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國防疫困境:“清零”難持續,開放恐致病例災難性激增

中國笨拙地退出大流行緊急階段,與新西蘭和台灣等地的退出形成鮮明對比。後者用封鎖爭取了喘息之機,讓人口有時間接種疫苗;隨著防疫措施的解除,死亡上升了,但上升幅度遠不像美國這樣的國家那麽大。

科學家表示,中國的策略到目前為止沒能規劃出一個退出封鎖措施的途徑。 https://t.co/lOgKX1oeWR

— 紐約時報中文網 (@nytchinese)
December 2, 2022

今年,隨著一個又一個國家相繼屈服於疫情,中國仍控製著新冠病毒,贏得了寶貴的時間來應對不可避免的災難:病毒的變異株變得極為狡猾、傳染性極強,以至於中國也將難以控製它。

但中國沒有為這種情況奠定基礎,而是加強了對“清零”的承諾,部署了快速封鎖和接觸者追蹤。

與此同時,每日疫苗接種量降至曆史最低水平。盡管工作人員建造了檢測室和隔離設施,重症監護床位仍然短缺。國產mRNA疫苗的研究未能跟上快速變異的病毒。

科學家們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如今,這種做法的代價正在不斷增加,使中國陷入似乎無法輕易擺脫的困境。

盡管新冠病例達到曆史新高,但居民們走上街頭,抗議導致許多城市日常生活陷於停頓的封鎖。震驚的官員開始放鬆限製。

研究人員擔心,中國可能很難在不出現死亡潮風險的情況下重新開放,緩解經濟壓力。這種災難性的激增可能對政治領導人構成重大威脅。。

“我們經常假裝中國可以在‘清零’和開放之間做出選擇,”香港大學病毒學家斯達斯·斯達爾博士說:“從來沒有過選擇。一個簡單的事實是,中國還沒有準備好迎接這種規模的浪潮。”

為老年人接種疫苗的困難是中國準備工作中最嚴重的阻礙。在80歲及以上的人群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接種了疫苗,但隻有40%的人接種了強化針,這是一個嚴重的缺陷,因為中國生產的疫苗比輝瑞和莫德納疫苗提供的保護作用更弱。

在香港奧密克戎病毒激增期間的一項研究中,中國主要國產疫苗科興的兩劑疫苗對80歲及以上人群的新冠重症或死亡的有效性隻有58%。相比之下,兩劑輝瑞疫苗對同一群體的有效性為87%。巴西的一項早期研究也發現,兩劑科興疫苗在預防新冠死亡方麵的有效性隻有61%。

這些結果在科學家中鞏固了一種印象,即中國的滅活疫苗是三針有效,而不是兩針。

更加困難的是,中國上一次大規模的疫苗接種是在春季,對於許多接種者來說,距離上一次接種間隔了八個月或更長時間。

這會削弱他們的免疫防禦係統。馬來西亞的一項研究發現,雖然輝瑞疫苗在三到五個月後對重症監護住院產生了相對穩定的保護作用,但科興疫苗在同一時期對重症監護住院的有效性從56%下降到29%。

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傳染病專家保羅·亨特博士說,與世界上其他非mRNA的新冠疫苗相比,中國疫苗的表現相對較好。但是在上次疫苗接種運動結束這麽久之後重新開放國家可能是有害的。

亨特說,“我認為這是一個比(中國疫苗的)質量更大的問題”。

由於中國已經實現了相對較高的總體覆蓋率,中國老年人口的疫苗接種差距更加明顯。近90%的人口已經接種了最初的疫苗,通常包括兩劑科興或國藥控股的疫苗,後者是另一種中國製造的疫苗。

谘詢公司Trivium駐上海的分析師安迪·陳(音)說,造成這種差異的部分原因是一種過時的理論,即隻要更年輕、更活躍的中國人接種疫苗,國家就可以建立一種群體免疫,保護老年人。

安迪·陳說,中國的老年人通常會避免健康風險,因此,對許多人來說,即使是輕微的疫苗副作用,也可能是一種威脅。其他專家說,中國不願提供疫苗功效和副作用的數據,這造成了一個真空,使這些擔憂變得更加嚴重。有關副作用的錯誤信息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大量傳播。

