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唐山打人案中案:地下賭博跨省聚會 唐山方是莊家…

  • 新聞

在 KTV 喝完酒之後,陳繼誌一行人帶著外地朋友們去了唐山有名的 ” 燒烤一條街 “。他們在 ” 老漢城燒烤店 ”
外的小餐桌邊吃宵夜喝酒,直到陳繼誌進入店內,騷擾不成後,毆打一名白衣女子,衝突被點燃,這一切被店內的監控攝像頭記錄下來。

網絡上流傳的監控顯示,幾名嫌疑人將被害女子拖至店外繼續施暴。網絡截圖

文丨新京報記者 李照

實習生丨王一凡

編輯丨陳曉舒

校對丨劉軍

本文 4712 字閱讀 8 分鍾

河北唐山警方針對社會治安整治的 ” 雷霆風暴 ” 行動,正在一千公裏外的江蘇興化掀起回響。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警方布控信息顯示,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的九名嫌疑人中,除五人為唐山人外,另外四人中,陳曉亮、沈小俊與馬雲齊三人是江蘇省興化市戴南鎮人,還有一人係福建省泰寧縣人。他們是誰,為何會出現在唐山?與燒烤店裏騷擾女生並打人的陳繼誌有何關係?

新京報記者前往江蘇興化,通過對警方、嫌疑人的身邊人等進行采訪,對上述幾人的軌跡進行還原,通過多個信源的交叉比對證實,此次前往唐山,幾人對外宣稱
” 出去玩 “,實際應為今年 11 月即將到來的世界杯 ” 賭球 ” 生意做準備:與陳繼誌合作搭建 ” 賭球 ” 平台,唐山那一方是
” 莊家 “。

裁判文書網信息顯示,2018 年世界杯期間,陳曉亮曾因開設賭場獲刑三年。2021 年 1 月,陳曉亮減刑 6 個月出獄。知情人稱,從
2014 年起,陳曉亮就開始涉足世界杯賭球,唐山打人事件主犯陳繼誌和幾位戴南朋友則早有交集,2018
年唐山人陳繼誌曾出現在戴南。

這是一起因地下非法賭博產業而生的 ” 聚會
“。新京報記者獲悉,幾人此前也曾涉足賭博行業,並因吸毒、故意傷害、失信等案底受到處理,目前,涉案的 9 人已全部歸案。

6 月 20 日,新京報記者谘詢廊坊市公安局廣陽分局 110 指揮中心,對方回複稱,目前案件還在調查中。

疑為 ” 賭球 ” 赴唐山

6 月 11
日,唐山公安路北分局發布警情通報稱,唐山燒烤店暴力毆打他人案件中,涉案九人已全部歸案。廊坊市公安局廣陽分局稱,案件正在偵查辦理中。

在唐山打人事件的兩天前,即 6 月 8 日晚,江蘇興化人陳曉亮與朋友就在戴南一家餐館聚餐喝酒,說起要去唐山的打算。

戴南距離唐山近一千公裏,開車要開近 12 個小時。第二天,幾人起了個大早,同行一共五人,43 歲的陳曉亮和妻子,39 歲的沈小俊與
26 歲的馬雲齊以及 27 歲的福建三明籍司機李鑫,駕駛著車牌尾號為 7777 的奔馳邁巴赫轎車往北駛去。

戴南是全國不鏽鋼名鎮,是興化第一大鎮,也是副縣級鎮,經濟十分發達。這個堪比縣城的鄉鎮,豪車並不鮮見。當地司機稱,他在停車場見過幾次勞斯萊斯、法拉利和蘭博基尼,唯獨還沒見過邁巴赫,”
在戴南街上跑的,20 萬以上的車可比 10 萬以下的車多多了。”

