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富豪被“收割”:藥丸一個50萬,補腦一針86萬…

如果死亡將被技術和財富所改變,健康死亡這件本來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平等的事,也將變得不平等,有錢人就能活得更長,更健康。也許這才是更可怕的事情。

近日,李嘉誠旗下的和黃醫藥發布公告,宣布調整企業戰略,將減少前期的研究投入,把更多資源集中於成熟藥物的商業化上,並尋求潛在的合作夥伴。

對於大舉投資研發創新藥、已經在醫療版圖布局了22年的千億富豪李嘉誠來說,這不僅意味著他正在收縮自己的醫療版圖,還意味著李嘉誠的長生不老夢正在破碎……

1.

/ 千億富豪李嘉誠2億投資

抗衰老藥背後的長壽夢想 /

李嘉誠的長生不老夢想準確的說開始於1999年。

那一年,71歲的李嘉誠首次被福布斯評為華人首富,從此連續15年蟬聯首富寶座。

對於財富已經登頂,生命卻正在走向歸途的李嘉誠來說,再沒有什麽比健康長壽更重要的事了。

1999年,李嘉誠聯合香港新世界集團主席鄭裕彤出資400億元創建中藥港,從此開啟了他的大健康醫藥投資之路。

2000年,李嘉誠斥資2億,成立了和黃醫藥,同時斥資近2000萬港元,買入同仁堂10%股份,成為第二大股東。

2011年,李嘉誠基金會向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捐贈4000萬美元,用以建立“李嘉誠生物醫學和健康科學中心”。

2012年,李嘉誠還與國際巨頭雀巢合資成立一家公司,負責開發治療腸胃疾病的中藥。

2012年,李嘉誠長子李澤钜“操盤”的長江生命科技大力推進黑色素瘤疫苗研發項目,如果成功,也是對抗“死神”的大殺器。

2014年,李嘉誠又捐出1000萬美元,支持加州大學的伯克利分校、舊金山分校做基因組學創新計劃。

2017年,李嘉誠幹脆直接投資2億港元開發和銷售“長生不老藥”,此類藥物的主要成分NMN、NR,一度備受民眾和資本市場熱捧。

2018年,李嘉誠又投資5億元在雲南建立三七生產基地。

2020年諾貝爾醫學、化學兩個獎項的兩名得主均曾受益於李嘉誠基金會的捐資。

僅僅二十幾年時間,李嘉誠就構築起了一個龐大的醫藥帝國,單是直接控製的醫藥上市公司就有3家。

但與李嘉誠瘋狂投資醫療,注重前期研發投入不成正比的是,投資醫藥的收益,22年虧損,無論是他的和黃醫藥,還是長江生物科技。

李嘉誠“低買高賣”、“李嘉誠在哪裏,財富就在哪裏”的投資鐵律也在這裏失效。

首先,他巨資建成中藥港因為種種原因,並沒有實現預想中的大發展。

其次,他斥資2億研發的“長生不老藥”,2019年陸續被專家揭開神秘麵紗,其實隻在小白鼠身上做過實驗,在人身上效果如何還未得到驗證。中國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更是直接“封殺”了相關產品。

然後,就是長江生命科技關於艾滋病新療法的“進一步研發工作”最終不了了之。而其在研的黑色素瘤疫苗經曆了9年的研發,目前仍未確定何時上市。

唯一有進展的和黃醫藥,雖然獲批了3個創新藥,但因為“研發支出高”“產品銷售不樂觀”,虧損一直擴大。

但2022年不顧收益,瘋狂投資醫藥和生命科技背後,是無數和李嘉誠一樣把長壽當作最大投資的富豪們……

2.

/ 給富豪續命保健康

怎麽就成了一門好生意? /

馬雲說,未來首富會誕生在醫療大健康行業。比爾·蓋茨過去也曾說過這樣的話。

不算古代皇帝們為了長壽四處尋仙訪道,還是如今李嘉誠的巨額投資,看看如今的富豪們在健康長壽上的投入,你也許不會懷疑馬雲的話。

1、為不老尋仙訪道的荒唐一直在上演

女人渴望青春永駐,男人渴望雄風依舊,古往今來,為了這個樸素的願望,無數人就像電影《三更2之餃子》裏的男女主角一樣,願意付出一切,甚至良知。

政治上卓有成績的嘉靖皇帝晚年為了追求不老,聽信道士的建議,服用采用處女經血製作的“紅鉛丸”仙丹,然與處女合房就可以達到“采陰補陽”、延年益壽的效果,最後引發了曆史上唯一一次的宮女起義。

