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北漂獨居陽了:暈在廁所、帶燒工作、鄰居送藥

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

文|深燃,作者 | 金璵璠 蘇琦 吳嬌穎,編輯 | 蘇琦

過去一周,你周圍有多少朋友 ” 中招 ” 了?

自 12 月 7
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宣布除特殊場所外不查核酸證明和健康碼、無症狀和輕症患者可居家等措施以來,全國持續出現感染病例,其中有不少是在北京獨居的年輕人。深燃找到了
6 位 ” 中招 ” 的北漂獨居感染者,聊了聊他們過去十天的經曆。

他們都出現了新冠的典型症狀:前兩天主要是高燒、渾身酸疼、乏力;轉低燒後,小刀割嗓子、水泥封鼻子、咳嗽流涕等症狀加重,味覺和嗅覺也短暫消失。

獨居的他們或多或少麵臨著一些難題。有的人高燒、咳嗽到八個晚上睡不成整覺,但工作一直沒停;有的人燒到 39.8
℃,頭疼到想吐,衝進廁所吐時卻暈倒在地;有的人在感染後不知情夜跑了 5 公裏,發病後疼到整夜睡不著;有的人在 ” 陽 ”
之前,排隊一個多小時買了 600
多元的藥;有的人不敢告訴爸媽,一邊發燒一邊拒接視頻;還有的人因為家中沒有溫度計,一直不知道自己燒到多少度。

好在,他們並不是孤立無援,家人輪番問候,朋友之間、鄰裏之間互相接濟藥物、抗原,有人還收到了沒見過麵的微信好友送來的退燒藥。

現在他們中的一些人已經陽轉陰,這次感染新冠的經曆過後,他們都表示能夠更坦然、更樂觀、更平和地對待病毒,對友情、親情和鄰裏情也多了一份更深刻的理解。”
所有的症狀都在感冒加發燒的範圍內,不算‘可怕’,但的確難受,不要覺得無所謂 “;” 希望大家都能早點行動自由,生活和工作秩序恢複正常
“。

下次至少準備個溫度計,知道自己燒了多少度

旖諾 | 36 歲 北京朝陽區

12 月 8 日周四下午,我突然感到身體不舒服,有低燒、嗓子疼的感覺,但我當時非常忙,在線上盯一個直播活動,就沒當回事。

到了 9 日下午,身體實在難受,我就跟朋友借了一個抗原,一測是兩道杠,確診新冠陽性。我並不清楚感染原因,因為在確診前我已經居家 10
天,隻是隔兩三天會下樓倒一次垃圾。

和不少朋友交流後,他們都覺得我的症狀更嚴重,而且開玩笑說我把新冠十大症狀給集齊了。

我嗓子疼,嘴裏一直渴到冒煙,一會不喝水就要幹嘔的那種,期間還惡心嘔吐,味覺、嗅覺完全消失,連著燒了四天,一直到第八天還是整夜整夜地咳嗽,嚴重時經常震出血絲,渾身酸痛、頭暈頭疼、鼻塞流涕這些也都沒落下。

我的味覺、嗅覺在第二天減弱,第三天就徹底沒有了,誇張到我把一勺老幹媽吞下去都嚐不出味道,一罐黃桃罐頭下肚,除了 ”
涼颼颼 ” 也沒嚐出甜味。

這十天過得迷迷糊糊地,做飯不規律,吃飯也沒心思,經常是餓了就湊合做一點吃。前幾天因為發燒頭疼 + 口幹起夜,後幾天因為咳嗽 +
口幹起夜,導致我連著八個晚上幾乎沒睡成覺。隻有一兩次能連續睡著一小時,很多時候都是半小時甚至十分鍾一覺。有一次淩晨兩點,我幹脆泡上一壺檸檬水坐在那喝,反正也睡不著,不喝就咳得難受、喝了就得總起夜,索性不躺下了。

