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見不得“香港第一絕色”如此沉淪!知己一聲拜拜遠去…

海上有座宮殿。

翠綠琉璃瓦。

鎏金飛簷角。

雕梁畫柱,朱漆欄杆。

夜晚行船駛過,更覺金碧輝煌,流光溢彩。

6月14日,它離開港口,開始了近半個世紀來的第一次遠行。

6月19日,行至南海西沙群島附近,那天風和日麗,據估計附近浪高隻有一米。

然而毫無征兆。

它沉了。

但是一切好像早有征兆:

誰讓這個年代久遠的龐然大物,太久沒有移動過了。

誰讓它承載的往事沉甸甸的。

誰讓它太過……美好。

因為你知道,這個世界總是愛從美好的地方崩裂。

如同杜十娘的百寶箱。

帶著所有過往的榮華,滿目琳琅的珍寶,棄世而去。

引得海底龍王也側目。

雖無海底的明珠珊瑚、水晶玳瑁,卻又寶氣逼人;門前立柱盤踞兩條金龍,雖不會動,卻又栩栩如生,氣度非凡。

龍王抬頭又一看。

隻見匾上五個大字:

坊鮮海寶珍

珍寶坊,珍寶坊。

你沒去過,也一定聽過。

它的地址——

香港仔避風塘。

避風塘炒蟹就是因這裏得名的。

今天提起珍寶舫,香港人會條件反射地說:好似一座皇宮。

可這其實是很後來的傳說了。

起初,它可跟皇宮沾不上半點邊。

它們隻是平平無奇的海上酒家,並擁有一個煙火氣十足的名字:

