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上廣的年輕人,也在小縣城買藥

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

鈦媒體注:本文來源於微信公眾號圓錐體,作者 | 孔月昕 閆俊文,編輯 | 林文龍,鈦媒體經授權發布。

隨著身邊的 ” 陽性 ” 朋友越來越多,北上廣的年輕人碰上了買藥難。

一方麵是激增的需求量。據第一財經,京東健康從 12 月 6 日起,感冒用藥、退燒、止咳、抗菌消炎類藥物在近 7 日成交額環比
10 月增長 18 倍,其中布洛芬在成交件數 TOP5 藥品中排名第四。12 月 6 日,美團上線 ” 美團問診 ”
小程序,最近一周針對 ” 發熱 ” 症狀的問診谘詢量周同比增長 212%,” 感冒 ” 和 ” 咽喉炎 ” 谘詢周環比也增長了
139% 和 111%。

另一方麵則是物流渠道的 ” 堵塞 “,很多網友吐槽快遞不快等問題。《圓錐體》注意到,叮當快藥彈出消息公告,北京市預計 5 至
10 天才能送達藥品;12 月 14 日,京東從全國調集的首批 1000 餘名快遞員陸續抵達北京,緩解快遞壓力。

官方的解釋是,受疫情影響,快遞企業存在一定的用工缺口,運力尚未完全恢複,造成末端派送壓力較大。《圓錐體》注意到,在某短視頻網站上,一個快遞網點用
” 日薪 400 元 ” 都未能招到員工,導致快遞網點癱瘓。

” 平台上沒貨,也是一個大問題。” 在北京創業的程東介紹,12 月 8 日,他在京東平台上下單的 ” 布洛芬緩釋膠囊 ”
至今還未出庫發貨,原因是缺貨。

雖然程東早早就想備藥,給員工們當福利,但直到員工都 ” 陽 ”
了一多半,他等待的藥品也還沒有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公司一些還未陽的同事將楊迪的大頭照貼在工位上,以示 ” 陽敵 “;一些已經 ” 陽
” 的員工不得不換種方式自救,比如,如果買不到藥,那麽就買黃桃罐頭聊以自慰。

在小紅書上,一些博主分享 ” 秘訣 “,可以修改個人 IP
位置到廣西、新疆等省區的小縣城,在線上平台成功下單後讓騎手取藥郵寄,隨後 ” 小紅書現異地購藥攻略搶占縣城退燒藥 ” 的話題登上 ”
微博熱搜 “,但遭到了網友的口誅筆伐,一些網友認為此舉會擠壓偏遠地區老年人與小孩兒的用藥需求。

業內人士稱,從過往經驗來看,第一批 ” 小陽人 ”
肯定是以北上廣等大城市的居民為主,之後才會逐漸傳導到低線城市,最後進入鄉村地區。而且,大城市的物資供應能力遠大於低線城市,”
北上廣缺藥,是一時的,個人如果缺藥,先從小縣城采購,等供應量上來了,再送回去,是可行的。”
當然,如果是小縣城買藥,目的是惡意囤積得利,是應該譴責的。

中國自古有 ”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 的傳統,現在北上廣的年輕人要先行麵對 ” 陽性 ”
浪潮,他們對藥品的需求也得到了各地親友的大力支持,比如,老家在東北小縣城的老人,最近都在緊急給北京、上海乃至於哈爾濱等城市工作生活的孩子郵寄感冒發燒類藥品。以下是這些年輕人透過各種渠道從縣城獲得藥品的故事。

全網買不到的抗原試劑,在鄉鎮醫院買到了

曉琳 | 26 歲 編輯

今年 9
月底,當時我因為工作著急上火扁桃體發炎,就跑到小區附近藥店去買消炎藥,當時店員告訴我買藥可以不用實名登記,隻要第二天核酸陰性就不會彈窗。出於
” 囤貨 ” 的心理,我就多買了一些感冒靈、蒲地藍、布洛芬等治療感冒發燒消炎的藥品,以備不時之需。