因為我從確診的第一天到現在一直保持工作,最痛苦的是睡不著覺精神很差,工作狀態受影響,就陷入了惡性循環。

藥、抗原、溫度計,這些我全都沒有來得及準備,這導致前麵幾天我一直生扛沒吃藥。後來我的抗原是朋友閃送給我的,布洛芬是朋友分了她的一半給我的,潤喉糖是朋友快遞給我的,還有一位微信好友,我們此前並不認識,卻親自上門給我送了幾包衝劑。

這次新冠的經曆,讓我看到了很多人性的閃光點,也感受到大家的 ” 苦中作樂 “,已經把 ” 陽 ” 當作了 ” 社交貨幣
“。

我的經驗是,所有的症狀都在感冒加發燒的範圍內,不算 ” 可怕 “,但的確難受,不要覺得無所謂。到 17
日,也就是我有症狀的第十天,我陽轉陰了。

雖然我的症狀比較多,個別比較重,但體驗過後,心裏就有數了,這次踩過的坑,下次肯定會注意。比如,我起碼會準備個溫度計,這些天大家都在說自己燒了多少度,我有點小遺憾,都不知道自己燒了多少度。

最難熬的時候,是身體幫我 ” 斷電 ” 度過的

璐璐 | 31 歲 北京豐台區

12 月 10 日是我的生日,我約了一個居家很久也特別 ” 宅 ” 的姑娘來家裏玩。11 日晚上,她開始發燒,13
日測出抗原陽性。我緊跟著她開始發燒,12 月 12 日是我出現症狀的第一天。

我最初的症狀是頭暈,嗓子變聲。第二天最難受,從 37.4 ℃燒到 39.2
℃,咳嗽、胸悶、頭疼、肉皮疼、乏力、沒有食欲、感覺眼睛要冒火。

當時,我的朋友們最高的燒到 39.6 ℃,其次是 39.4 ℃,我起初的 39.2 ℃略遜一籌,但到第二天晚上就以 39.8 ℃ ”
高 ” 過他們。

我當時直接爬起來,手機都拿不穩,手抖著拍了照片發了朋友圈,好多人過來關心我。有個北京的好朋友在留言區開玩笑地說,”
努努力,湊個整兒(整數)”。

燒到 39.8
℃實在太難受,頭疼得想吐,我就吃了一粒止疼藥,它也有退燒的作用。吃過藥後,頭疼有所緩解,隔了四個小時,我按照說明書又吃了一粒。

結果那晚我 ” 大姨媽 ”
來了。新冠和姨媽同時,真的能把人燒暈。我半夜起來想燒壺熱水喝,結果剛站到廚房,就開始渾身冒冷汗,頭暈耳鳴、惡心想吐。

我就衝進廁所,還順手抓了根皮筋想把頭發先綁起來再吐,結果把別的東西給帶倒了,然後就看不見了,等再睜眼的時候,我整個人躺在地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地上待了多長時間,有意識以後就趕快掙紮著爬出廁所,衝回房間的床上,等我再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事後想起來,我覺得可能是最難熬的時候,身體幫我 ” 斷電 ” 度過的。

進入第三天,體溫保持在 38
℃以上,難受的狀態有所緩解。第四天是發燒以來精神狀態最好的一天,我還下床做了頓簡餐。但我的嗓子開始疼,聲音變成了嚴重的氣泡音。我們平時關係好的六個人有個小群,我還用氣泡音挨個給大家錄了晚安音頻。

進入第五天,我從高燒狀態變成重感冒狀態,嗓子疼、鼻子堵、腦門燒、舌頭有一種麻木感、嘴唇幹得爆皮,我就玩命喝水。睡眠質量始終很差,總是醒,醒了之後一身汗。

這次生病,體會到什麽叫 ” 人間自有真情在
“,北京和外地的朋友都問我缺什麽要給我寄,也有朋友給我精神上的支持,互相陪伴。我建議獨居的朋友和家人朋友隨時保持聯係,一定要有人知道你的處境。

