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84. 張文宏醫生被圍攻 陶斯亮:大疫當前,請嘴下留情

中國在病毒進入奧密克戎株時放開是極其明智的,這個功勞既不是「清零派」也不是「放開派」的,而是黨中央根據疫情出現的新變化,順應民意、權衡利弊、評估風險后適時做出的正確決斷。當然也付出了代價,那就是幾乎人人都會染病。對此我感同身受。舉目望去,幾乎一夜間親朋好友就呼啦啦的全陽了,北京成了「羊城」,上海廣州等城市也都是「風吹草低見牛羊」。網上和微信朋友圈裡幾乎全是議論如何抗病保命的話題。孫春蘭副總理12月13日視察北京疫情時,強調要「加強統籌、轉變觀念,把工作重心從防控感染轉到醫療救治上來。」此時此刻,中國最需要的就是醫生,特別是像鍾南山、李蘭娟、張文宏這樣的臨床醫生。在這個節骨眼上攻擊醫生,讓國人無所適從,致使抗疫抗病陷入混亂甚至誤入歧途,那才是誤國誤民!我同胞之大不幸!

最近,某位在我心目中學術水平最高,也最具風骨和科學精神的學術大咖,張口就說「張文宏造謠誤導大眾」,「對上不能逞能,對下不能逞強」,「神州大地,浮現一批偽君子,把一位心理按摩師捧成神仙……」刻薄了!不過張文宏真能被老百姓視為心理按摩師,那得是多大的造化呀!唉,本來是兩位學者的學術之爭,竟要用到人身攻擊,讓我非常失望!我很難過,想不通,因為說這話的人是我如此崇拜過的人。

大咖所謂的造謠,指的是張文宏的一個觀點——我們即將走出這次疫情已成定局,這個趨勢不會再逆轉。大咖懟張文宏所言純屬謠言,「今天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斷定疫情走向。」

張文宏是感染科醫生,特別這三年來與病毒終日相伴,對病毒從實踐層面的了解使他擁有發言權。「清零」政策一旦放開,是不可逆的,直到病毒與人群達成一種平衡。張文宏說「趨勢不會逆轉」,只是表述了一個盡人皆知的流行病學規律。我相信奧密克戎會有更新的突變類型,但絕不會逆轉成阿爾法或德爾塔。人與病毒共存是事實,人類在與病毒作鬥爭的過程中終將建立免疫屏障是定局。

據上海報道,今年三月到五月上海奧密克戎爆發期間,方艙收治了當時所有感染者中的95%。張文宏團隊對於方艙中收治的63451位確診患者中的33816人進行大數據分析,僅在高危組中有22人轉為重型,總體的重症率0.065%。下半年,他們的團隊又發表了兩篇論文,對定點醫院的高危人群進行了進一步的分析,明確了上海這波奧密克戎的整體危害性。這就是張文宏判斷疫情走勢的依據所在,「造謠」一詞從何說起?難道他非得要說些聳人聽聞的話嚇唬老百姓才好嗎?只要不是巫婆神棍,依據專業知識和臨床經驗所作出的預測,應屬科學範疇之內。試想,哪個病人不想讓醫生為自己的病做出明確預判?難不成會認為把「搞不清楚,說不明白」掛在嘴邊的醫生更靠譜?

最近可謂是萬箭齊發瞄準張文宏,搭弓者中還有大名鼎鼎的司馬南。

司馬南在中國是獨步天下的網紅,全網的學者大V,粉絲加起來也沒法與他相比。這些年來他批的名人真不少,專找大個的,這些大家都知,不再贅言。但今年以來,不知為什麼,司馬南把攻擊的重心放在了張文宏身上。不同於以往他單挑那些名人,這次他少有直接攻擊,更喜歡藉助於大名鼎鼎的兩位學者之口,或俏皮地借「隔壁王奶奶」之口,對張文宏進行持續的攻擊,頻率不亞於當初炮轟聯想。

封控放開之前,司馬南認為張文宏就是一個迎合西方的「躺平派」(因為其主張與病毒共存)。

我在官網上找到一些信息。早在2022年1月8日,天津出現兩例德爾塔合併奧密克戎病毒株病例,次日,張文宏教授表示「開放的前提是安全,比如疫苗的廣泛接種以及新葯的上市,我認為從科學和技術的角度來看,現在中國還不具備開放的基礎」。如此看張文宏並沒有主張在德爾塔流行期間開放,至少不能在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放開。

