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再見彼得2.0!世界上第一個“賽博格”宣告死亡

確診漸凍症 5 年後,英國科學家彼得·斯科特-摩根(Peter Scott-Morgan)在近日宣告死亡。

6 月 15 日,彼得的家人通過 Twitter 宣布了這個不幸的消息:

悲傷地告知大家,彼得在家人和好友的陪伴下平靜地過世。他為所有支持他的人、以及改變人們對殘疾看法的願景而感到無比自豪。

如果將彼得的一生比作一部電影,前後大概是兩種畫風。

2017 年之前,彼得是小有成就的機器人科學家,擁有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博士學位,出版過 8 本相關書籍,在全球開展了 1000
多場演講,稱得上意氣風發。

2017 年,彼得確診漸凍症,醫生判斷他隻剩下 6
個月壽命。不願認命的他,通過多次手術將自己改造為「半人半機械」,並在眼動追蹤、語音合成、虛擬化身等技術幫助下進化成「彼得
2.0」。

拿自己當小白鼠,將科幻小說變成現實,為殘障人士帶來鼓舞和曙光……盡管還有許多未竟的心願,彼得的生命停在了 64 歲。

這一刻,他決定成為賽博格

讓彼得備受折磨的漸凍症,在醫學上名為肌萎縮側索硬化(ALS),也叫運動神經元病(MND),是比癌症更殘忍的絕症。

隨著病情發展,患者大腦和脊髓中的運動神經元會逐漸退化,造成肌肉萎縮,最終身體會像「被凍住」一樣無法動彈、說話或進食,甚至無法呼吸。

著名物理學家霍金,就因為這種病大半輩子困在輪椅之上。

▲ 霍金在 21 歲時就已確診漸凍症

今年 1 月接受 DXC Technology 線上采訪時,彼得全身上下隻剩大腦和眼睛可正常活動,他這麽說:

我的大腦瘋狂地想跟外界交流,但我隻能轉動眼球……就像是我活在自己的宇宙裏,隻能給別人敲摩斯電碼進行溝通。

當時支撐彼得完成采訪的,是一係列「外掛機械」和技術整合——

他在身上接入了 4 根管子,分別用於進食、呼吸和排泄。眼動追蹤設備和霍金同款的 AI
軟件,幫助他順暢地表達想法。他的文字想法會快速轉為語音,由合成聲音進行講述;同一時間,彼得的虛擬化身在根據語音內容,做出唇形變化、節奏停頓和搖頭晃腦等動作。

▲ 彼得和他的伴侶在接受線上采訪

彼得這種「半人半機械」的形態,稱為賽博格(cyborg)。

「賽博格」一詞最早出現在 1960 年,指的是人類和機器的融合體,在科幻小說和影視劇裏相當常見,比如 DC
的超級英雄鋼骨和《攻殼機動隊》的少佐。

跟機器人(robot)不一樣,賽博格強調由人腦進行思考,並通過機械配件帶來能力增強。

▲ 圖自電影《攻殼機動隊》

確診漸凍症後,彼得進行了大量資料搜集,很快有了改造身體的全盤計劃。第一步,是「三重造口術(tripleostomy)」。

所謂的「三重造口術」其實是 3 項外科手術:胃造口術、結腸造口術、膀胱造口術。

醫生將管子分別插入他的胃部、結腸和膀胱,不僅能解決進食和排泄問題,延長生命;還能減輕日常照料的不便,讓彼得活得更有尊嚴一些。

▲ 「三重造口術」示意圖

因為不曾有過類似的先例,彼得激進冒險的想法在英國醫學界引起極大爭議。人們無法理解他為什麽要傷害自己的健康器官,同時,因為手術麻醉可能帶來呼吸阻礙、病情加重等風險,醫生們紛紛拒絕為他進行手術。

終於在層層勸說後,2018 年 7 月,經過 3 小時 40
分鍾的手術時間,彼得擁有了一個維持生命的外接係統。而這台前所未有的三合一手術,也顛覆了醫學界對漸凍症的治療方向,帶來新的思考。

