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抗疫亂象 市民譏諷當局清零政策 “掩耳到零”

上海抗疫亂象市民譏諷當局 “掩耳到零”,民怨鼎沸平頭百姓已處於“零容忍”狀態
https://t.co/ZPrX8gFi6f

— 美國之音中文網 (@VOAChinese)
April 16, 2022

中國商業和金融之都上海被奧密克戎亞型變異株BA.2攻克之後疫情持續飆漲,雖然目前單日新增本土感染人數比最高峰時期略有降低,席卷全市的封控措施絲毫未見真正緩解。

雖然從政策層麵上海對浦東、浦西兩區先後實施過為期四天的“分區封控”,之後又將全市劃分為封控區、管控區和防範區,希望通過分區分級差異化管理,給一些社區鬆綁透氣,但是在實際操作上,封控措施加碼容易、鬆綁難,許多市民兩三個星期被禁足在家,不僅吃喝成問題,更有一些病患缺醫少藥遭受次生傷害。

上海浦東新區政府星期六(4月16日)發布“告浦東新區全體居民書”,坦承整個浦東新區已經封控了20天,有些小區“封控了一個多月”,聲稱每一個人都在這場抗疫大戰中付出了努力、作出了犧牲,“大家都很苦、很累”。

“但越是困難的時候,我麽越是要堅持。一旦放棄,之前的所有努力和犧牲都將付諸流水,將來還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浦東新區政府說。

上海一向給人果斷高效和善於協調的良好印象,而且此前出現疫情時,也常常被視為防疫模範生。但是在這一波傳染力超強、傳播速度超快的奧密克戎變異株襲擊下,上海的應對措施卻黃腔走板,被打回了原形。

中國的互聯網和社媒上充斥著上海居民憤怒的聲音和圖文。

周四晚上一段反映上海市民因拒絕搬離自己居住的公寓而與警察廝打的視頻在網上熱傳。畫麵中身穿防護服的警察手持盾牌試圖突破居民組成的防線。警方看樣子逮捕了一些人,居民高喊“警察打人了”“這裏是上海張江”。

上海浦東張江鎮公寓所有者上海張江集團發表聲明稱,“4月12日,接政府有關部門通知,為應對疫情防控需要,繼續征用九幢樓,作為集中管控隔離用房。”

這九幢樓裏有39家住戶。政府命令他們限期搬走,從而引發民怨以及與警察的抗爭。

華盛頓郵報引述一位家住普陀區的34歲李姓翻譯的話說,她與70多歲的父母住在一起,從3月27日起就被禁足在家,整天除了到處訂購尋求主副食等生活必需品外,就是跟居住在上海另一區、同樣被禁足在家的男朋友辯論如此嚴厲的封控措施是否有必要,因為畢竟幾乎所有的感染者症狀都很輕微。李女士認為嚴格的封控沒有必要,但是她的男朋友卻支持迅速而嚴格的封控措施。

在上海這個擁有2600萬居民的大都市裏,長期的封控措施讓居民足不出戶,即使是健康的人也難免會出現情緒波動或失控。網上另一段視頻顯示,上海普陀區一棟公寓大樓的居民集體跑到各自的陽台上聲嘶力竭地大聲吼叫。視頻的旁白說,“整棟大樓都在吼叫…問題出在哪裏?人們不知道這種日子還要持續多久。”

有一位上海居民的家人患了急性闌尾炎,打120來了救護車,醫護人員下車就跟病人索取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否則不敢把病人拉走。還有人患了急病去醫院,好不容易說通了小區的警衛,同意讓他開車出門,出門後碰到警察,也說服了警察,讓他繼續前往醫院。但是途中碰到穿著白色防護服、人稱白衛兵的糾察,卻死活都不讓他繼續前進。

上海市今年3月初以來全市共有大約30萬人核酸檢測呈陽性。按照規定,這30萬人和他們的密接者都必須根據病情或症狀的輕重程度前往隔離點或醫院接受隔離或治療。有些醫院臨時被用作新冠疫情專用醫院,迫使當時住院的其他重病患者、包括八九十歲的高齡患者冒著受感染的風險立即轉院。

中國全國各地都響應北京當局的號召或調配,向上海派出醫護人員或派出工人幫助搭建臨時的方艙醫院。但是有些工人完成方艙醫院建設,搭乘大巴返回原來城市時,發現這些城市因為擔心這些人把上海疫情帶回來而拒絕這些大巴入境,讓這些工人進退不得、走投無路。

很多上海市民不僅抱怨封控措施,而且直接挑戰和抱怨中國政府迄今為止仍在堅持的對病毒“動態清零”的政策。一些上海市民質疑,既然新冠變異株感染者的症狀已經輕於流感,為什麽還要大費周章、不計成本、勞命傷財地封城呢?為什麽不能參考一些中國醫學專家的意見,與國際上絕大多數國家一樣與病毒共存呢?

紐約時報在報道上海疫情時曾經指出,上海的疫情危機已經超越一項公共衛生挑戰的範疇,並逐漸演變成對中國當局“零容忍”防疫政策的政治考驗。

不過前往上海督導防疫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和上海市委書記李強都表示,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一些列關於疫情防控的重要指示精神,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動搖。

互聯網上有一張照片,呈現的是一位書法愛好者書寫的四個大字“掩耳到零”。這四個大字道盡了中國民眾、尤其是處於足不出戶禁令中的上海市民對當局雜亂無序,甚至不近人情的疫情防控措施的譏諷與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