盡管衛生官員鼓勵患有慢性疾病的老年人接種疫苗,但疫苗接種人員往往不願意在沒有獲得更脆弱接種者病史的情況下接種疫苗。

“清零”戰略隻會使疫苗接種複雜化。限製感染措施挽救了生命,但也削弱了許多老年人對於注射疫苗的緊迫感。

強調核酸檢測而不是注射疫苗的做法進一步分散了人們對疫苗接種的關注。在春季疫情暴發後,中國在上海和北京等城市設立了數以萬計的檢測點,並建造了巨大的設施來隔離數百萬人。疫苗接種率停滯不前。

“醫療係統的工作人員總是短缺,”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副教授陳曦(音)說,“人們當時告訴我,他們被告知要專注於大規模檢測。”

根據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一份聲明,中國本周表示,將繼續努力為最年長的公民接種疫苗,宣布采取措施,使用流動疫苗接種站,將疫苗送到養老院,走訪上門。

但一些專家,比如全球衛生專家、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黃嚴忠懷疑此舉隻是口惠而實不至。

“這是對當前方法的修補,”他說。“但從公共衛生政策的角度來看,這種做法從根本上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在與衛生官員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當局沒有提供新舉措的詳細計劃,也沒有強製要求接種疫苗。專家們表示,盡管領導層掌握著巨大的權力,但強迫老年人接種疫苗被視為一種潛在的越權行為,可能會引發公眾的反感。

“從地方政府官員的角度來看,即使隻有一個人死於疫苗的不良影響,那也是你手上的血債,”Trivium的分析師安迪·陳說。“真的很難從中恢複。”

如果病例繼續攀升,疫苗覆蓋率的差距可能會給醫院帶來更大的壓力,這些醫院可能還需要應對冬季感冒和流感季節。中國的人均重症監護床位少於許多其他亞洲國家。

中共曾在疫情暴發時將衛生工作者從一個省份轉移到另一個省份,以應對醫生和護士短缺的問題,特別是在農村地區。如果奧密克戎病毒在全國範圍內泛濫,那樣做就不可能了。

上海複旦大學今年5月的一項研究警告稱,如果中國放棄“清零”政策,將出現一場新冠病例的“海嘯”,約160萬人死亡。自那以後,中國獲得了更多抗病毒治療的選擇。但香港大學流行病學教授本·考林表示,中國的醫院能力非常有限,突然取消“清零”限製仍然會造成健康危機。

佛羅裏達大學生物統計學副教授楊洋(音)表示,鑒於中國一旦重新開放,病例將不可避免地激增,“為醫療係統做好準備”是當務之急。他還說,已經有一些跡象表明,領導層正在將重點從建設隔離設施轉移到鞏固其最好的醫院。

中國笨拙地退出大流行緊急階段,與新西蘭和台灣等地的退出形成鮮明對比。後者用封鎖爭取了喘息之機,讓人口有時間接種疫苗;隨著防疫措施的解除,死亡上升了,但上升幅度遠不像美國這樣的國家那麽大。

科學家表示,中國的策略到目前為止也限製了新冠死亡規模,但沒能規劃出一個退出封鎖措施的途徑。

“限製和封鎖隻能用來爭取時間,以便讓關鍵公共衛生措施就位,拯救生命,但是他們沒有自己的退出策略,”全球衛生基金會惠康的總監傑瑞米·法拉說。

至今沒有接受輝瑞和莫德納疫苗的中國似乎把希望寄托在本國生產的mRNA替代品上。專家說,政府的科學家正在同時測試十多種新疫苗,其中包括一些mRNA疫苗。

公開數據十分稀少,不過印度尼西亞近日批準了中國的mRNA疫苗,其中一些疫苗生產商在獲得中國官方批準方麵似乎走在前麵。

“在mRNA研製上可能做了一些失敗的嚐試,但初步數據顯示正走在正確的方向,”紐約RTW投資公司醫療科學專家詹姆斯·貝爾拉什說。

中國最高領導層釋放的信號顯示,他們看到為了控製病毒而采取的全麵措施正在造成越來越大的經濟和社會損耗,並呼籲對“一刀切”的方式做出調整。近日經過一波大規模抗議後,有多座城市放鬆了最嚴厲的限製措施。

