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俄軍在烏每天消耗61億,一年軍費兩個半月打完

最近幾周,盡管物資緊缺,但隨著戰爭中心東移,烏克蘭中部和西部開始恢複生機。

烏克蘭西部城市利沃夫看起來一切如常,歌劇院門口的噴泉水光瀲灩,咖啡館人頭攢動。和煦的陽光下,行人懶洋洋地走在路上,手裏拎著剛從露天市場買到的蔬菜水果,身旁不時穿過玩滑板的少年。

隻有利沃夫人知道,對於他們來說,恢複“正常”生活,此時還是個遙不可及的目標。

35歲的伊琳娜·尤蘇楚克在郊區排了兩個小時的隊,才給她的汽車加上油。她感歎:“我花了好大力氣才找到這個加油站,真是令人咋舌!”

由於石油和天然氣短缺,許多加油站宣布燃料賣光,暫停營業。因此無論是城市還是鄉村的加油站前,都排起了長長的車隊,人們隻能限額購買。

為此,56歲的卡車司機格雷戈裏遊走在不同的加油站間,他一次隻能購買100升的汽油,這甚至不夠他開車回家。當他終於加到油時,便馬不停蹄地趕往下一個加油站,留下身後約40輛、排成兩行的車隊繼續等待。

另一邊,在西方經濟製裁的影響下,俄羅斯正在經曆通貨膨脹和經濟蕭條。根據俄聯邦統計局的數據顯示,4月俄羅斯通貨膨脹率達到17.83%,食品通脹年率為20.39%,其中水果和蔬菜通脹率甚至達到了33%。

自2月24日俄烏衝突爆發以來,至今已經80多天。原本預計短時間內能結束的武裝衝突,時間線卻在不斷拉長,給兩國人民的生活帶來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衝突背後,每一秒都是真金白銀的投入。那麽,俄烏衝突究竟消耗了多少錢?又是誰在為這場衝突買單?

俄羅斯:每天消耗61億元巨額軍費

俄烏衝突爆發後,以美國、英國和歐盟為首的北約國家對俄羅斯實行了嚴苛的經濟製裁,數百家國際公司撤離俄羅斯。麵對生活必需品價格上漲,失業率升高的影響,部分俄羅斯人認為他們已在經濟孤島上。

麥當勞宣布關閉在俄羅斯847家門店後,其產品以超出正常10倍的價格在網絡上被轉售,代購販賣廣告高達幾千條。社交網絡上,甚至出現了這樣的言論:“快去買麥樂雞和水果派吧,這是你最後品嚐異國美食的機會!”

住在莫斯科市中心的達麗雅告訴英國廣播公司的記者,此前她一直想給家人買台平板電腦,看到蘋果產品價格不斷上漲後,她果斷下單。“二月初,它們的價格約為7萬盧布(約合人民幣7441元),但到月底,就漲到了10萬盧布(約合人民幣10630元),這也是我支付的價格。很快,價格漲到14萬盧布(約合人民幣14882元),此後莫斯科就買不到蘋果公司的產品了。”

毫無疑問,經濟製裁讓俄羅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俄羅斯公民無法在宜家、麥當勞或星巴克消費,也不能隨意兌換外幣。

據西方媒體估計,樂觀來看,截至明年,俄羅斯經濟可能萎縮7%;若以最壞的情況打算,降幅可能高達15%。

與此同時,為了維持軍事行動,俄羅斯正在烏克蘭戰場消耗大量資金。盡管俄軍在烏克蘭的損失屬於軍事機密,但根據俄羅斯此前的軍費開支以及各方數據,人們得以窺見龐大開銷的端倪。

在經曆兩次車臣戰爭後,俄羅斯每年的軍費約為3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58億元)。相比之下,烏克蘭約有4000萬人口,是車臣的40倍,克裏米亞半島的20倍,維持費用將是一個天文數字。

軍事新聞網站SOFREP的主編肖恩·斯普恩茨表示,衝突進入第三個月,俄羅斯每天需要消耗大約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1億元)的軍費。

肖恩·斯普恩茨解釋說,俄羅斯需要支付在烏克蘭作戰的士兵工資,給部隊提供槍支彈藥補給,修複丟失或損壞的軍事裝備;除此之外,俄羅斯還使用了上千枚導彈,每枚造價約為15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018萬元)。

燒錢的並不僅僅是軍事硬件,人員傷亡也需要強有力的經濟支持——截至目前,據烏克蘭估計,約有1.2萬名俄羅斯士兵陣亡。根據俄羅斯預期壽命及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的粗略計算,1萬名陣亡士兵相當於40多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72億元)的直接損失,更何況,還要給他們的家人發放撫恤金。

盡管俄羅斯始終未公布相關軍事損失的數字,但無論是從經濟,還是生命損失的角度,他們都在這場軍事衝突中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根據谘詢公司Civitta的計算,在戰爭中,俄羅斯的直接損失約為7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75億元)。

5月9日,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發布報告,2021年俄羅斯的軍費支出為65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474億元),同比增加2.9%,略高於其國內生產總值的4%。以平均每天花費9億美元軍費的標準計算,俄羅斯2021年軍費僅夠支撐約73天的開銷。

在如此高昂的賬單麵前,經濟並不發達的俄羅斯如何承擔戰爭帶來的直接及間接損失?