到了 12 月,我 ” 光榮 ” 地陽了之後,果然用上了這批藥品,並在 5
天後症狀有所減輕。不過尷尬的是,我家裏沒有抗原檢測試劑,導致我雖然病症好轉了,但並不知道自己是 ” 陰 ” 是 ” 陽
“,而公司又規定 ” 陰 ” 了之後才能上班,我隻好想辦法到處找抗原。

我想在同城藥店買抗原比較迅速,於是先去美團、餓了麽以及叮當快藥等平台搜索,但各大平台上的藥店都通知沒貨;我跑到小區門口的藥店,結果也被通知早早斷貨了。於是我又退而求其次跑到京東、淘寶等電商平台搜索新冠抗原試劑,但點開購買鏈接後,全部提醒
” 缺貨 ” 或者 ” 到貨通知 “。

最後我在一家醫療用品專賣店看到說每天 0 點上架抗原試劑,我怕搶不到,還約著朋友陪我一起搶購,結果到了當天晚上 12
點,我和朋友苦苦等候店家卻並沒有上架抗原,谘詢了客服後,對方回複我說購買抗原的人太多,店家打包發貨人手不夠了,要把這一批幾十萬份訂單發出去後,商品才會再上架。

圖:淘寶客服聊天對話來源:曉琳提供

在我為搶不到抗原各種著急上火的時候,在老家的父親聽我抱怨買不到抗原,跑到了鎮上的醫院和藥店詢問,但鎮上的藥店並沒有抗原的備貨,隻有醫院有一點點應急備貨,還限製購買。

在父親的軟磨硬泡之下,醫院終於同意賣給父親 4 支抗原試劑。他拿到手後,高興地給我打了個電話,說買到了 4
支抗原,先寄給我應應急,然後他再想辦法去縣裏看能不能買到。

隨後,父親立刻把這些抗原和一些藥品一起打包,跑到快遞點給我郵寄到北京,目前快遞馬上要抵達北京了。

認識 ” 醫藥代表 ”
也沒用,最後托人從小縣城買的藥

程東 | 37 歲 創業者

因為家裏有兩個不足 5 歲的小朋友,所以平時我們對他們的健康問題格外關注。

11
月的時候,我有位醫生朋友也告訴我,政策肯定會開放,但是不知道具體是什麽時候,家裏還有小孩,勸我盡量先準備一些常用藥,尤其是兒童專用的。

然後我開始去各個平台定藥,但各個平台都沒有貨,我開車去周邊各個藥店也買不到藥,11 月 20 日晚上,我有位朋友家裏 2
歲小孩高燒不退,而且到處買不到藥,考慮到我們家裏兩個小朋友有一個更小,這讓我們全家人都有點慌了,擔憂和焦慮與日俱增。

” 求藥無門 ” 的情況下,我想到自己的一位 ” 醫藥代表 ” 朋友,他或許可以給我定一些連花清瘟等新冠必備藥品。11 月 22
日,我抱著試試的態度去聯係了他,想著如果多批一些給我,我還可以給公司員工發一些備用。

沒想到的是,雖然他答應給我各種藥品,但是因為各種限製一直沒貨,最終也沒有給我寄過來。

無奈之下,我從老家親戚那聽到了消息,說是縣城的藥店和醫院藥品充足,並且還不嚴格限製購買,每個人能買 6 盒。聽到消息後,11 月
25 日,我讓老家的親戚從縣裏的藥房和醫院買了一些治療感冒發燒、止咳消炎的藥,然後給我寄來北京。

12 月 3 日,從老家來的藥品終於抵達北京,但是由於我家小區附近驛站的快遞員都 ” 陽 ” 了,沒人送貨,直到 12 月 6
日,這批藥才曆經千辛萬苦送到我們手上。