但是,是否應該放棄新冠防疫限製,似乎還存在爭論。在東北省份遼寧的錦州市,官員們表示已經開始放鬆一些措施,但仍然抵製徹底放棄“清零”政策。

他們說,“我們沒有必要在可以清零、可以不形成大麵積感染的情況下放棄防守。”

今年,隨著一個又一個國家相繼屈服於疫情,中國仍控製著新冠病毒,贏得了寶貴的時間來應對不可避免的災難:病毒的變異株變得極為狡猾、傳染性極強,以至於中國也將難以控製它。

但中國沒有為這種情況奠定基礎,而是加強了對“清零”的承諾,部署了快速封鎖和接觸者追蹤。

與此同時,每日疫苗接種量降至曆史最低水平。盡管工作人員建造了檢測室和隔離設施,重症監護床位仍然短缺。國產mRNA疫苗的研究未能跟上快速變異的病毒。

科學家們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如今,這種做法的代價正在不斷增加,使中國陷入似乎無法輕易擺脫的困境。

盡管新冠病例達到曆史新高,但居民們走上街頭,抗議導致許多城市日常生活陷於停頓的封鎖。震驚的官員開始放鬆限製。

研究人員擔心,中國可能很難在不出現死亡潮風險的情況下重新開放,緩解經濟壓力。這種災難性的激增可能對政治領導人構成重大威脅。。

“我們經常假裝中國可以在‘清零’和開放之間做出選擇,”香港大學病毒學家斯達斯·斯達爾博士說:“從來沒有過選擇。一個簡單的事實是,中國還沒有準備好迎接這種規模的浪潮。”

為老年人接種疫苗的困難是中國準備工作中最嚴重的阻礙。在80歲及以上的人群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接種了疫苗,但隻有40%的人接種了強化針,這是一個嚴重的缺陷,因為中國生產的疫苗比輝瑞和莫德納疫苗提供的保護作用更弱。

在香港奧密克戎病毒激增期間的一項研究中,中國主要國產疫苗科興的兩劑疫苗對80歲及以上人群的新冠重症或死亡的有效性隻有58%。相比之下,兩劑輝瑞疫苗對同一群體的有效性為87%。巴西的一項早期研究也發現,兩劑科興疫苗在預防新冠死亡方麵的有效性隻有61%。

這些結果在科學家中鞏固了一種印象,即中國的滅活疫苗是三針有效,而不是兩針。

更加困難的是,中國上一次大規模的疫苗接種是在春季,對於許多接種者來說,距離上一次接種間隔了八個月或更長時間。

這會削弱他們的免疫防禦係統。馬來西亞的一項研究發現,雖然輝瑞疫苗在三到五個月後對重症監護住院產生了相對穩定的保護作用,但科興疫苗在同一時期對重症監護住院的有效性從56%下降到29%。

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傳染病專家保羅·亨特博士說,與世界上其他非mRNA的新冠疫苗相比,中國疫苗的表現相對較好。但是在上次疫苗接種運動結束這麽久之後重新開放國家可能是有害的。

亨特說,“我認為這是一個比(中國疫苗的)質量更大的問題”。

由於中國已經實現了相對較高的總體覆蓋率,中國老年人口的疫苗接種差距更加明顯。近90%的人口已經接種了最初的疫苗,通常包括兩劑科興或國藥控股的疫苗,後者是另一種中國製造的疫苗。

谘詢公司Trivium駐上海的分析師安迪·陳(音)說,造成這種差異的部分原因是一種過時的理論,即隻要更年輕、更活躍的中國人接種疫苗,國家就可以建立一種群體免疫,保護老年人。

安迪·陳說,中國的老年人通常會避免健康風險,因此,對許多人來說,即使是輕微的疫苗副作用,也可能是一種威脅。其他專家說,中國不願提供疫苗功效和副作用的數據,這造成了一個真空,使這些擔憂變得更加嚴重。有關副作用的錯誤信息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大量傳播。

