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萬沒想到!Google竟遭“邪教”滲透?員工發現後被踢…

The Fellowship of
Friends, a religious sect that believes in attaining a higher
consciousness through fine arts and culture, gained a foothold
inside a Google business unit. A video producer says he was fired
after he complained about the group’s influence.https://t.co/84xXWLH6ji

— The New York Times (@nytimes)
June 16, 2022

據紐約時報報道,穀歌被指控雇傭大量“邪教教派”的會員。

34 歲的前 Google 視頻製作 Kevin Lloyd稱,一個名為“Fellowship of
Friends”的宗教組織,已經“滲透”進了穀歌…

而他去年因為抱怨了宗教教派對公司的影響,慘遭解雇!

據Kevin Lloyd 所聘律師稱,此前也有處理過相關案件:幫另一名Google員工贏得了650萬美元的賠償。

這位員工聲稱她沒有得到晉升,是因為她不是“Fellowship of Friends”的成員。

目前還不清楚究竟有多少穀歌員工是該組織成員。

“Fellowship of Friends”組織是1970年,由舊金山灣區一位名叫Robert Earl
Burton的前教師創立。

該組織擁有約1500名成員,其中有500 至 600
名成員居住在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Apollo的豪宅內。他們的這棟大本營占地約1200英畝。組織成員也遍布在北美、南美、歐洲和亞洲。

Burton的Apollo別墅(左)和Fellowship的畫廊和劇院(右)圖片來源於網絡

This is crazy…
on Alphabet’s “Fellowship of Friends” unit… cc @CadeMetz
@daiwaka
@nytimes

How a Religious Sect Landed Google in a Lawsuit https://t.co/oIpSCJlBMO

— TJ Snyder (@tjsnyder)
June 16, 2022

Fellowship of Friends在加州莊園的釀酒廠

盡管看起來極盡奢靡,但是“Fellowship of Friends”的存在卻一直飽受爭議。

早在1966年,教派創始人Burton就曾因“要求與一名17歲男孩發生性關係”而被起訴:

受害者名為Troy
Buzbee,他要求獲得500萬美元的賠償,還指控Burton對成員進行洗腦,讓大家達到“絕對服從”的狀態,來滿足他“對性變態的貪婪欲望”。

Robert Earl Burton被起訴對年輕男教友性侵犯的事情,導致100多人為此離開了該宗教。

據悉,Fellowship的所有會員還要將10%的收入全部繳納給組織,該組織還曾拍賣出收藏的100多件中國古董家具,並獲得了 1120
萬美元。

正是這個涉及性侵犯案件且大量斂財的邪教組織,被指控通過非法手段向穀歌輸送員工。

A cult taking
over @Google ?

“a group called the Fellowship of Friends, which one of the story’s
reporters described as a “cult-like religious sect,” gained power
at the tech giant and started hiring more members to as many
positions as possible.”https://t.co/EJcFEtAARA

— Pariah (@Pariah_in_Exile)
June 17, 2022
Sex rituals and
fine wines: Inside alleged Cali cult the Fellowship of Friends
https://t.co/OWnt5AH2Cr via
@nypost. ABOUT
GOOGLE COMPANY

— PRESIDENT TRUMP MY PRESIDENT (@lisa72725)
June 19, 2022

Peter Lubbers正是其中一位“夾帶私貨”的員工。Peter Lubbers是Google Developer
Studio的director,也是Fellowship of Friends的資深成員。

他利用自己的職位之便,雇傭了該組織的許多成員及其親屬,根據 Kevin Lloyd 提起的訴訟,多達 12 名 Fellowship
成員和近親在 Google Developer Studio部門工作。其中包括一位名叫 Gabe Pannell
的視頻製作人。

Gabe Pannell ——Executive Producer Google 圖片來源於網絡Lloyd在起訴中提到,Pannell
有情緒控製問題,經常上班喝酒、嗑藥,對同事進行言語攻擊。

在2017年和2018年期間,Gabe Pannell 醉醺醺來參加視頻拍攝,當他對表演感到不滿意時,偶爾還扔東西。

但Pannell的升職之路可謂非常平順,成功轉為全職Google員工,從“製片人”到“高級製片人”再到“執行製片人”僅僅用了6個月時間。

據Lloyd觀察,自己和 Pannell
做的工作是完全一樣的。工作勤勤懇懇的Lloyd在Google工作3年,隻升職一次,加薪兩次。

而Pannell之所以升職快的原因,是因為他和總監Lubbers是關係很近的教會友人,他們倆和教主 Burton
曾經出現在同一張照片裏。

Lubbers不僅安插這些“熟人”進團隊,還給他們開升職加薪的快車道。

與此同時,Lubbers還在Google舉辦的各種活動中,安插教友作為供應商,包括經常從宗教成員擁有的俄勒岡莊園酒廠購買葡萄酒。其中存在嚴重的利益衝突,也從未向Google實報。

而與教會關係密切的穀歌承包商Advanced Systems
Group,也被指控通過簡單的招聘方式輸送教友進穀歌,免去了嚴格的招聘審核。

目前,Lloyd向加州高等法院提起訴訟,指控穀歌和 ASG 違反了加州保護工人免受歧視的就業法。

《紐約時報》通過采訪穀歌業務部門的八名員工,以及對公開信息和文件的審查,證實了該訴訟的內容。

據悉,穀歌一位發言人告訴nypost的記者:公司有長期的員工和供應商政策,用於防止歧視和利益衝突,公司會認真對待這些政策。盡管詢問員工和供應商的宗教信仰問題是違法的,當然公司會徹底調查這些指控,確保是否有任何違規或者不當的行為。

萬萬沒想到,穀歌竟然能和“邪教”扯上關係?!

萬沒想到!Google竟遭“邪教”滲透?員工發現後被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