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無家可歸者”的輝煌 “注定”無法上岸的珍寶海鮮舫

如果你在夜晚的香港島西南深灣,看到一艘雕梁畫棟、流金溢彩,仿佛一座浮城的大船,不用疑惑,這不是海市蜃樓。它就是珍寶海鮮舫。

它被譽為世界最大海上餐廳,也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大的輝煌。每一位去過的人,都會心滿意足。

在這些客人中,有一位名叫伊麗莎白的女人,更多的時候,人們稱呼她為伊麗莎白女王。除此之外,火箭隊球星麥迪、湯姆·克魯斯、周潤發夫婦等等名人,也都曾是這裏的顧客。

都說香港電影“盡皆過火,盡是癲狂”。而這艘寶船,何嚐不是如此。

也因此,沒有人會想到它會倒下。直到珍寶海鮮舫的母公司香港仔飲食集團發聲明表示:6月14日,離港的珍寶海鮮舫,昨日於西沙群島附近水域入水翻沉。由於事發地點水深超過1000米,擬進行打撈工程亦非常困難。

各位讀者可能不知,寶船“出身”於沒有土地,終日漂泊的疍家人。盡管百年後,一切早已翻天覆地,可它依舊沒能逃離,不能上岸的命運。

一段傳奇的落幕總是讓人唏噓。但我們也應該了解傳奇的開始。有始有終,我們才知道“我是誰,我從哪兒來,我到哪裏去”。

疍家人的“水上煙火”

在香港被英國人強占以前,香港島南邊的香港仔就是漁港。這裏居住著一群以水為生,終日不能上岸的“族群”——疍家人。

對於疍家人的來曆,學界主流觀點認為公元前110年,也就是漢武帝時期,一部分難民逃入閩東南沿海等地。久而久之,這些遺民舟居水處,四處漂泊,形成曆史上獨特的水上居民。

從元朝到清朝很長的一段時間裏,疍民備受欺淩。雖然主要風俗習慣與陸上的漢族相同,但由於沒有田地,疍民不準上岸居住,不準讀書識字,不準與岸上人家通婚。直到新中國成立後,疍民的漂泊才得以結束。

久居海上,疍民練就了一身捕魚的好本領,還擅長將水產做成既簡單又鮮美的佳肴。如今人們常吃的“艇仔粥”、“避風塘炒蟹”,就出自他們的漁家食譜。

上世紀二十年代,香港仔出現了水上餐廳。隻不過那時候更多是對內經營,並不對外開放。

之後,香港出現了一陣興辦“歌堂躉”的熱潮。所謂“歌堂躉”,正是這些水上人開設的酒樓,其受到經營南北行的商賈的歡迎,海鮮舫這門在船上餐飲的獨特形式,迎來了蓬勃的發展。

二戰後,隨著大批華人遷居香港,大量的資金、技術也來到了這裏,香港逐漸實現了工業化。另一方麵,隨著外國市場對香港產品的需求日益龐大,港島的航運業也迎來了一波熱潮。

五十年代中期起,華人船東崛起,旗下的船隊在往後數十年間急速發展。而隨著國人航運業的發展,海鮮舫這個業態也趕上了時代的“風口”,迅速得以發展壯大。十年間,一度有十多艘海鮮舫停泊在香港仔避風塘。

自此,疍民不再是曾經的疍民。而珍寶海鮮舫的出現,也隻是時間問題。

它要等待的,隻不過是港島的一場必然的騰飛,騰飛成為那顆璀璨的“東方之珠”。

珍寶海鮮舫的全盛時代

早年報紙記載,珍寶海鮮舫由香港商人黃誌強以及擁有多家海鮮舫的何斌祥等人共同出資打造。由於生意好做,1970年9月,意欲擴張的老板們集資千萬港幣,委托“造船大王”王華生的中華造船廠打造了一艘擁有自動電梯、水族館、紀念館商場的豪華水上王國。

1971年初,珍寶海鮮舫船身完工。9月17日,船隻在香港深灣下錨停泊。

原本珍寶海鮮舫將在當年11月初開業,但是在開業前6天,海鮮舫易燃裝修物料發生四級大火,整船焚毀,並造成裝修工人及附近漁艇居民34死42傷。

但這場大火,並沒有燃盡商人們的激情,他們深諳海鮮舫的商機。

1972年7月,“賭王”何鴻燊和鄭裕彤合資買下珍寶海鮮舫的業權,斥資3000萬,興建新舫。

1976年,新的珍寶海鮮舫落成開業。其麵積達4180平方米,水上共四層,可容納2300人,號稱“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食府”。

