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鳳凰城“台積村”:台灣工程師為何“降薪”去美國?

被奉為台灣“護國神山”的台積電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首府鳳凰城設廠,外派數百高階工程師到當地支持,合約為期三年,有台媒形容為“台灣半導體史上最大人才遷移”。
這些台灣的科技頂尖人才為何願意舉家遷移? 他們離開台灣後還會回流嗎?
BBC中文訪問三位年輕工程師,了解他們各自的盤算。

“我目標很清晰啊,去美國就是為了生小孩。”31歲工程師李先生對BBC中文說。

他在台積電工作了7年,一直在台南18廠負責5納米芯片(晶片)的研發和生產,明年1月初將帶同新婚妻子乘坐公司安排的包機,從桃園國際機場直飛到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
他說:“一開始是我老婆想去,我不想去。 在台灣好好的,幹嘛要跑去美國? 但我很快就被她說服了。”

台灣經濟部長王美花向立法院透露,台積電赴美工程師人數約在500左右,該公司在台灣的工程師總數則是5萬。雖然赴美者占台積電員工總數比例並不高,但11月初開始,他們拖家帶口乘坐包機離台赴美的畫麵以及細節,已經成為台灣社會熱議的話題。

為下一代避險

李先生被說服的主因是政治,他和太太2020年初結婚,此前隔岸見證了2019年香港反修例抗議示威運動,曾在香港讀研究生的太太對局勢尤其憂心,恐怕“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李先生於是在2020年底答應赴美。

李先生說:“中共沒有打香港就已經可以摧毀跟控製你,他們沒有法治人權的概念,想幹嘛就幹嘛,你看到習近平的野心。
我們的想法是,台灣也總有一天會被中共吃下,不管是用武力還是不用武力,所以要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前做好準備。”

台積電外派美國工廠三年,不會有綠卡或國籍,但美國法律規定任何人在美國領土出生就是美國公民,李先生夫婦計劃在外派的三年間生育,讓下一代擁有美國籍的“保險”。
“小孩以後可以選擇在台灣或者美國接受教育。如果中共打過來,他也可以回美國,會有選擇權。”

李先生說,原來從事企劃營銷的太太到美國後會在當地找工作。他說,以往無論是台灣還是中國大陸,很多人千山萬水、冒著非法的風險都要闖關去美國生小孩,現在跟台積電去美國,讓他們正當合法地在當地生育,他形容是蠻誘人的工作邀請。

事實上,兩人婚前共識是不生小孩,這次赴美的機會改變了家庭計劃,“趁著這個工作機會生小孩,蠻值得考慮的。”家人也非常讚成他們的決定,“他們想抱孫子,而且長輩比我更早就有‘要有美國籍’的觀念。”

赴美結婚、計劃三年生兩個

兩個月前才剛訂婚的工程師情侶、不願具名的J先生與C小姐已經抵達美國,他們同樣計劃在美國生小孩。
“最好是可以三年內生兩個啦,”C小姐對BBC中文記者打趣道,“假設我們住在台灣想去美國生,也是要花一筆錢,因為生一個起碼要在當地住兩三個月,現在我們住在美國直接在這邊生,就省了生小孩的費用啦。”

未婚夫J先生說:“當然不是說生就有,但會有這個想法。 如果有小孩,這邊的環境跟教育都比台灣好吧。”

“大部分沒小孩的夫妻都計劃去生小孩,非常普遍。”J先生和C小姐說。

兩人目前在鳳凰城住在旅館,明年1月將正式搬進公司與當地建商合作發展、有“台積村”之稱的小區,入住兩室兩衛的公寓住宅,展開同居的新生活。房租是2000美金左右,大部分由公司補貼。

倒帶至兩年前,這對90後情侶答應赴美的初衷並不是家庭考量,那時候他們還沒開始交往,但都向往海外工作的體驗。

J先生在台積電年資有6年多,恰好掌握美國新廠所需技術,屬於最符合資格、獲優先挑選的工程師。他說主管詢問大家意願時,他是極少數二話不說就答應的人,“因為我本身就很憧憬去國外,主管應該很開心不用花時間說服我吧,你要說服本來沒有意願的人是很難的。

C小姐原本在台中科技園區的廠區工作。
她說求學時期曾到歐洲交換,喜歡國外的生活,主管兩年前詢問她意願時她很積極考慮,惟當時還是單身的她遭到家人反對。“父母覺得我一個女生去美國不安全,也覺得我年紀差不多了,希望我結婚。”

她沒有理會家人反對,還是默默申請了調派海外,經過兩關麵試後獲取錄,繼而轉到台南母廠受訓一年,在那裏與同廠的J先生相識相戀,二人趕在赴美前訂婚。
她笑道:“現在家人就很放心,因為有未婚夫陪我去,也不用擔心我結婚的事情了,我們會在美國登記。”

“降薪去美國”

他們即將入住的“台積村”與新廠距離約15分鍾車程,公司為他們配備一人一台車方便通勤,同時也提供醫療保險、教育津貼等福利。
但他們說“從經濟角度考慮,來美國不是很理想”,外派薪水多一倍,跟台灣一樣有分紅,惟當地消費水平約是台灣的三倍,還有額外的稅務成本,“如果按兩地物價來比較,是降薪去美國。”

C小姐透露,當初公司在招募說明會“講得很模糊”,“以為補助是足夠的,但原來有些錢還是要自己繳,例如房租不是完全補貼,稅也是要兩地一起繳,公司隻補貼一部分。”
J先生坦言現在要降低生活品質,“以前想到什麽就買,常常去餐廳吃飯,現在都要省著吃、自己煮。”

升遷機會方麵,J先生說“升官一定是台灣更好”,台灣的工廠不停擴張,像高雄會有新廠,職缺很多,相反美國廠區的工作機長遠來看會優先考慮在地人。

盡管如此,兩人都表示不太介意,認為“人生體驗才是最重要”,相信跨文化工作經驗有助拓寬視野和訓練新思維,“有挑戰才有成長,對自己發展一定有好處,事業上會有加分。”

為跳槽做準備?

台積電工程師向來以刻苦耐勞、“賣肝”著稱,由於研發和生產時間壓力緊迫,加班是常態,不少人每天工時長達13、14小時,甚至輪班、夜班必須隨時待命。

J先生與C小姐估計,這種過勞的工作文化初期會移植到美國新廠,畢竟六成員工都是台灣來的,都有賣肝的DNA。
但隨著廠區在地化,J先生相信公司會慢慢調整工作節奏,越來越融合美國的企業文化,他希望三年外派合約結束後,申請做本地員工(local
hire),到時候公司可協助申請綠卡,讓他落地生根。

C小姐則說,過去數年在台積電工作壓力太大,健康已響起警號,加上若計劃生兒育女,就必須平衡工作與家庭,“準時下班很重要,現在這種工時,對自己、對小孩都很不好。”

她長遠計劃離開台資企業,視外派這三年為跳板,累積到足夠的美國經驗,三年後可跳槽到超微(AMD)、蘋果、英特爾(Intel)、三星等科技公司,“待遇更好,也應該更能夠兼顧生活。”

不過,並非所有工程師都想紮根美國。 為了生小孩而赴美的李先生表示,台灣生活舒適,父母、家人都在台灣,不願意離家太久,這是和太太的共識。
他斬釘截鐵稱三年後會回流:“我不想當美國人,不想申請綠卡。”

但如果小孩有了美國籍,他們一家都會有保障,他半開玩笑道:“萬一20年後中共來,我到時候搞不好可以依親入籍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