盡管衛生官員鼓勵患有慢性疾病的老年人接種疫苗,但疫苗接種人員往往不願意在沒有獲得更脆弱接種者病史的情況下接種疫苗。

“清零”戰略隻會使疫苗接種複雜化。限製感染措施挽救了生命,但也削弱了許多老年人對於注射疫苗的緊迫感。

強調核酸檢測而不是注射疫苗的做法進一步分散了人們對疫苗接種的關注。在春季疫情暴發後,中國在上海和北京等城市設立了數以萬計的檢測點,並建造了巨大的設施來隔離數百萬人。疫苗接種率停滯不前。

“醫療係統的工作人員總是短缺,”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副教授陳曦(音)說,“人們當時告訴我,他們被告知要專注於大規模檢測。”

根據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一份聲明,中國本周表示,將繼續努力為最年長的公民接種疫苗,宣布采取措施,使用流動疫苗接種站,將疫苗送到養老院,走訪上門。

但一些專家,比如全球衛生專家、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黃嚴忠懷疑此舉隻是口惠而實不至。

“這是對當前方法的修補,”他說。“但從公共衛生政策的角度來看,這種做法從根本上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在與衛生官員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當局沒有提供新舉措的詳細計劃,也沒有強製要求接種疫苗。專家們表示,盡管領導層掌握著巨大的權力,但強迫老年人接種疫苗被視為一種潛在的越權行為,可能會引發公眾的反感。

“從地方政府官員的角度來看,即使隻有一個人死於疫苗的不良影響,那也是你手上的血債,”Trivium的分析師安迪·陳說。“真的很難從中恢複。”

如果病例繼續攀升,疫苗覆蓋率的差距可能會給醫院帶來更大的壓力,這些醫院可能還需要應對冬季感冒和流感季節。中國的人均重症監護床位少於許多其他亞洲國家。

中共曾在疫情暴發時將衛生工作者從一個省份轉移到另一個省份,以應對醫生和護士短缺的問題,特別是在農村地區。如果奧密克戎病毒在全國範圍內泛濫,那樣做就不可能了。

上海複旦大學今年5月的一項研究警告稱,如果中國放棄“清零”政策,將出現一場新冠病例的“海嘯”,約160萬人死亡。自那以後,中國獲得了更多抗病毒治療的選擇。但香港大學流行病學教授本·考林表示,中國的醫院能力非常有限,突然取消“清零”限製仍然會造成健康危機。

佛羅裏達大學生物統計學副教授楊洋(音)表示,鑒於中國一旦重新開放,病例將不可避免地激增,“為醫療係統做好準備”是當務之急。他還說,已經有一些跡象表明,領導層正在將重點從建設隔離設施轉移到鞏固其最好的醫院。

中國笨拙地退出大流行緊急階段,與新西蘭和台灣等地的退出形成鮮明對比。後者用封鎖爭取了喘息之機,讓人口有時間接種疫苗;隨著防疫措施的解除,死亡上升了,但上升幅度遠不像美國這樣的國家那麽大。

科學家表示,中國的策略到目前為止也限製了新冠死亡規模,但沒能規劃出一個退出封鎖措施的途徑。

“限製和封鎖隻能用來爭取時間,以便讓關鍵公共衛生措施就位,拯救生命,但是他們沒有自己的退出策略,”全球衛生基金會惠康的總監傑瑞米·法拉說。

至今沒有接受輝瑞和莫德納疫苗的中國似乎把希望寄托在本國生產的mRNA替代品上。專家說,政府的科學家正在同時測試十多種新疫苗,其中包括一些mRNA疫苗。

公開數據十分稀少,不過印度尼西亞近日批準了中國的mRNA疫苗,其中一些疫苗生產商在獲得中國官方批準方麵似乎走在前麵。

“在mRNA研製上可能做了一些失敗的嚐試,但初步數據顯示正走在正確的方向,”紐約RTW投資公司醫療科學專家詹姆斯·貝爾拉什說。

中國最高領導層釋放的信號顯示,他們看到為了控製病毒而采取的全麵措施正在造成越來越大的經濟和社會損耗,並呼籲對“一刀切”的方式做出調整。近日經過一波大規模抗議後,有多座城市放鬆了最嚴厲的限製措施。