英國電視台 Channel 4 的紀錄片《彼得:人類賽博格的誕生(Peter: The Human
Cyborg)》,拍攝了當時彼得手術前後的真實狀態。

術前,他充滿期待興奮地說:「我打算做一隻人類小白鼠!這就像是一次科學實驗,不管手術結果好壞,我們都能從中學到東西,並在下一次做得更好。」

術後,他躺在病床上笑著向鏡頭展示:「看,這是我的全新界麵,這是輸入管,這是 1 號輸出管、2 號輸出管……」

彼得 2.0,跟 AI 做最佳搭檔

完成「三重造口術」後,彼得繼續追隨他所相信的科技,向命運發起反擊。

我所有的早期科學教育都來自《神秘博士》和《星際迷航》。他們教會我:如果你足夠聰明勇敢,並且能夠接觸到技術,一切皆有可能。

▲ 彼得一直積極發聲,跟大眾分享自己的「科學實驗」

彼得通過資料搜集發現,失去說話的能力最讓漸凍症患者感到沮喪。即使現有的文字轉語音軟件再精準,也無法讓這些「困在身體裏的靈魂」表達個性、交流情感。

2018 年,趁著說話能力還沒有受到影響,彼得找到語音技術研發專家 Matthew Aylett 博士和他任職的 CereProc
公司,想要「留住」自己的聲音。

另外,考慮到漸凍症也會讓彼得喪失麵部表情,他也提前聯係了 Embody Digital 公司進行麵部動作捕捉,製作一個生動逼真的 3D
虛擬化身。

霍金那聽起來相當僵硬的「機器音」,來自 1986 年的語音合成技術,因為找不到更喜歡的替代方案,他一直用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但彼得不一樣,他希望日後代為發聲的聲音能像個真實的人類。

▲ 霍金標誌性的合成「機器音」,也出演過不少影視劇

整個項目前後花了 1 年多的時間。彼得在錄音棚待了好幾周,留下了超過 15 小時的音頻、1000
多個詞組,以及平靜、憤怒、興奮等不同語氣表達,再交由 AI 進行學習模仿。

當 Aylett 交付成品的時候,彼得說話已經有些艱難,他將在 3 個月後接受全喉切除手術並失去自己的聲音。

幸好經過無數次優化,彼得的語音合成效果還不錯,他們甚至讓這把聲音唱起歌來。聽到自己相仿的音色唱著《Pure
Imagination》,那一刻的彼得先是震驚,眼眶一紅,久久說不出話來。

彼得還需要一個能讓他自如輸出想法的解決方案,畢竟,手指移動能力也是他終將告別的東西之一。

一開始他對腦機接口很感興趣,但發現輸出效率實在太低了,最終決定選擇了眼動追蹤。

後來,彼得遇上英特爾預期計算實驗室主管 Lama
Nachman。幾年前,她為霍金升級語音合成係統時,開發了一個上下文輔助感知工具包(ACAT)。

之前,霍金通過抽動臉頰肌肉來打字輸入,一分鍾隻能敲 1 個詞。而用上 ACAT 後,霍金的語速快了一倍之多——因為 AI
不斷學習霍金的表述,他隻要輸入約 20% 的字母,係統就能快速預測出下一用詞。

這個開源軟件,自然也很適合彼得用來提高溝通效率。

▲ Nachman 曾幫助霍金升級語音合成係統

Nachman 發現,雖然都是科學家,但彼得和霍金對 AI 的態度截然不同。

霍金很喜歡給 AI 糾錯,他總想要掌握完全的控製權,所說所寫都得跟腦海裏的一字不差。而彼得將 AI
看作合作夥伴,他甚至願意在更多生活場景中使用 AI,看看它能產生什麽聰明有趣的驚喜。

在彼得看來,人類和 AI 的關係就像是「導演 VS 即興表演的演員」。

▲ 彼得的自傳《彼得 2.0》,其中有 1/4 內容通過眼動追蹤撰寫

不管好萊塢大片如何警惕人工智能會讓人類滅絕,眼前這位「彼得導演」,似乎都對 AI 有著無可救藥的樂觀和信心。

接受公眾號「一條」采訪時,他這麽說:

我相信未來人類的最佳狀態,是人和人工智能一起工作,成為以人為中心的人工智能(human-centric
AI)。換句話說,人工智能和人和諧相處,不是他們各自的單獨表演,而是相互依賴,彼此協同。

一切準備就緒。出於生存需要,2019 年 10
月,彼得完成了激進的全喉切除手術,醫生分開了他的食道和氣管,又接入了一條新的管子用以呼吸。彼得徹底失去了自己的聲音,正式告別了彼得
1.0。

手術完成 1 個月後,彼得在社交網絡上大聲宣布:「彼得 2.0 已上線!」有各種 AI 加持,彼得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賽博格。

我將不斷進化,作為人類的我已經死去,未來我將以「賽博格」的身份繼續活下去。

當一個賽博格死亡時,會發生什麽?

