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拜登“美國史上最大規模”戰略油儲白釋放了?

4月18日周一,在供應短缺的更大擔憂下,國際油價連漲四個交易日,並且完全收複了3月底白宮宣布美國史上最大規模戰略石油儲備釋放以來的全部跌幅,有人譏諷稱拜登政府做了無用功。

美油WTI 5月合約日高升破108美元,日內最高漲1.70美元或漲1.6%,創3月30日以來最高,WTI
6月期貨也一度升破108美元至3月30日來高位。布油6月合約不僅升破113美元,日高還嚐試上逼114美元,日內最高漲2.10美元或漲1.9%,同創3月30日來最高。

恰好是在當地時間3月31日,拜登政府宣布了美國曆史上最大規模的戰略石油儲備(SPR)釋放計劃。除了盡一切努力鼓勵國內石油生產,還會在接下來的六個月裏,平均每天在市場上增加釋放100萬桶戰略石油儲備,半年裏合計釋放1.8億桶。

這說明,國際油價已經逆轉了4月第一周的下跌趨勢,並重回“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石油拋儲”消息之前的水平。分析指出,對俄羅斯和利比亞供給中斷的擔憂正在超越需求疲軟產生的影響。

而且,在美國宣布史無前例拋售石油儲備的一周後,國際能源署IEA也公布了其47年曆史上最大的油儲釋放量,路透社甚至透露,IEA成員國計劃在從5月起的六個月內釋放2.4億桶石油。

但兩大看似對供應端利好的消息疊加之下,國際油價還是迅速重回100美元整數位心理關口上方。一周前的4月12日,兩種油價還齊創至少3月21日以來最大收盤漲幅,從一個月低位強勢反彈。上周四個交易日WTI累漲逾8.8%,布油累漲近8.7%,開始扭轉更早前一周累跌逾1%的頹勢。

對此,華爾街見聞曾指出,這與OPEC關於無法填補俄油空白的表態、俄烏談判重回“死胡同”、歐洲對俄油潛在製裁風險,以及IEA和美國聯合放儲或將“無濟於事”直接相關。

華爾街分析師也普遍指出,目前影響油價漲跌的主要因素在於供給端。3月時曾有消息稱歐美或將聯手禁運俄羅斯原油,市場擔憂引爆原油爭奪戰,布油一度直逼140美元的2008年來高位。

在最新消息麵上,除了俄烏局勢持續惡化之外,上周五有消息稱,俄羅斯石油產量在4月上旬比3月下降了7.5%,同時,歐盟正在起草逐步禁止進口俄羅斯原油的提案。

剛過去的周末,OPEC成員國利比亞的油田和港口遭遇不可抗力暫停生產的消息,令供給形勢雪上加霜。利比亞國家石油公司周一警告稱,預計其設施將遭遇“一波痛苦的關閉潮”,該國最大油田已經停產,預計日產量會暴跌超過50萬桶。分析稱,這給了石油多頭一些動力。

外匯經紀商OANDA的分析師Jeffrey
Halley表示:“由於目前全球供應如此緊張,即使是最輕微的供應中斷也可能對油價產生巨大影響。”

不少批評人士開始預言,拜登政府試圖憑借多次動用戰略石油儲備來壓低零售汽油價格是無用功。Lipow Oil
Associates總裁Andy Lipow認為,上周美國零售汽油價格已經上漲並重新逼近曆史最高。

據美國汽車協會AAA估計,周一每加侖普通汽油的全美均價為4.08美元,高於上周五的4.07美元,雖然低於上月4.33美元的近期高點,但仍比拜登2021年1月上任時高出至少70%。

Lipow表示,2021年俄羅斯向歐洲供應超過400萬桶/日的石油,向美國供應70萬桶/日的石油,如果歐美要禁止所有俄羅斯石油進口,目前根本無法找到近500萬桶/日的替代供應。

不少業內分析師也稱,戰略庫存投放的實質僅為庫存性質的轉移,不能改變因多年對新生產的投資不足造成的結構性赤字,以及全球原油整體供需失衡,還會損害拜登政府青睞新能源的承諾。

民間機構美國石油協會API的政策、經濟與監管事務高級副總裁Frank
Macchiarola便稱,我們擔心,拜登政府沒有把精力集中在真正的結構性問題上,而是試圖尋找短期的對策,治標不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