言,他當年在天安門廣場上演出時,感覺就像一個“巨大的派對”,那個時刻會永遠銘記在他的腦海中。但他隨後表示那是一段“塵封的曆史”:“已經嚐試過一次,嚐到了慘痛的失敗,所以不想再提了。”

記者注意到,在周五的這場演唱會上,崔健沒有演唱《一無所有》、《一塊紅布》等幾首名作,更沒有唱《最後一槍》這首歌。當晚有網友留言說:“崔健,並不代表反抗,更不可能代表反對,隻是曾經有一點點叛逆,和你熱血的青春相撞而已。”

北京時政評論人士華頗認為,在上海新冠疫情漸趨嚴峻、國家防疫政策麵臨重大挑戰之際,崔健此時為國人獻唱可能並非巧合。

“我認為崔健是自願的,這背後沒有強迫的色彩,當然(他和當局)有利益的交換,也有他本人對於抗擊疫情的一種擔當。”

2020年,崔健在京東直播間舉行了他的首場線上演唱會,當時就吸引了上千萬人在線觀看。周五上演的“繼續撒點野”是他的首場豎屏演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