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59名驢友接力運送遇難者 背250斤遺體穿越深溝

↑從遺體位置出發的運送路線圖

紅星新聞記者|羅丹妮

責編|鄧旆光

據海峽都市報報道,12 月 11 日晚,在十八重溪剪刀峰,有名男性驢友從高處墜亡。據救援隊介紹,高墜傷者為男性,福州人,年齡 49
歲,體重 150 斤。據初步了解,墜落原因可能為失足墜落,但具體原因仍需等待警方進一步調查。
紅星新聞記者隨後了解到,事發後,因現場環境天氣等原因複雜不便於作業,遇難遺體仍躺在荒野冰冷的懸崖之下。於是福州當地的戶外驢友們守望相助,不到
1 小時,自發組織了一支有能力的民間隊伍,共計 59 人,他們中大多數人與遇難者素不相識,年齡最大 60 多歲,曆經 24
小時,冒著雨天翻越懸崖峭壁,合力將遇難驢友的遺體從穀底運出,交給其家人善後。

山地救援隊成員騰先生是這次民間運送遺體行動的發起人之一。他告訴記者,這是他參與的難度最大的一次運送行動。他們背著重達 250
斤的遺體穿越 130
米深的溝壑,步行六七公裏抵達交接點時已體力耗盡、癱軟在地。因地勢複雜,還有兩個梯隊沒有順利抵達指定地點,出現過失聯狀況。

遇難者從 8 米高懸崖墜入穀底

不到 1 小時近 60 名驢友集結運送

福州十八重溪,在距福州約 20
公裏的閩侯縣南通鎮境內,發源於福清市、永泰縣,崖山尾東麓,為大樟溪下遊南岸支流。這裏以火山岩地貌為主,自然風光奇特,其中一部分供景區遊覽,景區以外的部分山勢險峻,是當地大多數驢友們選擇戶外穿越的線路之一。

據海峽都市報報道,12 月 11 日晚,在十八重溪剪刀峰,有名男性驢友從高處墜落受傷請求擔架救援,此外,還有 17 名驢友被困。12
日下午 13 點左右,17 名被困者成功獲救,傷者已無生命體征。據救援隊介紹,高墜傷者為男性,福州人,年齡 49 歲,體重 150
斤。據初步了解,墜落原因可能為失足墜落,但具體原因仍需等待警方進一步調查。

作為山地救援隊一份子的騰先生雖然沒有參加 11 日晚上的救援,卻在 14 日自發組織了民間運送遺體行動。12 月 15
日晚,騰先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遇難者係福州本地人,玩戶外探險至少 10
年。據騰先生講述,遇難者是這次戶外穿越的領隊,一路都在幫助隊友,可能是體力透支或者不小心,失足從 8
米高的崖壁摔到了穀底,穀底是一個非常陡的碎石坡,再從碎石坡直接往山穀裏翻滾,直接滾下去差不多有 60 多米。

↑騰先生運送遺體照片

騰先生與遇難者曾有過一麵之緣,他們一起參加過戶外活動,當時湊巧在一個隊裏。”
他(遇難者)人比較和藹,很容易相處,個人能力還是很強的,是一個非常好的領隊,每個和他一起去過戶外的隊員對他的評價都是很高的,他很願意幫助別人。”
騰先生說。

正是戶外驢友間的這份惺惺相惜,騰先生在當天的救援結束後一直關注著遇難者遺體的運送問題,”
死者已經三天沒出來了,我很擔心野獸把屍體啃食了。” 騰先生主動聯係家屬了解到,實在沒有辦法將遇難者遺體運送出來,”
環境太險惡,後來家屬找了當地的村民、獵戶,他們非常了解山地地形,但出錢也沒人敢去。”

騰先生整夜沒睡著,他思來想去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召集有繩索技術的專業驢友們將遺體運送出景區。13 日晚上 11
點他在驢友群裏發了召集的公告。

負責此次行動後勤工作的群成員 ” 半夏 ”
告訴記者,包括他在內,此次參與行動的大部分人與遇難者素不相識,大家都不忍看到遇難者遺體留在荒野,自願加入遺體運送。不到 1 小時,”
小剪刀幫助臨時群 ” 有近 60 名成員加入,年齡以四五十歲居多,最大的 60 多歲。

