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場戛納影後之爭,意外看穿湯唯

戛納時間28日晚,第75屆戛納國際電影節獲獎名單終於揭曉。

韓國導演樸讚鬱,憑借湯唯主演的《分手的決心》一舉斬獲最佳導演獎。

這是樸讚鬱三次入圍戛納主競賽,首次拿下導演生涯的金棕櫚大獎。

而湯唯這次,雖然無緣戛納影後,關注度也早已拉滿。

《分手的決心》先是在首映結束後,全場起立鼓掌長達8分鍾之久。

還一舉拿下本屆戛納《銀幕》場刊評分最高分,也是本屆唯一一部均分超過3分的作品。

這陣勢和口碑,拿不拿影後,湯唯都已經贏麻了。

神隱3年,湯唯終於歸來。

但麵對鋪天蓋地的關注,湯唯卻曬出在戛納電影節吃宮保雞丁的照片。

嗯,這很湯唯,還是那股子隨性味。

一直覺得,湯唯是娛樂圈中一個很奇特的存在。

在光怪陸離的娛樂圈,個個為了爭流量、博眼球,削尖了腦袋營業。

很少有人像湯唯這樣,沒有微博、不上綜藝,沒有作品就消失。

有人欣賞她,身處名利場卻不見一絲浮躁,取而代之的是安靜和低調。

有人評價湯唯,“可能是中國大陸女演員裏唯一看上去像念過書的人。”

而她姐之所以喜歡湯唯,原因很簡單。

麵對人生大起大落時,湯唯身上始終有一股“拙”勁兒。

笨拙

說實話,湯唯並不是第一眼美女。

李安說,像湯唯這個樣子,在大陸以前根本沒人喜歡。

之所以選擇湯唯,是看重了她的“笨”和書卷氣。

書卷氣,不難理解。

湯唯出身於文藝世家,爸爸是知名畫家,媽媽是越劇演員。

在這樣的家庭熏陶中,她自然與生俱來有一種典雅知性的氣質。

李安原話:

「很像以前的國文曆史老師,現在年輕人都沒有了。」

「笨蛋美人」人設,娛樂圈不少人營銷。

但,從沒人像湯唯一樣,可以“笨”得如此恰到好處。

為《色·戒》公開選女主角時,李安開出魔鬼條件:

要聰慧過人,氣質典雅古典,有魔鬼身材,更要有演技,必須色藝俱佳。

將這些條件都滿足後,還要看起來「有點笨,但不至於太蠢」。

放眼偌大的華語女演員圈,卻無人契合。

章子怡,太「精」。

李安說,“精明過頭,不夠蠢”,看著就不像是會發生這種故事的人。

劉亦菲,太「純」。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並且她不願意為裸戲獻身。

舒淇,太「欲」。

性感夠了,但知性不足。

隻有湯唯。

長著一張跟張愛玲筆下的王佳芝一樣的「六邊形臉」。

略寬的眼距,讓她典雅知性的外表多了一絲“拙”氣。

正如她的性格一樣。

湯唯從小就是慢半拍的人,反應遲鈍,對周遭的事物不太敏感。

媽媽送她去中戲上大學的那一天,對她說:“湯唯啊,媽就怕你傻。”

不得不說,李安的眼光是獨到的。

「笨」和「書卷氣」,兩種看起來截然不同甚至有些矛盾的氣質在湯唯身上巧妙地共存。

但,李安也知道,如此「天然」的湯唯,需要調教。

於是,湯唯被李安帶到上海訓練,唱蘇州評彈、學習打麻將,穿旗袍高跟鞋、看影戲、讀各種史料。

魔鬼訓練3個月之後,李安終於滿意。

《色·戒》拍了118天,114天都在拍湯唯。李安說,“我從沒花過那麽多時間去栽培一個演員”。

事實證明,李安選對了。

在《色·戒》中,人們可以看到湯唯的稚嫩和笨拙。

但王佳芝需要的,恰好也正是湯唯的「笨拙」。

一個努力想讓自己從女學生變成麥太太,來誘惑易先生的王佳芝,漏洞百出下的青澀、驚慌與遊離。

湯唯演出了她的蹩腳和笨拙,讓“王佳芝活過來了”。

《色·戒》成功了,湯唯卻被封殺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從天而降,放在別人身上可能是一道難過的坎。