58歲的矽穀投資大佬、馬斯克合夥人彼得·蒂爾,為了活到120歲,成了現實版“吸血鬼”。他每個季度都會從自己建立的“18歲小鮮肉庫”中挑選一位為自己換血,一年花費上百萬。

▲美劇《矽穀》S4E5換血橋段,影射諷刺彼得·蒂爾

為了滿足自己長生不老的夢想,彼得·蒂爾還開始著手準備“S後複活”了,他與人體冷凍機構Alcor簽訂合約,S後將身體放入-196℃的液氮罐中保存,試圖讓未來科技能喚醒他。

前兩年,我國廣為流傳的“國內土豪包機出國,打400萬幹細胞針”新聞,宣傳稱這種取自於流產嬰兒胚胎的幹細胞針劑可以幫助人增壽30年,引發了無數土豪們的向往。

盡管這種療法在國內是違法的,而且也沒有數據支撐這種療法的安全和有效性,但依舊無法阻擋土豪們組團一試的決心。

就像電影《三更2之餃子》裏為了青春永駐、雄風永存沉迷吃未成形的嬰兒胚胎餃子、“雞仔蛋”的女主和男主。

2、巨額投資布局,靠鈔能力享受科技續命?

除了迷信偏方,還有和李嘉誠一樣重金投資生命科技醫療行業的。

比如美國石油巨頭洛克菲勒家族第3代掌門人——戴維·洛克菲勒。

他們家族專門成立了一所洛克菲勒大學,隻培養生物醫學和生命科學兩個專業的學生,重金培養,科學成果斐然,光諾貝爾獎就拿了24個。

憑借著這些醫學布局,戴維·洛克菲勒在生命的最後10年裏換了6次心髒,總花費20億,強行續命至101歲。

前世界首富貝索斯也是長壽科技的忠實信徒。他早在10年前就為生物科技公司Unity投資1.16億美元,去年該公司的“清除老化細胞”技術在宣告失敗後,貝索斯又親自上陣,拿出30億美元創建Alots生物實驗室,將全世界的抗老大牛科學家召集起來,為他研發細胞重編程技術,以此終結老化。

還有Facebook創始人紮克伯格,投入30億美元成立BioHub生物中心研究所,主要目的就是創建人
類“細胞圖譜”,從細胞中找到隱藏的青春密碼……

傳媒巨頭默克多已經九十多歲了,他每天堅持著健康的飲食結構和科學的鍛煉方式,當然,同時他也花了很多錢在美國杜克大學建立了默克多研究中心,專門研究衰老和死亡的問題。

重金布局生命科技的巨富們當然也是生命科技的最大受益者。

澳門“賭王”何鴻燊,可以說是運用鈔能力享受到生命科技的受益者,87歲摔傷腦袋住院後,每天都會打補腦針,這種針裏含有非常昂貴的補腦素,可以修複腦細胞、減少後遺症、防止身體機能退化,一針就要86萬!

除此之外,還會每天進入千萬級別的高科技“高壓氧艙”中治療,有報道稱,“賭王”續命11年,花費高達15億港元!

香港富豪劉鑾雄的腎髒不太好,為了能活下去,他花3億換了一個新腎,為了維持健康,平時一顆藥丸更是高達50多萬。

被比爾蓋茨評價為預測人工智能上最厲害的人、穀歌首席預言家庫茲韋爾每日花費2萬服用250粒藥丸,聲稱2045年將獲得永生。

3、占有年輕人成了他們的年輕秘籍

為了保持年輕,還有人選擇占有年輕人。

加拿大時尚大亨尼加德(Peter
Nygard),76歲時,不能容忍自己容顏憔悴、身體老去,四處搜尋青春秘方,一度誘騙7000多名少女,將她們圈禁在私人小島上,還恬不知恥地稱:少女就是自己的年輕秘籍。

不管他們的想法有多荒唐,多麽令人難以置信,但富豪們為了長壽花費了巨大的精力和資本,也造就了一個龐大的產業。

3.

/ 富豪依然是最短壽的人群,錢不能獲得永生 /

隻是有錢就意味著可以遠離病痛,獲得永生嗎?答案當然是“不”。

1、富豪依舊是最短壽的人群

盡管普通老百姓、世界巨富們都在追求健康長壽,但數據顯示,富豪依舊是最短壽的人群,就連古代皇帝的平均壽命也比古代社會的整體平均壽命短。

這似乎也不難理解,因為處在社會頂端的他們,相對普通老百姓,為了占有更多名利,需要付出更多,也因此承受著更大的精神壓力。

巨大財富下的恐懼不安、絞盡腦汁的財富爭奪、不眠不休的名利追求……所以盡管財富和權力,可以讓他們享受到更好的物質生活和醫療保障,但無論窮人還是富人,目前被證明延長壽命最有效的也是最簡單的方式是,是均衡飲食,規律作息,科學鍛煉,良好心態。