在打人事件發酵後,這輛尾號 7777 的邁巴赫也引發眾多猜測和討論。

有媒體報道,這輛邁巴赫是一位姓孫的車主所有,被陳曉亮一行人借去。但多名當地知情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這輛車是陳曉亮出錢購買,隻是借用他人的名字。尾號
7777
的車牌,原來是當地一位陳姓餐館老板所有,他是戴南一家企業集團老總的親戚,很多人都在這家餐館門口見到過這個車牌。近日,這位陳姓老板也被公安機關問話。

網傳警方布控信息。網絡截圖

一名當地司機介紹,四個相同數字的車牌又稱為 ” 炸彈號 “,早些年,泰州的 ” 炸彈牌照 ”
大部分都在戴南,有一個企業家集齊了四個,最後法院拍賣了 85 萬,四個 “7” 同樣價格不菲,” 聽說也拍了十來萬。”

陳曉亮一行人對外宣稱,他們是應朋友之邀去玩,但一位接近他們的知情人士透露,他們此次赴唐山是為世界杯 ” 賭球 ” 事宜,唐山方麵是 ”
大莊家 “。2022 年卡塔爾世界杯將在 11 月 21 日至 12 月 18
日舉行,他們將與陳繼誌等人合作,提前搭建賭球平台。

知情人告訴新京報記者,陳曉亮早在 2014 年就開始涉足世界杯賭球,但他們本身並不參與賭博,” 隻是從賭場抽成獲益 “。

新京報記者尚未從當地警方處核實上述說法。

這段唐山之旅十分低調,幾人都未在社交平台上發布過動態。6 月 10 日晚,他們與陳繼誌一行人見麵吃飯。在 KTV
喝完酒之後,陳繼誌一行人帶著外地朋友們去了唐山有名的 ” 燒烤一條街 “。他們在 ” 老漢城燒烤店 ”
外的小餐桌邊吃宵夜喝酒,直到陳繼誌進入店內,騷擾不成後,毆打一名白衣女子,衝突被點燃,這一切被店內的監控攝像頭記錄下來。

在新京報記者走訪中,很多戴南人都看過那個視頻,熟悉陳曉亮一夥的人迅速認出了他們,”
馬雲齊戴眼鏡穿黑衣,是外地幾人裏出手最狠的,穿紅衣服的是陳曉亮,他用啤酒瓶砸向受害女子。”
視頻中,沈小俊穿黑色外套,在外麵打鬥時有疑似拉架的動作。

知情人注意到,一同赴唐山的陳曉亮妻子未出現在打人視頻中,” 可能她沒有去吃燒烤 “。

此前早有交集

新京報記者從裁判文書網公開信息檢索中發現,陳曉亮曾因涉賭獲刑三年,罰金人民幣六萬元。在服刑期間,因其表現良好,減去有期徒刑 6
個月,於 2021 年 1 月 14 日出獄。

《法製日報》曾於 2018
年報道過上述案件:江蘇省泰州、興化兩級公安機關經過半年偵查,打掉一個涉案流水資金達億元的網絡賭博團夥,當場抓獲 13
名犯罪嫌疑人。

新京報記者從一名接近陳曉亮的人士處獲悉,陳曉亮正是這夥人的 ” 頭 “。

報道顯示,上述賭博團夥以境外服務器為平台,組建了自己的微信群 ,
通過發紅包的方式網羅全國各地的參賭者瘋狂賭博。此外,該團夥還雇用了七八個人,專門在賭博當中充當 ” 賭托 ” 的角色,通過故意讓 ”
賭托 ” 贏錢引起其他賭徒的注意,賭徒達數百人之眾。

報道中稱,上述團夥不僅組建微信賭博群,以 ” 鬥牛 ” 方式實施賭博,還利用境外的 ” 百家樂 ”
賭博網站設置代理投注賬戶代理投注,從中通過 ” 返水 “” 抽頭 ” 等方式牟利。世界杯比賽期間,他們利用境外 “BET365″
網站大肆組織賭博活動,該團夥僅利用世界杯賭球的賭資就達 130 多萬元。

