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居民閉門拒做核酸篩查 科興關鍵人物病亡引猜測

上海嘉定居民鄭建明:“我們都做了二十多次
#核酸,還做什麽。我們本來就是陰性,都不出戶,不可能被傳染。你一做核酸就可能有風險了。現在我們感到最大的感染源就是去做核酸。好多醫生都發火了,搞得太誇張了。現在把老百姓搞殘了。這幾天我們都不做(核酸)了。”https://t.co/uGQ8yiZiC0

— 自由亞洲電台 (@RFA_Chinese)
April 19, 2022

上海當局為了盡快實現“社會麵清零”的目標,近期通知各街道辦,盡快將陽性感染者轉移隔離。有核酸檢測呈陽性的老年,半夜被帶離住所強製隔離。另外,上海居民已經厭倦無休止的核酸檢測。

給民眾造成多重傷害的上海封城措施,受到海內外質疑。各國政府紛紛撤離在上海的僑民,上海人則通過各種方式表達抗議。上海多地居民稱,他們接到居委會通知,三天內每天一次核酸檢測,大家猜測當局又有新動作。據消息來源稱,上海大部分地區最快4月底之前解除封鎖,因此需要把陽性感染者轉移到上海以外地區,以便上海實現“社會麵清零”,恢複常態。

上海居民馬小明對本台說,官方所言的社會麵清零,不是疫情清零,而是政治需要:

“他是政治需要,他們能做到,屆時電視宣傳、報紙宣傳清零,實際沒有清零。現在說什麽老百姓都不相信了,本來說浦東3月28日到4月1日解封,浦西4月1日到5日解封。到現在,我這裏已經封了四十多天,沒解封。”

居委會淩晨兩點通知轉移陽性感染者

微博網民“G味精雞宣仔”周二發帖稱,前一天淩晨2:00接街道居委電話,為配合上級工作,實現社會麵清零,竟然要轉運走自己年邁92歲、常年生活不能自理、癱瘓在床的外公外婆。他們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以及心腦血管疾病,並有輕度老年癡呆和帕金森綜合症。

網民上傳的三張圖片顯示,多名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員把一位老年人抬到室外,設法帶走。有網民質疑,“白大褂”為何不在白天,卻在淩晨偷偷摸摸把人轉移走。


微博網民發帖懇請社會善待老年人。(微博)

另外,中國紅色歌曲《唱支山歌給黨聽》的作曲者朱踐耳的夫人在上海突然發病,耽誤6個小時,4月15日,因失救去世。因為醫院太平間冰櫃放滿遺體,她的遺體隻能放在地上。而他們子女都在美國,無法為老人送上最後一程。有網民感歎道,我把黨來比母親,黨又把我當什麽……?

上海行政能力近乎癱瘓亟待解決

學者陸陽對本台說,上海市政府對疫情防控的能力近乎癱瘓,高官一人一個說法,基層官無所適從:

“從封城以來,上海的行政幾乎癱瘓。我看出來四個字,雜亂無章。一個亂、一個雜,什麽聲音都有,什麽情況都有,哭爹喊娘的有,民不聊生的也有,一派頌聖的也有,喊上海加油的也有。這個問題不解決,上海永無寧日”

4月15日,央視的《新聞聯播》中,中國副總理孫春蘭受訪時披露,從全國調集了近5萬名醫務工作者和核酸檢測的力量,並強調是按習近平的要求,在上海市委的領導下共同抗疫,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等,並稱:“疫情傳播指數從2.27降至1.23,實現社會麵清零的目標指日可待。”

陸陽認為,孫春蘭的上述表達,說明她想盡快離開上海,但必須完成“社會麵清零”任務。根據上海市衛健委公布的疫情數據,本周一,上海新增感染者超過2萬例,十天內很難“清零”。如果將陽性感染者轉運到上海以外隔離(不屬社會麵),也可理解為“社會麵清零”。

上海居民對持續一個多月的封城以及核酸篩查,感到無奈和反感。本周開始,不少居民拒做核酸篩查,他們在自家門上貼出寫有“抗原自測陰性,不做核酸”、“一直陰性,不做核酸”或“避免感染風險,不做核酸”等紙牌。也有居民將抗體陰性的快篩條一並貼在門上,表明拒絕做核酸篩查。

左圖:居民在門上貼出“抗原自測陰性,不做核酸”的提示。 中圖:有居民寫明拒絕核酸檢測的理由是擔心交叉感染。
右圖:居民拒絕核酸篩查。(網絡圖片)

有居委會人員在微信“群聊”中提醒:“現在接上級緊急通知,需要全樓現在下樓測核酸,請回複是否願意”,群內六十多戶居民回應三個字“不願意”。有居民續稱,我們已經封閉這些天,多次做核酸檢測,全是陰性,為何還要做核酸?是為了完成領導指示,還是推卸責任?還有人回答,下樓隻有加大感染風險,所以不願意。

上海嘉定居民鄭建明本周二對本台說,最近許多居民都拒絕做核酸,其原因很簡單:

“我們都做了二十多次核酸,還做什麽。我們本來就是陰性,都不出戶,不可能被傳染。你一做核酸就可能有風險了。現在我們感到最大的感染源就是去做核酸。好多醫生都發話了,搞得太誇張了。現在把老百姓搞殘了。這幾天我們都不做(核酸)了。現在做的人愈來愈少。”

上圖:有居民將抗體陰性的篩查結果,掛在門上。 左圖:有居民寫有一直全陰,拒絕核酸檢測。
右圖:有居民表示自己檢測,不做核酸。(網絡圖片)

居民:做核酸存在交叉感染風險

網民張林妹留言說,距離前一次還不到48小時,又要做核酸,純屬折騰人。而且,越封閉社區,疫情卻越嚴重,沒想到上海會這樣。網民葛鵬飛說,如果再檢測下去,他們的小區就變成方艙小區了,是不是有人想看到這一結果。網民“摩耶夫人”上周四發表題為《上海人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的網絡文章寫道:每天早上開啟一天的核酸、抗原、團購、罵娘以及求助,批評過度做核酸的行為。

江蘇宜興時事評論人士張建平對本台說,新冠疫情爆發至今,政府沒完沒了的要求居民接受核酸篩查,的確讓人匪夷所思:

“對政府這種匪夷所思、沒完沒了的做核酸行為,坊間早就有人懷疑是不是會有勾兌,北京衛健委主任落馬也涉勾兌問題,證實了坊間的傳言。另外,沒完沒了做核酸,現在從上海疫情看出也是導致病毒傳播的路徑,至於為何會出現巨大的漏洞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新冠疫情以來醫療係統高官落馬

4月16日下午,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北京市衛健委主任於魯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北京市衛健委官網顯示,於魯明負責北京市愛國衛生運動委員會和健康北京行動推進委員會具體工作,負責健康促進和愛國衛生運動、內部審計工作。有網絡消息稱,部長級高官於魯明落馬與核酸檢測等醫療係統貪腐有關。另外,北京科興生物政府事務中心高級經理曹曉斌,因病醫治無效,4月17日去世。科興作為中國新冠疫苗的研製者,曹曉斌的去世引發中國網民各種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