歌堂躉。

專門招待船夫、碼頭工人和來往商客的。

所以知道為什麽避風塘炒蟹特別鹹了吧——

做體力活的人,出汗大,菜要吃鹹口的才行。

50年代,很多漁民拿著第一桶金,他們不斷升級,將歌堂船的生意越做越大,據說在全盛時期,你會看到避風塘橫亙著十多條大船。

其中派頭最大的一艘……

對不起,還不是珍寶舫。

而是輩分更大的,太白海鮮舫。

起初,這隻是一艘不起眼的小船,由不起眼的木頭所製。

因為經營她的,隻是樸實單純的漁民。

很快,一位叫王老吉的商人,嗅到了金錢的味道,於是就把太白收購了,並且越做越大,變成了一座裝修氣派,可以容納800人的超豪華畫舫。

王老吉深諳營銷之道,他知道海鮮舫吃的不是海鮮,而是麵子。

接手後,他還時常用象牙筷子哄來自五湖四海的大老板。

1971年,想要延續姐姐致富步伐的珍寶舫,終於出生。

但比起姐姐,這位妹妹的命運卻特別坎坷。

就在開業前夕,一場裝修期間的大火,珍寶舫的船身被大規模燒毀,更釀成了76人的傷亡慘劇。

王老吉心灰意冷,沒有餘力再做投資。

火災讓珍寶坊元氣大傷。

但彼時的香港正是蒸蒸日上的時候,隻要能花錢解決的事,都不是難事。

珍寶坊等來了它的金主——

澳門賭王何鴻燊。

1975年,前腳剛在董事局逼走了黑道合作夥伴,獨攬澳門娛樂生意。

後腳,揚言要用3000萬港幣,跟鄭裕彤一起,打造一座海上皇宮。

珍寶舫不僅醒來了,還開始穿金戴銀,徹底超越了旁邊的太白海鮮坊。

當年,珍寶舫完全仿照宮廷設計,光是傳統手工藝飾物和壁畫就花了600萬,那張誰見誰眼紅的龍椅,足足花了2年才完工。

△《食神》裏,薛家燕就是在這裏吃的叉燒飯

就在珍寶舫涅槃重生時,旁邊又多了一個新來乍到的妹妹。

海角皇宮。

比起其他兩個姐妹,珍寶舫的趣聞總是特別多。

1980年,珍寶舫的保險櫃被盜,損失了十萬塊,可就在同一年,珍寶舫直接收購了旁邊的太白,海角皇宮也不做無謂的掙紮,半賣半送轉讓了所有股權。

三足鼎立的珍寶王國,應運而生。

至此,珍寶舫成了香港人最驕傲的文化地標。

她是世上最大的海上食府。

或者,也是唯一一個,可以供你娛樂遊玩,對外開放的“皇宮”。

每次登陸都要勞煩船家接送的儀式,讓珍寶舫多了一層遊離於現實的神秘感。

80年代,後來居上珍寶舫,和姐姐妹妹一起,變成了東方之珠的門麵。

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訪港,指明要在珍寶舫上看風景,畫大餅。

成龍在好萊塢闖蕩,拍《威龍猛探》涉及香港的故事,也要在珍寶舫取景。

最好玩的是。

賭王何鴻燊雖然有四個老婆,但他對珍寶舫情有獨鍾。

幾乎每年生日,都要在珍寶舫慶祝。

賭王親自營銷,又給珍寶舫抹上了一層獵奇的成功學色彩。

90年代,珍寶舫迎來了她的巔峰時刻。

用《金雞》裏阿金的話來說,在風起雲湧的掘金時代,守廁所都能發達。

而此時的《珍寶舫》,就成了香港人顯山露水的造夢基地。

多少人擠進來,也不是為了吃飯,就是為了摸摸龍椅,感受一下傳說中堪比皇帝的五星級服務。

對港人來說,珍寶舫是風光無限的凡爾賽宮,是幾代人香港夢的象征。

對外國人來說,珍寶舫則承載了他們對東方世界的無限想象,是一個亦正亦邪,捉摸不透的魔法世界。

這是《龍爭虎鬥》裏,因為李小龍而抓住世人目光的東方一瞥。

搞到《哥斯拉》看了都忍不住眼紅噴火。

是《中華小當家》裏黑暗料理的大本營。

導致一向低調樸素的周潤發,都忍不住帶湯姆·克魯斯見識見識。

盡管彼時中國大門已開,但先富一步的香港仍是最體麵的東西橋梁。

珍寶舫作為最耀眼的一顆明珠,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1996年,金融風暴前夕。

當時的港人還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怎樣的災難。

這一年,在珍寶舫取景的爆款電影,仿佛預言了泡沫的即將爆破。

《食神》的英文片名,叫CITY ON FIRE,算命婆苑瓊丹說的是,這世道,人人都是神仙。

周星馳將珍寶舫幻化成一個超現實的世界。

你看,第一次食神爭霸賽,是周星馳主導的大龍鳳,不過是在一家普通餐廳舉行;而第二次與二五仔唐牛的決鬥,卻在珍寶舫進行。

最不可理喻的一幕,莫過於用潛規則勝出的唐牛,遭到了神明的懲罰。

顯靈的是觀音菩薩。

而珍寶坊的穹頂上,描繪的是飛天造型,衣帶飛揚,香花飄灑。

電影在此取景,實在是再合適不過。

電影之外,珍寶舫的妹妹海角皇宮,無法幸免於金融風暴。

1999年,海角皇宮經營不善,以800萬美元賣給了菲律賓。

賭王依然喜歡在珍寶坊慶生,但年老體弱的他,隻能把生意交給兒子何猷龍。

珍寶舫勉強挺過了金融風暴。

2003年,她多了一個霸氣的名字,跟太白海鮮舫一起,成了珍寶王國。

換上美輪美奐的新衣裳後,等待珍寶舫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命運。

SARS肆虐香港,珍寶舫的營業額下降了75%,而年輕的小賭王在澳門事業上蒸蒸日上,卻唯獨對珍寶舫很頭疼。

在港人眼中,更名後的王國,氣焰更足了。

但……更消費不起了。

千禧年後,香港最流行三大慘物:破產,負資產,禽流感。

但珍寶王國卻非常不接地氣,也沒有跟港人共渡時艱的想法。

這個被重新打扮的公主,決定放手一搏,開始學說普通話。

同樣是2003年,港澳個人自由行開放。

蜂擁而上的大陸遊客,成了珍寶王國的新粉絲。

那可是《無間道2》裏慶祝香港回歸,抓獲黑社會頭目倪永孝的不夜船啊。

從此,珍寶舫就成了標準的遊客勝地,而不再是港人的豪華飯堂。

而即便價格能接受。

珍寶王國也讓人審美疲勞了。

他們已經明白,這場繁華的夢就算能繼續下去,也不再屬於自己了。

《食神》導演田啟文調侃說,成為網紅打卡地標後,珍寶舫的點心隻剩下八款。

“八款都叫飲茶?接受唔到咯。”