而中國富豪們曾經追逐的幹細胞針,也被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副教授張洪濤指出:

除了極少數被批準的產品和適應症,幹細胞其他任何功能都是沒有坐實的。

萬一人體免疫排斥發生,好點的結果是“幹細胞被殺死”,60萬白花了;

不好的結果,輕則免疫炎症,比如肝脾腫大、發燒、皮疹和腹瀉等,重則多個器官損害的損害、嚴重感染、甚至死亡。

2、執著長生的背後也許是對名利的執著

2013年,著名企業家李開複被美國《時代周刊》評選為“影響世界百大人物”之一。

然而,詭異的是,領獎回來沒幾個月,一生致力於追求“最大化影響力”、“世界因我不同”、連陪伴孩子妻子的時間都經過精細化計算的52歲的李開複,卻發現自己罹患了淋巴癌四期。

巨大的病痛讓他第一次意識到再大的影響力、再高的知名度也幫不了自己,他很痛苦,不明白為什麽自己會得這個病?在朋友的牽線下,他去拜見了星雲大師。

在聽了李開複的人生目標後,幸運大師說:“我們人是很渺小的,多一個我、少一個我,世界都不會有增減。你要‘世界因我不同’,這就太狂妄了!什麽是‘最大化影響力’呢?一個人如果老想著擴大自己的影響力,你想想,那其實是在追求名利啊!千萬不要自己騙自己……”

“追求最大化影響力,最後就會用影響力當借口,去追求名利。不承認的人,隻是在騙自己。”幸運大師最後用這句話重重點醒了李開複。

實際上為了追求更大的影響力,他的一生確實像機器一樣盲目地快速運轉,他心中那隻貪婪的野獸霸占了他的靈魂,各種堂而皇之的借口,遮蔽了心中的明燈,讓他失去準確的判斷力。

就像許多為了財富名利勾心鬥角,為了長壽,不管吃下去的是什麽?打的什麽針,換的什麽血的富豪們!

意識到問題根本的李開複,沒有選擇去美國接受高科技治療,盡管他有條件,他選擇了中國老祖先留下的寶貴經驗:“行有不得,反求諸己”,回到根本,治療自己的心病,除了進行正常治療外,開始對自身的工作、睡眠、運動以及飲食進行全方麵調整。

最終,他用了兩年的時間,戰勝了癌症。2015年6月30日,李開複發微博稱:“最近兩次檢查都看不到腫瘤了”,自己已經完全康複,腫瘤消失!

李開複用他的真實經曆,告訴我們:執著名利,更容易迷失自己,更容易得病,生死、疾病麵前人人平等,最好的健康養生方式,無關貧富。

3、人最好的“長壽”是做善事

傳奇富豪洛克菲勒:53歲患怪病,57歲因遊醫一句話開悟,續命41年。

那就是“這個世界上,無論處在哪個階層的人,都無法擺脫疾病,這是因為沒有人可以每天都生活在快樂中,想要治病,那就要想辦法尋找快樂,而保持快樂最好的方法就是多做善事。”

用中國老祖宗的話說就是“施比受有福”。

洛克菲勒聽完這一番話後恍然大悟,隨後成立了“洛克菲勒基金會”,開始專心做慈善事業。洛克菲勒一生中累計捐獻出了5.5億美元,就連如今的北京協和醫院,也是當初洛克菲勒出資建造的。

除此之外,洛克菲勒還有一個健康的財富觀念,他認為:決定孩子一生幸福的從來都不是金錢,而是完整的人格、強大的內心、精神上的富足和良好的生活習性。

洛克菲勒為了讓這種家庭教育理念得以代代延續,他生前把這些人生教誨,以書信的形式寫給了自己的兒子,總共寫了38封,這些信件就是日後洛克菲勒家族的家訓家規,變成了如今的《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38封信》。

這種理念和教育,讓洛克菲勒家族打破了富不過三代的俗例,發展至今已經傳到了第六代,如今他們在美國依然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且完全看不到任何衰敗的跡象,而這也許才是真正的長壽。

三年疫情,全世界無論貧富,無論總統主席還是百姓,都被困於口罩之下的新冠病毒,不知道有沒有讓一直靠財富科技渴望長生不老的富豪們意識到,人類的渺小和宇宙的奧妙。

如果死亡病痛將被技術和財富所改變,健康死亡這件本來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平等的事,也將變得不平等,有錢人就能活得更長,更健康。也許這才是更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