但湯唯不僅沒被打倒,還作了一個常人難以想象的決定:

去英國讀書。

她離開了公眾視線3年。

3年裏,湯唯一邊在話劇舞台演出,一邊在英國學習表演。

後來楊瀾評價她:「你好像很脆弱,但關鍵時候有非常大的勇氣作出與眾不同的選擇。」

湯唯:「好奇心強,反應遲鈍。」

她說這話,我是信的。

很多人不知道,湯唯報考了中央戲劇學院,曾三次落榜後終上岸。

有記者問她:“前麵考了兩次沒考過,對人是有點打擊的。”

湯唯脫口而出:“沒有,一點打擊都沒有!”

在她看來,“遲鈍”,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

“好奇心”則使自己在困境中、在顛沛的命運中,有一顆堅韌和淡然的心。

所以,這樣的湯唯,才會在跌落穀底時,那樣的安之若素。

再次真正回到大眾視線,是《晚秋》。

湯唯憑借這部影片斬獲韓國影壇十項最佳女主角獎項,也成為了韓國三大獎曆史上第一位獲得女主演的外國女演員。

被封殺了3年的湯唯,又帶著口碑之作回到了大眾視線。

她的“笨拙”,給了她機遇,也幫她化解危機。

導演張挺評價湯唯說 :

「她始終有一種非常柔的女性力量,可以把一些很焦躁、很乖戾的東西慢慢包容和化解。」

勤拙

關於湯唯的演技,一直爭議不斷。

很多導演都誇過湯唯,杜琪峰誇她專注,許鞍華說她態度專業。

卻似乎,鮮少有人從心底裏佩服她演技好。

甚至不少人認為離開李安的湯唯,由《色·戒》構築起的表演豐碑正一步步塌陷。

塌得最徹底的,莫過於《大明風華》。

一經播出,關於湯唯“走下神壇”的言論,更是甚囂塵上。

但颶風中心的湯唯,卻始終不曾因起落而動搖對自己的看法。

湯唯早就意識到,自己不是天賦型演員,而是“體驗派”。

她也曾如此自評:

“我真的覺得自己沒什麽演技,我感受到,我就能演到,我感受不到,我真的演不到。”

仔細看她塑造的經典角色就知道——

從《色戒》典雅知性、略顯青澀的王佳芝;

到《晚秋》疏離流浪、文藝頹美的安娜;

再到《地球最後的夜晚》一襲綠裙、風情萬種的萬綺雯……

無一不在湯唯熟悉的生活體驗裏。

一旦角色進入她的“感受盲區”,她的演技就會捉襟見肘。

從《北京遇上西雅圖》裏,湯唯演豪爽大膽、牙尖嘴利的“拜金女”文佳佳。

結果到湯唯這裏水土不服,被演得張牙舞爪。

連湯唯自己也說:“文佳佳”,我演失敗了。

湯唯最大的問題不是演技,而是無法從內心接納角色。

要演活一個角色,她唯有走進角色的靈魂,沉浸式活一遍。

就如她說的:

“沒有捷徑,也沒有技巧,我隻有走到人物的喜怒哀樂裏,每天都希望自己能夠進入這個角色的靈魂,讓她的靈魂在我身上體現。”

所以,《分手的決心》裏,她的韓語台詞全是湯唯原聲出演。

為了練好台詞,她結婚都沒有學會的韓語,為了演戲學會了。

從語法開始,到語調,到情緒。

從自己的台詞,到對手演員的戲份,她研究了個徹底。

為了飾演《晚秋》中的假釋女囚犯,她專門到監獄中待了幾個小時,去感受失去自由的滋味。

“如果讓我在那待上一個月,可能會瘋了,待上一年就什麽都空了,待上七年,滿身流血。在演戲的時候,我也把這種東西一點一點地帶進了電影裏麵。”

拍《黃金時代》之前,湯唯便通讀了蕭紅所有的作品,還用繁體字手抄了一份。

5個月的拍攝時間裏,她讓自己盡可能的沉浸在蕭紅的狀態中,長時間的感受著饑餓、嚴寒,讓自己的身體和精神呈現出“饑餓感”,自此之後她就畏寒了。

拍《北京遇上西雅圖》時,為了體驗孕婦的生活,她幾乎每天24小時都在肚子上套著鉛球的書包,隻有在洗澡的時候才取下來。

拍《地球最後的夜晚》,為了傷口更逼真,她直接用石頭在肩膀上劃了一個口子。

在《武俠》裏,湯唯演一位山野村姑。為此她留長了指甲,在片場偷偷地抓起泥土,往指甲縫裏塞土。“你見過哪個幹活的村姑,手指甲是幹幹淨淨的?”