唐山的陳繼誌與戴南或許早有交集。據媒體報道,陳繼誌大約 10
年前曾在戴南一家工廠工作,剛到戴南時不太熟悉,工資也不高,作為本地人的陳曉亮、沈小俊等人對他多有照顧,”
人都是感情動物嘛,一來二去,反正(關係)蠻好的。”

6 月中旬,戴南鎮的街景。新京報記者 李照 攝

對於陳繼誌的外來者身份,當地人沒有太多疑問。從上世紀 60
年代起,農閑時節的本地農民從全國各地源源不斷地將廢舊不鏽鋼運回家鄉,重新熔煉加工,從而有了 ” 不鏽鋼名鎮 ”
的雛形。至今,戴南是中國最大的不鏽鋼原材料及產品集散地,有四五萬戴南人在全國各地做不鏽鋼生意,也有全國各地的人來戴南 ” 挖金
“。

但陳繼誌和陳曉亮幾人的生意與不鏽鋼無關。新京報記者采訪戴南鎮當地多名相關人員獲悉,陳曉亮幾人的主要收入來源是 ” 開賭場抽成
“。

據新京報記者了解,陳曉亮和沈小俊的賭場生意時有交叉,賭場是隱秘而流動的,既有線上也有線下,不隻在戴南,也涉及外地。賭場有時候在某個人的家裏,有時候在浴場會所,如果賭客的賭資不夠,他們就通過放貸斂財。

沈小俊同村村民告訴新京報記者,沈小俊曾經在船上開過賭場,公安機關抓捕時,沈小俊 ” 一頭紮進河裏 “。

新京報記者獲悉,本地線下賭場流行 ” 鬥牛 “” 二八杠 “,以麻將為賭具,有專人把守放風;而線上賭場通常是在 APP
上創建賭博群,組織者抽頭漁利。據了解,團夥分工明確,有人組織建群,有人負責人員管理,即一方麵管理 ” 發包手
“,另一方麵召集賭客、索要賭資,還有人負責計算輸贏,有人負責賭資結算、員工工資發放和賬目記載等工作。

世界杯賭球被視為賭場生意的 ” 大單 “。媒體曾報道,唐山一名與陳繼誌合作過的人士介紹,”
他(陳繼誌)近幾年在做賭球,自己坐莊組織當地人參與,上一屆世界杯期間賺了不少錢。2014
年,唐海縣有兩個人被他帶到澳門賭博,兩個人回來說被坑了 80 萬。”

有知情者告訴新京報記者,陳繼誌近幾年出現在戴南是在 2018
年,與世界杯賭球有關,也是那年,陳曉亮因此被抓獲刑。然而檢索相關文書,卻並未發現陳繼誌被牽連其中。

暴富、案底與 ” 關係 ”

事發前,陳曉亮在戴南本地就很 ” 有名 “,當地人稱呼他 ” 陳亮 “,直到這次被公安機關抓捕,人們才知道,他身份證的名字叫 ”
陳曉亮 “。

據新京報記者了解,陳曉亮在戴南開了一家大型商超和煙酒店,不過兩家店的工商信息均未出現陳曉亮的名字。

有知情人解釋,兩家店都是陳曉亮與朋友合夥經營。據公開信息,超市於 2020 年開張,而煙酒店成立於 2021 年 1 月 6 日,8
天後陳曉亮減刑出獄。

新京報記者實地走訪發現,目前煙酒店關張,而商超仍在正常營業。附近居民稱,此前很少在煙酒店看到陳曉亮,店裏由雇工打理,唐山打人事件發生後煙酒店就關門了。

6 月 15 日,新京報記者走訪陳曉亮與人合夥經營的煙酒店,現已關門。新京報記者 李照 攝

沈小俊是戴南董北村人,比陳曉亮小 4 歲。他的小洋樓別墅如今大門緊閉,村裏人記得,沈小俊出手闊綽,他有一輛奧迪 A6
和一輛沃爾沃,生活中,有時候脾氣很 ” 衝 “。