現在,我聽說老家小縣城的藥都被北上廣等城市的人 ” 買空 ” 了,不僅開始 ” 一人一盒 ”
限購,甚至有的人直接就買不到了。

在北京買不到溫度計,去濰坊出差買到了

李非 | 39 歲 營銷總監

11 月底,我出於工作需要去濰坊出了一趟 ” 長差
“,離開北京的時候,疫情還不是特別嚴重,妻子孩子都居家辦公上學,我們覺得很安全,所以也沒有買藥儲備。

一周多後我在濰坊的工作結束,即將回北京的時候,我突然收到家裏來的消息,小區和周邊好多人都陽了,北京更是一藥難求,考慮到家裏有老人孩子,妻子讓我想辦法買點藥,尤其是體溫計。因為好幾個認識的朋友鄰居,家裏的老人或者小孩都有了發燒症狀,但她這幾天跑遍了北京周邊藥店都沒買到。

當時我正好是下午回北京的飛機,離出發去機場還有好幾個小時,我就想著先去濰坊當地的藥店看看。

搜索了附近的藥店後,我發現距離我住的酒店幾百米內就有兩家藥店,我急忙出門去了最近的一家藥店。

到了藥店後我發現,店裏的各類藥品非常齊全,也沒有明顯的限購要求,我就先按照妻子給我的清單,買了幾隻體溫計和測溫槍,然後又買了一大袋退燒藥、感冒衝劑、消炎止咳藥等等。

從這家藥店出來後,我想到北京的一些朋友可能也買不到相關藥品,就又跑到臨近的另一家藥店,又采購了一批藥物,想著回京後,哪位朋友有需要就送給誰。因為采購的藥品數量過多,為了攜帶方便,我還專門去旁邊的店鋪買了一個大容量雙肩書包用來裝藥。

當天下午,我背著這一大包濰坊的藥物 ” 特產 “,登上了返程的飛機。

退休父母帶藥來京,跟我一起陽了

豆子 | 25 歲 視頻後期

我父母今年退休之後,一直想來北京看我。於是我就自己整租了一間兩居室,想著他們如果過來,可以和我一起住。

到了 11 月,我家小縣城終於動態清零了,父母背著大包小包來北京 ” 投奔我 “。當時我 ” 嫌棄 ”
他們帶的東西太多了,各種吃的用的有幾十公斤,還有一大袋感冒發燒等各種藥品。我還教育他們,”
在北京什麽買不到?背這麽多過來不重嗎?”

但萬萬沒想到,父母從老家裏背來的藥品,成我們三個的 ” 救命藥 “。

12 月 5
日,我做完核酸檢測後遲遲未出結果,且出現咳嗽、嗓子發炎等症狀,當時我還抱著僥幸心理,覺得可能隻是扁桃體發炎,開始瘋狂喝水想撐過去。

傍晚時分我有了發熱症狀,用體溫計測過後:38.2 ℃,我心裏立刻反應 ” 糟了,中招了 “,隨後我給自己做了抗原檢測,發現果然
” 陽 ” 了。

當時我已經看到網上和朋友圈好多人說陽了之後買不到藥,我自己也上各大網購外賣平台搜索了一番,網上推薦的新冠藥品清單確實都顯示 ”
缺貨 ” 狀態。看著家裏備著的一大包藥品,我心裏暗暗慶幸,還是爸媽有先見之明,來京的時候從家裏買藥帶來了。

於是我開始按出現的症狀開始吃治療感冒、發燒、消炎的藥物,並帶上口罩和父母保持距離。父母也按照我的叮囑用消毒劑和酒精殺毒。

盡管做了各種防護措施,但我父母也沒支撐多久,過了幾天後,他們兩個也相繼被傳染,有了發燒咳嗽的症狀。不過,好在他們從家裏背來的藥物夠多,我們三個人一起吃也綽綽有餘。

