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被罰億元主播徐國豪曾建渣男小分隊 炒幣者為之砸百萬

薇婭之後,又一網絡主播偷逃稅,被追繳罰款高達1.08億元。

6月16日,江西省撫州市稅務局發布消息稱,網絡主播徐國豪在2019年至2020年期間,取得直播打賞收入,未依法辦理納稅申報,少繳個人所得稅1755.57萬元,通過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等方式虛假申報偷逃個人所得稅1914.19萬元,少繳其他稅費218.96萬元。按照相關法律法規規定,對徐國豪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1.08億元。

不同於薇婭、李佳琦這種耳熟能詳的大主播,徐國豪的名字聽著有些陌生。

以至於消息一經曝出,就有網友表示,“不知名的主播都能賺這麽多……震驚。”

相比於近期靠帶貨走紅的頂級主播,徐國豪的成名,是在直播帶貨這門生意走紅之前,可以算是“直播界的上一代網紅”。

在直播帶貨興起之前,大多數直播間都是以主播表演才藝、聊天的方式,吸引用戶刷禮物拿提成,徐國豪就是這樣一位元老級才藝主播。

也就是說,和薇婭、李佳琦以及近期走紅的董宇輝依靠帶貨抽成賺錢不同,徐國豪的收益是完全靠觀眾打賞獲得的。

針對網絡主播的查稅風波,一直都沒有停止。

繼薇婭、雪梨等頂級主播因帶貨涉及偷稅漏稅被查之後,打賞也成了查稅的一個重點。

徐國豪是誰?

常駐陌陌直播間的玩家,對徐國豪有一個親切的稱呼——“澤哥”。

多家媒體援引公開資料顯示,徐國豪的陌陌號為“徐澤”,曾是陌陌上全國總榜排名第一的男主播,擁有百萬粉絲。

在陌陌上,大多數美女主播的成績會優於男主播,這是因為看直播的玩家大部分以男性群體為主,相對來說女主播會更受青睞一些。

他們有些是顏值類聊天主播,可以通過話術或打PK的方式獲得禮物。也有一些是才藝博主,通過唱歌、跳舞等方式吸引粉絲從而獲取禮物。

對男主播而言,直播間的效果要求則更高。

需要不斷堆積有意思的話題,活躍現場氣氛,也需要一定的才藝支撐。

男主播徐國豪之所以能在陌陌上成為NO.1,一靠聲音,二靠做派。

憑借嗓音吸引眾多粉絲的同時,徐國豪的性格也是十分張揚。

他在PK時經常高調地說,家裏什麽都不多,就大哥(即打賞榜頭名的“榜一”粉絲)多,那是源源不斷,不是我不想低調,實在是實力不允許。

看直播本就是圖個高興,所以總會有“大哥”級別的粉絲不斷湧入,幫徐國豪打贏PK。

此前幾年,徐國豪每場直播幾乎都有上萬人觀看,直播等級也已經達到80級滿級,一場PK有時能獲得兩三百萬星光,按100星光折合1人民幣計算,一場直播下來進賬就有數萬元,讓他賺得盆滿缽滿。

依靠直播積累了不少人氣之後,徐國豪也開始發展自己直播以外的事業。2018年9月至2019年10月,徐國豪先後發行了三部專輯《老男人》、《對不起沒關係》和《不甘放棄》。

2020年3月,徐國豪在直播間透露,自己不想播了,想離開陌陌,到2020年年底,他便停止了直播。

徐國豪直播間截圖

直播期間,徐國豪多次曾因低俗言論,爆料主播與“大哥”間不正當關係等原因被平台封號。

徐國豪曾經在陌陌上成立過一個“渣男小分隊”,並在直播間裏高呼,“我們一起做渣男”。小分隊的隊長,是徐國豪的“大哥”摩爾。

有“大哥”表示,“因為之前平台封得太過分了,我們不讓他播,現在是徐董(徐國豪)播不播都可以。”

隨著陌陌逐漸沒落,不少粉絲還呼籲徐國豪轉戰抖音。

不過,徐國豪並沒有複出的跡象,反倒是轉而做起了線下生意。

據天眼查App顯示,徐國豪共關聯1家公司,為江西澤木影視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於2020年12月,徐國豪任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總經理,公司注冊資本2億人民幣。隻是該公司去年年報顯示,其參保人數為0。

2021年4月,該公司為其青春偶像電影《燦爛的舞台》招募演員時,因其與李小璐的合照曝光,還曾被李小璐全國後援會猜測,這是否李小璐複出的信號。

但實際上,這隻是個朋友間的聚會,不過這也變相體現出徐國豪在圈內有一定人脈。

誰在打賞徐國豪?

