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唐山被摘牌!取消“全國文明城市”,影響有多大

每一次負麵輿情事件,都是對整個城市形象的傷害。

近日,河北省唐山市“全國文明城市”資格已被中央文明辦停止。

全國文明城市,每隔3年評比一次。

自2011年首次入選以來,唐山已連續4屆躋身全國文明城市,也是河北省唯一“四連冠”的城市。

與國家中心城市作為城鎮體係層級的“塔尖”城市不同,全國文明城市則是反映城市整體文明水平的最高榮譽稱號,也是全國所有城市品牌中含金量最高、創建難度最大的一個。

社會治安是文明城市的重要一環。而在評選前一年,凡是發生惡性事件、重大安全事故,或黨政一把手落馬的,都會麵臨“一票否決”。

失去了全國文明城市資格,影響有多大?

01 中國有多少“全國文明城市”?

最新一屆全國文明城市評選是在2020年底,共有133個城市入選,同時151個城市複查確認保留榮譽稱號。

全國文明城市,囊括了副省級城市、地級市、縣級市、縣以及直轄市的區縣,全國共計有284個城市(區縣)入選。

目前,全國共有15個副省級城市、290多個地級市、380多個縣級市、1300多個縣,以及100多個直轄市下轄的區縣。

換言之,在全國2000多個城市/區縣中,隻有284個全國文明城市,其含金量之高、難度之大,可見一斑。

更關鍵的是,全國文明城市不會一勞永逸,而是動態考核機製,一旦鬆懈或出現重大事件,則麵臨摘牌風險。

根據第六屆名單,全國文明城市最多的5個省市分別是:

江蘇(28個)、浙江(26個)、山東(23個)、河南(23個)、安徽(29個)。

其中,江蘇以28個位居全國之首。江蘇13個地市,有12個入圍,南京、蘇州、徐州等在列,僅有無錫落榜。

不過,經過3個月整改,無錫於2021年順利通過了中央文明辦複查考核,確認繼續保留全國文明城市榮譽稱號。

此外,江蘇還有以昆山、太倉、高郵等為代表的16個縣級市躋身全國文明城市榜單。

蘇州下轄的4個縣級市全部在列,加上蘇州市本身,一個城市拿下了5座全國文明城市榮譽。

浙江共有26個全國文明城市,其中11個地市全部入圍,這也是全國唯一一個所有地市均躋身全國文明城市的省份。

山東、河南各自有23個全國文明城市,都是11個地市入圍,鄭州、洛陽、濟南、青島等主要城市全部在列。

相比而言,作為中國經濟第一大省的廣東共有13個全國文明城市,其中包含8個地市,全部位於珠三角,粵東西北僅有韶關仁化縣入圍。

而一些經濟欠發達的西部省份,則隻有2-4個城市入圍,這與經濟、基礎設施等硬指標的限製不無關係。

02 哪些省會未能入選全國文明城市?

不是每一個省會,都能入選全國文明城市。

事實上,全國文明城市與城市地位等指標關係不大,西安、太原、南寧、呼和浩特、烏魯木齊等省會未能躋身其中。

這些城市“落榜”的原因不一而足。

究其根本,全國文明城市評選,涉及方方麵麵。

既包括人均GDP、單位GDP能耗、居民收入、社會保障、基礎設施等硬性指標,還有政務、法治、人文、治安、生態等軟環境指標,以及廉政、安全生產、社會治安、生態環境保護、誠信建設等負麵清單。

一般而言,全國文明城市,人均GDP、人均居民收入水平要高於全省同類城市平均水平,這一條基礎門檻就將大部分城市拒之門外。

同時,如果在評選前12個月,出現黨政一把手嚴重違紀或違法犯罪的,取消參評資格。

這方麵,廣州、南京、濟南等曾因一把手被查,而一度落榜全國文明城市。

同時,一旦出現重大安全事故、惡性治安事件、群體性事件等,也麵臨“一票否決”的問題,太原就是如此。

值得一提的是,搞“運動式”、“一陣風”創建,造成驅趕商販、關門鎖店等擾民亂象,或搞“迎檢突擊”,跟蹤測評人員,引發負麵社會輿論的,也麵臨扣分等懲罰。

近年來,包括廣東廣州、廣西南寧、廣東珠海、江西南昌、黑龍江哈爾濱、福建泉州在內的眾多城市都曾受到過“停牌”處理。

廣州2021年因砍樹事件被暫停一年全國文明城市資格,長春2018年因“長生疫苗”事件被中央文明辦停止“全國文明城市”榮譽稱號……這一次唐山也是如此。

當然,全國文明城市是動態指標,既不會一勞永逸,一票否決的影響也不會一直存在。隻要整改得力,未必沒有恢複的可能。

在2020年第六屆全國文明城市評選中,落選的無錫、南寧等城市,經過整改之後,雙雙於2021年恢複了全國文明城市資格。

03 全國文明城市有多重要?

文明城市,關乎整個城市的榮譽。當然,許多人平常並不關注這一稱號,但如果因惡性事件而被取消,影響的就是整個城市的形象。

唐山打人事件,最大的負麵影響,當屬給了唐山市一個眾所周知的負麵認知。

正如《唐山,到底怎麽了》一文所論,過去,說起唐山,唐山大地震和鋼城最受關注,如今打人也成了標簽,對於營商環境、法治環境的傷害都是長遠的。

與城市想象相比,創建全國文明城市,還會帶動城市基本麵的改善。

一些地方為了所謂的市容市貌走入極端,這是對文明城市最簡單也是最粗淺的理解。事實上,官方早已不再將流動攤販等納入文明城市考核指標,而運動式、一刀切創文反而還要扣分。

要成為全國文明城市,除了精神文明建設之外,經濟增長、創新驅動、生態環境、社會保障及基礎設施的完善,都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這會帶動城市全方位的改善。

04 更關鍵的是,全國文明城市還是一道切實的政績考核,懸在許多官員的頭頂。

眾所周知,地方官員的晉升錦標賽,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的獨特現象。這其中,最突出的當屬以GDP增長為代表的政績。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周黎安的研究表明,省級領導的晉升與其在任期間所轄區域人均GDP 增長率存在相關性。

事實上,全國文明城市評選,本身也具有“晉升錦標賽”的特征。

山東大學教授張天舒等通過對118座城市、413
位市委書記和市長的研究數據表明,榮譽稱號是國家價值權威分配的重要渠道,對地方官員晉升具有顯著的信號作用。

因此,一旦創文成功,部分城市會對公務員及事業單位發放一筆“精神文明獎金”,一旦被取消稱號,這些獎金自然也要隨之取消。

當然,政績或獎金隻對一部分重要,但對城市形象的傷害,卻要全民來買單,這才是最大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