但大陸遊客沒這麽挑剔。

他們是來還願,是來感受他們想看見的香港文化的。

而珍寶舫的一磚一瓦,都滿足了他們的想象。

至於點心是不是八款,做菜用不用心……誰在乎呢?

又不是來爭霸食神的。

就這樣,後來的香港電影,也不像舊時那樣喜歡在珍寶舫取景。

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想讓香港作為符號出現的動作大片。

就這樣搖搖晃晃,十年過去了。

因為身體原因,2013年後的賭王,再沒有到珍寶舫慶生。

這是第一次,珍寶王國開始出現虧損。

於是,她開始花式自救。

那張讓她引以為傲的龍椅,成為了50 元一次的擺拍背景,如果你覺得自己坐上龍椅也不像太子,還可以租借龍袍。

珍寶舫第一次繼承了香港獨有的馬死落地行精神。

然而……還是以失敗告終。

對了,還記得那艘被賣豬仔的海角皇宮嗎?

現在,她其實不是在馬尼拉,而是在我們的青島。

2011年,菲律賓也管不住這個失落的皇宮了……

於是,何家把她轉贈給了青島市政府,之後委托給旅遊集團運營管理。

當時,他們雄心勃勃,號稱這將為青島的海上高端餐飲填補空白。

直到現在,青島的海上皇宮還是寫著閑人勿進。

來拍照的遊客很多,但什麽時候才能營運呢?

仍是一個未知數。

或許是收到了唇亡齒寒的信號。

珍寶王國再一次陷入了困境。

累計到現在,她已經虧損超過1億港幣。

尤其是突如其來的疫情,讓珍寶王國不再得到任何資本的豁免,逐漸走向瓦解。

2020年,珍寶王國遣散了一半員工,營業時間也無奈縮短:周一休息,晚餐隻供貴賓使用。

可是,已經習慣了迎接遊客的她,哪還有貴賓的資源呢?

這座一時無兩的海上烏托邦,終於成了食之無味的棄兒。

據聞香港仔飲食集團,曾與香港政府達成合作協議,將船體無償捐贈給當地海洋公園運營。

而所謂的活化項目,也曾出現在上一任特首的競選計劃中,可惜,香港本身已經風急浪高,在愈發頹靡的經濟困境前,文化保育又算得了什麽呢?

疫情這兩年,香港的生產總值首次被新加坡反超,成為四小龍的老四。

珍寶王國走過半個世紀,沒等來下一個王子的解救。

今年3月,珍寶舫宣布停業,而她的姐姐太白海鮮舫,雖然體量和成本都更低,卻還是沒等來接手的下家。

原以為,珍寶王國會一直與世無爭,安安靜靜地停在那兒。

可是某天,她的廚房崩塌,仿佛是在向世人訴說,我寧願在此毀滅,也不願離開香港仔。

一個月前,香港仔飲食集團宣布,珍寶舫要駛往另一個國度了。

但下一個目的地,下一任主人,都成了不可言說的秘密。

告別珍寶舫時,一位年近花甲的大叔說:

“睇住佢來,睇住佢走……唔舍得啊,太靚。”

說罷,猛男落淚。

像奇跡般誕生,奇跡般活了半個世紀。

最後卻在一個無風無浪的尋常日子裏,銷聲匿跡,隱入深海。

來無影,去無蹤,或許本身就能成為傳奇。

所以不必傷感。

隻需哼唱一句:知己,拜拜。

或者來日她被打撈時,我們可以告訴後代。

香港,真的有過一座皇宮。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奇愛博士多店老板娘

見不得“香港第一絕色”如此沉淪!知己一聲拜拜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