但是,是否應該放棄新冠防疫限製,似乎還存在爭論。在東北省份遼寧的錦州市,官員們表示已經開始放鬆一些措施,但仍然抵製徹底放棄“清零”政策。

他們說,“我們沒有必要在可以清零、可以不形成大麵積感染的情況下放棄防守。”

今年,隨著一個又一個國家相繼屈服於疫情,中國仍控製著新冠病毒,贏得了寶貴的時間來應對不可避免的災難:病毒的變異株變得極為狡猾、傳染性極強,以至於中國也將難以控製它。

但中國沒有為這種情況奠定基礎,而是加強了對“清零”的承諾,部署了快速封鎖和接觸者追蹤。

與此同時,每日疫苗接種量降至曆史最低水平。盡管工作人員建造了檢測室和隔離設施,重症監護床位仍然短缺。國產mRNA疫苗的研究未能跟上快速變異的病毒。

科學家們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如今,這種做法的代價正在不斷增加,使中國陷入似乎無法輕易擺脫的困境。

盡管新冠病例達到曆史新高,但居民們走上街頭,抗議導致許多城市日常生活陷於停頓的封鎖。震驚的官員開始放鬆限製。

研究人員擔心,中國可能很難在不出現死亡潮風險的情況下重新開放,緩解經濟壓力。這種災難性的激增可能對政治領導人構成重大威脅。。

“我們經常假裝中國可以在‘清零’和開放之間做出選擇,”香港大學病毒學家斯達斯·斯達爾博士說:“從來沒有過選擇。一個簡單的事實是,中國還沒有準備好迎接這種規模的浪潮。”

為老年人接種疫苗的困難是中國準備工作中最嚴重的阻礙。在80歲及以上的人群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接種了疫苗,但隻有40%的人接種了強化針,這是一個嚴重的缺陷,因為中國生產的疫苗比輝瑞和莫德納疫苗提供的保護作用更弱。

在香港奧密克戎病毒激增期間的一項研究中,中國主要國產疫苗科興的兩劑疫苗對80歲及以上人群的新冠重症或死亡的有效性隻有58%。相比之下,兩劑輝瑞疫苗對同一群體的有效性為87%。巴西的一項早期研究也發現,兩劑科興疫苗在預防新冠死亡方麵的有效性隻有61%。

這些結果在科學家中鞏固了一種印象,即中國的滅活疫苗是三針有效,而不是兩針。

更加困難的是,中國上一次大規模的疫苗接種是在春季,對於許多接種者來說,距離上一次接種間隔了八個月或更長時間。

這會削弱他們的免疫防禦係統。馬來西亞的一項研究發現,雖然輝瑞疫苗在三到五個月後對重症監護住院產生了相對穩定的保護作用,但科興疫苗在同一時期對重症監護住院的有效性從56%下降到29%。

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傳染病專家保羅·亨特博士說,與世界上其他非mRNA的新冠疫苗相比,中國疫苗的表現相對較好。但是在上次疫苗接種運動結束這麽久之後重新開放國家可能是有害的。

亨特說,“我認為這是一個比(中國疫苗的)質量更大的問題”。

由於中國已經實現了相對較高的總體覆蓋率,中國老年人口的疫苗接種差距更加明顯。近90%的人口已經接種了最初的疫苗,通常包括兩劑科興或國藥控股的疫苗,後者是另一種中國製造的疫苗。

谘詢公司Trivium駐上海的分析師安迪·陳(音)說,造成這種差異的部分原因是一種過時的理論,即隻要更年輕、更活躍的中國人接種疫苗,國家就可以建立一種群體免疫,保護老年人。

安迪·陳說,中國的老年人通常會避免健康風險,因此,對許多人來說,即使是輕微的疫苗副作用,也可能是一種威脅。其他專家說,中國不願提供疫苗功效和副作用的數據,這造成了一個真空,使這些擔憂變得更加嚴重。有關副作用的錯誤信息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大量傳播。