徐國豪之所以能牢牢坐穩“陌陌一哥”的寶座,離不開他背後的大哥“摩爾”。

剛來陌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摩爾就已經消費超過300萬,因為出手闊綽,很快在陌陌上打響了知名度。

摩爾與徐國豪的關係,不是兄弟卻勝似兄弟。

對主播來說,他們不僅要能從“大哥”兜裏掏錢,更重要的是私下維護好關係,“我們是家人,看重的不是刷不刷禮物。”不少主播總是把這類話掛在嘴邊。

他們往往像處朋友一樣平時聊聊天,一起打打遊戲,用情感去綁住土豪,這樣在主播需要支持的時候,他們會毫不吝嗇地去支持自己的“家人”。

當然,這些禮物打賞也隻有一部分能夠進入主播的口袋。

主播和直播平台一般有三種合作方式:第一種,是主播是和平台直接簽約;第二種,是平台和經紀公司合作,由經紀公司來協調主播來進行直播;第三種,則是普通人直接使用直播軟件進行直播。

直播平台的頭部主播一般都是和平台直接簽約,分成從30%到60%不等,此時主播獲得的收入則為工資薪金所得,應該按照3%到45%的稅率來繳稅,由平台代扣代繳。

而一些知名網紅主播收入很高,代扣稅也很高,就會選擇自己進行稅收籌劃: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注冊個人獨資企業,從而降低稅率。

支持徐國豪的摩爾曾在網上透露,自己是江西撫州人,做互聯網行業的。

因為曾在陌陌開過直播。有網友認出,摩爾的真實身份,疑為創世紀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林慶星。

目前,尚無法從官方渠道確認林慶星即摩爾,隻是有網友在網絡上將二者關聯起來,並視為同一人。

林慶星曾上過《對世界說》節目,表示自己的科技公司為所有的創新提供基礎設施,並加速他們所有的研發過程,快速出研究成果,快速變產品,快速地投產。

林慶星參加《對世界說》

隻是,現實中的林慶星早已負債累累。

其經營的撫州市創世紀科技有限公司曾號稱要打造亞洲最大的單體數據中心,但實際上卻是披著“數字經濟”的外衣,從事虛擬貨幣“挖礦”活動,被有關部門要求關停,而作為公司實控人的林慶星也因涉嫌犯罪被警方控製。

曾有公司員工告訴媒體,林慶星極致奢華,一千多萬的庫裏南也有,公司大門兩側,長期都擺滿了豪車。

日前,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林慶星的另一公司莆田創世紀科技有限公司被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為6515.24萬元,執行法院為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陌陌F4今安在?

陌陌的老粉絲們都知道,同一時期,狼王、葉哥、三八哥等人也都是陌陌的超一線主播。其中,狼王與戰神林、大壯、徐澤(徐國豪)幾人被稱為“陌陌F4”。

2016年—2020年,陌陌直播如日中天,成為陌陌的主要營收,僅2016年直播為陌陌帶來了26億元的收入,一季度到四季度營收占比從30.65%上升至79.15%。

那段時間也是徐國豪的巔峰時刻。2019年一份陌陌主播收入榜單顯示,徐澤曾以單周224萬元收入拿下全平台主播收入第一。

除此之外,徐國豪曾摘得陌陌晉級日榜、地區霸主榜、華東二區榜榜首,加上巔峰榜、小時榜、四川日榜、主播周榜四項第一,成為陌陌曆史上第一位領跑7大榜單的主播。

陌陌的其他主播也不甘落後。2020年1月,據今日網紅統計,主播收入月榜中前三分別為陌陌的葉哥、徐澤和狼王。而在全平台主播收入TOP30中,陌陌主播占到了12位。

隻是,陌陌直播業務對頭部主播及用戶過度依賴,導致後期情況愈發被動。

2020年,抖音、快手都加大對直播業務的投入,除了娛樂類直播板塊,還增加了帶貨類,電商雛形已成,無形之中帶走了其他平台主播和用戶的注意力。

獅大大、百變的舒舒、百變的小飛、雪十狼等陌陌實力主播看中抖音的流量,都選擇去更大的平台發展,一並帶走了自家粉絲。

陌陌由此開始走下坡路,2021年陌陌財報顯示,其直播業務雖然為陌陌提供了83.7億元的營收,占比57%,但同比下滑13%,而其月活躍度也已經連續三年停滯不前。

除了徐國豪逃稅被追繳上億罰款,F4剩下三人仍然各有各的活法。

其中戰神林是玩家,後來入股了紅秀坊工會,成為了工會股東,結婚後選擇退網。

狼王則一直在陌陌直播,成為熬鷹之王,隻是效果越來越差,隻要星光低,狼王心態就會變差,邊歎氣邊抽煙,一副粉絲欠錢的樣子。

混的最好的是大壯。2017年,大壯演唱的《我們不一樣》橫空出世,成為了現象級的作品,爆火全網,隨即他便從直播間走向大舞台,隔年帶著本名“王軒”參加了熱播綜藝《中國好聲音》,成為李健戰隊的一員。

大壯參加《中國好聲音》

此後,他又陸續參加了《這就是街舞》、《歡樂之城》,還曾在CCTV-4《環球綜藝秀》和CCTV-7的《軍營大拜年》節目中亮相,演唱自己的代表作《我們不一樣》,線下事業風生水起。

隻是曾經總是把“義氣”“好哥們”掛在嘴邊的F4散落各地,還是不禁令人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