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吳尊友贏麻了! 瞎說話還能得到官媒站台

今天上午,吳專家出席了《財經》年會,並以《如何邁過黎明前的黑暗》為題作了演講。在這個演講中,他對“今冬新冠疫情形勢”進行了分析和研判。

我想說的是:“黎明前的黑暗”是沒有辦法“邁過”的,隻能“度過”。這在我們文字工作者看來,是語法上的“搭配不當”。

當然,這絲毫不妨礙吳專家“贏麻了”。

吳專家的PPT提綱是這樣嬸兒的:

首先,我們“贏得寶貴三年”。

根據媒體的報道:

在會上,他展示了這三年新冠疾病譜的變化並介紹說,新冠的疾病譜分為無症狀、輕症、普通型、重症、危重症、死亡。這三年,重症、危重症的比例從2020年的16.47%下降到去年的3.32%。“今年至12月5號,是0.18%,也就是說重症、危重症的比例逐年下降,病死率也是在逐漸下降。”

“我們等待病毒的致病性減弱,等待病毒對人民生命健康的威脅下降。我們等待有足夠的時間讓廣大的人民群眾能夠接種上新冠疫苗,能夠形成一定的保護力,經過三年的鬥爭,我們也取得了一定的應對能力。”

根據眾所周知的“常識”,傳染病毒為了謀求與人類的“共存”,在其變異過程中幾乎一定是毒性逐漸降低的。

因此,按照吳專家的邏輯繼續往下接著推,如果我們繼續封控,不放開,我們贏得的很有可能將不止“寶貴的三年”——也很有可能是“寶貴的五年”,甚至“寶貴的十年”嘛。

隻是,“寶貴的三年”過去了,除了方艙和核酸亭外,我們的退燒藥準備好了?抗原準備好了嗎?120準備好了嗎?應急預案準備好了嗎?

吳專家還說:

如果按照全球奧密克戎流行引起的死亡數看,我們推算,假如“新十條”提前到今年1月3號,中國大陸將會造成約25萬人死亡;如果按照美國奧密克戎死亡人數推算,中國大陸將會有103.8萬人死亡。

這個“推算”對嗎?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是不可能把那個放開的時間點提前的,因為我沒有辦法讓時間倒流。

用一個“完全不可能被證偽”的論據來“證明”自己的觀點,確實讓人無法反駁。

你說是就是吧,贏麻了!

再來說說“非專業與專業”。

吳專家大概的意思是他們“專業人士”和我們這些“非專業人士”看待問題的角度不一樣。言下之意,當然是他們“專業人士”更高明了。

他的演講中列舉了一大堆繞來繞去的數據之後,得出了一個觀點:“中國大陸觀察到的新冠病死率,實際上是防控的效果,不能簡單的認為就是奧密克戎自然的病死率。”

換句話說:奧密克戎自然的病死率可能依然不低,但因為搞了封控,所以病死率才變低了。對嗎?

所以,繼續搞封控可能效果更好?是這意思不?

但是,吳專家在計算那些數據的時候,是否把封控期間的次生災害(比如其他疾病無法及時就醫)造成的死亡統計在內了呢?難道您也認為,新冠之外的病不是病?

我想說的是,“非專業與專業”不是數字遊戲,而是要看判斷以及判斷的依據是否科學全麵。

我們再來看看,奧密克戎的病死率是不是“魔鬼”。

吳專家說:

奧密克戎的病死率就是一個魔鬼,我們在醫學上衡量病死率,病死率通常是講它的嚴重性,而且這個病死率一般來說是相對固定的,比如狂犬病,狂犬病的病死率就是100%,如果被狗咬了沒有處理,隻要發病了,不管你是在北京還是在雲南,在外國也好,是男人也好,女人也好,老人也好,小孩也好,病死率就是100%,沒有的救,不會變的。流感的病死率也基本不變,在0.1%左右。奧密克戎的病死率可不一樣了,不同國家、不同人口、不同時期、不同疫情規模,病死率差異很大,所以對待病死率這個問題,不能簡單地看,好像它的數字變小了威脅就小了,所以對這個“魔鬼”我們還要認真對待。

但我想說的是,根據我對病毒極為粗淺的了解:一個病毒在大流行初期,由於還未通過變異最終形成穩定的狀態,其不同代際毒株的致病率和病死率都有可能不盡相同。

比如,新冠病毒中的德爾塔和奧密克戎的致病率和病死率不同;再比如,奧密克戎不同分支的數據也有可能不同。

目前,奧密克戎仍然處於大流行中。因此,它的病死率是不是“魔鬼”我不知道,但贏麻了的專家卻很可能是。

最後,說說對今冬疫情的預判,吳專家將其概括為“一峰三波”。

12月中旬到1月中旬將是第一波疫情,以城市為主,會慢慢上升——因為,剛放開了嘛。

1月下旬到2月中旬,會有第二波疫情上升——因為,春運了嘛。

2月下旬到3月中旬,會有一波——因為,大家回城了嘛。

就這,還需要“流行病學首席專家”來研判?我一碼字兒的都知道啊!

當然,贏麻了的吳專家有一點是說得很對的:

不造謠、不傳謠、不信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