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國嬰兒配方奶粉短缺 父母被迫求助黑市

美國嬰兒配方奶粉短缺目前已進入第4個月,它動搖了人們對美國食品安全當局的信心,並暴露出監管不力以及政府僵硬規定等問題。https://t.co/rGZM9YapBY

— BBC News 中文 (@bbcchinese)
June 21, 2022

勞倫需要給兒子添加奶粉,因為他哺乳後吐了不少奶,體重無法增加,不得不兩次去醫院。

但由於美國正處於全國嬰兒配方奶粉嚴重短缺之際,勞倫找不到任何配方奶粉可買。

她於是轉向黑市,上網訂購了被美國禁止進口的一個荷蘭品牌的嬰兒奶粉。

美國當局一再警告不要購買未經批準出口到美國的奶粉。

去年,美國海關官員沒收了價值3萬美元(1
美元約兌換6.5人民幣)的歐洲配方奶粉,稱它缺少適當的營養標簽,因此他們無法保障其安全性。3年前,他們還在邊境阻止了價值16萬2千美元的配方奶粉。

身為密蘇裏州護士的勞倫就有關風險谘詢了兒科醫生以及其他人,之後她並沒有猶豫太久。

“如果它對歐洲嬰兒來說足夠健康,那美國嬰兒也沒有什麽不一樣,”她說。

些規定在她看來不太合理。她不是唯一有疑問的人。

嬰兒配方奶粉短缺目前已進入第4個月,它動搖了人們對美國食品安全當局的信心,並暴露出監管不力以及政府僵硬規定等問題,分析人士說,這讓該行業容易陷入危機。

“我很生氣,”新澤西媽媽斯蒂芬妮說。她花費多日為9個月大的兒子多米尼克尋找配方奶粉。多米尼克有過敏症,隻能吃某些配方的奶粉。

她說,“我們應該給我們孩子吃什麽?我不明白他們怎麽能讓事情發展到這一步。”

在出現與新冠有關的供應鏈緊張之後,奶粉短缺跡象去年首次顯現。配方奶粉製造商雅培營養(Abbott
Nutrition,其品牌英文名為Similac)大批產品召回後,今年2月出現全麵危機。

當局以細菌感染為由關閉了該公司的一家工廠,從而導致了美國相當大的一大部分生產中斷。

很少有人爭議該工廠的情況需要采取行動,但政府對這一事件的處理受到廣泛批評,尤其是有消息稱,在監察人員做出回應前幾個月,就有舉報人向當局提出該工廠存在衛生隱患的警告。

在(工廠)關閉後,分析人士說,監管配方奶粉行業的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高估了雅培競爭對手填補生產空白的能力,特別是在父母恐慌導致銷量飆升之後,情況變得更糟。

超過一半的美國嬰兒到3個月大時至少用過某種配方奶喂養。因此,尋求解決問題方案的政治壓力越來越大。

上個月(5月),美國總統拜登宣布了“配方奶粉空運行動”(“Operation Fly
Formula”),允許FDA暫時放鬆規定,並批準使用軍機從海外運進配方奶粉。

超過20多家公司已經申請往美國運送嬰兒配方奶粉,包括英國Kendamil(康多蜜兒)、澳大利亞Bubs(貝兒)以及雀巢的NAN(能恩)等品牌,他們都已經得到許可豁免,有效期直到11月。

喬治亞理工學院舍勒商學院(也稱佐治亞理工學院舍勒商學院)運營管理教授拉赫馬尼說,如果早點采取這些措施,危機本來可以避免。

“顯然並未出現全球短缺,”她說。“如果及時采取行動,所有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

即使在出現短缺前,人們對FDA的懷疑就開始顯現。曾有一波報告警告FDA監管的產品中含有一些危險成分,其中包括嬰兒食品、防曬霜和化妝品等。

一些父母已經開始轉向購買被禁止的外國嬰兒奶製品,因為一些海外市場的規定更嚴格,例如禁止使用玉米糖漿,而它是美國配方中常見的成份。

社交媒體Instagram網紅馬洛裏是一名有資格認證的嬰兒喂養技師,網名“配方媽媽”。她說,許多父母對FDA指南“不再有什麽信心”。

“特別是現在,我們看到如此快速批準外國進口…這非常令人興奮,但我想許多父母…開始疑慮:FDA實際上真是關心什麽是對我孩子最安全和最健康呢,還是更擔心如何保護美國配方奶粉生產商的利益?”

她指出,允許外國配方奶粉進口的豁免到期後,(美國)父母們不會再相信它們不安全。“問題是,‘這些配方奶粉到底是去還是留呢?’”

分析人士說,增加美國配方奶粉供應商的數量對防止另一場危機至關重要。

但目前,雅培和生產Enfamil的美讚臣(Mead Johnson,後被利潔時,Reckitt
Benckiser所收購)兩大巨頭占據市場主導地位,他們共同占據大約80%的銷售額。

而且,這是一個很難進入的領域。

雅培和利潔時手中持有許多政府合同,為參加社保資助項目的低收入家庭供應配方奶粉,這大約占美國所有嬰兒配方奶銷售的一半。

對於新進入者而言,他們還將麵臨配方、邊境稅以及嚴格的產品標簽規則等長期審核。與此同時,隨著出生率下滑以及母乳喂養率上升,美國配方奶銷售量正在下降。

尼列夫斯基是瑞士配方奶粉泓樂(Holle)在美國分公司的董事總經理。他們已經申請在規定放寬原則下銷售嬰兒配方奶粉,但他表示,進口的監管門檻“非常高”。

他說,“泓樂已經觀察這一領域很久了,但由於耗時以及巨大的成本,迄今為止從未最終申請進口許可。”

莫迪的初創公司Bobbie是“歐洲風格”的配方奶粉。她是在自己成為新媽媽後對缺乏選擇感到驚愕,才推出自己配方奶粉企業的。她認為,是讓市場對競爭更開放的時候了。

“研究我們配方奶短缺的原因就會發現,它與兩大巨頭擁有大多數市場份額密不可分,”
她說。“而當一家生產商倒下時,我們應該能夠轉向另一家。”

但FDA繼續堅稱,目前對海外進口的豁免許可是暫時的。

上個月在華盛頓舉行的聽證會上,FDA負責人卡利夫(Roger
Califf)承認食品監管存在問題,稱這方麵需要“改進”,並呼籲更多資金和權力來監管公司供應。但他總體上為現行規則進行辯護,稱其是維護安全標準。

勞倫則說,需要做出一些改變。

“需要做得更好,”她說。“(否則)我們孩子的性命麵臨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