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那個曾讓世界最恐懼的日本女人,最近出獄了!

資料圖

那個曾經世界最有名也讓世界最恐懼的日本女人,最近出獄了。

她是誰?

別想歪了。不是你熟悉的那些日本女明星或愛情動作片女明星,而是一個貌美如花的日本女魔頭,當年震撼整個日本乃至世界的日本赤軍領袖重信房子。

2022 年 5 月 28 日,重信房子在日本服滿 20 年刑期,終於走出了牢房。

看上去一臉慈祥的她,為過去的行為道歉。她說,”
半世紀前,因為優先考慮我們的戰鬥,例如劫持人質等,我們對素昧平生的無辜民眾造成傷害。”

但很多生離死別的悲劇,又豈是一句道歉就能彌補的?

算起來,重信房子已經 76 歲了。

但在 50 年前,她確實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

重信房子的綽號就是 ” 女皇
“,年輕時就因美貌和暴力傾向而遠近聞名。她出生在東京的一個右翼家庭中,她的父親重信末夫,是日本戰前右翼團體 ” 血盟團 ”
的主要成員,曾參加過暗殺犬養毅首相的 ” 五 · 一五事件 “。

在孩提時代,重信房子就很受 ” 血盟團 ”
領導井上日召的喜愛。值得一提的是,日後被判無期徒刑的奧姆真理教頭目之一的井上嘉浩,就是井上日召的孫子。

上世紀 60
年代,是一個情緒燃燒的年代。全世界範圍內,殖民地紛紛獨立,反美反帝思潮高漲,一些西方國家的年輕人也變得左傾激進。

當時的東京大學、京都大學等高校,很多學生都走上街頭 ” 鬧革命
“,主張推翻日本天皇和政府統治,並同日本警察發生激烈衝突。

但這種 ” 暴力革命 “,並不適合當時日本的國情,一些組織內部還不斷發生內訌。1972 年 2 月 29
日,很多激進組織成員,在一次悲慘的包圍戰中被日本警方殲滅,幸存者大多加入了日本赤軍。

怎麽辦?

這些日本青年,將目光轉向了遙遠的中東。

1971 年 2 月 28 日、當時擔任赤軍中央委員的重信房子,從日本飛往貝魯特,加入了巴勒斯坦抵抗運動。這些日本赤軍,也被稱為
” 阿拉伯赤軍 “。

據說,重信房子還寫過一篇文章,邀請日本左翼青年,一起去中東戰鬥。文章的題目就是《給戰鬥的你——自阿拉伯的邀請信》。

文章說:

世界的鬥爭,已經徐徐化為一體。隻要你拿著一張單程票走出來,那麽我們就會在歐洲、美洲、或者亞洲相遇。來吧,隻手提著行裝,走向未知的城鎮,和我們一起開始戰鬥吧!在你一邊勞動一麵學習革命、等待機會的期間,夥伴們會送去戰鬥的邀請。大概在一年裏,奔向哪兒都很簡單,無錢旅行,會檢驗你的革命
……

很快,日本赤軍就開始行動了。

1972 年 5 月 30
日,三名日本赤軍成員,奧平剛士、岡本公三、安田安之,突然出現在以色列特拉維夫機場,他們從托運行李中取出衝鋒槍和手榴彈,向旅客發動猛烈襲擊,機場頓時血光淋漓。

這次襲擊,造成約 100 人傷亡,其中 24 人死亡。

領導發起攻擊的奧平剛士,就是重信房子的丈夫。在以色列軍警的圍攻下,奧平和安田最後自殺身亡,據說,為了不讓以色列人拿到自己的指紋,他們都用手捏住手榴彈而把手指炸得粉碎。

另一位襲擊者岡本自殺未遂,被以色列軍警抓住時,他高呼 ” 我們是日本赤軍
“。由此,日本赤軍聲名大噪,震撼了整個世界。日本赤軍也和意大利的紅色旅、北愛爾蘭的愛爾蘭共和軍,並列為當時三大國際左派激進組織。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的國際鬥爭形勢,以色列和西方眼中的國際恐怖分子,卻是阿拉伯世界的英雄。

