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65. 「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從烏魯木齊到上海、北京…,這是從1989年六四天安門以來,再次出現全國規模的抗議行動。」中國從周末以來罕見爆發各地響應的大規模抗議,導火線是悼念11月24日的烏魯木齊住宅大火悲劇,而從上海、北京、南京、成都等各地接連出現追悼與反封控的抗議人群,人們舉起白紙做為無言發聲的象徵,同時也呼喊」不要核酸要自由」的口號,甚至喊出習近平與共產黨下台的政治主張。

全面封禁的中國,為何能激起」白紙革命」?這是今年一系列壓力和民怨累積的結果,從年初上海封城的」四月之聲」呼救,到像是呼和浩特墜樓母親慘案等各地傳出的封控悲劇,或是河南鄭州工人徒步返鄉與暴動抗爭,以及不久前24日重慶」超人哥」的慷慨直言——反封控之怒已成星火燎原。儘管資訊難以即時驗證、目前也無法全面掌握人數和各地抗疫情況,但到今天28日已屆三天,抗議仍未全面消退,這一波形勢有可能對中國政治和社會造成極大衝擊與改變,成為當下的國際新聞密切關注的焦點。

點燃眾怒的導火線,是2022年11月24日的烏魯木齊住宅大火事件。當日晚間約7點49分,位於新疆烏魯木齊天山區的吉祥苑小區,一棟高樓層住宅中發生火災,火勢從15樓蔓延到17樓,最後造成10人死亡、9人受傷。事後調查認定,起火原因是家中延長線著火,然而因為該棟樓所處社區正在進行防疫封控,導致救災人員無法即時進入社區救火,最後釀成死亡悲劇。

烏魯木齊火災案的現場影片,在當晚就紛紛被傳到中國網路社群,眾人只能看著燃燒的大樓、聽見住戶凄厲的呼救聲,目睹慘劇而無能為力。最讓中國輿論情感衝擊的,是死者之中有年僅2、3歲的孩童,他們在封禁中度過疫情的日子,最後也在封禁中死去。

烏魯木齊的悲劇,隨即成為中國社群的共鳴話題,大量的哀悼圖文,從24日晚間開始不斷散發;但讓輿論憤怒升級的,是隔天25日烏魯木齊官方的」闢謠」解釋,官方甚至反過來說是死者」不熟悉安全出口位置」、」自防自救能力太弱」——官方說法將責任都推到死者身上,這才讓輿論更加怒不可遏。

從烏魯木齊開始,25日接連有人自發性舉行悼念集會,網路上也陸續有民眾號召;這股烏魯木齊之怒成了燎原火,罕見地點燃中國各地的悲憤共感,並且化為實體行動,26日上海就發起在烏魯木齊中路的追悼集會,並且高喊」不要核酸要自由」口號(這是在二十大前夕,發生在北京四通橋的抗議標語之一),現場甚至喊出了:

「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

上海烏魯木齊中路的行動,從追思紀念變成了反封控的抗議,立刻引起中國國內和國際社會的關注。但也因為中國網路封禁的緣故,許多第一手現場影片要靠Twitter等平台流傳,無獨有偶的是,從26到27日,除了上海之外,包括北京、南京、廣州、河北、天津、浙江、陝西、江蘇、福建、山東、吉林…多地都響應了反封控行動,多數都是由當地的大學生髮起集會,除了呼喊口號之外,會舉起一張」白紙」做為抗議象徵。在中國全國延燒的當下,已被稱為」白紙革命」、」白紙抗議」——

這是從1989年六四天安門學運以來,中國再次爆發的學生抗爭行動,而且持續到28日已屆三天仍未全面消退,實屬罕見。

為何能激起這麼強烈的反應?其一是動態清零、全面封控下所形塑的」共感」。中國堅持的動態清零政策,讓各地的封控慘況形成了社會大眾的普遍經驗,以往可能還只是各省自己的事,但如今到2022年,從上海」四月之聲」封城呼救、到11月初的呼和浩特墜樓母親、鄭州徒步返鄉的抗爭,加上今年以來屢屢傳出因為封控而自殺、延誤就醫致死等慘劇,長久積累的負面情緒與新聞共感,才在烏魯木齊事件下被點燃。而上海的反應之所以特彆強烈,可能也和先前3、4月對切封城造成的影響有關。

其二是接連的高調抗議和衝撞事件。在今年二十大前後,中國政府抓緊防疫封控措施之際,同時從地方也傳出民眾不願配合防疫,諸如拒做核酸、闖過封鎖區域等零星事件發生。二十大召開倒數階段,首都北京在10月13日的海淀區四通橋上突然出現一條橫幅白布條,紅字寫著」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等標語,以及」罷工罷課罷免獨裁國賊習近平」。

而在河南鄭州,不想被封控的工人們湧現徒步返鄉潮,同樣一時震驚中國社會輿論,接著在11月22日爆發廠區內員工大規模抗爭;11月24日在重慶,也出現一位身背超人圖案背包的」重慶超人哥」,在大街上慷慨激昂地痛斥中國防疫政策之荒謬,高喊」不自由、毋寧死」,雖然當場被員警壓制,但圍觀眾人竟一涌而上阻止警察抓人,成功救下超人哥、護送離開,顯示出了民眾對生活現況的積怨,已無懼在場的警察,而超人哥只是反映了眾人的心聲。

幾條事件雖無直接關聯,但接連的高調抗議和衝撞,也是一系列壓力的爆發。直至白紙革命的出現,似乎也證實了北京四通橋時」猶有民間鐵未銷」的暗示:伺機而動的民怨隨時可能集結髮聲。

外媒怎麼解讀?