雷佳音形容湯唯演戲像在練“七傷拳”,容易令情緒和狀態受傷。

她總是用極致到甚至有些誇張的“勤”,去彌補天賦的短板。

有人說她方法“笨”,甚至多少有些不得章法。

湯唯自己倒是很看得開:

“平凡一點兒,踏實一點兒,演員這份工作可以做得久一點兒。”

因而,無論角色大小,她始終用一股“拙”勁兒去演。

這種“勤拙”,或許無法為她次次都能帶來神作。

但一如導演薛曉路評價得那般:

“她不夠精明,但真誠、淳樸、天真、善良。”

這種真誠、善良,透過銀幕傳遞給了你我。

因而這樣的湯唯,即便“跌下神壇”,我也不忍苛責。

樸素

不過,關於外界關於“跌下神壇”“重回巔峰”的輿論甚囂塵上,湯唯卻始終像一個局外人。

她不回應、不參與、也不在意。

相反,她選擇跟老公孩子搬到鄉下。

每天隻幹一件事:好好生活。

在歸隱田園的日子裏,湯唯鮮少有曝光。

出門很少化妝,穿自己最舒服的衣服,出行的交通工具是地鐵。

在社交平台上,她曬得最多的就是自己的“農夫生活”。

比如親自除草施肥,展示自己種的西紅柿一簇簇打成結,笑稱自己種的黃瓜長成“超模”……

在罕見的采訪中,分享因為黃瓜太新鮮了,她和先生在回家的路上還忍不住啃了八根。

甚至自稱“農村人”,教大家什麽季節吃什麽野菜,如何做到有機和循環,什麽作物該怎麽種植怎麽儲藏……

湯唯還時不時分享女兒的成長。

平時會給女兒紮紮小辮子,和她一起玩耍。

孩子一放學,她就帶孩子滿山跑,跟著女兒摘鬆果,捉螞蟻,堆石子,和女兒一起把植物都認了個遍。

母女倆還一起捉毛毛蟲喂雞,有蛇來偷雞蛋,記錄下驚險瞬間。

她說:

“我越來越發現我真正在意的是什麽,可能是鄉村裏的生活,可能是我和女兒和先生放鬆的生活,這些安靜而穩固的關係,都讓我感到舒適。”

當然,生活之餘,她也會花時間看書,研讀劇本,沉澱自己。

她把這種狀態稱之為“冬眠”,“有角色的時候,才會醒一下”。

有一個懂她的先生,有一個可愛的女兒,有自己喜歡的工作和生活節奏,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按自己的心意來。

湯唯,似乎過上了所有人“向往的生活”。

也因為一直在享受慢生活,所以這幾年湯唯的作品很少。

但她有一種自信——

“不爭,也有屬於我的世界”。

果不其然,這次的新片《分手的決心》的海外版權銷售已在192個國家和地區超過了《寄生蟲》,創下了韓國電影中最高海外版權銷售的記錄。

《紐約時報》稱《分手的決心》是樸讚鬱的“巔峰狀態”,而湯唯則“獻出了生涯最佳表演。我被驚豔到了”。

這也是為什麽湯唯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但大家對她的熱情和喜愛,絲毫沒有減弱的原因。

經曆了很多人生的大起大落,但,她那股“拙”勁兒始終沒變。

反而讓她的人生多了一種無常中的輕盈。

而這種輕盈,本質其實是——

她平實樸素的生命力、隨遇而安的淡定和怡然自得的知足。

如陳可辛評價的那樣:

“湯唯的一個優點在於,雖然盛名在外,但仍然保持了很多樸素的特質。

我這十幾年來碰到的演員裏,很少有人能保持這樣的單純,她能融入環境,沒有任何偶像包袱。”

她不爭不吵,始終都在按照自己的節奏,走得踏實有序、堅定灑脫。

隻專注於自己的角色,過自己的想要的生活,“內心的安寧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