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俄烏蹺蹺板,開始慢慢向烏方傾斜了…

最近一個月多來,很多人的心都被頓巴斯之戰揪住了。

烏軍在頓巴斯確實打得很辛苦,原因是多方麵的:俄軍不僅人數超過烏軍6倍,火力更是烏軍的10倍以上,並且該區域空曠的平原也有利於俄軍展開。

但在如此巨大的優勢下,俄軍隻能緩慢地進展,全麵占領頓巴斯的日期被一推再推,最近的一次計劃是6月10日——當然,又已經被推遲了。

今天已經是18日了,俄軍仍然隻能一點點推進。

之所以如此巨大的兵力、火力優勢隻能讓俄軍在戰場上占據有限的優勢,除了武器的精確性、情報的靈敏性、指揮係統的靈活性、戰爭理念的現代化程度外,最主要的因素就是:俄軍缺少作戰動力,士氣低迷;而烏軍作戰意圖很明顯——守護家園,因而士氣高昂。

很多年前讀戰爭史時,我對“士氣”這個東西認知不足,以為它在冷兵器時代才重要,在現代戰爭中是可有可無的東西。直到讀完整個太平洋戰爭,我才深切地感到,在軍事力量沒有巨大懸殊的情況,戰場的勝敗基本就是由士氣決定的。

俄烏戰爭暴發後,我去了解蘇俄在曆次戰爭中的情況時,發現一個現象:從一戰、內戰、二戰直到今天,俄軍作戰時後麵都有“督戰隊”,而且最好的單兵武器都在“督戰隊”手裏,用來對付自己的逃兵。可見俄軍的士氣從來都沒有高漲過。

像此次俄烏戰爭中,“威名”遠播的車臣軍主要就是擔任督戰任務的。

肖洛霍夫的《靜靜的頓河》我讀過不下五遍,本次俄烏戰爭中俄軍的表現都可以從中找到痕跡。如沙俄時代,俄軍作戰時士兵基本沒有軍餉,打勝後從戰敗國那兒搶劫來的東西就是他們的軍餉。

這一次俄軍在烏克蘭搶劫電視機、洗衣機的行為再一次驗證了曆史是不停地重複的。

盡管如此,烏軍在戰場上的劣勢依然一天比一天明顯。

當然,我早說過,戰術上的勝負與局部地區的得失並不會影響最後的戰局。即便俄軍全部占領頓巴斯,仍然改變不了最終的敗局。

理由還是那句說了多遍的話:文明世界不會接受烏克蘭失敗!

俄烏雙方之戰恰如一場蹺蹺板遊戲,烏克蘭坐在西邊,俄羅斯坐在東邊。

一邊是小巧的兔子,另一邊是碩大的狗熊,優劣立判。

美西國家則手握石塊站在兔子旁邊圍觀,一邊給兔子喊“加油”,一邊時刻盯著蹺蹺板的傾斜度。

當兔子快被頂上去時,他們馬上在兔子這邊加一塊石頭;狗熊再使勁壓,他們就再加石塊。

到目前為止,他們所加的石塊隻能保證兔子不被頂到最上端,卻不能讓兔子把蹺蹺板壓低,把狗熊頂上去,更不敢讓兔子把狗熊頂到最高處徹底輸掉。

因為狗熊一旦徹底輸了,它有可能不顧遊戲規則從蹺蹺板上跳下來,撲向兔子和旁觀者,張開血盆大口亂咬。

這種貨色,它是輸不起的。贏了還能裝裝B冒充君子,輸了就會耍賴露出流氓的本色。

但部分美西國家一直這麽玩也有很大的風險。

因為俄軍一旦完全控製頓巴斯,就會聲稱——至少是在國內——特別軍事行動已經勝利了。

不要小瞧這個“勝利”。在俄羅斯,彼得大帝的夢想並不隻有俄普一個人有,大多數的韭菜都有。他們雖然身為韭菜,卻有鐮刀的覺悟;雖然生就萬杞良的苦命,可一個個都以為自己是秦始皇。

“特別軍事行動”的勝利會讓他們自豪感爆棚,進而爭先恐後地拿起武器要踏平烏克蘭,過幾年還會再將他們的裝甲車雄心勃勃地向西輾壓。

所有這些,支持烏克蘭態度最堅決的英美清楚,波羅的海諸國清楚,波蘭清楚,態度曖昧的德法意奧心裏也門兒清。

所以當烏軍在頓巴斯地區快挺不住時——至少烏方上下異口同聲表達出了這層意思——那些態度曖昧的歐洲國家再也坐不住了。

6月15日,美防長奧斯汀在布魯塞爾50多國參加的大會上,宣布美國及其盟友將提供烏克蘭打敗俄羅斯所需要的一切武器。他還介紹說,拜登宣布一次性到位10億美元的武器裝備——要知道,戰爭打了3個半月,美國援助到位的武器總共才9.14億美元。

