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讀書打黑工就業拿不到身分證 流亡港人處境難

百萬港人走上街頭、示威者和港警浴血對抗,在台灣上映的紀錄片「時代革命」,將反送中抗爭的場面重現在台灣觀眾眼前。大家除感嘆香港已回不去外,也好奇當時的抗爭者今何在?

和片中帶著一眾無血緣的「子女」來台的「阿爸」、「阿媽」一樣,2019年後許多面臨政治風險的香港抗爭者陸續流亡來台。政府目前以「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為這些抗爭者提供協助。據統計,有超過130名流亡港人接受專案援助。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政府援引「香港澳門關係條例」(港澳條例)第18條等條文協助他們,但基於各種考量,並未在法律上認定他們為「政治難民」,而是引導他們走回一般港人移民的路。

多數流亡抗爭者是年輕學生,受限於財力和學經歷,難採投資、專業人才移民方式。因此,百餘名流亡港人多藉就學、就業方式,隱身於在台港人群體中。

然而,特殊的身分和處境,讓他們難在台灣真正地安身立命;回不了香港,又不知能否成為台灣人的不確定性,也讓他們感到焦慮不安。

● 大齡學生打黑工 勞動糾紛投訴無門

阿K(化名)是在台讀書的香港學生。他已經有些超齡了,之所以有港生身分,是為了讓流亡的自己有機會留在台灣。

身處抗爭前線的阿K在2020年初接到消息,他的幾名「隊友」陸續被港警拘捕。沒有考慮太久,阿K便帶上只剩半年效期的護照,和臨時在機場買的皮箱,拿著單程機票飛來台灣。

經過幾個月的等待,阿K在民間團體的協助下,成為陸委會「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援助的個案。在香港已大學畢業且工作幾年的他,理應可在台就業。但依現行法規,以就業方式在台居留的港人,最終無法申請定居,取得中華民國國籍。

考量種種因素,阿K決定重回校園,報考北部某國立大學,成為超齡學生。

但就學的流亡港人要獲得定居權,還要面對重重難關。

依法規,港生畢業後必須留台工作5年,而受僱公司的資本額、營業額都有門檻。5年後,每月收入要超過基本工資2倍(新台幣5萬500元)門檻,才有申請定居的資格。目前基本工資月薪為2萬5250元。

這意味著,像阿K這樣的超齡學生,要再苦等9年、已屆中年時,才有機會成為台灣人。而高懸的薪資門檻,也讓就讀文科的阿K感到不安。

前途未卜之外,抗爭者也面臨生計困難。按規定,港生每週打工時數不可超過20小時。以最低時薪168元來算,他們每月的收入約為1萬3440元。

阿K告訴中央社,這個收入根本不足以支付學費和生活開支,「有計畫的叫移民,我們是流亡」。和一般港生不同,他們來台前未能先存一筆學費,也沒有家庭金援,無奈之下,非法「打黑工」成為這個群體的常態。

隨之而來的,卻是各種勞動糾紛。阿K指出,不少「手足」都遇過被拖欠工資、同工不同酬,甚至性騷擾等問題,他們曾向「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的專員求助,但經常投訴無門。

種種困境讓阿K相當灰心。他說:「這讓我覺得,我們比二等公民還二等公民」。

● 就業抗爭者沒有定居資格 求職也不易

Antonio(化名)和Lemon(化名)的狀況則相對單純。但按現行法規,以就業方式定居的兩人,即便在台工作一輩子,都不可能拿到身分證,成為台灣人。

Antonio和Lemon在香港理工大學抗爭後來台,和多數流亡港人一樣,他們並非一開始就打定主意久待台灣,抗爭未完,「手足」還想重回香港街頭。因此當時兩人並未考慮在台定居的問題,選擇以就業方式居留。

但隨著台港交通因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封關」,和香港政治環境丕變,Antonio和Lemon意識到已回不了香港,開始思考該如何留在異鄉。

年紀更輕的兩人沒有足夠的儲蓄支付學費,他們決定先在台工作,存夠錢後再走回和阿K一樣,至少9年起跳的就學-定居之路。

不過在台灣求職的困難超乎兩人想像。政府雖免除專案援助的流亡港人求職時的工資門檻,但未給予任何證明。

Lemon說,每次求職時,資方總對他們不需工資門檻的說法感到懷疑,隨之而來是更多對個人背景的追問。經過大半年求職後,他們後來轉而尋找港人在台公司的工作機會,但也要先確定公司的政治立場是否和自己一致,以免身分暴露。

來台兩年多,兩人多數時間都是自由接案,幫忙剪片、上字幕,不斷續簽旅遊簽證。直到近期,他們才終於找到正職工作,申請了居留證。

● 民團倡HF177 解決流亡港人身分問題

3名受訪者都認為,目前面臨最核心的問題,是沒有「身分」。對流亡港人而言,香港已是回不去的故鄉,但要成為台灣公民若非曠日費時、門檻高聳,就是苦無途徑,種種不確定性讓他們相當徬徨。

首先要面對的,就是護照過期。Antonio提到,多數流亡者的香港護照將在這幾年過期,他們已不可能回港換新護照,又拿不到台灣護照,不僅未來無法跨國移動,目前在台灣租屋、銀行開戶也面臨困難。

對此,包括經濟民主連合等民間團體近期主張,「香港澳門居民申請在台灣地區居留送件須知」中有關政治庇護的身分代碼「HF177」應是解方。

按規定,「HF177」是「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經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會同有關機關審查通過者」的身分代碼。

民團主張,政府可在不修法的情況下,讓獲行政院專案認定的流亡港人,以「HF177」的方式在台居留,並於居留2年後可申請定居。

另外,民團也認為,具「HF177」者為難民,在台就學、就業應被視同台人,繼而免去了上述流亡港人面臨的打工時數限制、工資門檻等困境。

阿K直言,若政府啟用「HF177」,能讓流亡港人的等待時間從9年降為2年,大大降低對未來的不確定性,也讓他更能規劃自己的人生。

Lemon則認為,「HF177」能讓「資源用在對的地方」,讓適合就業的流亡港人為台灣社會貢獻所學,用自己的努力爭取成為台灣人的機會,而不是一律被迫重回校園。

不過政府並未鬆口啟用「HF177」。大陸委員會發言人邱垂正近日接受中央社專訪時指,政府正修正相關法規放寬從事專業工作的就業港人,在居留5年達一定條件下,也可申請定居。流亡港人也將受惠,政府會以專案方式,給予相關個案更有利的申請條件。

Antonio對此表示理解,他認為政府或許基於兩岸關係或台灣民意等考量,不能直接啟用「HF177」,但若政府能透過其他方式處理流亡者面臨的定居困難,那抗爭者也可以接受。

3名流亡港人都指,他們對政府的各種援助已經心懷感謝。Lemon和Antonio說,他們只希望政府能協助解決目前面臨的困境,「讓我們有機會為自己的生存努力」。

阿K也說,流亡港人並不想兩手一攤拿資源,「我們也想靠自己的努力在台灣安身立命,希望自己能有個可規劃的人生,在台灣生存下去」。


華客新聞 | 真實新聞與歷史:讀書打黑工就業拿不到身分證 流亡港人處境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