裝修方麵,珍寶海鮮舫仿照中國宮廷設計,單是中國傳統手工藝飾物及壁畫就花費了600萬港元,裏麵的龍椅據說耗時2年才完工。

盡管海鮮舫在餐食上有著自己的拿手絕活,大廚現場烹飪的方式,也是色香味意形俱全。但其實,人們置身於這樣的場景中,吃什麽已然不再重要。

曾有人這樣回憶道:“吃個飯要坐小船再到大船。珍寶裏的裝潢,在20年前來說絕對是富麗堂皇,氣派非凡。我不記得當時吃了什麽菜肴,可我卻記得在龍椅上扮皇帝。”

鼎盛時期的珍寶海鮮舫,更是“盡皆過火”,將太白海鮮舫和海角皇宮收購,組成了所謂的“珍寶王國”。

也因此,在之後的歲月裏,這裏成為許多訪港遊客必去的景點之一。據說在這艘寶舸上,曾接待過超3000萬名賓客。

甚至直到珍寶海鮮舫沉沒前,李小龍的《龍爭虎鬥》、羅傑·摩爾主演的《007之金槍人》、周星馳的《食神》、劉偉強麥兆輝的《無間道2》、以及《生化危機6》等一大批電影,也皆來此取景。

如果說香港是東方之珠,那麽珍寶海鮮舫,絕對是寶珠上麵最閃耀的一束光。

然而,看似牢不可破的美好,在1997年10月下旬開始,悄悄終止。

此時,一批國際金融炒家,開始移師國際金融中心——香港。

從沉淪到沉沒

1997年的金融風暴,國際金融炒家損失慘重。但對香港人來說,也是難免沉痛。

在之後的1998年,“珍寶王國”中的海角皇宮停運,並於1999年12月被售往菲律賓。但在2008年,其又因經營不善而停業。

2011年,海角皇宮被運回中國內地,在青島停泊。原本按照設想,其將被打造成海上高端餐飲場所。

隻不過,十年過去,這艘船一直未能投入運營。

2021年3月,青島市國資委曾回應稱,這艘船已由一家民營企業承租,但由於周邊的一些配套設施不到位,所以租賃企業也沒有很快地把它投入運營起來。

而沒有離開香港的珍寶海鮮舫,同樣經營慘淡。

早在2013年,海鮮舫就被爆出虧損嚴重,一直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態。到了疫情前夕,珍寶海鮮舫已累計虧損了1億港幣。

一位27歲的香港市民曾對媒體表示,珍寶海鮮舫更多是一個所有本地人都知道,但所有本地人都很少前去的地方。“那菜單一看就是給遊客吃的。”

2020年1月,珍寶海鮮舫將130多名工作人員裁減至60人,營業時間從每天11:00到23:30縮減成周二到周日一天兩餐。同時由原本的兩個碼頭營業,更改成一個碼頭。

到疫情來臨,珍寶海鮮舫迅速被業主,香港仔飲食集團關停。集團甚至表示,想把它捐贈給願意繼續運營的機構。

原本,珍寶海鮮舫的海事牌照將在今年6月到期。香港仔飲食集團公司表示,預計珍寶海鮮舫在短期內不可能複業,並且已經沒有可供珍寶海鮮舫停放的船廠泊位,也無法為海鮮舫進行每3年一次的大型檢查和維修。

因此,珍寶海鮮舫將離開香港,去東南亞進行維修。隻不過,具體地點“應船塢要求”不能公開。

2022年6月14日11點45分,經過一個早上的準備,2架拖船及數架護航船開始將珍寶海鮮舫拖離香港仔避風塘。

盡管已經經曆了十幾年的衰落,但依舊有人對過往留有慣性,對它念念不舍。

比如市民Ben先生,他住屯門,那天他特意前來,與珍寶海鮮舫告別。他形容,珍寶海鮮舫的遠去,“好似一個親人離開”,而如此情景,更是讓他“想哭”。

令Ben沒有想到的是,僅僅4天後,他這位無比懷念的親人,在行駛至南海西沙群島附近水域時,就因遇上風浪,沉沒在了茫茫的大海之中。

著名美食評論家,金梧桐廣東餐廳指南評委會理事長閆濤先生向鳳凰網美食說:

“當年的紙醉金迷,窮奢極欲,一定會回歸到大眾的平常。昔日燈紅酒綠的霓虹燈,也終有一日,會在曆史的深處暗淡。其實這隻是一種悲情氛圍之下,公眾的物哀而已。這一艘珍寶海鮮舫早不能滿足人們的日常消費需求。甚至就連精美品鑒的格調,也像我們記憶深處的祖母一樣,注定老去。隻是沒有想到,一切會結束於一場意外。”

“無家可歸者”的輝煌 “注定”無法上岸的珍寶海鮮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