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京防疫瞄準“七小場所” 直接衝擊民生惹民怨

身穿防護服的工作人員2022年5月23日在北京一家關閉的商場外噴灑消毒液 美聯社

近日,隨著中國當局在北京采取嚴厲的新冠防疫措施,被當局稱為“七小場所”的小餐館、小網吧、小旅館、小浴室、小歌舞廳、小理發店、小便民店的經營受到了巨大影響。有北京市民在接受本台采訪時,向記者講述了當地民生的種種不便,以及市民中的政治議論情況。

現居北京東部的王先生5月30日告訴記者,在他的朋友當中,許多人的生計已經受到了當局防疫政策的直接衝擊。他舉例說:“我一個朋友開的一個賣食品的小店都關了,街道要求你關就必須關,你沒有質疑的權利。”

他表示,這類小店都是小本生意。為了生存,一些小店已經出現降價出售食物的情況:“有很多飯館在門口擺幾個桌子,賣點熟食什麽的,靠這個維持生計。原先158一套的烤鴨,打包帶走就要98。”

北京市疾控中心上個月發布了新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期間“七小場所”經營防控指引》,對這類場所提出了控製客流量、建立人員健康監測製度等要求。然而,有不少這一類場所遭到了當局的關閉。盡管北京市朝陽區副區長楊蓓蓓在5月30日表示,除封(管)控區外,當地因疫情原因暫停營業的“七小門店”已經“有序恢複營業”,但市民在生活中仍然麵臨著巨大的不便。

北京市朝陽區居民秦先生5月30日告訴記者,他認為封閉“七小場所”是很不合理的:“這種關閉小賣部、小店鋪,就是故意折騰老百姓的。你要是說防疫,那大超市就不傳染嗎?小區裏麵聚集做核酸就不傳染嗎?關閉小店鋪,說這個是防疫的需要,這完全沒有道理,純粹就是為了折騰老百姓。”

除了“七小場所”之外,北京的旅遊業從業者也在當局的防疫措施下麵臨著生計上的困難。王先生向記者講述了他所了解到的相關情況:“那些在旅行社幹的人,現在每個月隻發一千元生活費。”

他表示,在目前的防疫措施下,許多民眾生活艱難,民間也存在著對當局嚴厲防疫措施動機的議論,認為這與習近平尋求在今年下半年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上連任有關:“我跟朋友聊,好像現在就是為了黨內選舉。現在民怨四起,很多黨內習近平的反對派就希望這樣。現在很多人生活很艱難,進社區都得辦出入證,很多中小企業和飯館都倒閉了,很多人被封控限製自由。”

秦先生也表示,目前他的朋友圈子中,也存在著對於政府政策的民間非議:“小店鋪的店主已經很艱難了,然後你強行把它關掉,唯一的解釋就是故意折騰老百姓。有可能政府早就看這些店不順眼,低端的小生意就把它關掉,關掉以後搞計劃經濟2.0這些禍害老百姓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