2022年1月的上海兩會期間,鳳凰衛視記者從提案組發現了一份張文宏代表的提案,他建議「上海進一步加強演練,對超出目前疫情規模5倍或10倍的情況下如何應對做好預案。」他早已預感了上海將有疫情大爆發,請媒體向大眾宣傳要有「打硬仗的心理準備。」並且在這份提案中提到了幾點意見,包括強化社區醫療力量建設,加強三級分級診療制度,以及加強藥品儲備等。

在上海封城期間,儘管遭到持續網暴,張文宏和他的團隊仍堅持在國內外核心期刊和中疾控周報(China CDC
Weekly)上發表上海疫情期間的重要數據,這些針對奧密克戎的數據,包括後來廣州公布的數據,都是我們國家及時調整防疫政策的重要參考依據。

一個網名叫「睜大眼睛少睡睡」的網友發帖說:「從去年以來,張醫生幾個主要觀點歸納起來就是:1)病毒是消滅不了的;2)疫苗和有效防控可以降低重症率和病死率;3)應該為『與病毒共存』早做準備,包括輿論引導(免於恐懼)、個人防護意識、公共衛生體系建設等;4)應早日與世界互通,回歸正常生活。」

張文宏是性情中人,偶爾說錯話在所難免,但縱觀其三年來主要言行,他的這些觀點一直沒變過。

還有另一微友發表見解:「張對清零政策早就聲明,如果從傳染病醫生的視角看,阻斷一切流動是防止疫情蔓延最有利的方法,但是社會並不能只按傳染病醫生的意圖辦,還是需要找到與病毒共存的方式。張只是個醫生,完全無法左右政策的制定和實施。」

可以看出,張文宏是有格局的,他以感染科醫生之心,顧念天下蒼生之疾苦。所以我覺得沒有必要去爭議張文宏是清零派還是放開派,他自始至終都是從專業視角憑良知去說話和辦事的醫生。

司馬南以堅定清零派自居,認定張文宏是躺平派,這尚屬觀點之爭,有一定的嚴肅性。但司馬南盯著張文宏不放,已然突破了觀點的不同,他對張文宏的人品、專業能力,甚至說話和行事風格等都有看法,有時也有點吹毛求疵,如今年五月發視頻,就一張圖發表看法:「張文宏醫生沒穿防護服,是因為勇敢,還是因為他更講科學?」

他還特彆強調張文宏是看肝病的,作為一個感染科醫生,似乎不適合擔當抗疫領導小組的負責人。「隔壁王奶奶說,小張是一個好醫生,但他是公共衛生專家嗎?感染科和公共衛生專業都穿白大褂,都是大白,認識上,理解上,內容上,工作上,規範上,差得老遠。」

這裡司馬南對感染科的認識太表面。殊不知,感染科就是感染病學與公共衛生相結合的臨床科室。2015年國務院召開「公共衛生與傳染病防控工作座談會」,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出重要批示,指出:「公共衛生和重大疾病要兩手抓。」劉延東副總理強調「做好公共衛生和傳染病防治是實現健康中國目標的重要保障。」兩位國家領導人在通篇講話中,都是把感染醫學和公共衛生相提並論。

如此,這個隔壁王奶奶是不是太偏心了,成心貶低感染科?試想在大疫大災時,感染科醫生都是沖在最前面的,在定點醫院查房的是他們,方艙醫院巡診是他們,搶救危重病人有他們。還要向國人講明疫情,安撫群眾情緒,進行科普教育,引導民眾建立良好的衛生習慣。最近,張文宏被提名為2022年上海科技獎科普類唯一「特等獎」,主要是表彰張文宏團隊在科學普及上所起的作用。

凡是在醫院工作過的人都知道,在醫院搞感染科的是一群耐得住冷清和寂寞的人。他們偏安於醫院的一隅,面對的是9000萬乙肝病毒攜帶者,每年超80萬新髮結核病(你能想到2021年中國城市居民死亡率排前十位的疾病中竟然有結核等傳染病嗎?),還有100多萬艾滋病感染者,以及各種奇奇怪怪的寄生蟲病、病毒性疾病與其他微生物引起的疾病。在平時,比起心臟外科、神經外科、血管外科、臟器移植、眼科等等這些頂著耀眼光環的科室,感染科的存在感真不高。那些熱播的醫療劇里,俊男美女們扎堆的不是心外科就是急診室。張文宏說自己就是因為華山醫院感染科不吃香,人員外流,讓他這個外鄉人有機會落足上海。

