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專家驚呼:沒想到孔子學院這麽快就改頭換麵了

資料照: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倫敦與英國安德魯王子為一個孔子學院開幕揭牌。(2015年10月22日)

最近一份關於孔子學院的新報告讓美國著名漢學家,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特聘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吃了一驚。

“我吃了兩個小驚。一個是關了那麽多孔子學院,我沒想到關的比率那麽高。第二個就是美國大學取消孔子學院,可是(它)換了一個名字,換了一個方式存在。我想這是可以預測的,但是我沒想到會那麽快”,
他說。

林培瑞指的是美國全國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的一份最新報告。這份名為《後孔院時代:中國對美國高等教育的持續影響》的報告指出,在過去四年裏,美國大學裏的118家孔子學院有104家已經關閉。然而大多數學校的孔子學院搖身一變,成為了大學裏的漢語語言學習中心。除了名字,其他都沒有改變。

“孔子學院的故事代表了我們的政策成功,美國看到了孔子學院帶來的威脅,並采取了行動”,報告作者,美國全國學者協會政策部主任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在周二(6月21日)的發布會上說。“但是這同時也是一個警示,我們看到中國政府認為,隻要他們把孔子學院的名字換掉,然後改一改項目的結構,就沒有人能意識到中國政府的影響力在美國高教界持續存在。”

孔子學院是什麽?

接受中國政府資助的孔子學院在世界各地的高校內設立大約有1000所。孔子學院也同從幼兒園到高中的中小學合作開設孔子課堂,為低年齡的學生提供漢語教育。

美國全國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的最新報告《後孔院時代:中國對美國高等教育的持續影響》

2020年之前,孔子學院由中國教育部下的漢辦負責監督。中國政府表示,設立孔子學院是為了推廣中國語言和文化。漢辦的官網曾於2012年11月28日刊登了一篇時任中共宣傳大總管李長春視察孔子學院總部的報道。曾經被毛澤東“批倒批臭”的孔子,在李長春的描述下,是一個“本身就有親和力”的品牌,是一種“純文化”。李長春還在更早的一篇官方新華社的報道中說,孔子學院是中共“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

與此同時,孔子學院對所在西方高校有諸多要求,例如要求大學簽署合同時有保密協議,不透露資助金額;教材隨中國版本論述,不涉及政治話題等等。越來越多的批評者將其視作中國共產黨在海外的政治宣傳機器,
以及監視、幹預海外校園言論與活動的工具。2009年,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在孔子學院代表抗議後,取消了邀請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來學校演講的計劃。

在這種擔憂下,美國國務院在2020年將孔子學院美國中心定性為中國在美國的外國使團。2019年,美國國防部宣布將不為設有孔子學院的大學提供資助。

芬蘭廣播公司(Yle)6月18日報道,赫爾辛基大學已經在該星期終止了與孔子學院的合同,該合作將於明年1月到期。芬蘭也是繼瑞典和丹麥後,最新一個關閉孔子學院的北歐國家。

改頭換麵

在孔子學院受到外界廣泛批評並被頻頻關閉之後,中國教育部在2020年成立了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 (The Center for
Language Education and Cooperation),代替漢辦,負責協助中國語言與文化交流項目。

美國全國學者協會的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說,在此之後,孔子學院搖身一變,換了個名字繼續在美國大學裏存在著。

“我們研究了美國曾有的118所孔子學院。其中有28個大學在關閉孔子學院之後,與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合作,用一個很類似的項目代替了孔子學院,或者是繼續與此前共同設立孔子學院的中國大學合作。至少58所美國大學與曾經的中國夥伴高校保持緊密聯係”,她說。

報告舉例,位於美國南達科塔州的北方州立大學(Northern State University)
在2019年關閉孔子學院之後,與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簽訂了協議。中心派遣漢語教師並支付她們的工資和旅費,而北方州立大學提供課堂、教師住宿和健康保險,與孔子學院的安排一模一樣。“除了名字,什麽都沒變”,彼得森說。

再例如維吉尼亞州的公立大學威廉與瑪麗學院(The 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其孔子學院於2021年6月30日關閉,而一天後,該學院就與其前孔子學院合作夥伴,北京師範大學簽署了“姐妹大學協議”,使用不同的名稱繼續孔子學院的課程。

美國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吉姆·班克斯(Rep. Jim Banks, R-IN)
在21日的報告發布上表示,盡管美國大學的孔子學院大多已經關閉,中共統戰部仍然持續推動在美國大學校園內的影響力,他呼籲國會和行政當局嚴肅看待中國威脅。

“中共統戰部的任務是影響外國人,外國機構,特別是那些在美國的機構,他們的工作在美國各地的大學校園裏都能看到。。。孔子學院和中國大學與美國的大學建立合作關係,接受來自政府部門的研究經費。大多數的合作關係不是隨機的,統戰部門特別鎖定有著強大STEM項目的大學院校,近年來已經發生多起間諜行動。”班克斯議員說。

漢學家林培瑞說,孔子學院和其他類似的這些組織的功能不是書麵上的去審查學生。“比如達賴喇嘛不能到這裏來演講,這是表層的效應。更深,更難說清的層麵是心理作用,就是怕別人打小報告,我不敢說真話,說我的心裏話。孔子學院的功能基本都是自我審查”,他說。

林教授說,這不僅是對中國學生來說,對美國人來說也一樣。

“一個美國人你在孔子學院裏頭,你拿了共產黨的錢,你辦一些節目。你會不會辦一個紀念六四的活動?當然不會。書麵上有規定你不能辦嗎?不是。上麵跟你說你不能辦?也不是。是自我審查,心理作用。我當然不拿共產黨的錢去紀念六四,這個不用拿出來問。孔子學院和大陸其他這些所謂教育項目的最可怕的功能,是這個層麵,心理層麵上的功能”,他繼續說道。

蘇利文:孔子學院的威脅被誇大

然而,英國諾丁漢大學當代中國研究學院(School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的副教授蘇利文(Jonathan
Sullivan)則認為,孔子學院對於西方學術自由的威脅被誇大了。

“大多數的孔子學院設立在資金雄厚,資源豐富的大學學府,在這種情況下,這些大學有能力應對負麵的,他們不願接受的影響力。但是在另一些學校裏,孔子學院則是全權負責中國語言文化教學,那麽這些孔子學院就更有可能對於課業內容做決定”,他說。

蘇利文認為,西方政府認識到要與中國打交道,西方需要培養能夠說漢語,並且了解中國文化的人才。他補充說,在對孔子學院的憂慮日益增加的今天,西方大學都開始討論如何來替代孔子學院,但是目前他還沒有看到大學實際的行動。

“非常殘酷的現實是,西方大學高興的接受了中國的‘免費午餐’,但是現在孔子學院名聲狼藉,人們對中國政府的疑慮一日增加,這個免費午餐就不免費了”,他說。

中國方麵一直堅持不應當將孔子學院及類似的文化交流項目政治化。中國媒體環球時報在一份社評中說,孔子學院和類似機構是一個“全麵客觀了解中國的平台,中方堅決反對將學術文化交流活動政治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