事實上,普京早有準備——目前俄羅斯央行的外匯儲備達到64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兆3千億元)。這相當於俄羅斯17個月的出口收入,同時由於國際油價飆升,該數字仍在不斷增長。

根據美國考恩集團的數據,俄羅斯平均每天出口約500萬桶原油,外加250萬桶成品油,約占全球石油貿易的10%。隨著布倫特原油價格不斷飆升,這相當於每天進賬超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1億元)。

此外,俄羅斯每天出口的天然氣約為70億立方米(約有61億立方米通過烏克蘭過境)。以如今歐洲的高價計算,每天可帶來約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7億元)的收入。

更重要的是,在過去的十年裏,普京一直致力於“去美元化”,利用黃金取代美元貿易,今天的俄羅斯僅有10%的貿易通過美元結算。從1995年起,俄羅斯便開始大量囤積黃金,如今手握價值13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8826億元)的黃金,占全球總儲量的20%。

達麗雅表示,從表麵上看,莫斯科一切風平浪靜,餐廳和咖啡店座無虛席,地鐵照常運行,市內的交通堵塞仍待解決。“那是因為富有創造力的人在不斷離開,你看不到抗議,看不到他們發出的聲音。我想還有很多人準備悄悄離開,這樣的氣氛太過壓抑了。”

對此,住在伏爾加河下遊薩拉托夫省的弗拉基米爾持反對意見。他說,他尚未感受到西方製裁的影響。“匯率變化無法對真正的俄羅斯人產生影響,因為我們不會花錢買昂貴的外國產品。”

烏克蘭:被迫支出563億元軍費

5月12日,烏克蘭財政部長謝爾蓋·馬爾琴科表示,烏克蘭被迫將8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63億元)用在軍費開支上。烏克蘭政府此前從未披露過相關軍費投入,這讓世人得以窺見烏克蘭付出的巨大經濟代價。

馬爾琴科解釋,這些支出原本計劃用於國家發展,涵蓋從購買武器到為國內流離失所者提供緊急援助的方方麵麵。

據路透社分析,以2021年烏克蘭政府年度支出為622.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228億元)的標準計算,83億美元的軍費相當於該國一個半月的總支出。

然而,目前的烏克蘭卻麵臨兩難的抉擇。官員們迫切希望讓烏克蘭回到正軌,但在衝突不斷加劇的情況下,這幾乎是一種奢望。

基輔市長克裏奇科承認,離恢複城市秩序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清理殘留的爆炸物可能需要一年時間,部分基礎設施遭到破壞,公共交通部門人手緊缺

基輔郊區小鎮博羅江卡曾被俄軍占領,代理市長喬治·耶爾科站在搖搖欲墜的中心廣場,極力說服民眾,該城鎮“正在逐步恢複生機”,已經有4000名居民安全返回。

5月初,他告訴前來考察的議員,“487座房屋被完全摧毀”,還有更多建築遭到破壞。他說,專家們正在確認哪些建築是安全的,因為很多無家可歸的居民需要臨時住所。

“我們迫切需要國際社會和政府的支持。”他十分真摯地說。

博羅江卡隻是烏克蘭重建的一小塊拚圖。烏克蘭政府眼前急需支付基礎設施的重建費用,此後恢複經濟也需要大量援助。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曾公開表示,烏克蘭每月需要70多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75億元)以彌補其經濟損失,還需要“數千億美元“從戰爭中恢複。

盡管歐盟信誓旦旦,他們將不遺餘力資助烏克蘭重建經濟,但由於衝突仍在繼續,重建烏克蘭的最終金額無法預計,歐盟大部分援助計劃還處於紙上談兵的階段。

另一方麵,美國正在積極提供軍事援助。據《華盛頓郵報》的報道,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美國共向烏克蘭提供了3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58億元)的軍事援助;近期,拜登還在推動一項近4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716億元)的一攬子援助計劃,其中包括2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358億元)的軍事援助。

《華盛頓郵報》分析,這項援助計劃不單單是為了向烏克蘭提供武器,更是美國對戰爭的長期承諾,因為這筆錢將用於促進美國武器生產,以便將武器源源不斷地運往烏克蘭。

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高級顧問馬克·康西安說:“此前,為了穩定局勢,我們每一兩周提供一次援助。但後來我們意識到,援助可能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即便沒有拜登的400億美元援助計劃,近三個月美國對烏克蘭的援助也遠超此前的數字:2020年,美國向以色列共提供3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24億元)援助,向埃及提供13億(約合人民幣88億元)美元,向約旦提供5.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5億元)。

西方分析人士普遍認為,美國及其他國家的軍事援助對烏克蘭對抗俄羅斯至關重要。

馬克·康西安分析,如果北約國家從一開始就不提供軍事援助,烏克蘭早被壓垮了。“由於作戰軍隊需要持續的裝備、彈藥補給,美國和其他國家應該繼續供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