公共衛生和流行病專業,平常都是不顯山不露水,一旦進入戰時狀態,他們就是參謀部,決定著戰爭的節奏和勝負。一旦出現大疫,感染科醫生們必須登高一呼,必須將自己置於聚光燈之下,必須讓群眾時時刻刻感受到他們的存在。這就像消防隊員一樣,太平日子你不會想起他們,一旦發生火災,你會覺得消防隊員從天而降。

所以隔壁王奶奶,感染科和公共衛生缺一不可呀!中國這幾位專家,在各自的領域都是數一數二的,頂呱呱的!專業能力不容懷疑。

張文宏是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國家傳染病醫學中心主任,長期從事傳染病臨床研究,並參與SARS、H7N9、埃博拉等歷次重大傳染病防控工作。三年來更是一直奮戰在抗疫第一線,對病人有直觀切身的體會。他的團隊無論在新冠臨床表現上,病毒傳播特點上,還是疫苗和藥物的實際效用上,都做了有大數據依託的詳細調查和研究。而且,在疫情剛爆發時,一片慌亂,民眾恐懼至極,張文宏一句「共產黨員先上!」讓「共產黨員」幾個字金光燦燦,民心大振。一向講政治的隔壁王奶奶,咋不表揚張文宏這句話說得好呢?

張文宏那麼忙,為什麼還要開微博?當網紅並非醫生的必要,其結果也不好,一度他被網暴得傷痕纍纍。對此他有解釋:「看到很多以張文宏名義寫的疫情分析或者名言警句,似乎合情但常不合科學道理,恐多產生誤導。鑒於此,開設本人微博,傳播第一手的信息與觀點。」可見張文宏成為網紅在他本人意料之外。他的微博講的都是科學與知識,防病與治病,即使被人罵得狗血淋頭,也從來沒有見他為自己辯護過,抱怨過,更沒有抨擊過任何人,他只埋頭於他的病人。

今年六月份,張文宏指出要「藉助此次一定會到來的社會面清零所帶來的難得的機遇期與窗口期,我們要準備好更完備、智慧、可持續的應對策略。包括老年人的第三針疫苗,廣泛提供的口服藥物,居家隔離的流程,得到有效訓練和預演的分級診療策略。」又說「抓住疫情中『防止醫療擠兌』這個重要的防疫課題,給出了科學的解答。」他還說「醫院,醫生應該緊張,老百姓應該回歸正常生活。」現在看,哪一條不在理呢?

我要把我身體里的所有膽量都抖摟出來,談一下張文宏的另一大罪狀——輝瑞新冠葯之事。張文宏認為「我們有14億人口,而且老齡人口多,高危人群較廣。常識告訴我們,戰勝新冠必須有效疫苗和有效口服藥,絕不只有退燒的布洛芬」。為此他牽頭多項國際和中國自主研發的抗新冠病毒新葯,並在學術會議上介紹了國際上的所有抗病毒藥物,也包括已經引進中國的輝瑞抗病毒藥物。

誰曾想就為這,張文宏遭受了各種不堪入目的語言攻擊,「賣國賊」,「漢奸」,「走狗」,「輝瑞代言人」,「收了好處費」……不一而足。輝瑞這件事,也是司馬南對張文宏的火力點之一,他說「那些把張醫生推到最前台,想用它來取代國家級專家團隊的人,在百十個字裡邊忙不迭地開始賣葯,這不是害人家張大夫嗎?」還發了好幾條視頻,不過大多數講的是輝瑞的疫苗死了多少人,刻意迴避輝瑞新冠治療特效藥的效果。

中國有多少人知道,按照2022年1月1日實施的新版藥品目錄:國產葯有150835種,進口葯有3548種?進口葯中有相當部分都是納入醫保的。用好葯是病人的權利,與愛國還是賣國毫無關係。很多人都服用過進口葯,試問,有誰因為服用美國葯而心有惶惶?

那麼輝瑞新冠特效藥是不是好葯呢?

2021年12月14日消息,輝瑞公司表示,最終分析仍顯示其新冠口服藥Paxlovid在防止高危病人住院和死亡方面有89%的效果。2022年4月21日,世衛組織批准在高風險新冠肺炎患者中使用輝瑞公司的新冠口服藥。

國家還是明智的,沒有聽信那些雜音,國葯集團發布公告,宣布已與美國輝瑞製藥公司簽訂協議,將在2022年度負責輝瑞公司研發的新冠特效口服藥奈瑪特韋片/利托那韋片組合包裝(Paxlovid)在中國大陸市場的商業運營。而且這兩樣葯均納入醫保,專門用來搶救危重病人。據我所知,已經有幾萬盒葯進入了吉林、長春、廣東、上海等地,挽救了很多重危病人的性命。

為了慎重起見,我用付費諮詢的方式,詢問了幾個醫生,問題是「輝瑞新冠葯療效如何?」答覆都是一般人不需用,重症病人療效不錯。我有點好奇,如果罵輝瑞的那些人成為新冠危重病人,生命垂危之際,他會不會拒絕使用輝端這樣的新葯呢?心裡會不會有愛國和賣國的糾結呢?