沈小俊和前妻有一個女兒,兩人離婚後,女兒跟著沈小俊。村裏人說,沈小俊很少管女兒,父母幫忙帶孩子,如今,沈小俊的母親中風癱瘓在床,沈父帶著孫女在江陰讀書。

據村民稱,離婚後的沈小俊認識了現在的同村女友張芳婷(化名),而張芳婷的親姊妹是陳曉亮的前妻。張芳婷的父親張文餘是本地的一家不鏽鋼加工企業的老板,他對兩個女兒的婚戀都非常失望,堅決反對張芳婷和沈小俊的結合,因此,兩人遲遲沒有領證。

這種關係或許讓沈小俊和陳曉亮有一種連襟之情,兩人關係更加密切,他們常在董北一帶活動,有村民稱,董北村某家酒吧是他們的大本營之一。

6 月 14 日,沈小俊的別墅大門緊閉,鄰居說沈小俊平時和女友生活在一起。新京報記者 李照 攝

有消息指馬雲齊為官員之子。新京報記者了解得知,馬雲齊出生於趙家村一個普通家庭,係家中獨子,當地人結婚早,26
歲的馬雲齊的孩子已上小學,父母還在當地廠裏上班。

另據《南方周末》報道,2014
年前後,沈小俊在戴南經營了一家財務公司,開展抵押、借貸、催收等業務,一位與之有業務往來的戴南本地商人回憶,沈小俊周圍開始有了幫手,馬雲齊就是其中之一。

新京報記者梳理現有裁判文書發現,前述三人均有過吸毒、打架鬥毆、賭博、失信等案底。馬雲齊所在村村民提到,馬雲齊長期為沈小俊等人的聚眾賭博犯罪行為提供看護賭場、洗牌等幫助,還曾在
2016 年年底為他人的賭場生意與另一賭場的人持械鬥毆。

據一份公開的刑事裁定書提到,2017 年 10 月 4 日晚,馬雲齊為沈小俊等人聚眾賭博看護賭場,賭場賭資人民幣 50000
餘元,馬從中獲利人民幣 400 元;2017 年 10 月 6 日晚上,馬雲齊召集幾人,為沈小俊等人聚眾賭博看護賭場,賭資人民幣
60000 餘元,沈小俊等人抽頭獲利人民幣 10000 餘元,馬雲齊從中獲利人民幣 400 元。

沈小俊未滿 18
歲就曾因尋釁滋事被判緩刑,因聚眾鬥毆、故意傷害而撤銷緩刑,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後仍有多次聚眾鬥毆、尋釁滋事記錄,2014
年,沈小俊因吸毒被行政拘留 15 日;2018 年 4 月 10
日,沈小俊因涉嫌賭博被興化市檢察院起訴,但記者並未檢索到判決書。據財新報道,2020
年,被取保候審的沈小俊幫助董北村前村書記張文德毆打討債人,此事被定性為 ” 互毆
“,沈小俊被關了一夜後釋放,張文德還上了貸款,並賠償了一部分醫藥費。

據了解,張文德是沈小俊女朋友的親伯父,盡管沈小俊與準嶽父張文餘的關係僵硬,但董北村盛傳張文德是沈小俊的 ” 靠山
“,新京報記者嚐試聯係張文德,電話無人接聽。

張文餘則向記者表示,自己並不清楚此事,自從女兒和沈小俊在一起之後,他幾乎與女兒斷絕關係,而眼下,因為沈小俊出事,他也聯係不上女兒,心裏非常著急。

新京報記者從相關渠道獲悉,目前公安機關正在戴南摸排走訪,當地娛樂場所關閉,有知情者稱,此次調查將涉及趙、沈、馬三人既往案底。

而在唐山當地,也連續就掃黑除惡工作做出部署,公布夏季社會治安整治 ” 雷霆風暴 ” 專項行動的舉報方式。

以上內容由”剝洋蔥”上傳發布

唐山打人案中案:地下賭博跨省聚會 唐山方是莊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