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2022年最後的“驚雷”?日本央行今天究竟做了什麽

12 月 20 日訊(編輯 瀟湘)日本央行今日無疑引爆了 2022 年最後的一顆全球政策 ”
驚雷 “,幾乎沒有人能想到,明春即將離任的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會在任期即將結束前突然 ” 唱上 ” 這麽一出轟動全球市場的 ” 大戲
“。而且偏偏挑了這麽一個時候——再過幾天,歐美市場就將迎來聖誕假期。

相信在過去這幾個小時裏,很多原本尚在午夜被窩中的華爾街交易員,會被同事們的電話鈴聲驚醒,然後兩眼迷糊地打開電腦,最後被日元、美股期貨、美債等標的的劇烈波動嚇壞。

事實上,一些年長的交易員已從今天的波動中,聯想到了 1989 年的一段 ” 聖誕往事 ”
——當時在西方聖誕假期裏,日本央行玩了一出加息,給了歐美交易員一個大大的 “surprise”。

” 大約是 33 年前的這個時候,日本央行也曾對美元兌日元匯率感到不滿,然後在聖誕節那天將利率上調 25 個基點至 4.5%,”
澳大利亞聯邦銀行固定收益和貨幣策略主管 Martin Whetton 就翻出老黃曆表示。

那麽,今日日本央行究竟做了什麽?為何全球金融市場的反應會如此巨大呢?在此,我們簡要解答市場上可能存在的四個主要疑惑。

問題①:今日日本央行究竟做了什麽重大決策?

日本央行今日引發市場波動的主要轉變,就是意外宣布修改收益率曲線控製計劃 ( YCC ) ,將收益率目標從
±0.25% 上調至 ±0.5% 左右。

可能有金融小白看了上麵這段文字依然一頭霧水。那麽我們用一張直觀的圖表來說話:日本央行之前的
YCC 政策,是把 10 年期日債收益率限製在 0.25% 以內,也就是圖中箭頭的初始位置,而如今,日本央行把這一限製放寬到了
0.5%。

自 2016 年以來,日本央行就一直將基準 10
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的波動目標區間設定在零附近,並將此當做一種維持整體市場低利率的手段。

而眾所周知,一國基準的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往往是該國借貸成本的關鍵標杆。日本央行通過堅定捍衛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的承諾,能夠起到錨定的作用,間接幫助把日本借貸成本維持在世界低位。

很顯然,日本央行今日放寬 YCC 政策的範圍,雖然絕不等同於加息,但是確實能在短時間立竿見影地起到 ” 類加息
” 的效果——這從 10 年期日債收益率的波動中反映得就非常直觀,日本央行決議公布後,10
年期日債收益率迅速從原先的 0.25% 飆漲至了 0.45% 上方。至少就 10 年期日債收益率而言,幾乎相當於幾分鍾內就 ” 加息
” 了約 25 個基點。

同樣,在日本央行決議公布後,很多人可能光光關注了日股的暴跌,但其實,日本銀行股在今日盤中逆勢出現了飆升。日本最大的銀行三菱日聯金融和三井住友金融一度上漲超過
8%。這是因為,今日日本央行的意外舉措對這些金融公司來說是一個積極信號,這些公司的利息收入多年來被日本央行的低利率政策長期壓垮。

問題二:是什麽導致今日日本央行作出了這一決定?

那麽,究竟是什麽原因導致長期秉持鴿派立場的日本央行在今日突然決定修改 YCC 政策了呢?

有部分市場人士在日本央行決議後曾認為,日本央行今日作出轉變是基於匯率的原因——日元年內仍是最為疲軟的 G10
貨幣,但我們認為不是。道理很簡單,日本央行在今年 9/10
月份日元匯率跌得最慘的時候都沒有祭出這一大招,而如今在日元已經於第四季度出現大幅反彈的背景下,就更沒必要了。

事實上,如同日本央行所言的,導致日本央行作出這一轉變的,可能就是債市本身。

日本央行在日內的聲明中表示,決定調整對收益率曲線的控製,是為了改善市場功能,並鼓勵整個收益率曲線更平穩地形成,同時保持寬鬆的金融環境。通過這些步驟,日本央行將致力於在這一框架下加強貨幣寬鬆的可持續性,以實現價格目標。

日本央行在周二的決策聲明中沒有把通脹視為其允許日本國債收益率上升至 0.5% 的一個原因,而是提到了國債市場功能的惡化以及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與其他期限債券收益率之間的差異。