現在奧密克戎已經在中國排山倒海般地爆發流行,希望國家既鼓勵研發中國自主創新的新葯,也能排除干擾,理直氣壯引進國際抗病毒特效藥。科學成果是屬於全人類的,中國人有權利吃好葯。只要把「保護好重點人群」和「搶救危重患者」這兩關守緊,拉低死亡線,相信明年中國會再度繁榮輝煌!

扯遠了,再回到司馬南和張文宏上來。

解封前,如果司馬南對張文宏還只是在觀點上以及能力是否配位上有所質疑的話,我尚可理解,可是自從全國清零放開以後,他對張文宏的批判就升級了,開始往政治上靠攏,多次暗指張文宏身後有敵對勢力的支持。我們都是從「文革」走過來的人,深知一旦扣上政治帽子,是要置人於死地呀!用政治手段打倒一個人,是件很危險的事,尤其不應該發生在現在的中國。

請看如下:

「隔壁王奶奶說了,張文宏是個好大夫,感染科的,好好給人治病,別給人當槍使,不管你主觀動機怎麼善良,你那說話速度越來越快的毛病,容易被人家利用。」

12月16日司馬南乾脆挑明說:「一些可疑的內外勢力拚命包裝某個臨床大夫,將之說成先知先覺誠實無欺,將之凌駕於國務院聯防聯控專家組39位專家之上,這種輿論不值一駁,對這個大夫也不是好事情,屬魯迅說的捧殺。」

他一鼓作氣,在18號又發文,文中全是諷刺挖苦,明褒實貶,特別是挑撥張文宏與其他專家的關係,很不厚道。文中最後寫道:「西方那些對中國極不友善的媒體,詆毀中國整個專家群,偏偏全面包裝肯定張文宏。」

司馬南用的策略一是扣帽子,聳人聽聞,把張文宏說成是被敵對勢力包裝的居心叵測之人,而非老百姓心目中的好醫生;二是在中國專家中孤立張文宏。

還有一件讓人費解的事兒,大家都知道,司馬南對上海的抗疫一直持批評態度。最近他用了一個「上海之春」的詞兒,這個「XX之春」可是很敏感啊!他想喻示什麼呢?

反觀張文宏本人,非常清醒,他從不辯解,沒有回懟司馬南一個字兒。他說:「當新冠大幕落下,我自然會非常silently(安靜)地走開。你再到華山醫院來,你也很難找到我了,我就躲在角落裡看書了。」

是的,當疫情結束后,世上也許再無網紅張文宏,也沒有了這次與新冠抗爭的那些流行病學者,公共衛生專家,他們將回到實驗室,安安靜靜地做學問。而司馬南依然會意氣風發,鬥志昂揚,指點江山,激揚文字,依然是中國當之無愧的第一網紅。

其實,我是認識司馬南的,在張玉鳳組織的紀念主席誕辰的一次活動上,他是主持人。當時他還是年輕帥小伙,作為著名主持人,我覺得他很樸素,對我們這些大姐也客氣。那時他已經因反偽氣功而名揚天下,又因是反邪教鬥士,讓我對他敬重有加。等再頻繁聽到司馬南的名字時,他已經是獨步天下大網紅了,在幾個平台坐擁四千五百萬粉絲,連我也在「頭條」關注了他,也算粉絲了吧!但是這次看到他那位「隔壁王奶奶」喋喋不休說了那麼多,「對門陶奶奶」實在忍不住也要說上兩句了。

到底張文宏是不是造謠惑眾?身後有沒有敵對勢力?輝瑞是殺人葯還是救人的葯?奧密克戎的走勢及會不會逆轉?誰背後有資本的驅動?我想,大概率明年就能見分曉,而當下,請司馬南等大佬能顧全大局,讓張醫生們能專心救治病人,則善莫大焉。而針對被扣上這派那派帽子的專家們的口誅筆伐也該休矣,不能讓那些為保護人民奮戰了三年的科學家和醫務工作者們寒了心,畢竟,疫情尚未結束,同志仍需努力。未來,人類也還會有很多很多的難題需要他們去戰鬥,去攻克!

2022年12月20日

海南陵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