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知名媒體人王甘霖庭審 曝出遭遇8天的老虎凳酷刑

川籍知名媒體人王甘霖因一篇監督報道引發牢獄之災,在被江蘇邳州警方關押19個月後,2022年6月16日,備受關注的王甘霖涉嫌非法經營罪一案在邳州不公開開庭審理。在庭審陳述階段,王甘霖淚灑法庭,當庭陳述他前後兩次監視居住期間共坐了8天早已被廢除的酷刑老虎凳。同時,此案另一涉案人張某某當庭曝出,他也遭遇了長達一個月的老虎凳酷刑。

王甘霖一案庭審持續兩天,2022年6月17日開庭第二天,上午開庭伊始,因辯護人提交了排除非法證據、調取監視居住期間的錄像兩份申請,中止了舉證程序,就是否存在變相肉刑、是否存在威脅逼供展開調查。

王甘霖在法庭上陳述,他被坐了長達8天的老虎凳。第一次坐老虎凳,是第一次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從2020年11月19日開始連續坐老虎凳五天。第二次坐老虎凳是第二次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自2021年3月24日開始連續坐老虎凳三天。駐所檢察官曾到監視居住的房間,看到王甘霖坐老虎凳,但沒有提出糾正意見。

王甘霖說,他還有挨餓和家人被威脅的痛苦經曆。2020年11月18日到19日,連續36個小時不給吃東西,患有糖尿病的自己,身體特別虛弱。11月18日做筆錄時,偵查人員讓按照他們的意思供述,否則就要抓他的老婆和女兒。王甘霖說到動情處,聲音哽咽,淚灑法庭。他擔心家人,害怕被報複,這些一直不敢告訴律師。

王甘霖家屬說,因為王甘霖一直是嚴重的糖尿病纏身,這次庭審見到他,整個人瘦的不成人樣,簡直不忍直視。上個月25日突發疾病,被送醫院搶救一天,現在體重不到100斤。

另一涉案人張某某陳述,2020年11月17日,他在邯鄲被刑事拘留後的三天時間,沒有正常的睡覺,困了隻能睡在水泥墩子上。那時已經是11月份,寒風凜冽,非常冷,凍得受不了。也是這時的三天時間,不給張某某飯吃。邯鄲當地人實在看不下了,對偵查人員說,你們不能這樣對待人,要出事的,這位邯鄲人將別人吃剩的麵包偷偷地給他吃。    張某某再次陳述,他在2021年3月24日到2021年4月23日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坐了一個月的老虎凳,每天長達17個小時。白天坐老虎凳晚上睡覺還戴上手銬,一隻手被銬在床邊的鐵棍上。

在隨後的庭審中,辯護人再次指出,王甘霖發布文章刪除文章等行為,沒有一樣發生在邳州,邳州完全沒有管轄權。

公訴人舉證的《受案登記表》《發破案經過》載明,“自2020年以來,邳州市公安局網絡安全保衛大隊在工作中發現:犯罪嫌疑人王甘霖、張某某等人使用‘獬法’、‘等辯’等係列自媒體賬號,以營利為目的,對山東、山西、貴州、廣東等地重大刑事案件及黨委政府進行負麵炒作,從事有償發貼、散步虛假信息、有償刪帖等”。

辯護人指出,偵查機關立案時,指控的事實與江蘇省及邳州沒有一點的關聯。邳州警方存在錯誤立案,錯誤抓捕,錯誤偵查。

辯護人還指出,公訴人指控的非法經營罪是不成立的。涉及到台兒莊案件,2020年4月25日和26日王甘霖刪除網絡上自己寫的文章《“土豪”及保鏢手持匕首衝進診所台兒莊警方反轉凶手為“受害人”》,沒有收取錢物。一周後,陸守偉自行來到成都送香煙,不是王甘霖要求的,雙方也沒有合意。將近半年之後,及2020年下半年,陸守偉在徐州高鐵站塞給王甘霖2萬元路費,更是與刪除文章無關。因此,公訴人指控的“有償刪除信息服務”,根本不成立。     其他三起事實,涉及到山西長治、貴州六盤水、廣東陽春的黑惡案件。王甘霖、張某某所寫的文章,沒有接到任何刪除的要求,沒有任何人起訴他們名譽侵權,當地的黨委和政府也沒有指控“負麵炒作”。最重要的是,公訴人指控的“文章內容包含虛假信息”,但沒有拿出有力的證據。

辯護人指出,非法經營罪,要有違法國家規定,要有擾亂市場秩序等行為,迄今為止沒有看到公訴人舉證,被告人違反了哪條“國家規定”?擾亂了什麽市場秩序?

此前一直“認罪認罰”的張某某在法庭上說,一個二十多年間靠非虛構寫作謀生的人,沒有因稿件內容失實而受到過單位處分、沒有受到過行政處罰、沒有受到過被監督單位訴訟,沒有被監督單位暗中毆打;最主要的原因是,就自我保護策略,“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甚至“有十分證據隻說七分話”。

張某某稱,偵辦單位“沒去被監督單位核實一定是明知虛假”的說法,無疑是違反常理的、外行的主觀臆斷,是站不住腳的。在最後的庭審階段,張某某堅持自己無罪,並當庭要求判處自己無罪。(高飛)

知名媒體人王甘霖庭審 曝出遭遇8天的老虎凳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