很有意思的是,正好在今日日本央行決議前,一份最新出爐的統計顯示,日本央行對日本國債的持有比例首次升破了 50%
的曆史性門檻。據日本央行周一公布的最新季度數據,截至 9 月末,央行持有國債總量的 50.3%,高於三個月前的
49.6%。作為其收益率曲線控製政策的一部分,央行一直買入日本國債,這本身已引發了擠出私人投資者、加劇市場流動性枯竭的擔憂。

德銀在今年 10 月時就曾表示,日本央行對超常規寬鬆政策的堅定承諾和不願放棄收益率曲線控製 ( YCC ) 的立場,已經充斥著
” 自欺欺人 ” 的意味。最直觀的就是收益率曲線圖——直接在日本央行牢牢控製的 10 年期收益率附近出現了 ” 斷裂 “:早在 10
月,就隻有三種符合日本央行固定利率購買業務的 10 年期國債的收益率,位於 0.25%
的收益率上限之下。而在目標期限兩側到期的債券,收益率均已遠高於這一央行設定的上限。

而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在今日會後的新聞發布會上也承認,(債券)市場功能正在下降。

問題三:為什麽今日全球金融市場反應那麽大?

這個問題可以從兩個層麵來回答。

最直觀的就是日本央行政策變動對金融市場的直觀衝擊力。正如同我們在最早的市場反應報道中介紹的,這標誌著市場會產生預期,作為發達市場最後一個堅持低利率的國家,日本可能也正開始向政策正常化邁進
( 即便日本央行依然不承認這點 ) 。

換言之,市場最怕的是:今天過後全球已經沒貨幣寬鬆的央行了。

而另一個更關鍵的影響則是全球資金流向方麵的。在我們 10
月下旬有關《日元貶值已不再是跌多少的問題?小心這一全球市場 ” 核爆 ”
按鈕》的文章中,曾做過具體介紹。在這裏簡單摘錄一些文中的觀點:

在全球範圍內,來自日本養老基金乃至散戶投資者的龐大資本積累,從來就是不容小覷的一股力量。最顯著的宏觀經濟影響就是全球期限溢價 (
投資者持有較長期債券所需的額外補償 ) 的重新定價。

日本對外國債券的持續需求一直是發達市場收益率維持低位的重要驅動因素,因此,政策的逆轉可能導致這些頭寸的平倉,並推動美國或歐洲等其他發達市場的政府債券收益率上升。YCC
政策若徹底逆轉,將進一步推動全球債券市場的拋售,並引發一波資金從美國國債等海外資產流入日本的浪潮。

其實,美債收益率今日的大漲本身就有這麽一層意味在裏麵。要知道,在上周四歐洲央行鷹派加息導致歐債全線拋售的時候,美債收益率都沒像今天這樣大漲。

問題四:今日的政策舉措意味著日本央行轉向嗎?

這個問題你要是直接問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在 1 個多小時前的新聞發布會上,他已經回答你了:” 沒有
“!

黑田東彥在新聞發布會上直截了當地表示,現在討論退出寬鬆政策為時過早——擴大收益率曲線控製區間並不等同於加息,也不是向政策正常化邁出的一步。

黑田還表示,如有必要,將毫不猶豫地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因為寬鬆政策帶來了非通縮環境。他依然預計明年下半年日本 CPI
增速將放緩,輸入性通脹將開始消退,2023 財年整體通脹不太可能達到 2%。

很顯然的是,在今日做出了鷹派的利率決議轉變後,黑田東彥正試圖在會後的新聞發布會上竭盡全力地承諾自己仍是個 ”
鴿派 “。但最有意思的其實是市場反應,在黑田東彥講話後,日元回吐了日內的一小部分漲幅——大約 60 個點吧。

隨後 …… 呃,又漲了!目前美元兌日元已刷新了日內低位 132.28。

我們昨日曾報道過,上周末曾有日美爆料日本政府正計劃修訂與日本央行達成的一項 10 年前的聯合聲明,並將考慮為該協議 2%
的價格目標增加靈活性。盡管這一爆料隨後被日本政府官員否認,但圍繞日本央行未來是否會在行長黑田東彥明年任期結束後作出重大政策轉變的猜測,始終未曾消散。

而今日日本央行擴大收益率目標的決定,其實隻會追漲市場對明年日本央行徹底轉向的猜測。日本央行既然已經邁出了擴大區間的第一步,誰知道會不會哪天就徹底取消
YCC 政策了呢?

國泰君安期貨就表示,盡管日央行解釋日內此舉是對微觀金融市場功能有效性的考慮,並宣稱此行動 ” 可增強貨幣寬鬆的可持續性
“,但無法阻止市場揣測日本央行將逐步退出長期實施的 ” 超寬鬆 ” 貨幣政策,並開啟貨幣政策正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