盡管衛生官員鼓勵患有慢性疾病的老年人接種疫苗,但疫苗接種人員往往不願意在沒有獲得更脆弱接種者病史的情況下接種疫苗。

“清零”戰略隻會使疫苗接種複雜化。限製感染措施挽救了生命,但也削弱了許多老年人對於注射疫苗的緊迫感。

強調核酸檢測而不是注射疫苗的做法進一步分散了人們對疫苗接種的關注。在春季疫情暴發後,中國在上海和北京等城市設立了數以萬計的檢測點,並建造了巨大的設施來隔離數百萬人。疫苗接種率停滯不前。

“醫療係統的工作人員總是短缺,”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副教授陳曦(音)說,“人們當時告訴我,他們被告知要專注於大規模檢測。”

根據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一份聲明,中國本周表示,將繼續努力為最年長的公民接種疫苗,宣布采取措施,使用流動疫苗接種站,將疫苗送到養老院,走訪上門。

但一些專家,比如全球衛生專家、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黃嚴忠懷疑此舉隻是口惠而實不至。

“這是對當前方法的修補,”他說。“但從公共衛生政策的角度來看,這種做法從根本上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在與衛生官員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當局沒有提供新舉措的詳細計劃,也沒有強製要求接種疫苗。專家們表示,盡管領導層掌握著巨大的權力,但強迫老年人接種疫苗被視為一種潛在的越權行為,可能會引發公眾的反感。

“從地方政府官員的角度來看,即使隻有一個人死於疫苗的不良影響,那也是你手上的血債,”Trivium的分析師安迪·陳說。“真的很難從中恢複。”

如果病例繼續攀升,疫苗覆蓋率的差距可能會給醫院帶來更大的壓力,這些醫院可能還需要應對冬季感冒和流感季節。中國的人均重症監護床位少於許多其他亞洲國家。

中共曾在疫情暴發時將衛生工作者從一個省份轉移到另一個省份,以應對醫生和護士短缺的問題,特別是在農村地區。如果奧密克戎病毒在全國範圍內泛濫,那樣做就不可能了。

上海複旦大學今年5月的一項研究警告稱,如果中國放棄“清零”政策,將出現一場新冠病例的“海嘯”,約160萬人死亡。自那以後,中國獲得了更多抗病毒治療的選擇。但香港大學流行病學教授本·考林表示,中國的醫院能力非常有限,突然取消“清零”限製仍然會造成健康危機。

佛羅裏達大學生物統計學副教授楊洋(音)表示,鑒於中國一旦重新開放,病例將不可避免地激增,“為醫療係統做好準備”是當務之急。他還說,已經有一些跡象表明,領導層正在將重點從建設隔離設施轉移到鞏固其最好的醫院。

中國笨拙地退出大流行緊急階段,與新西蘭和台灣等地的退出形成鮮明對比。後者用封鎖爭取了喘息之機,讓人口有時間接種疫苗;隨著防疫措施的解除,死亡上升了,但上升幅度遠不像美國這樣的國家那麽大。

科學家表示,中國的策略到目前為止也限製了新冠死亡規模,但沒能規劃出一個退出封鎖措施的途徑。

“限製和封鎖隻能用來爭取時間,以便讓關鍵公共衛生措施就位,拯救生命,但是他們沒有自己的退出策略,”全球衛生基金會惠康的總監傑瑞米·法拉說。

至今沒有接受輝瑞和莫德納疫苗的中國似乎把希望寄托在本國生產的mRNA替代品上。專家說,政府的科學家正在同時測試十多種新疫苗,其中包括一些mRNA疫苗。

公開數據十分稀少,不過印度尼西亞近日批準了中國的mRNA疫苗,其中一些疫苗生產商在獲得中國官方批準方麵似乎走在前麵。

“在mRNA研製上可能做了一些失敗的嚐試,但初步數據顯示正走在正確的方向,”紐約RTW投資公司醫療科學專家詹姆斯·貝爾拉什說。

中國最高領導層釋放的信號顯示,他們看到為了控製病毒而采取的全麵措施正在造成越來越大的經濟和社會損耗,並呼籲對“一刀切”的方式做出調整。近日經過一波大規模抗議後,有多座城市放鬆了最嚴厲的限製措施。

但是,是否應該放棄新冠防疫限製,似乎還存在爭論。在東北省份遼寧的錦州市,官員們表示已經開始放鬆一些措施,但仍然抵製徹底放棄“清零”政策。

他們說,“我們沒有必要在可以清零、可以不形成大麵積感染的情況下放棄防守。”