彼得的離世,並不是毫無征兆的。

4 月 8 日,彼得在社交網絡表示:漸凍症已經導致他的雙眼難以閉合,因為眼睛幹澀,無法使用眼動追蹤來跟大家溝通。

▲ 聯想工作人員 Ian(左),來幫彼得測試其他替代方案

5 月 4 日,Nachman 帶著英特爾的腦機接口專家 Bruna Girvent
探望彼得,合照中的他戴上了腦機接口設備,正在體驗意念溝通。

▲ 英特爾預期計算實驗室主管 Lama Nachman(左後),英特爾腦機接口專家 Bruna Girvent(右後)

這兩條推文其實都傳遞了一個不太樂觀的消息:彼得的病情已經進一步惡化了。但他仍然在合照中露出招牌開朗笑容,在字裏行間保持樂觀:「我真的超愛高科技!」

如果不是生命停在 64 歲,彼得將能見證更多激動人心的想象變成現實。

專家們正在進一步訓練彼得所使用的
AI,待它再強大一些,將能分辨出彼得正在跟誰對話,快速分析兩人以往的對話,再根據上下文提供適合的建議。

彼得的語音合成也在成長,它已經學會用中文說「你好」甚至流利地唱起法語歌了。他的新一代虛擬化身更細膩也更逼真,將能根據實時的語音合成和語義,同步生成微笑、大笑、挑眉等麵部表情。

此外,還有更多現在進行時的項目——

一部應用汽車行業技術的 AI 自動駕駛輪椅,希望能帶彼得「大膽前往沒有輪椅去過的地方」。

一個為彼得量身打造的智能家居項目,將通過智能恒溫器、智能燈泡、生物傳感器等軟硬件,及時感知彼得的需求並作出回應。

▲ 彼得從人類到賽博格的改造,身後是一個來自全球各地的「智囊團」

無論如何,彼得還是為我們留下了無數的未來啟示。

2019 年,彼得跟他的伴侶一起創立了一個慈善機構,斯科特-摩根基金會(The Scott-Morgan
Foundation)。

曾經幫助彼得完成賽博格改造的技術專家、設計師、醫生等,以及他們所任職的英特爾、聯想、CereProc、DXC Technology
等公司機構,都因為這隻不認命的「人類小白鼠」而相聚在這裏。

彼得將這些誌同道合的盟友稱為「反叛者(The Rebels)」。

雖然彼得已經離開人世,但基金會將繼續運營,相關研究也會進行下去。

「反叛者」們繼續通過人工智能、機器人、語音合成、虛擬現實等高科技係統,來改變那些受年齡、健康問題、殘疾等限製的人的生活。

當一個賽博格死亡時,到底會發生什麽?

彼得也曾思考過這個問題,他認為,如果有足夠多的人生數據記錄,人工智能進化得足夠成熟,那麽當生物層麵的自己去世後,AI
完全可以延續他的本質,接管他的一切。

當一個人的意識與周圍的技術如此緊密地交織在一起,也許生物性死亡,就不再意味著最終死亡。這就是我試圖讓讀者意識到的,今天活著的大多數人將迎來一個新的人類時代。

隻可惜,他沒能擁有足夠多的實驗時間。

▲「三重造口術」之前的彼得,當時他的病情還不算太嚴重

在紀錄片《彼得:人類賽博格的誕生》的結尾,完成全喉切除手術的彼得,在等待一部有著「三頭六臂」的輪椅送抵家中。

攝像頭、眼動追蹤設備、語音合成……彼得像小朋友拿到了期待已久的玩具一樣,迫不及待體驗起來。他快樂地對著鏡頭說:

活著真的太令人激動了!現在不是結束,好玩的事兒才剛剛開始!

彼得的離開也不是結束。

他用生命為我們打開了一個新的開始。

▼ 參考資料:

https://twitter.com/DrScottMorganhttps://www.channel4.com/programmes/peter-the-human-cyborghttps://www.inputmag.com/culture/dr-peter-scott-morgan-als-ai-cyborghttps://mp.weixin.qq.com/s/nUYg4XI5myftmyijXrx9VAhttps://mp.weixin.qq.com/s/HSShaTMnkz6Xeh3R1R8PkAhttps://www.scottmorganfoundation.org/what-we-do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FkxDYvDL7Uhttps://magazine.verdict.co.uk/verdict_magazine_mar21/first_human_cyborghttps://thenextweb.com/news/how-intel-helped-give-the-worlds-first-cyborg-a-voicehttps://www.mittrchina.com/news/detail/10133http://www.scott-morgan.com/blog/the-times-magazine-2019/

再見彼得2.0!世界上第一個“賽博格”宣告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