以後,每次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談判,巴勒斯坦人要求以方釋放的名單中,始終有岡本公三的名字。包括臭名昭著的慕尼黑恐怖襲擊,巴抵抗組織也把釋放這名日本人列在談判條件中。

直到 10 多年後的 1985 年,在巴以交換俘虜中,岡本公三才被以色列釋放,回到重信房子領導的貝魯特大本營。

重信房子後來再婚,對象是一位巴勒斯坦活動家,其中的一個女兒,被她命名為重信五月,據說是紀念死去的奧平和特拉維夫機場襲擊。

在中東成功立足的日本赤軍,在重信房子領導下,與一些國際激進組織合作,相當活躍,發動了一係列襲擊:

迪拜日航劫機事件:1973 年 7 月 20 日。

新加坡事件:1974 年 1 月 31 日。

科威特日本大使館占領事件:1974 年 2 月 6 日。

海牙事件:1974 年 9 月 13 日。

吉隆坡事件:1975 年 8 月 4 日。

達卡日航劫機事件:1977 年 9 月 28 日。

雅加達事件:1986 年 5 月 14 日

三井物產支店長綁架案:1986 年 11 月 15 日。

那不勒斯事件:1988 年 4 月。

日本赤軍,也被美國列為日本的第一個國際恐怖組織。

日本赤軍名聲大噪,日本政府頭痛不已,但由於得到阿拉伯國家的庇護,日本政府也無可奈何,有時還不得不與之接觸。

1991
年海灣戰爭,薩達姆扣留了大批西方人質,將他們拘禁在多國聯軍可能轟炸的戰略據點。當時的西德前勃蘭特,憑借在阿拉伯國家的聲望,訪問伊拉克並帶走了不少德國人質。

日本政府苦思對策,但卻沒有和薩達姆直接聯係方式,最後據說輾轉找到重信房子,後者從中斡旋,最後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到訪伊拉克,帶走了這些日本人質。

海灣戰爭後,國際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加之蘇東劇變,冷戰結束,巴以開始和談,在美國的巨大壓力下,阿拉伯國家不敢再庇護日本赤軍,不少赤軍骨幹被捕被驅逐,組織基本渙散。

重信房子開始潛逃回日本。她的煙癮很重,而且很喜歡吐煙圈。盡管她的外表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憑借這個習慣,2000
年,日本警察最終在大阪街頭逮捕了她。

另有一種說法是,當時重信房子從海外飛北京,在北京被 CIA 人員認出,通知了日本方麵,最終她在流亡 30
多年後,在日本大阪被捕。

2001 年 4 月 14 日,在獄中的重信房子,宣布解散赤軍組織。在一封致支持者的信中,重信房子寫道:”
在過去的特殊時代和情況下,赤軍所做的代表人們的需求,但是現在,我將解散日本赤軍組織,在法律之內繼續奮鬥。”

但死罪能免,活罪難逃。日本東京地方法院最後判決,重信房子 ” 觸犯了殺人未遂和非法監禁罪 ” 等,判處有期徒刑 20
年。

算起來,她出獄的時間,正是特拉維夫機場恐襲事件 50 周年。

整整 50 年前,重信房子還隻有 26 歲,正值青春年少,但卻已是日本赤軍的 ” 女皇
“。他們想著以暴力的手段,推翻西方的殘暴統治,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但也造成了慘烈的傷亡,太多的悲劇。

一晃,50 年就這樣過去了。當年的 ” 黑發魔女 “,也變成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婦人。

那個特殊的年代,那個曾改變世界很多國家很多人命運的年代,就這樣成為了曆史。

日本赤軍,依然是一個傳說,尤其在阿拉伯世界。隻是他們曾並肩戰鬥的巴勒斯坦人,還在為他們的民族解放事業而苦苦奮鬥。

不由想起了《三國演義》的那首開篇詞: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好一個 ”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但其中,卻是多少的血雨腥風、不堪回首。

還熟悉重信房子和日本赤軍的人,應該也都逐漸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