今年,隨著一個又一個國家相繼屈服於疫情,中國仍控製著新冠病毒,贏得了寶貴的時間來應對不可避免的災難:病毒的變異株變得極為狡猾、傳染性極強,以至於中國也將難以控製它。

但中國沒有為這種情況奠定基礎,而是加強了對“清零”的承諾,部署了快速封鎖和接觸者追蹤。

與此同時,每日疫苗接種量降至曆史最低水平。盡管工作人員建造了檢測室和隔離設施,重症監護床位仍然短缺。國產mRNA疫苗的研究未能跟上快速變異的病毒。

科學家們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如今,這種做法的代價正在不斷增加,使中國陷入似乎無法輕易擺脫的困境。

盡管新冠病例達到曆史新高,但居民們走上街頭,抗議導致許多城市日常生活陷於停頓的封鎖。震驚的官員開始放鬆限製。

研究人員擔心,中國可能很難在不出現死亡潮風險的情況下重新開放,緩解經濟壓力。這種災難性的激增可能對政治領導人構成重大威脅。。

“我們經常假裝中國可以在‘清零’和開放之間做出選擇,”香港大學病毒學家斯達斯·斯達爾博士說:“從來沒有過選擇。一個簡單的事實是,中國還沒有準備好迎接這種規模的浪潮。”

為老年人接種疫苗的困難是中國準備工作中最嚴重的阻礙。在80歲及以上的人群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接種了疫苗,但隻有40%的人接種了強化針,這是一個嚴重的缺陷,因為中國生產的疫苗比輝瑞和莫德納疫苗提供的保護作用更弱。

在香港奧密克戎病毒激增期間的一項研究中,中國主要國產疫苗科興的兩劑疫苗對80歲及以上人群的新冠重症或死亡的有效性隻有58%。相比之下,兩劑輝瑞疫苗對同一群體的有效性為87%。巴西的一項早期研究也發現,兩劑科興疫苗在預防新冠死亡方麵的有效性隻有61%。

這些結果在科學家中鞏固了一種印象,即中國的滅活疫苗是三針有效,而不是兩針。

更加困難的是,中國上一次大規模的疫苗接種是在春季,對於許多接種者來說,距離上一次接種間隔了八個月或更長時間。

這會削弱他們的免疫防禦係統。馬來西亞的一項研究發現,雖然輝瑞疫苗在三到五個月後對重症監護住院產生了相對穩定的保護作用,但科興疫苗在同一時期對重症監護住院的有效性從56%下降到29%。

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傳染病專家保羅·亨特博士說,與世界上其他非mRNA的新冠疫苗相比,中國疫苗的表現相對較好。但是在上次疫苗接種運動結束這麽久之後重新開放國家可能是有害的。

亨特說,“我認為這是一個比(中國疫苗的)質量更大的問題”。

由於中國已經實現了相對較高的總體覆蓋率,中國老年人口的疫苗接種差距更加明顯。近90%的人口已經接種了最初的疫苗,通常包括兩劑科興或國藥控股的疫苗,後者是另一種中國製造的疫苗。

谘詢公司Trivium駐上海的分析師安迪·陳(音)說,造成這種差異的部分原因是一種過時的理論,即隻要更年輕、更活躍的中國人接種疫苗,國家就可以建立一種群體免疫,保護老年人。

安迪·陳說,中國的老年人通常會避免健康風險,因此,對許多人來說,即使是輕微的疫苗副作用,也可能是一種威脅。其他專家說,中國不願提供疫苗功效和副作用的數據,這造成了一個真空,使這些擔憂變得更加嚴重。有關副作用的錯誤信息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大量傳播。

盡管衛生官員鼓勵患有慢性疾病的老年人接種疫苗,但疫苗接種人員往往不願意在沒有獲得更脆弱接種者病史的情況下接種疫苗。

“清零”戰略隻會使疫苗接種複雜化。限製感染措施挽救了生命,但也削弱了許多老年人對於注射疫苗的緊迫感。

強調核酸檢測而不是注射疫苗的做法進一步分散了人們對疫苗接種的關注。在春季疫情暴發後,中國在上海和北京等城市設立了數以萬計的檢測點,並建造了巨大的設施來隔離數百萬人。疫苗接種率停滯不前。

