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51. 另一個胡耀邦?江澤民會引發顏色革命?專家這麼說

北京一家商場的大屏幕2022年11月30日正在播出中國前領導人江澤民的死訊 美聯社圖片

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去世的消息在中國民間引起了一絲”懷念”熱潮。網民湧上社媒,用”長者”稱呼江澤民,張貼他過去的影像,細數他過去的成就。有觀察人士認為,這些舉動很大程度上是在與當前的形勢相映襯。

江澤民去世的消息傳來時,中國江南、西南等地恰好出現了大面積雨雪天氣。

下雪了!

經濟學者馬光遠在自己的微博上說,「今天江浙一帶罕見大雪,原來是送這位老人。」

他在貼文里細數說,「中國入世、市場經濟確立,北京申奧成功,都是在老人家手裡完成,他讓中國真正融入了全球。」下面還附有三張江澤民在任時的照片。

眾多網友對江澤民的紀念方式,則比這位經濟學者更富感性。用「長者」一詞在推特上搜索,出現一長串推友悼念江澤民、懷念他當政時代的推文。

還有網友在推特上放出一段視頻,是江澤民揚州老宅門前,民眾自動為江澤民送上一捧捧鮮花,排出了半條街。但本台尚無法獨立核實這一視頻的真實性。

民眾的情緒與這幾天多個城市發生的反對封控、悼念烏魯木齊火災死難者的抗議活動似乎有關。有網友在社媒上戲謔地說,江澤民比吳亦凡有用,江澤民去世的消息這個時候放出來,就是為了轉移民眾憤怒的情緒。也有很多網友認為,民眾懷念江澤民就是為變相表達對當下中國局勢的不滿。

一位上海的八零后青年告訴記者,他也懷念江澤民,但這種懷念主要來自比較,「江時代雖然經濟上不如現在卻是國人昂揚向上的年代,而現在多數人對未來是悲觀的!一天比一天好和一點一點爛下去感覺很不一樣。」

在江澤民時代擔任《南方都市報》主編的程益中理解民眾的這種情緒。他認為,1989年之後的歷屆中共領導人比較起來,江澤民相對來說算不錯的,「江澤民相對來說,在文化水平、個人修養,以及個人能力等方面,還是要好很多。」

網上至今流傳最廣有關江澤民的視頻之一,是他在2000年的記者會上,怒斥香港有線電視女記者張寶華向他提問,是否內定董建華連任香港特首?當時,江澤民用英文對眾多記者說,「你們太年輕、太天真!」

程益中至今還記得,他當時看到這一幕時自己的論斷,「他在說這個話的時候,至少還是把自己放在一個平等的位置上,在和記者溝通,還覺得挺可愛的;但在另一方面,也有令人厭惡的方面,就是中共的官員他們本質上都是厭惡新聞媒體的。」

北京一家商場的大屏幕2022年11月30日正在播放中國前領導人江澤民的死訊(美聯社圖片)

「無官不貪,尚可澤民!」

在不少網民的評論中,江澤民的這種多面性也被凸顯出來。

網名叫「秦先」的推友在推文中說,「那個時候,可以模仿古惑仔,可以唱星星點燈、大國民、海闊天空!那個時候,不用怕警察、交警,也沒有瘋狂的居委會、門衛、志願者。那個時候,只要想賺錢,就有機會。當官的只要給錢,就給辦事。」他在後面跟了一句,「無官不貪,尚可澤民!」

江澤民主政時期在中國改革雜誌社工作的李偉東說,現在的民眾主要拿疫情封控三年後的中國與江澤民時期做比較,容易忽略那個時期的問題,「江澤民原來跟法輪功之間的積怨、江時代那麼嚴重的腐敗,以及九龍治水,還有他在國際上的名聲其實也很壞,年輕人可能都不知道。」

程益中也認為,對一國領導人的評價還是要從大的層面著手;對於中國今天糟糕的現狀,江澤民也是有責任的,「習近平把中國打造成一個監獄,960萬平方公里的監獄,一個完全匪夷所思、極其恐怖的這麼一個獨裁政權。我認為,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都是有責任的。」

他強調,江澤民實際也是中共極權體制延續過程中的一環。

值得注意的是,已經全面覆蓋中國各處的維穩體制實際就肇始於江澤民時期。中共中央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成立於1998年,又於2000年5月在公安部設立了中央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

另一個胡耀邦?不可能!

但網民似乎執意要借古諷今。在推特上,有人把江澤民在這個時間點去世與1989年胡耀邦去世相比較,暗示他的去世可能引發大規模的民眾反抗。

中國政府與網民似乎都敏感地意識到了這一點。有網民在推特問,長者走了,是否允許上街悼念?與此同時,有跡象表明中國社媒上已開始鉗制有關江澤民的言論。

記者在新浪微博上發現,關於江澤民逝世的話題只有經過微博認證的企業或者各種機構、部門的藍V可以發言,相關貼文下面的評論區都是關閉或者開啟了精選功能。普通用戶難以發出相關的帖子。

現在美國擔任《中國戰略分析》雜誌社社長的李偉東則認為,江澤民去世難以引發類似於1989年那樣的社會運動,「1989年的時候有重大的政治不滿,就是鄧小平老人執政,把一任中共總書記反覆折騰,就這麼死掉了。這樣的不滿在知識分子和普通民眾中都有。」他強調,目前中國社會並沒有多少政治上的不滿,「現在的民怨僅僅是因為封控,和經濟自由被大幅降低。」

李偉東認為,中共高層沒有類似於1989年那樣的政治危機,民間也沒有政治對抗,並且近年來,習近平高調宣揚在反腐敗、扶貧和經濟上的所謂成績,因此目前中國社會的不滿要發展為顏色革命,可能性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