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國防彈衣銷量正在上升 誰在購買?為什麽?

《紐約時間》出品

編輯:Schnappi 來源:NPR 翻譯:胡安

6月6日,在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國會大廈外,6歲的阿科布·凱利在參加反對槍支暴力的集會時,正在調整他的防彈衣。

防彈衣零售商和製造商報告稱,這類防護裝備的銷售額有所增加,部分原因在於,在最近發生的一係列大規模槍擊事件後,客戶尋求額外的保護。

四家防彈衣銷售商代表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采訪時表示,在德州烏瓦爾德和紐約州布法羅最近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後,他們的銷量有所上升。但他們拒絕提供具體數字。

這些企業認為,他們的客戶在一個越來越不安全的世界裏尋求更多的保護。Armored Republic 的首席執行官大衛·裏斯(David
Reece)說,在烏瓦爾德的小學發生槍擊事件後,家長們尤其覺得他們需要做些什麽。

“你不能控製邪惡的人做什麽。你不能控製立法者的投票。但你可以給自己的孩子買一個裏麵裝有盔甲的書包。”

市麵上的防彈背包銷量開始上升。

National Body Armor的首席執行官戴夫·戈德堡 (Dave Goldberg)
說,在布法羅一家超市遭遇大規模槍擊事件後,公司銷售額立即增長。

“從那以後,我們一直在增加,”他說。“原先大多數產品都有庫存,當天就能發貨,現在從下單到發貨需要四到六周的時間。”

顧客們正在購買隱蔽防彈T恤和背包等物品,以及各種強度的標準防彈背心。

在過去幾年中,隨著槍支銷量增加,防彈衣銷量也跟著漲起來。2021年4月,美國各地的槍支銷售商報告稱,首次購買槍支的人推動了銷量的激增。

零售商也報告稱,在整個新冠病毒疫情期間,隨著民權抗議、警察槍擊和其他槍擊事件此起彼伏,銷售額也都出現增長。

一方麵是人們慌忙自衛,另一方麵,槍手也在使用防彈衣以進一步擴大殺傷規模。5月,一名18歲的男子手持AR-15型步槍,身穿防彈衣走進布法羅的一家超市,商店保安亞倫·索爾特是一名退休警督,他開槍擊中了嫌疑人,但子彈沒有穿透對方的防彈衣。然後,槍手開槍打死了保安。

布法羅槍擊案的凶手擁有防彈衣作為保護,這一點不乏先例,此前在科羅拉多州、德州和加州的大規模槍擊案中,槍手也都穿著防彈衣。

在美國,防彈衣在全美範圍內受到的限製遠遠少於槍支。專家表示,近年來,在大規模槍擊事件中使用這種設備的情況有所增加,這引發了人們對這種設備的可及性的質疑,以及對這類槍擊事件的致命性的擔憂——如果警察無法使用致命武力來阻止他們,這些槍手將有機會屠殺更多人。

防彈衣是如何使用的?

防彈衣用來保護穿戴者不受傷。雖然一般平民大眾都可以使用,但絕大多數防彈衣是為軍事、執法和安全組織購買的。

防彈衣差別很大。便宜的防彈背心售價在200美元到300美元之間。最高端的防彈衣和陶瓷板可能非常昂貴,全套的價格高達數千美元。

在低端,柔軟的防彈衣可以保護穿著者免受刀和手槍子彈的傷害。穿著陶瓷板的最高級裝甲的人可以在步槍彈藥的直接攻擊下存活下來。

防彈衣專家、蘇必利爾湖州立大學(Lake Superior State University)刑事司法教授亞倫·韋斯特裏克(Aaron
Westrick)說,在最強的保護之下,穿戴者甚至有可能注意不到自己被子彈擊中了。

他說:“在大多數情況下,被防彈衣擊中的直接影響幾乎為零。而且當時腎上腺素飆升,可能注意不到被擊中了。之後,你會有瘀傷,可能會疼痛。”

誰在買防彈衣?

在美國,對誰可以購買防彈衣的限製少之又少。唯一的購買限製是聯邦政府禁止犯有暴力重罪的人擁有防彈衣,但監管部門對這一法律的執行很鬆懈。

康涅狄格州要求防彈衣的銷售必須親自進行,紐約剛剛通過了對防彈衣的銷售類型和購買者的限製。除此之外,沒有哪個州要求任何形式的背景調查或許可。一些零售商拒絕向平民銷售。但也有人把產品賣給任何願意購買它的人。一些賣家說,他們要求買家至少18歲。

早期的許多買家是執法人員或記者,他們通常在惡劣的環境中工作。

現在的買家多樣化得多。

許多零售商表示,槍支持有者是最常見的回頭客。零售商說,他們購買防彈衣作為武器的附件。但越來越多的人希望在日常生活中佩戴防彈衣。

National Body
Armor的戈德堡在談到公司客戶時說:“大多數人以前都沒有穿過防彈衣,他們隻是想穿上一些東西獲得安全感,覺得如果被手槍擊中,他們會受到保護。”

戈德堡說,“全社會的每個人”都想買他公司的隱形防彈T恤,這種T恤可以穿在衣服裏麵。

“我會說,是醫生、律師、優步司機、在餐館或任何有威脅的地方工作的人,”他說。“在鎮上的一個高爾夫球場,有人被別人捅傷了,於是每個打球的人都買了一件。”

拉丁裔步槍協會(Latino Rifle Association)的創始人戈麥斯(P.B. Gomez)指出,“驕傲男孩”(Proud
Boys)等極右翼組織的成員在抗議活動中一直穿著戰術裝備和防彈背心。

2019年8月,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一場集會上,驕傲男孩的一名成員穿著防彈衣。

“但防彈背心也越來越受到少數族裔左派進步人士的歡迎,這些人希望在抗議活動中保護自己,因為他們可能會跟極右翼煽動者正麵遭遇。他們想要得到保護,”戈麥斯說。

據UARM的業務發展經理沃爾夫·米蘭(Wolf Milan)說,UARM的客戶群往往是在加油站或酒類商店上夜班的人。

米蘭表示,這家總部位於美國的公司還向烏克蘭軍隊銷售裝甲和戰術裝備,在2018年正式進入美國市場之前,該公司就在烏克蘭生產產品。

大規模槍手使用防彈衣的頻率有多高?