這些援助清單是:18門高威力移動式遠程榴彈炮、18輛拖曳車,3.6萬發炮彈,以及其他裝備。這些直接從美軍中調配。另外還將采購海岸防禦係統、無線電、夜視儀和其他設備。

根據慣例,當美國公布援助清單時,通常清單中的物資已經到達烏克蘭了,至少已經在運往烏克蘭的路上。

而一向表現得首鼠兩端的德法意三國的瓢把子也連夜於16日趕往基輔,以表示對烏克蘭的支持,雖然某些人意淫說他們是來勸澤連斯基割地求和的。

基本的常識是:雖然這幾個瓢把子的表現一直不盡如人意,但他們還不致於不要臉到組團勸降。

即便是馬克龍曾經說過“不要羞辱普京”的話,但西方輿論界因為對他不滿而有意無意地忽略了他的後半句:“避免關閉外交通道。”包括法國自己的媒體也一直在炒作“羞辱說”,甚至馬克龍到了基輔和澤連斯基會麵的時候,法國《世界報》還發文章稱“馬克龍已經成了烏克蘭人最討厭的歐洲國家領導人”。

沒辦法,這就是歐洲的政治和輿論:永遠不尊重領導,永遠不會統一思想。

事實上,馬克龍的前半句表達雖然不恰當,但後半句完全正確。不關閉外交通道的目的是,不讓狗熊從蹺蹺板上跳下來咬人。

對幾位瓢把子的光臨,烏克蘭人表示希望他們“不要空著手來”。事實上,他們也確實沒有空著手:都拎著皺皺巴巴的舊皮包。

皮包裏雖然裝不下許多東西,但他們說的話卻很有價值。

除了提供烏克蘭需要的包括武器在內的各種援助,邀請澤連斯基參加七國峰會,還將幫助烏克蘭、摩爾多瓦、甚至格魯吉亞成為歐盟正式假選申請國。

這三位瓢把子的到來,僅就其到來本身就是給了烏克蘭實實在在的幫助。

這一點,可能很多人都難以理解。

對烏克蘭來說,要想取得戰爭的勝利,離不開美西國家的支援;而美西國家提供支援,並不是瓢把子們拍下腦門就能決定的,必須要有本國人民——也就議會的授權;而要讓議會授權,就必須本國選民高度關注烏克蘭的命運。

中國有一個常用詞語叫“審美疲勞”,再美好的事物,在眼前晃悠的時間長了,也會讓人失去美感,更不要說戰爭這樣悲慘的事。

俄烏戰爭打了3個多月,很多人早已失去了最初的熱情,一旦人們不再關注,就再也不會產生緊迫感。

對烏克蘭人來說,必須讓全世界的眼睛一直盯著這場戰爭。唯其如此,烏克蘭才能盡可能快地獲得她所需要的幫助。

事實上,這也是澤連斯基一直在堅持的唯一一件事。如同空中飄浮的一隻氣球,一旦它往下掉,就要去輕輕地托一下,讓它始終懸浮在空中。

就在西方民眾已經產生疲勞感時,這幾位瓢把子的基輔之行,就如同把那隻氣球再一次推向高空,立刻把人們的眼光又吸引到了烏克蘭人正在堅持的戰事上來,雖然到目前為止他們的“援助”速度比蝸牛快不了多少。

所以即使他們的皮包裏空空如也,也幫了烏克蘭人的大忙。

更何況,那些皮包並不是空的。

德法意三國是歐洲大陸最重要的國家,也是歐盟重量級國家,毋庸置疑,他們的態度可以引領歐洲其他國家的態度,基本可以代表歐盟的態度。

下一周,歐盟將召開大會,這是法國本次輪值主席國的最後一次大會,如果大會上不解決一些實質性問題,將來烏克蘭取勝之時,法國真的就乏善可陳了。

所以法國一定會利用6月剩下的半個月做成什麽,以免風頭與功勞全被英美搶走。

我突然想到,早在數月之前,烏克蘭國防部官員就曾表示,烏方有望於8月份發起反攻。

作為非歐洲人,我們對歐洲政客們的許多考量並不是完全了解;而烏克蘭人顯然比我們懂得更多。

如果德法意奧等國在未來的1個半月裏加快武器援助的速度,那麽8月份開始反攻就絕非虛妄之言。

看來,俄烏之間的這塊蹺蹺板確實正悄悄地向烏方傾斜,盡管速度依然很慢。

當把俄羅斯頂到高於蹺蹺板的水平線時,俄普就會主動走進馬克龍堅持要留下的外交通道。

所謂美西要團滅俄普的說法,不過是某些別有用心的集團捏造的謊言,說說可以,真相信就成為傻蛋了。

請記住隻搞陽謀、不搞陰謀的拜登說的一句話:要讓烏克蘭在戰場處於優勢的前提下坐到談判桌前。

對俄羅斯來說,這似乎就是最好的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