現場影像標示著來自上海、北京、武漢、成都、西安、廣州、南京等地,由於爆發抗爭的範圍之廣,如《美聯社》等外媒表示第一時間無法一一詳查確證拍攝地點,不過依據照片、影像中的街景,可辨認除了上海的烏魯木齊中路之外,南京傳媒學院、以及習近平的母校北京清華大學同樣爆發學生抗爭,《美聯社》指出中國全國約有50所大學都出現示威活動。

中國警方同樣針對抗爭採取行動,網路影片顯示有上海的抗爭者被警察押上車、同時仍大喊著」自由」,而趕赴抗爭現場採訪的外媒記者,同樣成為警方壓制的對象——《BBC》記者勞倫斯(Ed
Lawrence)在上海進行採訪時被捕、上銬。

《BBC》聲明指出勞倫斯被拘留數個鐘頭,期間遭受警方拳打腳踢;中國官方給予《BBC》的解釋是,抓捕勞倫斯是為」防止他在人群中感染Covid19」,對此《BBC》聲明表示無法信服,並指出警方並未對此道歉。而在勞倫斯被捕的影像畫面中,也可看見勞倫斯被數名警察圍毆、以及聽見周圍抗議群眾憤怒高喊」放人」。

《BBC》、《路透社》等外媒指出,在中國境內,大規模抗爭極為罕見,多年來儘管各地零星抗議時有所聞——例如污染、非法征地、警暴等事件引起——但皆在短時間內平息。此次遍布全國的大範圍、甚至在上海的抗爭者公開反對共產黨、習近平,可謂令人極為震驚,同時也為抗爭者帶來極為巨大的風險。

抗爭爆發的時機,僅在習近平於二十大確認開啟第三任期后的一個多月之後,《路透社》指出長達3年的封控政策、加上習近平權力延續,使得10月下旬二十大結束后,中國民眾的挫敗感不停沸騰延燒至今,然而耶魯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馬丁利(Dan
Mattingly)受訪時悲觀表示,只要中國菁英高層與解放軍仍與習近平站在一起,習近平的權力就不會面對任何實質威脅。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學教授孔誥烽也表示,抗爭者喊出」習進平下台」,讓」白紙革命」抗爭成為了習近平絕對專制統治的首次嚴肅考驗,看不到盡頭的」動態清零」政策已經耗盡了中國年輕人、中產階級、工人、甚至是部分菁英階層的耐心,包括烏魯木齊大火和近期的鄭州富士康事件,都在民眾累積深厚的不滿情緒上,延燒出了更大規模的抗爭。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專家黃延中則在受訪時,將」白紙革命」抗爭與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相比較,表示:」如果政府處理不當,高度動蕩的局勢可能釀成六四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

各家外媒皆直指」動態清零」封控政策,正是引爆抗爭的罪魁禍首,此外《BBC》指出,從近期習近平仍一再重申清零政策來看,中國政府似乎大大低估民眾不斷積累的不滿,結果是走入死胡同——中國政府在3年的疫情中,沒有準備足夠多的重症病房、沒有提升疫苗覆蓋率(中國80歲以上族群中,只有50%接種過至少1劑疫苗),而是將大量資源投入核酸檢測、封鎖與隔離,這種做法勢必將讓疫情戰爭長久持續——也就幾乎不可能可以因疫情消失而解封。

此外,中國境內仍只能接種國產的科興疫苗及國葯疫苗,《BBC》、《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皆對中國國產疫苗的保護力提出懷疑;已有研究表明科興與國葯疫苗使用的去活性病毒技術,對Omicron變種病毒的保護力極低,加上中國官方宣布的低感染率,推測中國民眾對Covid19病毒的免疫力低下——結果,中國當局就繼續以強硬隔離措施來防疫,為醫療系統與民眾生活、以及中國經濟帶來巨大負擔。

中國媒體對抗爭消息噤聲,然而在大型媒體平台《網易新聞》上,短暫出現了一篇題為〈取消全民核酸勢在必行〉的文章,衝撞了中國政府一力推行落實的核酸檢測,然而這篇文章隨即遭到刪除。

而在強力控制言論的中國微博上,以」烏魯木齊中路」等字詞搜尋,並無與抗爭事件相關的討論,而改以」白紙」搜尋,則出現指控」境外勢力介入」、」抗爭者擺拍」的發文,不過當中仍有中國網民表示:

「你說境外勢力有沒有?我說也許有。借著勢頭渾水摸魚一下有沒有可能?我說有可能。但認為境外勢力可以一夕之間在全國各大城市組織這麼大規模的活動,還發錢僱人舉白紙,是不是多少有點看不起咱們國家的天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