在此之前很長一段時間,我的工作已經全停了,這些天實在是做不下去其他的事情,想拿本書看看,完全沒有力氣,也沒有精力,隻是渾渾噩噩地刷短視頻。我希望身體盡早康複,能盡快回到工作崗位。

典型症狀都體驗了一遍,高燒到 39.6 ℃還在工作

青豆兒 | 30 歲 北京朝陽區

我是 12 月 8
日確診的,第一次測抗原就中招了,結果顯示弱陽。感染前,我已經居家辦公了一陣子,也沒去過大規模人群聚集的地方,所以根本不知道感染源。

我算是把新冠所有的典型症狀都體驗了一遍。前兩天主要是高燒、渾身酸疼、乏力,高燒退了之後,開始嗓子疼、吞咽如刀割、咳嗽、流鼻涕,這些症狀有所緩解之後,味覺和嗅覺又消失了。

最難受的時候,就是高燒導致渾身疼痛,以及吞咽像是在吞刀片,疼得掉眼淚,半夜經常疼醒。

晚上睡不好是最痛苦的,一直處於昏昏欲睡但又睡不踏實的狀態,吃了退燒藥不停出汗,床單和被褥濕了又幹、幹了又濕,要麽被疼醒要麽被咳醒,隻能睡一會兒醒一會兒。前兩天晚上,我都是靠郭德綱的相聲轉移注意力,後來,開始聽羅大佑和李宗盛的演唱會了。

我日常備有布洛芬,但沒買抗原,還好朋友有囤貨,分了我一些,閃送的跑腿費比抗原還貴。還有住附近的朋友給我把川貝枇杷膏送到了門口,有朋友買了電解質水給我閃送過來,還有朋友半夜給我搶了黃桃罐頭和冰淇淋。鄰居也很熱情,特意問候了我,讓我需要幫忙的時候跟他說。

這些都讓我覺得特別感動,好像獨居生病也沒什麽難度,也沒有特別想家或者需要人照顧。我感覺,隻要具備基本的自理能力,準備好水、藥、紙巾和食物,沒太大問題,這幾天你不會有什麽食欲,也吃不下飯,所以也不是很需要人做飯收拾。

獨居人士不太方便的地方,就是生活垃圾不好處理,因為沒法出門,也擔心攜帶病毒,我把每天的垃圾打包了放在門內玄關處,準備等康複了一起處理掉。

感染後,我第一時間發了朋友圈,也一直在記錄自己的症狀,還把抗原自測的結果發到了家族群,感覺現在大家的心態都很平和,能夠科學看待新冠病毒。爸媽、親戚和朋友,每天都會來詢問我的狀態,還有在外地感染的親戚和本地感染的朋友,每天都和我交流症狀以及病情進度。

我的經驗就是多喝水多休息,特別難受的時候可以對症下藥,主要需要儲備的是退燒藥。心理上,也不需要太緊張,這些症狀都得走個流程,正常情況下幾天就消失了。

雖然陽了,即便是在高燒到 39.6
℃的時候,工作還是正常進行中,這就是打工人的基本素質,也是打工人的宿命。

現在就是期待趕緊康複,到時候我就自由了,可以把之前想去的地方都去一遍,想做的事情都做一遍,去堂食,去看電影,去逛公園。希望大家都能早點行動自由,生活和工作秩序恢複正常。

渾身疼得像被壯漢暴揍,父母的視頻電話不敢接

甘甘 | 32 歲 北京通州區

我是 12 月 11 日確診陽性的,事後來看,是我小看新冠病毒了。

10 日那天,我 ” 全副武裝 ” 逛了趟超市,當時還慶幸進超市終於不用掃碼看核酸了。11
日下午,我開始感覺腦袋昏昏沉沉,心想外出全程都做了防護應該沒事,還喝了一罐啤酒 ” 殺菌消毒
“,喝完更加頭昏眼熱,以為是酒勁兒上來了也沒在意。