“醫療係統的工作人員總是短缺,”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副教授陳曦(音)說,“人們當時告訴我,他們被告知要專注於大規模檢測。”

根據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一份聲明,中國本周表示,將繼續努力為最年長的公民接種疫苗,宣布采取措施,使用流動疫苗接種站,將疫苗送到養老院,走訪上門。

但一些專家,比如全球衛生專家、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黃嚴忠懷疑此舉隻是口惠而實不至。

“這是對當前方法的修補,”他說。“但從公共衛生政策的角度來看,這種做法從根本上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在與衛生官員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當局沒有提供新舉措的詳細計劃,也沒有強製要求接種疫苗。專家們表示,盡管領導層掌握著巨大的權力,但強迫老年人接種疫苗被視為一種潛在的越權行為,可能會引發公眾的反感。

“從地方政府官員的角度來看,即使隻有一個人死於疫苗的不良影響,那也是你手上的血債,”Trivium的分析師安迪·陳說。“真的很難從中恢複。”

如果病例繼續攀升,疫苗覆蓋率的差距可能會給醫院帶來更大的壓力,這些醫院可能還需要應對冬季感冒和流感季節。中國的人均重症監護床位少於許多其他亞洲國家。

中共曾在疫情暴發時將衛生工作者從一個省份轉移到另一個省份,以應對醫生和護士短缺的問題,特別是在農村地區。如果奧密克戎病毒在全國範圍內泛濫,那樣做就不可能了。

上海複旦大學今年5月的一項研究警告稱,如果中國放棄“清零”政策,將出現一場新冠病例的“海嘯”,約160萬人死亡。自那以後,中國獲得了更多抗病毒治療的選擇。但香港大學流行病學教授本·考林表示,中國的醫院能力非常有限,突然取消“清零”限製仍然會造成健康危機。

佛羅裏達大學生物統計學副教授楊洋(音)表示,鑒於中國一旦重新開放,病例將不可避免地激增,“為醫療係統做好準備”是當務之急。他還說,已經有一些跡象表明,領導層正在將重點從建設隔離設施轉移到鞏固其最好的醫院。

中國笨拙地退出大流行緊急階段,與新西蘭和台灣等地的退出形成鮮明對比。後者用封鎖爭取了喘息之機,讓人口有時間接種疫苗;隨著防疫措施的解除,死亡上升了,但上升幅度遠不像美國這樣的國家那麽大。

科學家表示,中國的策略到目前為止也限製了新冠死亡規模,但沒能規劃出一個退出封鎖措施的途徑。

“限製和封鎖隻能用來爭取時間,以便讓關鍵公共衛生措施就位,拯救生命,但是他們沒有自己的退出策略,”全球衛生基金會惠康的總監傑瑞米·法拉說。

至今沒有接受輝瑞和莫德納疫苗的中國似乎把希望寄托在本國生產的mRNA替代品上。專家說,政府的科學家正在同時測試十多種新疫苗,其中包括一些mRNA疫苗。

公開數據十分稀少,不過印度尼西亞近日批準了中國的mRNA疫苗,其中一些疫苗生產商在獲得中國官方批準方麵似乎走在前麵。

“在mRNA研製上可能做了一些失敗的嚐試,但初步數據顯示正走在正確的方向,”紐約RTW投資公司醫療科學專家詹姆斯·貝爾拉什說。

中國最高領導層釋放的信號顯示,他們看到為了控製病毒而采取的全麵措施正在造成越來越大的經濟和社會損耗,並呼籲對“一刀切”的方式做出調整。近日經過一波大規模抗議後,有多座城市放鬆了最嚴厲的限製措施。

但是,是否應該放棄新冠防疫限製,似乎還存在爭論。在東北省份遼寧的錦州市,官員們表示已經開始放鬆一些措施,但仍然抵製徹底放棄“清零”政策。

他們說,“我們沒有必要在可以清零、可以不形成大麵積感染的情況下放棄防守。”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