背 250 斤遺體穿越 130 米深溝壑

寬度僅 50 厘米左右

經過通宵製作路線方案,騰先生挑選了其中體能、繩索技術最好和對地形最了解的 9 個人,由他領隊組成第一梯隊,在第二天(14 日)早上 8
點出發前往景區與村民交涉,還有 5 個梯隊將攜帶繩索等技術裝備及補給、保暖物資陸續出發。

” 預設的難度本來沒這麽大,我們利用繩索技術把遺體運送到村民們能夠有能力達到的地方,然後雇傭熟悉路況的村民幫我們抬下去,整個救援隻要花
3 個小時,但勘察路線的村民說‘你花 10 萬塊我也沒辦法去,太危險了’,整個計劃隻能作罷。”

↑夜間攀爬陡峭深山

騰先生和隊友們臨時改變計劃,他們 10 個人花了 4
個半小時到達遺體位置,據騰先生表示,一行人不敢休息,在深山裏多待一秒就危險一分。他們利用繩索技術將山穀裏的遺體搬運到一個相對安全、離景區大概
300
米的位置,再由後續的梯隊進行接力。為了保證遺體的完整性,騰先生和隊友用毛毯將遺體厚厚包裹起來,再套上耐磨的帆布進行二次捆紮,加上雨水打濕,遺體的總重量達到了
250 斤,而他們身上還背著幾百米的繩索、幹糧等三四十斤的背包。

當天下著小雨,深山密林中路麵濕滑,滾石遍地,天氣逐漸寒冷,到了夜間溫度不到 10 ℃。騰先生表示,他們從海拔 600
多米的山裏走下來,直線距離要走 6、7 公裏,而山裏陡壁陡坡非常多,由於遺體比較重,需要六七個人一起抬,”
其中隻要一個人失足從山頂滑下去,所有人都會跟著滑下去,屍骨無存。”

直到晚上 8 點,他們才抵達第二梯隊的交接處。14 日早上 8 點,曆經 24
小時的運送才得以結束,家屬如願將遺體從景區送至殯儀館,也向伸出援手的騰先生等人表示了感謝。騰先生記得,當時淋雨十幾個小時後,身體已經出現失溫症狀,”
冷得牙齒打顫 “,有的隊友已經體力耗盡,癱軟在地。” 看到他們已經生了火在下麵等我們,那時候就感覺見到親人一樣,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騰先生說。

↑騰先生等人運送遺體照片

騰先生現在回想起來不由得後怕,他認為這是他參與的難度最大的一次運送行動。他記得當時最危險的一處,是將遺體從寬度僅 50
厘米左右,又深不見底的溝壑中運下去。” 我們當時放了 130
米的繩子下去,先鋒隊員下去後說剛剛好到底部,但是我們想盡了各種辦法都沒辦法將遺體運下去。最後是一個身體比較強壯的隊員將遺體背在身上,從
130 高的地方降下去。”
騰先生表示,高度太高,加上繩子容易蕩來蕩去,溝壑裏崎嶇不平,人一旦卡在溝壑裏麵就出不來,難度非常大,他們小心翼翼往下走,光這個點位就花了兩個小時左右。

此外,因地勢複雜,還有兩個梯隊沒有順利抵達指定地點,出現過失聯狀況,”
最後通過對講機讓他們撤回了,其實我最擔心的是我們的隊員出現二次傷害,因為這個地方太險要了,但是這件事沒人做,他(遇難者)就要曝屍荒野,這個念頭一直支撐著我,讓我義無反顧地去做這件事情。”
騰先生說。

紅星新聞記者查閱以往報道發現,這不是福州十八重溪第一次出現墜死事件。騰先生表示,福州十八重溪地勢凶險,往年已經出過幾起跌落、高墜等事故,他提醒登山愛好者,團隊協作登山,注意天氣變化,若迷路可原路折返或靜待原地求救,不可獨自涉險,量力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