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取消對中國關稅?戴琪:那是“一個重要杠杆”

USTR Tai calls U.S. tariffs on Chinese goods
‘significant’ leverage https://t.co/3yXS6FnmCF pic.twitter.com/Wguy0zs72m

— Reuters (@Reuters)
June 22, 2022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 

美國貿易代表辦戴琪6月22日在出席國會參議院聽證會時,就是否取消特朗普政府時期施加的部分對華貿易關稅問題表示,她認為對中國商品征收關稅是美中貿易關係中“一個重要的杠杆”,取消關稅對控製美國國內短期通脹的效果可能有限。

戴琪在出席聽證會期間表示,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征收關稅提供了重要的杠杆作用,從談判和競爭的角度來看是有用的。當被共和黨籍參議員哈格蒂(Bill
Hagerty)問及,取消對華商品關稅是否會鼓勵北京的“更多不良行為”的提問,戴琪回答說:“在我看來,中國的關稅是一個重要的杠杆,貿易談判者從不放棄杠杆。”

戴琪補充說,拜登政府的關鍵挑戰是將“這種杠杆作用轉化為一項戰略方案,以加強美國的競爭力,並在中國將繼續發揮作用的全球經濟中捍衛我們的利益。”戴琪在稍早向參議員們發表證詞時指出,重要的是要關注保護美國的貿易利益,反對中國主導半導體等重要行業的計劃。

拜登政府高層近期一直在權衡是否取消對中國製造的超過3600億美元的商品(包括一些消費品)征收的部分稅款。此舉的支持者說,這可能有助於緩解通貨膨脹,因為他們認為這些稅款往往被轉嫁給購買中國產品的美國消費者。

作為拜登政府中支持取消對華商品關稅的代表人物,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L.
Yellen)19日在做客美國廣播公司(ABC)《本周要聞》節目采訪時提出,通脹現在高到不可接受,但經濟衰退並非在所難免。此外,耶倫稱,特朗普時期一些對華商品關稅“沒有戰略意義,還增加了消費者的開銷”。

但支持保持關稅的人說,取消關稅將消除旨在保護美國產業免受中國廉價產品影響的障礙,並將從中長期削弱對供應鏈重組的壓力。他們還指出,作為特朗普政府期間美中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一部分,中方並沒有履行對美國的所有承諾,包括在2021年底前額外購買價值2000億美元的美國大豆、飛機、能源和其他產品的協議。

周二,當被問及他是否會在就關稅作出任何決定之前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交談時,拜登總統回答說,他計劃進行交談,但指出“我們還沒有確定時間”。

戴琪在周三的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鑒於“中國確實關心國際信譽”,她認為與中方就其在貿易協議下的表現進行對話是值得的。但她指出,“這還不足以促使中國特別是在(落實)這些采購承諾上有所作為。”

戴琪說:“這就是導致我們得出結論的原因,現在是從舊的遊戲手冊翻頁的時候了”。她補充說:“我們確實需要執行我們對中國的權利,我們需要捍衛我們整個經濟的利益。”她還談到,中國有一個政府驅動的經濟模式,使其能夠瞄準並接管整個戰略產業。她說,這種方法已被證明與更多市場驅動的美國經濟根本不相容。

關於取消關稅,戴琪說:“我們需要在這個更大的畫麵上保持我們的注意力。”她說,拜登政府有責任幫助為美國人正在經曆的“經濟挑戰和緊縮”提供救濟。但她暗示,在保持美國對中國的競爭力方麵,維持關稅將是一個更有效的長期工具。戴琪說:“我們可以在中期和長期內影響我們經濟的競爭力”。她續稱:“關於短期的挑戰,我們能做的是有限的,特別是在通貨膨脹方麵。”

戴琪說:“我們有一天會發現自己處於這些挑戰的另一邊。我認為非常、非常重要的是,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情不應破壞我們使自己更具競爭力的需要,以及在一個全球體係中捍衛我們的經濟利益的需要,在過去幾十年裏,這個體係已經削弱了我們在許多不同經濟領域的領導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