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四個院士不如一頭大蒜:連花清瘟敢起訴裴醫生嗎

蓮花清瘟在網上突然係列爆棚,蓮花清瘟可樂,蓮花清瘟咖啡,蓮花清瘟啤酒,蓮花清瘟奶茶,蓮花清瘟茅台……熱熱鬧鬧的,整個一個蓮花清瘟的八寶粥年夜飯。

我才不會相信了,一眼就看出來是假的。起哄架秧子,明擺著在拿人家蓮花清瘟開涮,卻又不經意地想起了小時候住在朝陽門後石道胡同打小鼓收舊貨的三舅奶奶,那一聲吆喝二裏地的人都能聽見:“有破爛兒的,我買!”

閑的蛋疼,改了改詞:有蓮花清瘟的,我買!有蓮花清瘟咖啡的,我買!有蓮花清瘟婦女衛生巾的,我也買!

在中國蓮花清瘟是絕對的一道一枝獨秀的風景線
,起源於“非典”、露頭角於甲型流感、市場聞名於新冠肺炎,因為其被列入新冠診療方案而成為市場爆款中藥產品。

據媒體報道中國工程院院士、蓮花清瘟創始人吳以嶺,當年僅用了15天就研發出了蓮花清瘟,屹立市場18年不倒,其財富早在2020年就登上了胡潤富豪榜。自古英雄出少年,而今院士出大款。

恕我直言,與朋友聊天時常將蓮花清瘟稱之為“院士產品”。除了發明者吳以嶺院士之外,為其站台的院士還有中醫的張伯禮,西醫的鍾南山和李蘭娟。四個院士一台戲,一個女三個男,溜溜的一個“四人幫”蓮花清瘟的院士集團。

早在2020年5月,鍾南山、李蘭娟和張伯禮三位中國工程院院士就曾在國際植物醫學期刊《植物醫學》上,聯合發表了有關新冠肺炎論文,共同聚焦連花清瘟用於臨床治療新型冠狀肺炎(COVID-19)的療效,稱連花清瘟能夠有效提高臨床治愈率,對於發熱,對於乏力,對於咳嗽等症狀的治療作用明顯,且安全性較高。

新浪微博有個312萬粉絲認證的大V“小兒外科裴醫生”近日發了一貼。他說:如果一定要在吃大蒜和蓮花清瘟之間選

,我情願選大蒜。如果要在兩者之間向公眾推薦一個,我也情願推薦大蒜,至少安全還便宜。

曆經四清、文革的戰鬥洗禮,秦爺打小就養成了一個善於鬥爭的習慣:“小兒外科裴醫生你好大的膽,上綱上線,你這豈不是在影射“四個院士”不如“一頭大蒜”?

絕對不是什麽欲加之罪,這個邏輯很簡單。“四個院士”那麽拚了命的推薦蓮花清瘟,憑什麽被說成竟然不如一頭大蒜?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個小小的“小兒外科裴醫生”居然能如此輕蔑四個院士,膽大包天。秦爺試問生產蓮花清瘟的製造商以嶺藥業:你們敢不敢將“小兒外科裴醫生”告上法院
? 狀告他刻意抹黑醜化共和國四個院士還不如一頭大蒜……

曆史將怎樣評價這出大戲?一聲歎息,四個院士一頭蒜。噫!貴賤隨時,連城才換一羊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