結果晚上睡著覺,我就感覺不對勁了,半夜起來一測體溫 38.5 ℃,測完抗原發現自己 ” 陽 ”
了。接下來,頭、胳膊、腿和腰疼得死去活來,那種感覺就像是你在跑了個馬拉鬆四肢嚴重乳酸堆積的情況下,又被幾個壯漢暴揍了一頓,疼得我直在床上打滾。

一連三天,我都是在反複發燒中熬過來的。我自認為骨子裏是一個非常獨立、不喜歡依賴別人的人。但在燒到 39
℃、整個人已經分不清是醒著還是做夢的時候,照顧自己還是有點力不從心。

當時家裏的退燒貼用光了,我就胡亂從冰箱裏拿出了一貼麵膜糊在臉上降溫,不到十分鍾麵膜紙就幹了,我隻能從冰箱翻出了幾個冰袋用。

由於我住的是一個
loft,為了省下爬樓梯的力氣,我那幾天都睡在樓下的沙發上;那幾天周邊外賣店都關門了,本想點碗粥,一看配送費 20.8
元,賭氣沒點,反正也沒胃口,全靠喝水和吃水果撐著。

到了後期 ” 嗓子吞刀片 ”
的階段,我看網上的攻略可以用濃鹽水漱口緩解,結果鹽分濃度沒調整好,不僅幹裂的嘴巴被蜇的生疼,還當場吐了出來。另外比較難以忍受的,是由於一直沒出門而堆成山的垃圾。

陽了之後,我第一時間在淩晨發了個朋友圈,屏蔽了家人,主要是給領導看的,不然不好請假。不過雖然發燒了,平時清醒的時候還是得緊盯著工作群,這大概是打工人最後的卑微了。

一直到快康複,我也沒敢跟爸媽說,怕他們擔心。有一天我媽給我打微信視頻,我都沒敢接,隻跟她說我在加班,裝作風輕雲淡的樣子,實際上人已經快
” 燒熟 ” 了。

我還記得我感染的那幾天,北京的風巨大,風的聲音、樹晃動的聲音、電動車的警報聲在夜裏此起彼伏,有一次迷迷糊糊中,我以為自己已經捱過了一夜,點亮手機屏發現才淩晨
2:50,那一刻的感受真的難以言表。

我現在已經基本康複,17 日測抗原,第二條杠已經極其微弱。我的經驗就是,不能掉以輕心,盡量注意防護,能不陽就別陽。

在 ” 陽 ” 之前,我排隊一小時,買 600 元藥

英華 | 26 歲 北京朝陽區

我本來沒囤藥,主要是抱著僥幸心理,想著三年都沒感染,應該不太可能一放開立馬就感染,但形勢嚴峻,我有點不舒服以後就決定騎著小電驢去線下藥店買藥,還算慶幸,跑了兩三家藥店就找到一家還在賣退燒藥,我便加入了排隊的長龍中。

我怕以後不容易買到藥、身邊朋友也缺藥,就多囤了點,排隊一個多小時後,最終買了 600
多元的藥。

回家之後,我一想發燒不方便洗澡,就趕緊洗了個澡,為了讓頭發盡量多保持幾天幹燥不出油,洗頭發的時候沒有用護發素。

12 月 9 日,我低燒一天,當天沒測出來是陽性,10 日才確診。

9 日傍晚,體溫果然開始慢慢高上來了,我反複燒了兩天,每次反複溫度都會更高一些,最高到 38.8
℃。我覺得最痛苦的地方在於,怎麽著都不得勁,睡也睡不著,20
分鍾就要起來一次。特別難受的時候,根本沒什麽心思追劇,連擼貓的心情都沒有,還好我的貓咪狀態一直正常。