現在,我已經轉陰數天了,父母也在藥物的支撐下症狀有所好轉,相信這幾天他們也能徹底轉陰。

我從石家莊藥店購藥,在北京當 ” 藥販子 “

朱榮 | 32 歲 無業

” 每天就 200 盒連花清瘟,價格不貴,純屬幫忙,有需要的聯係 “。

我發完朋友圈,又投入到聯係 ” 業務 ” 當中去。我住在北京通州,倒騰從石家莊來的藥品連花清瘟。我沒想到自己有一天能當上 ”
藥販子 “,本來有個人叫我去方艙當大白,6 小時 250
元,但排不上隊,現在這個機會也沒有了。自從年初失業後,我就一直是待業狀態,希望去幹點來錢快的工作。

我有個朋友在石家莊開公司,正好和石家莊 4 家藥店有合作,可以 ” 順便 ”
搞到一些連花清瘟等藥品,石家莊都是限購的,基本上一人限一盒。

這幾天我的生意很忙,主要是北京周圍 ” 陽人 ” 不少,原價 20
多元的連花清瘟都炒到了五六十元甚至七八十元,我有個朋友竟然花了 90
元從別處購買連花清瘟,北京都搶不到藥品,感染的人想買藥治病,沒感染的人想儲備上,所以藥品都供不應求。

成本在可預見的上升。一開始我朋友以 28 元的價值從石家莊藥店拿貨,然後我以 30 元的價格出售,但現在,他給我就 35
元了,我出售的價格就達到了 40 元,賺 5 元錢不是很正常嘛,12 月 15 日,我這邊會到 100
多份連花清瘟,現在快遞已經抵達張家口的崇禮。

我主要的客戶是賣給周邊的北京朋友以及社區的人,他們的需求量也不大,我正好可以滿足,如果一次性需求七八十份,那我也可以開車送貨上門的。客戶詢問最多的問題是藥品正宗不正宗,我都會拍藥品包裝盒(尤其是
” 追溯碼 “)以及藥品給客戶看。藥品的品質是有保證的,都是從藥店一手拿的貨。

連花清瘟的倒騰生意我估計持續時間不會很長,可能隻有一個星期,電商平台和線下藥店都會儲備充足的貨源,這也預示著,我那時候就沒生意可做了,還是得重新找工作,大概是年後再說了。

抗原買不到,我從廣西 ” 大盤商 ” 手裏搞

湯生 | 30 歲 個人創業者

廣西正在成為小紅書的 ” 熱地 “,不是因為氣候或者美食,而是因為在大家小紅書 ” 搶藥攻略 ”
裏,這是一個熱門的區域,這裏疫情普發比較少,比如柳州,一度被視為抗疫模範生。我沒想到有一天會從這裏 ” 搶走 ”
一部分抗原試劑產量。

12 月 6 日,北京宣布進入商超、商務樓宇等公共場合不再查驗核酸;12 月 7
日,聯防聯控發布跨地區流動不查核酸、健康碼,無症狀輕症患者可居家。不做核酸,意味著如果感染病毒,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那我必須準備相當數量的抗原試劑。

12 月 8 日,我在朋友圈發布了 ” 抗原團購 ” 的集結令,一箱 70 盒,一盒 20
人份,必須一箱起訂,我匯集朋友圈的需求,大概是兩箱 140 盒的需求。

我到處找人,因為網絡上發貨日期已經到了 5 天之後,所幸找到了以前做 ” 化妝品 ” 生意時認識的一個 ” 大盤商
“,他現在主做抗原檢測試劑,藥品 / 口罩等也都做,他的能量很大,我一開始定的 ” 東方基因 ”
的檢測試劑,但後期這部分單量全部被政府拿走了,他又緊急從福建 / 上海調貨給我。

據他所說,他這批抗原主要來自廣西 / 廣東等,廣州的無症狀感染者更多,症狀更輕,他們對抗原的需求並不如北方地區那麽強烈。

到了 12 月 13 日,抗原陸續到了我的手中,我留下了 5
盒,其它都轉寄給在北京的朋友們了,希望他們都能安然度過這個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