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轉向“對抗邏輯” 中國與西方“大脫鉤”

周一(6月20日),法國各大日報無不以總統馬克龍未能取得國會絕對多數,在左翼極左翼聯盟和極右勢力虎視眈眈下,未來五年他將如何治理分裂的法國來開局。有關中國的報道,觀點雜誌發表一篇由Nicolas
Baverez 署名的社論《中國:大脫鉤》。

今秋中共20
大上,習近平將開始國家主席的第三個任期,雖與鄧小平為避免濫用終身職權而製定的原則決裂,但習近平承諾他將解開扼殺中國經濟和社會的絞索。

以“清零”抗疫目標之名,把3.5
億的中國人禁足在家中的嚴厲封控正在逐步解除。導致房地產崩盤的銀行信貸條件開始鬆綁,並啟動了一項新的基礎設施計劃。曾遭監管機構整肅的科技行業也重新受到當局青睞,例如滴滴出行等公司的應用程序恢複上架。

此次放寬的目的是恢複動能——目前來看2022 年經濟增長不會超過 4%,遠低於 5.5%
的目標——在年輕畢業生遇到越來越大的困難時,支持就業,以及化解新冠疫情期間因加強人口控製而造成的社會緊張局勢。

內在問題和外在壓力

文章續道,中國的困難確實不斷地積累。在 14.1 億人口中,出生人數從 2019
年起不斷下降。通過封鎖和邊境關閉的“清零”政策削弱了生產、供應鏈和消費,4 月份這些消費下降了 11%。占 GDP 30%
的房地產崩盤繼續導致房屋銷售下降
42%。中國以工業出口為基礎的發展模式,受到全球化退潮、安全和生態轉型需求搬遷的挑戰。烏克蘭戰爭又加劇能源和糧食危機及全球運輸持續混亂,歐洲━中國為解通脹威脅的的關鍵市場━亦因此被削弱。

除內部問題外,中國對外的緊張也在升高。遏製中共威權政府的擴張野心,是美國兩大黨政治立場趨同的唯一因素。因此,拜登總統會在解放軍攻台問題上做出表態,這導致北京回應“如果有人敢於將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將不惜一戰”。新冠疫情也徹底打消了歐洲對中國政權性質和做法的幻想。另外,在亞太地區,北京企圖確立其統治地位的願望越來越強烈,促進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亞在四方安全對話(Quad)中決定增強軍備。最後,參與北京主導的新絲綢之路的新興國家,仿效中國模式後,卻嚐到過度負債的惡果,斯裏蘭卡的悲劇性內爆就是例證。

文章接著指出,2022 年 2 月 4
日,習近平宣布無條件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更強化了前述的這些警訊。中俄間的“友誼無限”協議組成了威權帝國反對民主國家的神聖聯盟。日後,中國便可從中獲取控製俄羅斯的西方資產和自然資源的好處。

對抗的邏輯

習近平無疑將在 20
大期間鞏固他的權力,一旦他通過以反腐敗鬥爭的名義進行的清洗、控製政治職務,以及在黨國一體、黨軍不分的情況下進行統治。他還享有被民族主義宣傳燒得白熱化的輿論支持,甚至,從俄羅斯到伊朗和委內瑞拉、再到中東和非洲的獨裁政權的支持。

所以說,北京暫時放寬的舉措其實是出於戰術原因,以維護習近平其建立在尋求戰略自主權和建立廣闊的帝國影響力基礎上的中國戰略路線。換言之,北京已經轉向對抗的邏輯,並正在積極準備通過與西方脫鉤來應對類似針對俄羅斯的製裁。

一係列的脫鉤

在經濟與能源、原材料和食品供應的保障上,中國展開脫鉤,特別是大量儲存小麥。技術脫鉤,以實現降低對半導體依賴的願景。在多邊機製外,與在亞洲和非洲、中東或拉丁美洲的國家建立自貿區,進行商業脫鉤。貨幣和金融領域脫鉤,架構獨立於美元、機構、平台和美國市場的交易係統。與美國日益公開競爭的戰略脫鉤,同南方組成戰線以創建後西方的世界秩序,軍隊的強製現代化……

文章總結說,我們已經不是 1972
年了。以全球化為基礎崛起的中國現在是經濟和全球地緣政治不穩定和不安全的根源。中國內部的困頓,比如說意識形態固化,隻會加強中國的民族主義和帝國野心。

原則上,中美緩和對兩國都有利;事實上,這種可能性很小。脫鉤的邏輯盛行,加劇了對抗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