韋斯特裏克說,防彈衣很貴,通常罪犯很少使用。

但他說,那些受到意識形態驅使的槍手,以及那些精心策劃襲擊的槍手,會更經常使用防彈衣。

研究槍支暴力的無黨派組織“暴力項目”(The Violence
Project)收集的數據顯示,近年來,身穿防彈衣的大規模槍手人數呈上升趨勢。

該組織發現,在過去40年裏,至少有21名大規模槍手穿了防彈衣,其中大多數是在過去10年中。

一些最引人注目的槍擊事件是由身穿防彈衣的槍手實施的。其中包括2012年科羅拉多州奧羅拉電影院槍擊案、2015年聖貝納迪諾襲擊案以及去年科羅拉多州博爾德市金索普百貨商店槍擊案。

2017年,德州薩瑟蘭斯普林斯第一浸信會教堂的槍手在濫殺時,現場恰恰有高手在——美國步槍協會前槍械教練斯蒂芬·威爾福德(Stephen
Willeford)用自己的AR-15步槍予以還擊。威爾福德說,他後來才知道,他的前兩槍顯然準確擊中了槍手,但槍手穿著防彈衣,隻有當他瞄準槍手身體的側麵時,才有可能對槍手造成影響。

韋斯特裏克說,考慮到槍手可能有防彈衣,警察訓練已經出現了針對性的改變。他說:“訓練已經修改,如果發現有裝甲,可以繞過它。”

防彈衣生意怎麽樣?

UARM報告稱,除去俄烏衝突期間在烏克蘭的業務,過去兩年銷售額增長了約150%,約為2019年的2.5倍。

在2022年的頭三個月裏,大約一半的銷售額是賣給傳統客戶的(即退伍軍人、槍支愛好者或在安全部門或執法部門工作的人),另一半的銷售對象是新手買家。米蘭表示,2021年,首次購買防彈衣的客戶比例為近30%。

從2019年到2020年,托德·米克斯(Todd Meeks)的斯巴達裝甲係統公司(Spartan Armor
Systems)的銷售額增長了兩倍。然後在2021年,銷售額比2020年下降了約25%。但2021年1月至3月“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瘋狂忙碌的時間”(根據米克斯的說法,這是因為1月6日美國國會大廈發生了叛亂)。

Armored Republic
的裏斯報告說,在布法羅和烏瓦爾德槍擊事件的消息傳出後,從今年4月到5月,防彈背包的銷量增長了近6倍。

他認為,活動的突然短期爆發“將很快下降”。

美國有沒有對防彈衣進行監管的措施?

立法者在國會提出過相關法案,但都沒有通過。

2014年,南加州發生槍擊事件,一名身穿防彈衣、手持AR-15步槍的男子殺死兩人,並傷及河濱縣的一名副警長。襲擊發生後,加州民主黨眾議員邁克爾·本田(Michael
Honda)提出了《責任防彈衣持有法案》(Responsible Body Armor Possession Act)。

本田在宣布該法案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這項法案將防止軍用防彈衣落入壞人之手。它將確保隻有執法人員、消防隊員和其他第一反應人員能夠獲得增強的防彈衣。”

2019年,紐約州民主黨參議員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提出了另一項防彈衣法案。舒默的法案要求平民購買防彈衣必須獲得聯邦調查局的許可。

“令人震驚的是,隻需點擊鼠標、滾動拇指或撥打電話,幾乎任何人都可以訂購我們在戰爭或全麵執法突襲中看到的那種先進裝甲或戰術執法裝備,這是不可接受的,需要改變,”他當時說。

這些建議,以及其他類似的建議,並沒有走遠。

布法羅槍擊案發生後,紐約州州長凱西·霍楚爾(Kathy
Hochul)簽署了一係列法律,將購買半自動步槍的最低年齡提高到21歲,並禁止向某些平民出售防彈衣。根據法律規定,隻有獲得認可的專業人士才可以購買和使用這種特殊的保護。誰能購買這些背心的名單將在晚些時候公布。

但正如報道槍支暴力的新聞網站The
Trace所報道的那樣,布法羅的槍手所穿的特殊盔甲(用來抵禦步槍子彈的堅硬盔甲)不受這項法律禁止。隻有柔軟的防彈衣才納入該法範疇內,這類防彈衣更容易隱藏,隻能抵禦較小的子彈。

布法羅襲擊事件發生後,National Body
Armor的戈德堡說,他的公司不再向公眾銷售“軍事級別”的產品。他說,該公司向公眾出售的所有產品都可以被警察的子彈穿透。

戈德堡說:“考慮到總有些人在做可疑的事情,我們不再向公眾出售比警方擁有的產品更高級的東西了。”

其他零售商和買家對紐約的新法律並不滿意。

Armored Republic
的裏斯說,防彈衣法完全違憲法,而且是“立法機關的高壓行為”。他說,公司打算就這項法律向聯邦法院起訴紐約州。

“我相信壞人會做壞事。懷有邪惡意圖的人很容易繞過法律,或者繞過製造商和銷售商的意圖,找到黑市資源。我認為,阻止人們使用工具並不能幫助自由人抵禦邪惡,”他說。

美國防彈衣銷量正在上升 誰在購買?為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