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京私立醫院每晚床位過萬 人民日報前分社長質疑防疫

在河北省高碑店殯儀館,有家屬拿著為親人送葬的物品。

中國全麵放棄嚴厲的”清零”疫情防控措施後感染人數猛增。有網民爆料,北京一家私立醫院收掛號費兩千元,每晚床位費超過萬元。《人民日報》四川分社一位前社長則發文質疑,為何當前疫情如此嚴重,但相關內容隨後卻被刪除。

中國新冠死亡人數可能每天超過五千人

中國官方內部通報:全國20天2.48億人染疫

北京防疫壓力山大 急調外地醫護

十二月初以來,北京、石家莊以及武漢等地疫情全麵爆發,造成醫療係統崩潰。網民“王小怪在北京”本周五(23日)爆料稱,她帶發高燒的孩子到北京和睦家醫院,交了近2000塊錢的掛號費,等了三個小時,孩子的體溫絲毫沒有降,需要住院觀察。護士來了第一句說:15000一晚床位費,其他治療費用單算。該網民說,她不理解為什麽收費這麽高,諾大的北京就是如此對待這一條條的小生命(當時等候的有三百多名患兒)。

網上信息顯示,和睦家醫院為私家醫院,在疫情前一般門診掛號成人收費1200至1500元,兒童患者收費1000元。


網民曝北京有醫院每晚收床位費一萬五千元(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武漢居民劉先生對本台說,現在醫院是最繁忙的地方。他發出質疑:“醫院的醫生也陽了,真有點蹊蹺。你看看,剛宣布不做核酸,全民放開管控,病毒就來了,全武漢人感染了。感覺有點蹊蹺,傳染不可能來得那麽快。疫情死亡率比2020年疫情時稍低,但是火葬場人員現在忙不過來,這次死的多數是老人和有基礎病患者。”

貴陽市南明區花果園社區居民郭先生對本台說,當地的疫情也很嚴重。居民買不到感冒藥、退燒藥,進醫院前抗原測試陰性,出醫院卻成了陽性:“我接觸幾個人,十有八九要麽居家,要麽在發燒,總而言之,都不太安寧。”

網傳中國內部通報20天2.48億人感染,發熱門診求診者人滿為患。(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中國為何一放開 病毒就擴散

中國官方宣布放開疫情封控已經二十多天,但是官員和流行病學專家未出麵解釋病毒肆虐的原因。

對此,《人民日報》四川分社前社長林治波本周三深夜在朋友圈發文寫道,“卡塔爾世界杯,觀眾密集,不戴口罩,沒事;阿根廷隊奪冠,舉國歡慶,不戴口罩,沒事;俄羅斯忙於烏克蘭戰事,疫苗核酸都不做,口罩也不戴,沒事;唯獨中國,剛剛放開就全民傳染,而且所有變異毒株全部、迅速進入我國,這是為什麽?不感到奇怪嗎?”上述文章發出數小時後,就被屏蔽。


《人民日報》四川分社前社長林治波發出靈魂拷問(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中國傳染率高且毒株各異

鄭州時事評論人士賈靈敏認為,政府應該出來向民眾解釋人群大規模被感染的原因,穩定民眾的情緒,消除恐慌。她對本台說:“從各種資訊來看,這波病毒在每一個地區好像說毒株都不一樣,而且感染數量是大麵積的。現在各地政府也躺平了,按照病毒性感冒處理。我們國內毒株不一樣這是新聞媒體報道過的,而且感染率特別高,很奇怪每一個城市的毒株怎麽會不一樣。現在沒有一個統一的說法。”

有民間數據估計,在31個省級行政區中,北京、四川疫情分居第1、2名,累計感染率均已超過50%;介於20%至50%者依序為天津、湖北、河南、湖南、安徽、甘肅和河北。但截至目前,本台尚無法獨立核實上述信息。


中國網民發現,各城市的毒株爆發和感染情況有所不同。(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網民指新冠病毒“一城一株”

有網民發帖稱:有一些非常奇怪的現象值得關注,比如第一批病毒在人口最密集的超大型城市爆發,但廣州、成都、北京、重慶的毒株居然都不一樣,而身處內地按理說與外國隔絕最遠的戰略腹地成都,出現的株種居然和國內任何正在流行的毒株都不同,是一種特異品質的毒株。人口超大城市居然呈現出“一城一株”的景象。

本台記者近期采訪了北京、上海、石家莊及武漢居民,絕大多數受訪者認為,這波疫情來得突然。北京、武漢等地當局從放開封控到醫療係統癱瘓,隻花了一周時間。