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離奇轉黃碼 鄭州市民起訴省衛健委後神奇恢複綠碼

6月13日,鄭州市民謝女士在中原區法院掃碼時,健康碼變為黃碼,導致聽證會延期。19日,謝女士向金水區法院起訴河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請求認定被告對原告賦黃碼的行為違法。

6月22日,謝女士告訴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她於6月3日到北京遊玩,9日收到中原區法院送達的再審聽證傳票,便於9日下午回到鄭州。返回前,她向社區報備,返回後,按要求進行三天兩次的核酸檢測,均為陰性,健康碼為綠碼,能正常出入公共場所和乘坐公交等。

謝女士說,13日上午,她到中原區法院遞交聽證會相關材料,“掃完碼手機開始響,健康碼是黃碼。”謝女士隨即向12345熱線、疾控中心、街道辦、社區等反映,均無法解釋原因和解決問題。


謝女士此前健康碼為黃碼。受訪者供圖

14日,是聽證會召開的日期,謝女士被賦黃碼的問題仍未解決,無法進入中原區法院,法院將聽證日期改至16日。

謝女士說,讓她感到混亂的是,在向多個部門反映自己情況時,還有要求她居家隔離一周並進行核酸檢測才能轉綠碼的說法。不過,中原區疾控中心有工作人員於15日告訴她,最早要到16日下午4點才能給她轉綠碼,而她在15日下午做核酸時發現“鄭好辦”APP上已恢複綠碼,15日晚上支付寶上的健康碼也恢複了綠碼。

謝女士認為,她的健康碼轉綠,與自己的持續投訴以及發微博後引起極大關注有關。

16日上午的聽證會隻持續了10分鍾左右,謝女士一方對代表中原區農業農村工作委員會參加聽證者的身份提出異議,法官宣布擇期再開聽證會。

“我請了律師,還從廣州請了代理人,延期造成我費用的增加。”謝女士認為,她的健康碼在聽證前離奇轉為黃碼和神奇恢複綠碼的亂象,不排除是人為基於“非防疫目的”操作。

謝女士向記者講述了她與中原區法院的“糾葛”。她說,中原區農業農村工作委員會此前申請強製拆除她的房屋,中原區法院於4月12日作出裁定,駁回強拆申請。但在前述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後,中原區法院院長提交審判委員會討論認為,前述裁定書有誤,於5月7日裁定再審。謝女士質疑中原區法院火速自行裁定再審之舉,向多個部門舉報。

再審裁定書。受訪者供圖

不過,有媒體就此事采訪中原區疫情防控指揮部時,工作人員稱,其所了解的北京返鄭政策並非三天兩檢,應進行7日健康監測,監測期間健康碼均為黃碼,謝女士健康碼的問題可能是係統不穩定的緣故。

此前報道顯示,河南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曾表示,接到大量關於村鎮銀行儲戶、爛尾樓業主健康碼被賦紅碼的舉報投訴後,將相關線索轉交河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要求其自查,謝女士據此認為,河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是健康碼被違規轉碼的權責主體,故將其列為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