不過,我這次生病,體會到了什麽叫 ” 遠水救不了近火、遠親不如近鄰 “。

此前,小區群裏不是各類家政、房屋、外賣的推銷信息,就是裝修、孩子跑跳、樓道垃圾沒清理的 ” 投訴
“,過去一周,鄰居們開始在群裏互幫互助、救濟起藥品和抗原了。其中一位姐姐,先是在群裏求了一個抗原稱想回郊區看望爸媽,等她回去之後,又在京郊的藥店多買了幾盒布洛芬分給群裏需要退燒藥的鄰居,並義務給其他需要藥品的鄰居
” 代購 “,放在樓下便利店讓大家自取,大家都叫她 ” 活雷鋒 “。我也受到感染,把家裏剩下的 3
罐黃桃罐頭送給了有需要的鄰居。

每天看著鄰裏互幫互助,我的心態也逐漸好轉。等第 4
天的時候,我選擇將這件事告訴爸媽,爸媽倒是很淡定,教了我一些熬梨湯和薑湯的方法,讓我多休息多喝水、別老盯著手機。後續,好多平時很少聯係的親戚也都打電話安慰我,讓我覺得好多了,也越發想家了。這次生病也算是為過年回家做準備了。

目前我還有咳嗽症狀,等我痊愈,我打算先去看《阿凡達 2》慶祝一下,然後計劃出京去迪士尼跨年,這也算是陽轉陰之後的 ” 福利 ”
了。

感染後不知情跑了 5 公裏,發病後疼到整夜睡不著

陳都 | 30 歲 北京朝陽區

12 月 9 日,我感覺到嗓子有些別扭,我還以為隻是上火,沒太當回事。當天晚上,我還自我感覺良好地出去跑了 5 公裏。

直到第三天晚上,我開始發燒,燒到 39.5 ℃以上,需要一直喝水、跑廁所,整夜睡不著。我托朋友拿到抗原,一測是兩道杠。

最難受的是第四天,因為不隻發燒到 39
℃多,還全身疼,就像是平時從不勞作的人突然間幹了一天的重體力活,全身肌肉都拉傷了,而且,不是疼在肌肉、肉皮,而是疼在骨頭縫裏,整晚睡不著。

因為我平時堅持鍛煉,每周五次 5 公裏跑、一次 10 公裏跑、一次騎行 100
公裏,我原本以為自己不用吃藥也能扛過去。可後來高燒到將近 40
℃,沒辦法,我吃了三天的白加黑。它對於退燒和緩解疼痛有一定作用。而這些天最難受的就是因為發燒、疼痛,造成的整夜整夜不能睡覺。

因為在這之前,大家都說它相當於大型流感,我的物質準備、心理準備都是奔著流感去的。其實感染新冠的痛苦,不在病痛本身,而是它超出了你的認知。

比較有趣的是,很多常年不發朋友圈的人,這次感染新冠後也開始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症狀。看來,生病的時候人是最脆弱的,都希望能得到外界的安慰。

我的症狀屬於朋友圈裏偏重的,他們有的症狀我都有,而且程度比較重;很多人到第五天症狀有所緩解,而我很難受的狀態一直持續到第七天,嗓子喝水依然像吞刀片。直到第八天,除了咳嗽、感冒,其他症狀都減輕後,我才感覺又活過來了。

這輪感染新冠,我最慶幸的是沒有影響家人。9
月份,學校放假,我就開車把老婆送回了老家。我把最難受的那幾天扛過去之後,才跟爸媽匯報,告訴他們不要為我擔心。

一個人住,當然也有不方便。我感染後不好意思點外賣,擔心增加外賣小哥感染的風險,就自己在家煮粥吃。最難受的那幾天,一天就是一碗小米粥加半包榨菜。現在身體好些了,一天開始吃兩頓飯,兩碗粥、幾個饅頭,再加一袋榨菜。

這次生病沒有耽誤工作,但對我來說,失去最多的是對家人的陪伴。我已經四個月沒回家看爸媽,兩個月沒見老婆了,希望一切盡快恢複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